【新聞稿】「反對漲學費,校長別挑戰!」
── 輔仁大學反對學費調漲行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8/05/16

天主教輔仁大學今年預計調漲新生的學雜費,其漲幅高達2.5%,為教育部所容許的最高漲幅,平均每位新生每學期的負擔較學長姊增加約1250元,八學期合計高達近1萬元![註1]在此我們呼籲各界一同重視,並表示嚴正的反對,要求校方立即撤回本次調漲學費的提案!                                                                   

輔仁大學調漲學雜費之計畫在經過月初僅草率的兩次說明會後,就急於在5月17日(星期四)中午野聲樓三樓召開的行政會議中決定,並在月底前呈報教育部核定實施,預估將有約5000名新生受到影響。校方表示,此次學雜費調漲的主因為調薪後的人事成本大幅增加及學校的教學環境亟需改善等等,但我們對此提出質疑如下:

1. 輔仁大學近年大幅調漲學校設施與空間之租金,同時又將部分公共空間外包予特定廠商作營利之用,且已調漲延修生之學雜費及停招進修部三系等,從中獲得之金額已極為可觀,且目前還有4億多的盈餘,又從沒公開說明清楚過收入中捐款的比例、金額、用途、流向等資料,為何在此時又要調漲學雜費?沒有財物缺口的輔大不但打壓學生權益不手軟,現在甚至還想從尚未入學的新生再剝一層皮,在新生連表達心聲都還沒有機會的情況下,校方就想調漲新生的學費,根本是欺人太甚!

2. 輔仁大學於近年來便已減少專任教職員的數量,並聘用大量流動率極高的兼任教師,師生比與學生數量亦不斷提高,教學成本根本已下降不少,卻在此時以「調漲教職員薪資」為由調漲學雜費,未免矯揉造作。

3. 輔仁大學校方將「約聘人員、教學與研究助理納入勞工保險」的5000多萬元列為調漲學費的理由之一,但此本來就是雇主之義務,本應由校方、教育部負擔,怎又將教學本應付出的勞動成本轉嫁於學生身上呢?

4.在校方的支用計畫資料中,調漲學費後的用途竟然僅僅只有草率模糊的一頁(見圖一),比一位學生做的報告或企劃書還不如,校方於學雜費調整說明中屢屢強調輔仁大學之助學成效,但在此次調漲學雜費預估收益之1500萬元中,卻僅有90萬元預計作為學生助學之用[註2],以此作為調漲學雜費之理由,根本不合理,與可恥的斂財行為無異!又校方聲稱要「全校性教室整建及修繕」的預算,究竟是真的會花在教學區域的改善,抑或是作為某些營利事業進駐的準備呢?

5. 校方於學雜費調整說明中聲明大家有提出意見之管道(即「愛校建言」),但學校對於愛校建言的回覆可謂極其散漫,許多問題與意見往往難以真正得到解決或回覆,而學雜費調漲政策定案實施在即,校方卻只提供如此薄弱無力之申覆管道,學生的心聲根本無法被校方有效地聽見!

6. 違背兩公約的輔仁大學:台灣已經簽署了兩公約,其中在《經濟社會文化公約》第十三條第二項第三款已載明了:「高等教育應根據能力,以一切適當方法,特別應逐漸採行免費教育制度,使人人有平等接受機會」,輔仁大學不但已不像2001年9月時一樣調降學費,近年來還屢屢想調漲學費。不但與兩公約的精神背道而馳,更完全不是「真、善、美、聖」的精神!

綜上所述,想調漲學費的輔大根本完全沒有調漲學費的正當理由,所以我們徹底反對輔大這次想調漲學費的行為,並要求校方應開放旁聽同時全程直播、錄影!校長江漢聲曾表示要調整學雜費這件事情,對於學校和學生來說「是一個挑戰」,但對我們而言,這不但是校方將教育商品化而冠冕堂皇的藉口,更是完全在挑戰學生的底限!

輔仁大學在台復校之初,校長于斌樞機主教便作下「輔仁大學不能有因經濟因素休退學的學生」之遠大承諾,但時光荏苒,輔仁大學要究竟如何繼續秉持教育者的風骨,在這個教育商品化、學院商場化的時代逆流而上、不隨波逐流,抑或是開此惡例,作實自身「學店」之名呢?

輔仁大學的教師、學生、于斌樞機,還有所有關心教育的人士們,都在等待這個答案!

反對漲學費,校長別挑戰!

輔大漲學費,學生被剝削!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