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獨家專訪】
蔡英文:民進黨應檢討,支持禁絕商業置入

2011/01/10

責任主編:張心華

問:「反政治置入行銷」風波至今,府院都有具體表態;民進黨有無定調的立場?

蔡英文(以下簡稱「蔡」):除了我們的發言人(鄭文燦)對外表示,民進黨應該檢討反省過去的作法,我們也必須扮演好政黨的角色,不會只是說說而已,我們提出一個「預算法」修正案,已開始朝野協商,禁止一切政府置入行銷,希望本會期能通過。未來政府若要作廣告文宣,就必須讓民眾瞭解「這是政府的文宣」,或許民眾就會自動去尋找另一方的看法,然後開始思考。

問:除了預算法修正案,民進黨相關修法主張與行動為何?

蔡:其實我個人認為,政府宣導的預算也不宜過多,應有一定限制。因為現代的政治,還是應該盡量讓選民有理性思考的空間,而且會造成公眾領域的資訊不對等;不過,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必須由黨內再做討論。

(幕僚補充)下個會期,我們應會提出「採購法」修法,讓各級政府都不能透過民間機構如公關公司,間接買新聞作置入行銷。

問:媒改團體及公民團體十日組成「反收買新聞」聯盟,未來若希望禁止「企業收買新聞」並呼籲立法,民進黨是否會支持?

蔡:我們會支持。而且在許多爭議性的政策攻防上,企業財團可能因自己的利益,所以支持某項政策,進而透過財團收買新聞,彰顯某項政策的好處,雖然作廣告的不是政府,但效果是一樣的。

問:在立法通過以前,民進黨是否願意約束從政黨員,尤其黨籍縣市首長,停止政治置入行銷或隱藏性文宣?

蔡:最近的事件一發生,我們就開始與地方政府溝通了,只是我們都沒對外說。縣市長基本上也能認同此一想法,但他們也反映了一件事,我也覺得大家應共同思考如何解決。我們執政的縣市大多在南部,媒體長期重北輕南,南部的新聞,很難上全國版,無論是政府組織、政治人物或政策議題上,在媒體曝光上都是弱勢。

他們在媒體上已經很弱勢了,黨中央反對置入行銷,等於又拿掉他們的一項武器,在此情況下,我們也希望媒體報導時,是否能多一些區域性的平衡報導。

關於置入行銷議題,我們對外並未發表很多意見,至少我不曾公開講過此事,因為我們還在替這些南部的縣市首長思考,不做置入行銷之後,如何為這些媒體上弱勢的縣市長作些什麼,這是一個漫長的討論過程。

我們一方面與黨籍縣市長溝通,我們與縣市長協調溝通的紀錄都不錯。另一方面我們主動立法,因為法律通過是最好的,可以一體通行。

問:政府大規模置入行銷始自民進黨執政,發言人鄭文燦曾表示,對此願意檢討道歉,黨主席的看法為何?

蔡:政府置入性行銷的問題此一作法,比較公開討論是在民進黨執政時代,當時還有一個「集中採購」的制度,主要希望節省政府的經費、比較合理地使用文宣資源。

從民進黨時期開始這種置入,應該是一種商業行為擴散到政治與行政領域;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政治置入行銷」確實是一種需要被檢討的政策。因為它有幾個讓人感到不安之處,第一,在媒體競爭激烈的情況下、在市場有限的情況下,政府的文宣廣告變成媒體重要客戶來源之一,媒體就一定程度必須配合客戶需求。

媒體應該是個強烈自律的行業,它的自律機能如果受到商業侵入、受到市場影響,對媒體的傷害會很大;第二個受到傷害的是人民,人民應該有權利透過共享的公共資源,得到正確的資訊,媒體對於不同議題可以有不同看法,但它的看法不應受到客戶(指政府)偏好的影響;而這種偏好又透過媒體,影響社會大眾。如此一來,對於民主社會強調資訊必須公平、正確,這種民主就無法運作下去。

現在,當我們再來思考政治置入行銷,的確會發現,這是我們必須嚴肅面對的問題。如今,馬政府從事政治置入行銷的規模,比民進黨執政時期大很多,我們現在作為一個在野黨,感受很深刻,尤其是爭議性議題,雙方在攻防上,都試圖經由公共管道說服社會大眾,我們卻發現「武器」不對等;因為民主是一種說服的過程,提供資訊、提供論理的過程給民眾,但現在這種管道是不對等的。

如此不但對在野黨不好、對台灣的民主發展也不好。從這幾個角度來講,我們都應該支持「反對政治置入行銷」,將來即使民進黨執政,也必須遵循秉持這個原則。

建議標籤: 

回應

《TGB通訊》第083期(2006.08.) Ui-chì

我一直覺得「民進黨是本土派」是個很弔詭的問題, 只要講台灣認同的東西就是本土派嗎?
國民黨現在也講台灣認同的論述呀! 雖然很多熱心人士或關心台灣前途的, 會指出哪個歷史環節不是這樣的, 是國民黨斷章取義; 但我們這一代, 1980前後出生的這代, 我們還有依稀印象, 過去未解嚴時台灣籠罩的高壓氣氛.
但愈年輕這代, 她們愈搞不清楚. 她們出生時, 台灣就處在解嚴, 開放黨禁, 報禁, 自由選舉的狀態. 不談清楚歷史脈絡, 他們直接拿英美的例子來比對的話, 他們根本看不懂: 大家都在講認同台灣, 怎麼會拼得你死我活, 而且還不是一邊左派一邊右派, 一邊保守派一邊自由派咧!
因此我覺得說, 民進黨是否是本土派, 應該由整個台灣人反抗運動(不是反對運動)的脈絡來談. 民進黨很明顯是承繼台灣民眾黨或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自治派, 不是反體制派; 正因為中華民國體制未解決, 才有與國民黨輪替執政的問題.
也難怪精神錯亂的所謂「台派」, 以前1996年批李登輝是台奸, 而現在卻稱他為台獨教父; 一下說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 台灣已經事實獨立; 一下說1949年後國民黨撤退來台灣, 台灣從那時獨立; 一下子又說1996年第一次民選總統, 台灣已經獨立!
這樣精神錯亂, 無法理出路線, 或許才是台灣認同愈來愈窄的癥結點. 我們追求的是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台灣認同嗎? 解嚴後, 中華民國體制承認治權只剩台澎金馬, 也就是中華民國跟整個台灣完全重疊, 這是複雜的邏輯問題. 殖民母國失去母國, 直接寄生在殖民地台灣, 因此現在很多舊體制的殘餘可以直接轉換成那就是台灣的東西; 如中華民國外包裝直接換成台灣外包裝, 中華民國文學直接變成台灣文學, 中華民國國語直接變成台灣國語, 也不用再談過去的華語霸權了!
因此我怎麼也看不懂追求民主等主張, 中華民國體制的問題沒解決怎會有民主? 日本時代沒把日本體制趕走, 我們可以選議員, 我們會說這是民主嗎?
台灣到底獨立了沒? 在哪一年獨立的? 還沒獨立, 還沒瓦解外來的中華民國體制, 怎麼會有民主? 國民黨的台灣人執政(比如王金平), 算不算外來政權? 李登輝的權力從何來? 民進黨組政黨是合法的, 合誰的法? 陳水扁接續了李登輝政府, 李登輝的權力來自蔣經國, 蔣經國的權柄來自蔣介石! 民進黨的路線是本土化嗎? 還是把中華民國合法化?
印度人會跟英國政府要民主嗎? 印度人、韓國人的自治運動是要包裝民族獨立運動, 但台灣人卻真的只要自治不要獨立?

要真相,請用測謊器!包括你自己

噴口水,只是模糊焦點、製造矛盾。

玩點新鮮的吧!

2003/01/14 新台灣新聞週刊網站 莊淇銘(高雄空中大學校長)

民進黨諸多成員在執政興革會上砲聲隆隆。其中有句話批新聞局未能發揮宣傳功能,指出:「一百多個電視頻道沒有一個幫政府說話,讓人民以為執政黨政績是『零蛋』。」這句話讓人聽了為之嘆息。
猶記得國民黨執政時,三台獨大。那時候的反對陣營要上電視台,可說難如登天。天天看到泛藍人士上電視為國民黨辯護,連莒光日都是這些人士的天地。也因為如此,追求民主的朋友們集結各種力量來打破媒體壟斷。結果,媒體壟斷終於突破,民進黨也執政了。說真的,打破媒體壟斷,對民進黨的執政絕對有相當程度的助益。
要點出的是:媒體的突破,可能一時讓人民得到更多的資訊;但是,若有些媒體先有預設立場,經過長期的洗腦,人民是會被誤導的。我們並不樂見,民進黨執政後用政治干涉媒體;但是,至少讓媒體的報導更公平更平衡,不要讓社會被誤導。民進黨執政後,媒體百家爭鳴,有線電視頻道突破一百大關,開的談話性節目越來越多;但是,上節目的民主陣營的朋友越來越少;這可說是對突破媒體壟斷的一大諷刺,因為:硬體的媒體壟斷突破了,軟體(內容)的壟斷依然存在。
民進黨執政近三年,筆者多次為文呼籲應正視這個問題;可歎的是,狗吠火車。不僅如此,又看到:連長期支持民主的電視工作者,都遭民進黨任命的經營者打壓離職。心想:執政黨高層如果這麼漠視媒體問題,那吃虧是遲早的事。果然,現在民進黨成員自己痛心道出:「一百多個電視頻道沒有一個幫政府說話,讓人民以為執政黨政績是『零蛋』。」這是民進黨好好反省這個問題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