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對於行政院促轉會委員延任問題聲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20/04/01

本會自2007年成立起便以民間力量盡力揭露歷史真相,深化台灣民主,並持續倡議政府採取積極作為推轉型正義,撫平傷痛。終見2018年5月政府依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以下簡稱促轉條例)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以下簡稱促轉會)。

促轉會成立後相繼出現正副主委長期出缺,兼任委員陸續辭職等現象。而今九人委員會僅剩五人參與運作,專職委員僅餘三人,運作亦不符合促轉條例明訂之性別比例。本會必須嚴正指出,此諸多缺失,行政院難辭其咎,國會多數黨民進黨亦未盡監督之責。

近日媒體報導行政院長將依促轉條例授權延長委員會任期,已拜會代理主委楊翠並取得其留任同意,又有執政黨立委提案要求修正促轉條例,將現行促轉條例中委員會任期延長每次一年為限,修正為每次至多兩年。

根據促轉條例第十一條之規定,「促轉會應於二年內就第二條第二項所列事項,以書面向行政院長提出含完整調查報告、規劃方案及具體實施步驟在內之任務總結報告;有制定或修正法律及命令之必要者,並同時提出相關草案。其於二年內未能完成者,得報請行政院長延長之;每次以一年為限。」

如今促轉會既未依法提出報告,也未說明規劃方案或具體實施步驟,更未具體提出未來希望完成之工作項目,行政院即已決定延長該會任期,執政黨立委也已提案修法,希冀增加延任時間。此番作為固有體察轉型正義工程浩大、不易完成之意,但與前揭促轉條例規範意旨有間,且不符民主課責之基本精神。

作為國內最早推動轉型正義工作的民間團體,本會對於應該如何推動此一工作極為關切。衡諸各國作法,大多成立任務型的委員會,以總結報告、司法平反等方式喚起社會重視;或以前瞻性、積極性的規劃,促使轉型正義工作能在政府各部會長期而全面推動,深入落實於社會肌理。各國先例並非將真相和解委員會常設化、官僚化,原因在此。過去,本會曾反對「戒嚴時期不當叛亂及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一再延期,正是因為本會認為課責與效率,比機構長時間存在更為重要。

本會呼籲行政立法兩院及社會各界正視促轉條例中要求於促轉會的任務、及延長促轉會任期之嚴肅性,採取相關措施或修法時應考慮並對社會各界說明:

1、 促轉會委員長期出缺,未補足人數之原因為何?未來將如何克服?

2、 促轉會目前工作成果為何?委員會內專任與兼任人力之配置運用為何?現任委員任期是否將與促轉會一併延長?或新聘正副主委與委員?

3、 促轉會延長之必要性及未來一年或多年之具體規畫與工作目標為何?

4、促轉條例並未限制任期延長次數,未來如何避免如過去「戒嚴時期不當叛亂及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不斷延長任期之情形?目前提案修法將任期延長規定增為一次可延至二年,其判斷基準為何?行政院院長屆時將如何決定延長多久?

本會認為,促轉會作為任務型機關,其最重要工作之一是針對促轉會運作結束後,具體規劃政府部會如何銜接延續轉型正義之相關工作。其中,相關部會及政府機關應至少包括但不限於國防部、法務部、文化部、衛福部、國史館、檔案局、國家人權博物館等。涉及業務銜接及延續工作之相關法律草案及修正案,過去兩年未見提出,也應遵循上述促轉條例第十一條之精神一併提出。

轉型正義為台灣民主深化之重要工程,理解威權統治之歷史真相,是台灣社會和解的重要基礎。如何在真相揭露的基礎上,促進社會和解,促轉會任務重大。委員會過去兩年之運作情形固然令人遺憾,但行政部門及執政黨立委,對於延長促轉會任期,仍應嚴肅以對。在未說明過去缺失以及未見對於未來工作之具體規劃下,遽爾延長委員會之法定任期,有違民主精神亦不符社會期待。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蔡英文就職三週年 施正鋒:民進黨轉型正義只在討黨產
2019-05-20 民報 林冠妙/台北報導

蔡英文總統就職三週年,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施正鋒今(20)日表示,民進黨敲鑼打鼓說實現轉型正義政見,卻局限在國民黨黨產上,促轉會被中國國民黨打成「東廠」也不出面辯護,原住民政見又偷天換日。並諷刺蔡英文滿厲害的,民進黨、新潮流、台獨聯盟、長老教會、台教會都分裂了,民進黨現在幾乎是100年前美國的政黨政治,是少數人在壟斷、掌控提名。
政治評論家金恆煒、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台大榮譽教授賀德芬、台灣陪審團創會會長鄭文龍、陳永興今天召開「對蔡英文總統的呼籲」記者會表示,在台灣危急關鍵時刻,呼籲蔡英文放棄連任,推舉賴清德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並針對司法改革、打擊弊案、轉型正義與原住民權益、教育改革與學術尊嚴、言論自由與媒體自主、外交國防與兩岸關係、人民公投與國家主權等,分析蔡英文施政不得民心的事實。
施正鋒就轉型正義部分指出,民進黨敲鑼打鼓說實現轉型正義政見,但卻局限在國民黨黨產上,或是再加上白色恐怖部分,轉型正義還有很多面向,但後來促轉會被中國國民黨打成「東廠」又縮回去,他說,「東廠」指的是東歐、東德模式,在威權象徵部分,西班牙模式,則是「西廠」,而民進黨很多人主張走南非模式,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道歉就沒事了,此為「南廠」。
他說,東德、東歐模式,當時在威權時代共黨統治下,當線民、特務者不能當軍公教,這是合理的,因擔心這些人像病毒般不知何時就發作,所以不能讓這些人在關鍵地方,尤其是在大學裡,他質疑,民進黨為何沒出來辯護?為何要討好威權時代這些幫兇?他只能說,原來蔡英文總統曾說,「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施正鋒說,「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是」。
有關原住民部分,施正鋒自認要負很大的責任,蔡英文的原住民九大政見,是他親自和她敲定的,她上台後8月1日要向原住民道歉,也派當時的總統府副祕書長姚人多跟他磋商,討論內容和優先順序,他批蔡英文九大政見偷天換日,隔一年說已完成九成原住民政見,如蘭嶼核廢料處理,我們也知道核廢料不好處理,但要告訴大家大致方向和時程,但她道歉文改成要成立調查小組,找出誰要負責任,騙小孩也不是這樣吧。
此外,土地的處理部分,施正鋒指出,原住民也知道要完全歸還土地有困難,而傳統領域的劃設,只是要劃設而已,民進黨政府的劃設辦法只限公家土地,但原住民傳統領域多數在日治時期變成公有地,國民政府時台糖等國營事業以「五鬼搬運」取得,如今劃設辦法僅限公有地、排除私有地,許多爭議的原民土地開發案難道可以就地合法?
他表示,原住民在凱道抗議了二年多,後來被趕到二二八公園那邊,蔡政府視而不見;原住民族委員會去年公告要劃設邵族傳統領域,但南投地方政府反對,也沒看到政府站出來幫忙捍衛,政府又說了什麼?政府無心處理原住民政策,但卻好大喜功,號稱已達成九成政見,又把原住民精英拉到總統府。他覺得很羞愧,並重申轉型正義不是只針對國民黨和外省人。
談及外交部分,施正鋒說,中國元旦發表「習五條」,蔡英文撿到槍後變成「辣台妹」,他要提醒,最近美中貿易交鋒,萬一有一天他們講好,把台灣當交易籌碼,中國是我們敵人,這是很清楚的,美國應是台灣盟邦,但對美國而言,是充滿不確定性,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和郭台銘的「兩個中國」,有很大的差別嗎?
他說,蔡英文也是滿厲害的,民進黨現在某種程度是分裂的,新潮流、台獨聯盟、長老教會、台教會也分裂,政客他可以理解,但是知識分子若那麼容易被收編,到底是為了什麼?即使有個人關係,難道比理念、國家定位更重要?或是為了權位?「像哈巴狗一樣搖尾巴,人家也不見得會丟骨頭給你」,大家也沒欠民進黨,必要時政黨重組也不錯,但目前在藍綠間可以選擇的就只剩下柯文哲,也是投不下去,「民進黨把我們吃得死死的」,目前看到的民進黨幾乎是100年前美國的政黨政治,是少數人在壟斷、掌控提名。

沒有真相 何來轉型正義?
2018-08-27 奮起 郭譽申/中央研究院退休研究員

支持西方民主人士聲稱,實行西方民主能獲得「轉型正義」,有助於國家社會追求公平正義。轉型正義是對民主化以前,政府或有公權力者的違法和不正義行為做適當處置和善後的工作。台灣已經民主化很多年,民進黨全面執政兩年多,在立法院立法成立了「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聲稱要實現轉型正義。台灣有可能實現轉型正義嗎?西方民主真能獲得轉型正義嗎?
轉型正義包含兩部份。首先,釐清違法和不正義事件的真相。其次,對受害者平反並予以補償及對加害者給予懲罰或至少譴責。由於違法和不正義事件發生的時間可能距今久遠,受害人和加害人多已不存在,補償和懲罰常難以真正實現。因此轉型正義最重要的是釐清違法和不正義事件的真相,還世界一個公道。台灣能做到這點嗎?
台灣離轉型正義所追求的歷史真相還差得很遠。以重大的二二八事件為例,根據綠營的版本,二二八完全是官逼民反,死難者多達數萬人,而造成二二八的罪魁禍首是國民黨的最高領導人蔣介石;另一方面,藍營則認為二二八起於一些日本皇民和親日者的挑撥甚至領導,當時政府只是不得已使用武力平息暴亂,死難人數不及千人,而處理二二八若有失當是當時的地方官員,與遠在南京的蔣介石無關。藍綠兩營的二二八差距如此之大,都各有許多支持者,一般人要相信誰?大家心目中的真相差距如此之大,就表示沒有獲得真相,何來轉型正義?沒有真相,政府對於二二八受害人的一些賠償措施就只是政治妥協,無助於追求公平正義。
為什麼像二二八這樣的歷史事件難有真相?二二八距今七十一年,當時的史料現在都還查考得到,即使不是非常完整,缺漏並不多,為何藍綠的說法大不同?原因很簡單。綠營為了政黨利益和打擊國民黨,刻意曲解二二八,誇大二二八的傷亡數字,把所有錯誤歸於國民黨及其領導人蔣介石。根據至今申請二二八賠償的確實案件來看,藍營的版本是比較接近真相。然而一般人不是歷史學家,不可能親自去查考成千上萬的歷史證據,只會人云亦云。於是藍綠就各說各話、各自宣傳,使一般人對二二八的認知不取決於事實真相,而取決於宣傳甚至洗腦。在政黨激烈競爭,綠營的話語權壓過藍營之下,二二八當然難有真相,何來轉型正義?
從台灣的例子看,實行西方民主能獲得轉型正義,是沒有根據的。除非國民黨泡沫化變得無足輕重,民進黨不再需要打擊國民黨,否則民進黨會繼續曲解及宣傳二二八,以獲取選票。為何不?這樣好的提款機!這不只適用於台灣,應該適用於所有向西方民主轉型的國家。除非民主化以前長期執政的政黨變得無足輕重,否則政黨政治的競爭就足以形成各說各話、歷史真相的曲解和轉型正義的落空。
轉型正義最成功的例子首推二戰之後的德國(包括東西德)。希特勒領導的納粹黨自1933至1945年長期執政,造成二次大戰的浩劫。戰後德國能全面清理二戰時所犯的錯誤並誠心認錯,是因為盟軍在戰後實行「去納粹化」,拘捕了二十多萬納粹黨人,把納粹黨解散並宣布其為非法,納粹黨因此完全消失。若戰後納粹黨仍合法存在,以其曾有的龐大勢力,必仍有相當話語權,在政黨各說各話之下,德國恐怕難以達到充份的轉型正義。
二戰後的日本和德國不同,美國並未像「去納粹化」全面清除發動戰爭的右翼勢力,此後右翼勢力就潛伏在自民黨的大傘之下,持續影響、操控日本政治。因此至今很多日本人否認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日本始終無法達到全面的轉型正義。
比較德國和日本的例子,要達到轉型正義,不只要民主化,還要能全面清除過去長期執政的勢力。除非有類似二戰這樣的重創和劇變,一般是做不到的,也不符合人道精神。換句話說,民主化不見得能獲得轉型正義,別高估了西方民主的好處。
中國大陸過去曾有不少政治運動和事件,造成不少可能含冤的案件,有些已經獲得平反,有些則未能平反。很多人認為,大陸應走向西方民主,以獲得轉型正義,才能全面清理及平反過去的冤案。由台灣民主化的經驗和上述的分析,這樣的期望是不切實際的。大陸若實行多黨政治,共產黨無疑仍會是一主要政黨,屆時為了政黨競爭,攻擊共產黨和廻護共產黨的言論必然各說各話、互不相讓,既不會有公認的真相,就難以公正地全面清理、平反冤案。這大約是西方政黨政治無可避免的侷限。

2018年9月19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授林保淳在臉書發文表示,如果一些受過迫害、甚至未曾受迫害的人打著冠冕堂皇的旗幟,搖身一變成為「迫害人」,從而迫害他人,這才是台灣最大的悲哀與危機。
9月26日,前副總統呂秀蓮接受台北流行廣播電台《POP搶先爆》專訪時說,要推動轉型正義,就必須找對的人、了解這段歷史的人,而不是靠著裙帶關係帶一群人來就說要推動轉型正義;促轉會委員的資格必須有嚴格的規定,「組織要正義,人選也要正義」,否則現在促轉會副主委權力凌駕主委「太離譜」。
11月14日,前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趙守博表示,張天欽的「東廠說」絕非偶然,這種把促轉會當東廠的想法,當然不能使人「對民進黨的轉型正義有所指望、敢於相信」。
11月25日,908台灣國運動創辦人兼台灣國行動協會理事長王獻極表示,促轉會從主委遴選不當就種下錯因,一步錯、步步錯,沒有辦法交出成績單,還沾滿血腥,反被咬成東廠,公親變事主,失去民心。
11月26日,台灣競爭力論壇執行長謝明輝在《超訊》專訪時提出,蔡英文政府「促進轉型正義失敗」:東廠在中國人心目中就是罪惡的代名詞,張天欽卻自比東廠;促轉會內部會議秘密錄音一出來,天下嘩然,台灣的老百姓會覺得民進黨「進步」到明朝去了;所以張天欽在道德上站不住腳,轉型正義就運轉不下去了。
11月29日,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羅世宏表示,蔡英文政府執政兩年多以來推動一系列改革,但諸多改革針對性極強,而且急於抄捷徑,罔顧民主法治的基本原則,例如《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涉嫌濫權與違憲、《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隱然有過度擴大化的傾向;張天欽事件的爆發,更確證了民進黨以改革之名行政治清算鬥爭之實,造成蔡英文政府的公信力在一夕之間崩塌。
12月11日,精神科醫師沈政男表示,蔡英文政府把親國民黨人士都視為「黨國餘孽」,欲除之而後快,才會發生張天欽事件與低估國民黨,導致民進黨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慘敗。
12月18日,前民進黨立委林國慶在東森新聞台《關鍵時刻》直言,促轉會在台灣人民心目中「已經不是一個公理公義的組織」,如果蔡英文身邊繼續用這些人,「『滅東廠』可以用到2020年」,蔡英文會更慘。
2019年1月2日,羅智強在臉書發文表示,「過去2年多,讓人膽顫心驚地見識到,傲慢如黑色的瘟疫,如何快速地讓民進黨和蔡英文『希特勒化』」,「東廠尚未倒台,同志仍須努力」。

黨政不分…白色恐怖與綠色正義
2020-09-18 聯合報 高源流/資深媒體工作者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昨天大動作到政大,查封國民黨託管的台灣省黨部文件。儘管促轉會提出了諸多看似正當合法的查封理由,說是要保全國民黨專政時代黨政不分的史料,但是作法卻很諷刺的告訴社會:現在的台灣已是民進黨專政、綠色黨政不分時代。
說實在的,台灣搞銷毀重要歷史文件的人,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國民黨,而是民進黨的陳水扁。大家可以上網查閱一下,陳水扁當年臨下台前,面對貪腐案件的追訴,曾經買了數十台碎紙機進總統府,把他總統任內的成千上萬應保存的重要歷史及機密文件,用碎紙機全面銷毀。
如果國民黨要是有樣學樣,以陳水扁為師,甭說什麼國民黨省黨部文件,就算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所有發展史料,好的、壞的,全都交給碎紙機或者焚化爐湮滅不見了。哪有什麼文件能放到今天,讓促轉會去調閱、查封。
所有稍微有接觸歷史的人,應該都對國民政府從大陸撤退到台灣,以及接續下來那一段國民黨專政、黨政合一、白色恐怖的歷史,知之甚詳。即使不接觸歷史的人,也大多能透過民進黨歷次選舉時的政治宣傳,深切了解國民黨在這段時期如何製造白色恐怖的史實。
就因為這段國民黨就是國家、國民黨部就是政府的史實,民進黨才能在台灣這個逐漸反國民黨專政的社會意識中成長、壯大,甚至透過人民的選票取得政權,到了今天的完全執政。從另一個角度看,國民黨從不避諱、或者說無法迴避這段不堪的史實,正是今天民進黨能完全執政的遠因。
事實擺在眼前: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不顧當年在野時期追求人權、講求民主的初心,處處搞反民主的動作,不僅制定清算敵對政黨、打擊不同意見的反動法律,而且還成立了形同東廠復辟的部會或組織,追殺異論及異黨。
民進黨如果還保有最初追求民主進步之心,午夜夢迴之際,應該會被促轉會、黨產會等等反民主組織的種種整肅異黨作法,渾身盜汗而驚醒。如果這還不夠讓他們驚醒,那麼就請促轉會把國民黨專政時代對付異論的那些作法,和他們今天的反民主作為,稍作比較,應該足夠讓民進黨汗顏羞愧。
我從不期待一個骨子裡專制獨裁的政黨能自省,也不認為他們會對自己的專制行止汗顏。只能期望台灣社會及人民,站出來嚴密監督民進黨政府;不能讓他們假藉查封史料,行竄改歷史事實之實,甚至藉機焚毀一些不利民進黨的史料。
我甚至認為:促轉會如果真的要在台灣轉型正義,就應該從自己做起,進入總統府、或者所有可能找到史料的政府機關,找到及保全李登輝、陳水扁擔任總統期間所有的文件及資料,讓後世子孫有機會重評,從國民黨李登輝到民進黨陳水扁政權的真實歷史。
促轉會還應該找陳水扁,向他追尋當年究竟銷毀了什麼不足為外人道的重要文件,以及民進黨扮演了什麼角色。如果促轉會不敢朝自己人開刀,那麼就坐實了他這個會,等同是民進黨御用「東廠」,沒有正義。

對司法官「思想檢查」? 促轉會惹議
2019-11-23 聯合報 記者王宏舜、王聖藜/台北報導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昨日召開威權統治時期司法體系檔案應用研商會議,請司法院、法務部、檢察官和法官協會等單位與會,要求調取威權時期司法官黨籍、自傳等資料。有司法官質疑,用這種方式只會擴大爭議,無助還原歷史真相。
促轉會認為一九九二年後立法院要求法官和檢察官退出政黨活動,推論威權統治時期司法體系可能受特定政黨影響,因應明年五月解散前提出總結報告,以研究司法官的黨籍變化趨勢、與升遷關聯性等名義,希望調取一九九二年前的司法官的自傳、黨籍資料和九號大法官解釋檔卷,昨天開會邀集相關單位討論。
對於調閱黨籍及自傳等個人資料,司法院、司法官學院等單位都認為有窒礙難行之處。司法院認為黨籍資料,「應該直接問政黨」。司法官學院則認為提供自傳有違個人資料保護法,法務部也表達認同。
據了解,昨天會議包括法官協會等單位認為,若要還原歷史真相,在限定時間、範圍且不違反其他法律條件下,去識別化的資料研究,或許有意義。
檢察官協會代表、台中高分檢主任檢察官李慶義則質疑,個人黨籍、自傳與辦案結果真能看出關聯性?這種方式恐怕徒增爭議。
有檢察官說,促轉會打著轉型正義之名成立,黨國不分時代最被詬病之一就是對人民思想、言論的嚴格限制,如今促轉會想對司法官思想檢查,「豈不矛盾?」
有資深檢察官說,已故民進黨籍的法務部長陳定南當宜蘭縣長時,認為國家不可對沒犯罪的個人情蒐,率先裁撤縣府的「人二室」。陳任部長時,同樣以相同理想施政。現在行政權竟要調閱執法者舊檔案,「陳定南地下有知,不知會怎麼想」。
一位二審女檢察官說,當初考取司法官、填自傳,內容都是司法官的個人生平、家庭狀況,「公開會有個資洩漏的問題」,她反對促轉會調閱。
熟悉實務界的人士說,早期許多人考上司法官上交的自傳都是樣板文章,且升遷是否與黨籍有關,從書面資料不一定能找出真相。
促轉會另要求提供的大法官解釋檔卷,包括與「萬年國會」、「參加叛亂組織」等相關的九號解釋。司法院表示,大法官的評議過程依法不公開,但可提供去識別化的電子檔。
司法院表示,大法官的政黨背景在國史館都有資料可查,威權時期大法官參與特定政黨的比例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高,檔案去識別化後也看不出是誰的意見,只能研究評議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