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是誰「混淆視聽」?
私校退場條例第 24 條修正案就是要修正退場條例不足之處,修法是必須的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24/06/24
資料來源: 

因應私立學校退場必須由政府拿人民納稅錢墊付資金壓力,此修正案就是讓各私校問題透明化,透過修法讓行政單位、學校教職員及學生、社會大眾,能在公開真相、透明清楚、公平公正下知悉學校問題癥結所在。修法後仍由政府機關把關、監督,讓真正關心教育的法人、企業、教育人…挹注資金或接手管理,讓學校永續經營。此修法對政府行政及私校的教職員工、學生、家長、周遭商家、教育多元化,都是好事,為何不做?試問,校友、地方人士、教職員、教育人、企業、法人、財團…等有心教育者自籌款項續辦、承接,不須花費人民納稅錢,讓教師用心教學、學生認真學習、行政專注辦學、家長安心,一心希望私校能再生並永續經營的教育人,是掠奪者嗎?(附註一)現行私校退場條例的修法是必須要做的。

「守護台灣教育平台」對國民黨團私校退場條例修正案的批判是「混淆視聽」!

「守護台灣教育平台」6月21日於聯合新聞網投書,汙指國民黨團修法「為經營不善的私校續命」 「有利財團掠奪校產」 「公開徵求有意辦學者的期限沒有限制,甚至可一延再延」?其所言以偏概全、誤導視聽!立法的目的是為解決問題,不是製造更多的問題;立法的手段不是「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人」。因少子化讓私校面臨退場雖是事實,然而教育目的是培育臺灣未來多元的優質人才,汰弱留強是要看教與學的品質,只因不良董事會導致財務狀況不佳或可以解決問題卻因法的缺失而關校,是因噎廢食。對症下藥,重獲生機,才是良醫;胡亂下藥,藥到命除,庸醫害命!古今中外,身為領導人無法除弊興利且弊端叢生,應換掉領導人、經營團隊,由新的領導人、新團隊帶領,讓企業起死回生的例子比比皆是。政府面對「專輔」學校應該是「專案輔導」,如今所見是輔「倒」到關校一途。所以,此次修法本意是為經營不善的學校找尋真心於教育志業者,讓學校能「永續經營」者。許給教學與評鑑優良私校一個「再生」機制,何來「有利財團掠奪校產」一說?「守護台灣教育平台」指修法是「公開徵求有意辦學者的期限沒有限制,甚至可一延再延」更是荒謬之詞。本次修法第24條修正案第二項條文「學校主管機關或學校法人主管機關於同意改制、合併、停辦、改辦、命清算前,應定一年以上之公開徵求接續辦學期間,徵求有意願之接辦者;有意願之接辦者亦得向學校主管機關或學校法人主管機關提出接辦之申請。」此修正意見重點一是「公開徵求」,就是讓陽光照進私校財務及問題癥結,讓國人有權知道真相,揭弊才能思考治理之法,衡量是否接辦。修正意見重點二是「有意願之接辦者亦得向學校主管機關或學校法人主管機關提出接辦之申請。」申請時的過與不過,此主導權仍在主管機關手上。重點三是時間「一年以上」,此讓有心於教育之校友、地方人士、教職員、教育人、企業、集團、法人、財團…等有心教育者,在接到公開徵求接續辦學訊息時有時間能了解、評估。重點四是第24條第三項條文「前項公開徵求接續辦學期間,必要時得延長之。」是否延長之決定權仍在教育主管機關手上,何來「期限沒有限制,甚至可一延再延」之說。這分明是斷章取義、刻意誤導、混淆視聽!

私校少子化、財務問題非戰之罪,政府什麼都管又管不好,才是最大問題!

私校招生困難因少子化趨勢,加上學費凍漲、國際學生及兩岸教育交流影響…,造成財務問題。一九九四年「四一0教改行動聯盟」、教育部、時任中研院院長李遠哲擔任召集人的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推動其中一項廣設高中大學,錯誤的政策,當時參與的教育團體、組織與政府沒有責任嗎?政府樣樣插手,監督不落實,想管又管不好…。政府教育主管機關及一些所謂教育團體、組織,高舉道德之劍,一味強調教育公益性質、私校公共財,而未考量私校營運困境及多元教育的價值。在臺灣民主、自由、憲法鼓勵私人興學,給與家長多元教育選擇權。教育主管機關在合於憲法制度精神下,應辨明國家權力與鼓勵私人興學權利的分際,對私校的監督責任與良善發展有其重大責任。(附註二)全球少子化趨勢,日韓不分公、私立,以學校經營綜合績效,而非只看財務狀況。

私校退場條例幾乎完全斷絕專案輔導學校繼續存續之生路,不符憲法比例原則。

私立學校主管機關及學校法人主管機關不應因循現有私立學校有經營不善現狀,而全然斷絕該等私立學校接續辦學「再生」之生機。主管機關幾乎係採鋸箭式之決定,絕大多數係不予改辦,而命清算、解散。惟將學校停辦、命清算、解散法人,無疑造成教育人才及資源之嚴重耗損,學生受教權、學習權及教職員工之工作權益所遭損害,尤為最大之受害者。因此,倘有具辦學意願、資力、潛力之接辦者有意接辦,基於公私協力共同興辦教育之理念,洵為改善私立學校辦學之優質典範。私校透過改制、調整現行營運模式,可彌補少子化「量」的不足。

當私人興學遇阻力時,政府依法有輔導及照顧之責,讓「教育永續,多人參與」。

期望政府彌補高等教育資源的分配不均,更期待未來透過變革的優化、創新課程、多元選修、教學研協力、國際化…,為地方、為國家培養更多的人才、精進專業技術,讓學術發展與時俱進。「教育永續,多人參與」,鼓勵更多有能力辦學之自然人或法人接續辦學,投入我國之私人興學教育,而非以鋸箭法,阻斷憲法保障私人興學基本權之可能。現行「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未能全面盱衡前開機制,對我國之私立學校發展構成嚴重阻礙及危機,確實有予以配套修法之必要。所以,私校退場條例第 24 條修正案就是要修正退場條例不足之處,修法是必須的。

附註一:行政院於民國106年11 月23日第3577 次院會通過「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未完成審議。此版本給與私校「改辦」與「轉型」機會,作為私校解散清算前爭取「再生」機會,無期限規定。此草案在輔導轉型、再生機制與監督管理皆較完備。

附註二:目前關校的學校荒廢造成治安與環境問題。教育部本應為監督單位,如今所見,接手私校後的公益董事非學校利害關係人,專案輔導的過程沒有積極的「輔導」而是積極「輔倒」,沒有輔導機制與實效。且沒有公正專業第三方讓私校處理有關資產、現金支付…的專屬單位,基於誠信問題,以致願意幫忙挹注資金的個人、法人無法順利幫助學校度過難關,以致走到停招、關校的地獄門,「專輔」只是為「清算、鬥爭、掃地出門」? 政治干預私人興學、不讓私校自主發展,處處管又管不好,讓台灣的高等教育發展受到非常大的影響。是非常遺憾的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