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葛瑪蘭唾液 林媽利遭糾正

2007/08/23

李宗祐/台北報導

被喻為「台灣血液之母」的馬偕紀念醫院醫學研究科研究員林媽利,今年初採集葛瑪蘭族原住民唾液進行研究,引發部落族人抗議。國科會日前召開學術倫理審議委員會,裁定林媽利違反「醫學研究倫理」,發函糾正。

馬偕醫院因未確實執行「醫學研究倫理」審查,國科會一併糾正。這是國科會成立學術倫理審議委員會以來,首度以違反「醫學研究倫理」,對學者及所屬機構提出糾正。國科會並要求林媽利,必須「永久封存」葛瑪蘭族人的唾液檢驗數據,絕不能用作任何研究及發表論文。

醫學研究倫理 馬偕也被糾正

這起國內首度爆發的基因產權爭議,起因於林媽利執行國科會補助的「南島民族的分類與擴散」跨領域研究計畫,今年一月間到花蓮縣豐濱鄉採集廿九名葛瑪蘭族原住民唾液。連同過去兩年採集的巴宰、西拉雅和凱達格蘭等原住民族唾液,進行DNA分析比對,追蹤研究台灣族群與東南亞國家及亞洲大陸族群的關係。

研究團隊表示,採集唾液前,曾與部落長老及頭目溝通,並取得當事人同意。但葛瑪蘭發展協會認為,林媽利未完整告知研究目的及接受採檢唾液者應有的權利,也未依《原住民基本法》取得部落會議同意,違反研究倫理。三月間發函抗議,並向國科會和原住民委員會舉發。

未完整告知研究目的 須銷毀

經多方協調,雙方同意四月一日由國科會派員見證,公開銷毀唾液檢體,成為國內首宗因被採集者異議,而銷毀基因檢體的案例。葛瑪蘭發展協會在銷毀檢體的同時,也要求國科會必須懲處林媽利違反研究倫理的部分。國科會日前召開學術倫理委員會,決定發函糾正林媽利和馬偕醫院。

國科會高層官員指出,學術倫理審議委員會原本僅就研究剽竊和論文抄襲進行懲處,違反醫學研究倫理不在該委員會規範領域。經討論後,認為林媽利的行為不構成違反學術倫理,但醫學研究倫理上,確有行政瑕疵。國科會認為,研究團隊透過翻譯向受檢者說明研究目的,因語言溝通發生問題,沒有完全說清楚,引發爭議。而研究團隊未經部落會議同意,就逕行採集唾液,也有程序瑕疵。

* 火燒機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2007/10/25 14:23
如果你心心念念以族群的壯大為目標,你有什麼理由阻止林媽利研究你族人的的血液?

若以族群長久的的發展而論,具有西拉雅血統的人數,絕對不謹只目前的數千人,而是幾百萬人.只因為外來惡勢力的影響,一時模糊了根本,而自外於西拉雅.如今拜人權立國之賜,國人可毫無顧忌地認祖歸宗,自認是西拉雅的看火人,豈有不竭誠歡迎林媽利的研究,以喚醒迷失於族群認同岐路的親人歸來.好壯大幾等於滅絕的西拉雅文化.

只是令人不解的是:偏偏有人多方阻撓林媽利的採樣研究,而據以反對的理由竟然風馬牛不相干的人權問題.是基於保護原住民福利的不被分享?還是被中國統一文化的背後黑手所收買?

台獨血統論
2016-05-31 Huang Jun-Xiang

「台獨血統論」之所以會被質疑,甚至是被一堆其他的台獨運動人士所排斥,其根本原因就是:
第一,想用法律光明正大的去歧視他人,將血統不符合的人士排除在外,開民權的倒車。這根本就跟馬來西亞的巫統沒什麼兩樣!
第二,台獨就台獨,為什麼還要再為當年的軸心戰敗國的歷史翻案?為什麼甚至還要要求美國當年用原子彈轟炸日本的行為道歉?
以上的這些行為都只會間接的把台獨運動的正當性給降低,而且幾乎是同一派的人所為,並且因此拖累其他較正面的台獨運動人士,所以因此說你們這些人是納粹法西斯一點都沒有冤枉你們。事實上,我國的法律就是應該把你們這些扯台獨運動後腿的納粹法西斯,通通都給抓起來審判才對!

四百年融合 四百年血脈
2013-05-28 中國時報 戚嘉林(世新大學助理教授)

頃閱昨日貴報社論,言及「獨派人士多為漢人之後,其祖先能來台墾殖,實受惠於鄭氏和清朝;如今卻醜詆這些中國政權為外來者,於情於理皆站不住腳」,實至理良言。台灣漢原四百年融合、四百年血脈,怎可將漢人政權與荷蘭、西班牙和日本併列為「外來政權」?
台灣早在一五九○年代,海商林錦吾自福建往販澎湖,互市北港(指台灣全島),民人日往如鶩。一六六一年四月底,鄭成功大軍東征,動員約三百艘船,一次運載官兵兩萬五千人橫渡台灣海峽抵台,是時台灣已有漢人約二萬五千人(土著約七萬人)。
鄭成功東遷台灣,是內地第一次將政權入駐台灣,開啟台灣進入中國「國家治理」的新時代。在此之前,黃宗羲《賜姓始末》中雖記載崇禎年間(一六二○年代中葉),鄭芝龍「招饑民數萬人,人給銀三兩,三人給牛一頭,用海舶載至台灣,令其苃舍開墾荒土為田。厥田惟上上,秋收所獲,倍於中土。其人以衣食之餘,納租鄭氏」,但未設官治理;至於荷蘭、西班牙的占領,後者僅占據十六年即遭荷蘭人驅離台灣。前者荷蘭人據台三十八年(一六二四─一六六二),惟「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本質上是一家公司,為追求公司的商業利潤,計畫將台灣開發成殖民地的糧倉,故也鼓勵漢人移墾台灣;但公司在台灣主要是從事海商殖民橫徵暴歛的經濟壓榨。
康熙二十三年(一六八四年),台灣修入版圖,開啟漢族移民台灣的新時代,閩粵漢族移民蜂擁至台;雍正十三年(一七三五年)在台漢人達四十五萬人、乾隆二十一年(一七五六年)為六十六萬人、乾隆四十七年(一七八二年)為九十一萬之眾,每年平均以一萬人移民台灣的速度增加。
斯時,台灣南路流移日趨日眾、中路鹿場悉為良田、北路流民拓墾日多。整個十九世紀,移民渡台如水之趨下,群流奔注。嘉慶十六年(一八一一年),在台漢族居民高達一九四.五萬之眾,與原來在台的土著形成絕對多數,台灣社會基本上成為一個漢化的社會(今日原住民人口僅約占台灣總人口的一.七%)。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九十一萬外省人隨政府遷居台灣。影響所及,不僅外省本省大量通婚,更有大量外省老兵與台灣原住民通婚,體現大時代的漢原大融合。
兩岸開放後迄今,更有三十萬大陸配偶或娶或嫁而到台灣。今天,台灣歷經「四百年融合、四百年血脈」,已內化為血脈同源的中國人,是現狀也是現在進行式;民進黨的台獨論述,罔顧社會現實,最終只能自陷於「外來政權」的認同矛盾而無法自拔。

蔡英文繼續消費平埔族
2017/10/05 臺灣時報 施正鋒(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

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日前討論平埔族身分及權利回覆議題。蔡英文總統在會中表示,行政院已經將『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送到立法院審議,接著要面對的是各族的傳統領域如何認定?個別族人是否可以取得原住民保留地?文化、教育、社福資源又要如何分配?她特別指出,平埔族對土地權、及參政權的訴求,可能會引起局部緊張,政府不該迴避。她最後總結,將依據族人客觀需求及資源調配兩大原則,來盤點平埔族的權利。
不管立法院接下來會如何審查『原住民身分法』、平埔族人是否可以順利回覆法定身分,小英總統的宣示維持一貫感人的語調,實質內容還是有值得釐清的地方。首先,平埔族的權利是隨著身分而來的、是既有的(inherent),而非國家或是政府恩賜的,也不是立法創造的,因此沒有所謂根據需要而加以盤點的道理。今天,如果政府可以恣意加以任何框架設限平埔族的權利;明天,非原住民社會就可以援例剝奪原住民族整體的權利,特別是根據社會經濟條件設立排除條款。
有關於文化、教育、社福資源是否會有排擠效應,的確是大家所關注的焦點。然而,原住民族事務開銷所佔政府的總開銷九牛一毛,不管經過登記、或是預估的平埔族有多少,即使做最保守的打算加倍預算,也不過是一百五十億上下;從歷史正義的角度,這筆錢是歷代政權虧欠平埔族的,不要只會工具性的消費、嚷嚷「有唐山公、沒唐山嬤」。過去,有些人反對政府對原住民族權利保障的理由是社會還有更弱勢的人,那是狗骨頭策略,民進黨政府不應如此惡毒。
有關於平埔族傳統領域的劃設,那是以夷制夷。政府年初提出『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由於刻意排除私有土地、限縮原基法同意權適用,引起強烈反彈;一些民進黨政客還拿平埔族當墊背,蠱惑說漢人要被趕到澎湖、金馬。其實,現有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是被日本殖民政府拿走、國民政府順手接收,其中還有不少偷、騙、搶的私有土地,包括台糖的五鬼搬運,必須還給公道。政府如果有心要處理平埔族的土地,美、澳、紐、加等國都有豐富經驗,不應該混為一談。
至於平埔族是否可以買賣原住民保留地,表面上是未雨綢繆,其實也是假議題。畢竟原保地買賣充斥,不分藍綠政府一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政權轉移根本無力遏阻漢人與財團的餐食鯨吞。坦誠而言,歷來的人頭多半是唯利是圖的買辦,不用輪到平埔族。如果真的要斷絕進一步土地流失,就是原民土地回歸集體擁有、拒絕零碎化、甚至於強制歸還。至於一席立委,當過立委的閣揆賴清德應該記憶猶新:當年國會減半,原民席次並未等比減少,就是預留平埔族的空間。
戰後,國民政府以一紙行政命令剝奪平埔族的原民身分及相關的權利,那是赤裸裸地行政滅族行徑。民進黨既然要改革的令譽、高談轉型正義,就不應該把國家與平埔族之間的關係丟給同為天涯淪落人、自動取得原民身分的族人去擔心,那是缺德的火上加油作法。其實,蔡英文總統在會中的開場白表示,「認識不同族群的歷史文化、打造多元平等的國家」就是「族群主流化」,可以看出文青治國的膚淺。

2007/10/25 14:23
如果你心心念念以族群的壯大為目標,你有什麼理由阻止林媽利研究你族人的的血液?

若以族群長久的的發展而論,具有西拉雅血統的人數,絕對不謹只目前的數千人,而是幾百萬人.只因為外來惡勢力的影響,一時模糊了根本,而自外於西拉雅.如今拜人權立國之賜,國人可毫無顧忌地認祖歸宗,自認是西拉雅的看火人,豈有不竭誠歡迎林媽利的研究,以喚醒迷失於族群認同岐路的親人歸來.好壯大幾等於滅絕的西拉雅文化.

只是令人不解的是:偏偏有人多方阻撓林媽利的採樣研究,而據以反對的理由竟然風馬牛不相干的人權問題.是基於保護原住民福利的不被分享?還是被中國統一文化的背後黑手所收買?

台獨是一種理想嗎?
2017-09-02 中時電子報 譚台明(大學講師)

很多年輕人覺得台灣該獨立成為一個國家,理由常是:中國人那麼爛,誰要跟他們一國啊!中國多麼鴨霸,誰要跟他們在一起!那如果中國人不爛呢?如果中國不鴨霸呢?
我自己是哪一國人,居然要靠別人「爛不爛」來決定,豈不是很奇怪?從這裡,我們不難發現:想要台獨,背後其實是一種不願面對現實的「逃避」心態:想要逃避一個被認為「很爛」的中國。
我們都知道,雖然有時「逃避」是不可免的,但那只是一時的權宜,是為了休養生息、培養能力以便重新面對;「逃避」不能成為人生真正的主題。真正主導歷史進程的,是正面的理想,而非負面的逃避。
二戰以來的民族國家獨立風潮多少都有「光我民族」的理想在支撐,因為有正面的理想,所以人們才勇於為此而犧牲奮鬥;因為有理想,才值得人民為其灑熱血、獻生命。
今日可有人願為台獨犧牲?當曹長青說要台灣效法東帝汶獨立準備犧牲30萬人,當王丹說台獨而不流血就是嘴炮時,綠軍又是如何地噤口不言?
為什麼不願為台獨犧牲?不是台灣人特別膽小、懦弱、怕死,而是台獨不具有任何理想性:它只是委屈、怨恨、害怕、逃避等種種受傷心態之集合,不能激起人正面的理想,只能提供人負面的情緒發洩。
台灣本來就沒有台獨的傳統。台獨起源於台人對國民黨的怨恨(當然還有外力之挑撥),其中有失去土地的地主、有不滿國民黨高壓統治的文人,俱往矣。而今日之台獨心理則全來自對中共政權的恐懼,幻想獨立便可置身事外。原來想「置身事外」才是目的,台獨不過是被誤導的途徑。
殊不知:一來,中共已非台灣當局與綠營所刻意醜化或片面化的中共;二來,你想平安無事,最好的方法就是勇於面對,正面提出復興中華的理想,則兩岸攜手相安、和平共進。一心想要逃避,則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追殺我們的,表面上是中共,實則是歷史的巨輪、是祖先的期許、是身為中國人無可逃於天地之間的良知。
中國百多年來的慘痛歷史,誰不受傷?對台獨,我們批判的同時,亦有一定的同情;但是,當刺激情緒的因素褪去,我們也該當自沉溺中甦醒,恢復中國人的本來身分(「中國」無關乎政權:任何政權都是一時的,而中國則是永久的),回到孫中山先生所謂「順乎天、應乎人」的正確歷史道路上來。

迷路的血統論
2016-08-30 中國時報 賴祥蔚(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中央廣播電台總台長)

8月適逢先嚴賴正元百歲冥誕,他離開塵世已經30多年了。家人日前在先嚴冥誕當天齊聚,將近30人一起在分享蛋糕的溫馨氣氛中紀念他。
先嚴來自江西會昌,老家宗祠的祖譜可以回溯至300多年前的廣東梅縣,再往前推就不容易查了。先慈世代居於碧潭,從戶籍謄本中可以知道外曾祖父出生於1853年,距今160年,再往前也難以追查了。
先嚴來自於江西,子孫是江西人。賴氏先祖300年前來自於廣東,後代又是廣東人。但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當然是台灣人。只是回首歷史長河,自己的祖先可能來自哪裡呢?這真是一個有趣而難解的大哉問。過去重視父系族譜,往往只看父系一線,這種單線思考,其實不完全正確。
如果把20年算為1代,300年就有15代,每一代各有父、母各一人。所以一般情況之下(排除親族結婚),上推5代則在該個世代有祖先32人,上推14代則在該個世代有祖先16384人。
依此推理,每一個人在300年前都有16384位祖宗,從2016年往前推,那是西元1716年、清康熙55年。我們想像當時有16384個人,男女各半,一代一代傳宗接代,最後有了我們。這16384個人來自何方呢?在安定的農業社會,範圍或許不出方圓百里。如果遇上了戰亂遷移,那就充滿想像空間了。
要找出自己的每一位祖先,就算有最詳細的族譜也辦不到,不過當代的科學確實可以幫助我們找出血緣的親疏遠近。過去幾年,有不少科學家透過DNA與流行病學等方法,努力要呈現出台灣人的真實血統。這當然是好事。
台灣人果真是大漢子孫嗎?還是百越的後裔?又或者,我們身上流的其實是原住民的血?過去幾年有不少研究已經指出,台灣人的血統超出預期,不只前述幾種,甚至還有北歐與黑人的傳承。其實從人類的歷史長河來看,在每個人身上找到任何血緣都不奇怪。
不過在探尋血脈的過程中,要小心避免錯誤。常見的錯誤有幾種:第一是抽樣錯誤,又以特定樣本去推論其他人的血統;第二是因果錯誤,例如找出台灣人有某項日本人的血統特質,就認為可能是日本人後代,事實上有可能是雙方共同傳承自同一先祖;第三種錯誤是邏輯錯誤,例如發現有原住民血統,就推論不是漢人,除非受檢測者的先祖世世代代都不曾與外族通親,否則等於只認了一位祖先、卻排除其他祖先。
尋找祖先的血統很有意義,但是要小心,以免犯了錯誤反而誤導自己。

我認為這是「大中華鄉愁意識」的部份人士對於林媽利博士之學術打壓,而林媽利博士的政治立場跟其父親一樣是台灣獨立人士。

大約十年前,林媽利博士的學術研究,「證明」台灣人(不包括「高級外省人」)是屬於「越族」,也就是血統接近「越南人」和「泰國人」這些「百越民族」後裔,結果卻使一些「大中華鄉愁意識」的傢伙們「暴跳如雷」哩……。

恭喜林浩生被維基媒體基金會永久全域封禁!哈哈哈哈哈哈哈……

維基百科:持續出沒的破壞者/User:影武者

影武者,本名為林浩生,臺灣新北市人,是到目前為止中文維基百科最嚴重的破壞者。「影武者」和「世良田」之名取自德川家康的影武者說。此用戶極度固執,強行按自己的要求編輯且無法溝通。自稱認識黃文雄、阮文雄和馮光遠,屬深綠人士,極端反中,主張台獨,與越南有相當的淵源、並應學習越南擺脫中國控制的經驗。

編輯傾向
將以簡體中文命名的條目移動到正體中文(繁體中文)。
將以簡體中文書寫的條目內容整篇改用正體中文(繁體中文)書寫。
使用侮辱性詞語稱呼簡體中文和中國大陸等,對簡體中文使用者實施人身攻擊。
違反兩岸用語規則。
註冊一系列攻擊管理員的用戶名,甚至攻擊管理員的本名;並在編輯摘要內寫入攻擊管理員的名字。
於編輯摘要中口出惡言。
在越南君主及其相關條目不斷回退。
破壞將其傀儡貼上模板的用戶之用戶頁。
移動其他用戶的用戶頁,改為「我是台灣狗雜種***!」或是「我是中國豬***!」(人身攻擊)
破壞他人用戶頁和討論頁,寫入大量「我是**(地點)強姦犯***!」或「**被影武者給雞姦啦!」
恐嚇其他維基人,威脅要殺害維基人。
於英文、中文等語言的維基百科惡意搶註與其他語言同名的用戶名稱,其中以日語管理員帳號被害者居多。
清空頁面。
當傀儡被封鎖後,使用另一個帳號加上相關模板。
移除{{sockpuppetproven}}模板。
用戶頁面可以提及越南、遊戲辭典的外部連結。
對常編輯越南相關條目的用戶討論頁上張貼越南裔神父阮文雄的通訊資料。(而此動作已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
利用維基百科內發送電子郵件功能向其他用戶發出騷擾電郵。
透過增刪空行、逐次建立然後清空傀儡用戶的用戶頁面或逐次進行正常編輯,以達到自動確認用戶的資格,編輯已被半保護的條目。
藉舉報名義騷擾管理員。
對來自台灣的一些管理員實施騷擾並出言不遜。
在學校條目的「知名校友」等處多次加入自己的姓名。
有編輯遊戲類條目的喜好,有正常的編輯行為,亦有繁簡破壞,還對遊戲類條目使用簡體中文的編輯者進行人身攻擊。
對特定用戶進行人身攻擊,在討論頁面和編輯摘要中寫入「***是仇視台灣主體意識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路特務!」等。(此行為已構成誹謗罪。)
移除{{bd}}模板。
加入多餘日期內鏈。
為了解除對陳智雄和黃文雄等台灣獨立運動參與者條目的保護,破壞中國大陸政治人物條目和特定用戶的用戶頁等頁面。
會以IP對檢舉過他的用戶來請求編輯,讓其他百科管理員誤以為是影武者傀儡而封禁。
將和越南有關係的頁面描述去除。
不當提刪。
在日本演員條目加入侵權圖像。
不理解Wikipedia:條目所有權(特別是阮文雄)。
剪貼移動。
加入沒有足夠的可靠來源支持的本名等個人資訊。
在條目或討論頁的維基碼中單純地改變模板名稱大小寫,或者單純地加入一些空白。
對不合意的編輯或來源以「**紅藍蛆**」攻擊。
冒充他人、團體或組織。

用戶名傾向

越南歷史人物名稱
政治人物、聲優名稱、藝人、球員
「世良田」+德川家人名
越南漢字姓+日本戰國時代人物的名稱
包含支持歐巴馬、馬英九或台灣獨立的用戶名
與越南裔神父阮文雄相關
與武元甲相關
某格鬥遊戲的名稱或角色名稱
某個日本動漫的名稱
類似於某個遊戲機的名稱
某些用戶的名稱帶有學校名稱
包含侮辱中國內容的名稱
「影武者」的反讀或類似名稱
台灣藝人或當紅明星
辱罵其他用戶網名或真名
名稱類似於其他用戶名的名稱
男藝人與女藝人性交
維基人與女藝人性交
用戶名是隨意輸入的G或H開頭的用戶
維基百科的功能或政策
布袋戲的木偶人物
台灣的通信公司
名稱使用外語的文字(主要是越南語)
不當的用戶名
包含男女關係、同性關係或涉及性行為的用戶名
拉丁字母+日期
某節日名稱
某違法者
某遊戲論壇網站
與諾貝爾獎得主相關
某個疾病名稱
某個生物物種
某個智慧型手機的名稱
更改電腦上路由器的IP位址繼續破壞(該用戶的習慣)
與臺灣獨立相關

其他
在其他網站發表攻擊其他用戶的文章。
偶然也會反破壞。

使用馬甲
Category:影武者的維基用戶分身
ja:category:影武者の操り人形だと疑われるユーザー - 影武者疑似維基用戶分身(日語維基百科)
en:Category:Suspected Wikipedia sockpuppets of Nipponese Dog Calvero - 影武者疑似維基用戶分身(英語維基百科)
d:Category:Wikidata_sockpuppets_of_影武者/Nipponese_Dog_Calvero - 影武者疑似維基用戶分身(維基數據)

人類學者陳叔倬與段洪坤:「林媽利醫師單純認為屬於科學研究的祖源基因檢驗,其本質更存在著政治意圖。」他們引述人類學者Brodwin的警告:「利用特殊的遺傳指標排列、或Y染色體與粒線體DNA上獨特的變異來確認我們與祖先的關聯性,不僅僅是實驗室中的技術問題,更是一種政治問題:在我們社會中,誰會去進行檢驗?誰提供這種服務?給予遺傳數據意義者又是誰?這不僅僅是遺傳或是生物研究,同樣也是政治運動,因為這牽涉到個人與族群、種族、或國族群體意識之間的擁抱與背離。」

現在台灣有些年輕人把基因作為證據,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本人國立台灣大學做合成與系統生物學畢業,從未聽說過這種說法。
這種說法從科學角度來講純粹是胡扯八道,而且不值得反駁。
台獨民粹的個別人的智力層級,基本上相當於中國大陸反日民粹砸自己人汽車的智力層級。
這種理論拿到台灣正經場合,即使台獨分子都會看不入眼。

建國不能只靠血統論、主權論
2009-09-25 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的部落格

很多獨派都愛強調台灣人的血統與中國人不同、台灣主權未定論,想以此爭取獨立建國。其實,這都是屁!只有峱種、懶惰蟲才會把這些抽象、不具體的東西當主要論述。
建國靠的是全民意志,這是無法取巧的。台灣想制憲正名,唯一正道:只有用選票把國民黨及其代表的中國勢力徹底驅離,才能達到修憲門檻,再透過全民共識制憲正名。修改立委選制,就是陳水扁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投機做法。按現行立委選制,的確有機會只拿過半選票,就掌握七、八成的國會席次。但是,如果還有三、四成的民眾反對建國,你國會席次就算有八成,你敢建國嗎?那剩下的七、八百萬人要怎麼處理?
台灣現在的問題是,幾乎所有人都同意台灣與中國是不同的國家,但是全民對進一步的制憲正名並沒興趣。至少這對多數台灣人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議題。民進黨才會輸國民黨這麼多。
有一堆自以為是的嘴泡網民,不知哪來的信心,竟然自認:人人都認同該制憲正名,但受限於國際法,所以才需要從主權論去釐清。這根本就是屁。如果人人都認同該制憲正名,為什麼民進黨只在2004年贏得過半選票?自欺欺人也不是這樣!
因為種種的因素,特別是陳水扁玩爛台派訴求,讓台派勢力有機會在2004年後進一步成長、卻逐漸萎縮。部分無知的台派另循血統說、主權說,這完全是走回頭路的愚蠢做法。
台灣人的血統跟中國人一樣與否,這有什麼重要的?只要台灣人不想跟中國成為同一國,血統一樣又如何?如果台灣人真的犯賤到想當中國人,血統不一樣也擋不住。強調血統,只是抹殺全民意志的做法。
台灣的主權論也一樣。台灣人早就用選票選出台灣的政府。那當初的主權到底是從日本轉移給誰,重要嗎?現在還在強調列強的紙上分配,認為台灣是美國屬地,更是抹殺全民意志的做法。
我實在很難相信,口口聲聲高倡自由、民主、人權的台派勢力,現在為了挺扁、建國,竟然捨棄民主、公民自決的途徑,反而改走十九世紀的老路。真是悲哀至極。

怎麼看「422機蛋大遊行」?姚文智說,遊行的主軸很清楚:「守護台灣價值,建設國家首都。」所謂建設的部分,是大巨蛋命運交付公投和拆松山機場(懶得查證詳細,反正狗屁建設隨便說說也沒有人在乎)。主要還是要堅持台獨的路線(現在的新名稱叫「台灣價值」),事實上連守護台獨這項訴求也是假的。最主要還是姚想參選,拿蔡英文來祭旗,柯文哲只是陪祭罷了。姚已50多歲了,已喪失任何謀生技能,困獸猶鬥,孤注一擲。
如果大家能看清這場運動的真正本質,其實這是台獨運動進入了一個新的里程碑。就好比文革中互鬥的兩派,爭先恐後比較誰紅誰專,黨內的議事桌已無法化解分歧,必須升級到武鬥來解決。也就是台獨將內部的分歧鬥爭拉上台北市的街頭。
一如文革中的兩派要爭出個誰是誰非,事實上爭的都是假議題,真正的議題是中國已無可避免的必須踏上資本主義的道路。而台獨的內部派系鬥爭開始走向白熱化,爭的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台獨真的玩不下去了。
民報的讀者大概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且聽我解釋。有沒有發現,這兩年,鐵桿兒的深綠獨派,有積極投入研究基因、血統與南島的關聯的,有主張以英文為母語的(原住民倒也幽默,說:「這一百年來,語言都換了三次了,我自己的母語都快失傳了,還要我換?」),但最主要的聲音還是要恢復徵兵制!換句話說,就是台獨人士已經接受「要獨立,就要流血」的事實。而且這群七老八十的老台獨還真的要拿起槍桿來大幹一場(其實大多數都是旅居國外老獨),尤其是最近的民調議題已涉及「你願為台獨而戰?」之類的問卷,聽到年輕人有高達七成表示「願意」,一時士氣澎湃。
殊不知,「贏得了戰役,贏不了戰爭」(battle vs. war),會走到這一步,也只能說:「It'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of 台灣價值」。從姚的一己之私,讓我們看到了台獨的進程。如果你還覺得台獨是玩真的,我服你!

林媽利的論點只是在消費平埔族
2013-09-05 施正鋒FB

先前,原民會在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的要求下,針對外國專家審閱兩公約報告書之後所作的建議,必須召開公聽會來聽取平埔族人對於恢復原住民族身分的看法,原民會百般刁難,包括時間、場地等等。不過,最爭議的是邀請對象,特別是多年來證明台灣人血緣與中國人有別的林媽利教授;其實是故意設局,讓她成為劊子手。
我們知道,目前一些原民會的官員反對平埔族恢復原住民族身份,最主要的理由就是以林媽利的研究數據,認為既然有85%的台灣人有平埔族血統,屆時,即使只有200萬人(一成不到)也是大軍壓境,豈不排擠現有佔人口2%的原住民族有限資源?
其實,接受原民會委託團隊的賽德克族學者蔡志偉(Awi Mona)就明白指出,平埔族恢復原住民族身份不會排擠現有身份者的資源,更何況政府的預算是可以根據人口比例來調整的;關鍵在於政府必須進行人口調查,估算可能帶來的衝擊。
據了解,原民會有委託專家進行調查,不知為何,一直遲遲公開結果。過去,台南縣政府曾經接受西拉雅族縣民登記,也沒有外界想像的多。我們認為,在原民會球員兼裁判的情況下,台南市政府可以結合高雄、屏東,逕行調查日治時調戶口資料,看看上面是否有注記「熟」,再請人口專家推算其後代,就可以大略知道平埔族的人口、並推估可能帶來的衝擊。
林媽利並非日治戶籍專家、也非人口專家,原民會找她來專題演講,原本就是故意借刀殺人,卻是津津樂道,不忍苛責。然而,該團隊又為文投書,還是老生常談、文不對題,不能針對平埔族恢復原住民族身份有具體的幫助。坦誠而言,林媽利教授是學術界的前輩,在國內外受到相當肯定;然而,既然靠平埔族研究獲得掌聲,如果不能幫助平埔族、反而無意中當了幫兇,其實就是一種嚴重的消費。

【當前議題】台灣漢人的基因戰爭
2010-10-25 CASE報科學 葉高華

社會學者韋伯Max Weber曾經指出,血緣關係存在與否對於群體的形成並不重要。[1] 歷史學者 Eric Hobsbawm認為,民族 (國族) 是人工品、創造物、社會工程製品。[2] 政治學者 Benedict Anderson 更主張國族是想像出來的,「民族主義創造了先前並不存在的民族 (國族) 」。[3] 然而,一般民眾經常認為血緣、遺傳等原生特徵是構成族群或國族的基礎。在臺灣,民眾的國族認同又相當分歧,這導致統獨之爭無可避免地延燒到臺灣人的血統議題上。有些中國國族認同者強調兩岸民眾都是「炎黃子孫」、「血濃於水」。另一些臺灣國族認同者則強調多數臺灣漢人擁有原住民血統,不同於中國人。近年來,隨著遺傳科技突飛猛進,親子之間的血緣關係已能夠被準確地確認。於是,許多人開始寄望遺傳科技能夠為族群或國族找到科學上的根據。
1996年4月6日,在臺北醫學院舉辦的「原住民健康問題之現況及未來展望」研討會中,高雄醫學院的陳順勝醫師發表〈臺灣與西太平洋島嶼南島語族之健康關係〉。他重新計算臺大醫院李俊仁醫師發表的人類組織抗原 (HLA) 數據,得出「20-60%臺灣漢人擁有原住民基因」的結論。[4]
1996年11月16-17日,陳順勝在「族群政治與政策研討會」中發表〈由醫學資料看臺灣族群融合〉,再次指出「20-60%臺灣漢人擁有原住民基因」。日後在慈濟大學教授體質人類學的陳叔倬,當場發現陳順勝計算過程有誤。[5] 經過重新檢視之後,陳順勝修改數據,並在研討會論文集出版時將文章標題改為〈從人文與醫學資料看臺灣的族群〉。修正後的文章,取消「20-60%臺灣漢人擁有原住民基因」的結論。[6] 往後,陳順勝未再提過這個論點。
臺北馬偕醫院林媽利醫師對於人類組織抗原 (HLA) 的研究則發現,臺灣的福佬人與客家人只有13%具有原住民血統。她的研究成果發表在學術期刊《Tissue Antigens》上,原文指出:
In this study, the finding that major haplotypes of the indigenous groups were found in 13% of the total ‘Taiwanese’ (Minnan and Hakka) HLA class I haplotypes suggests a low proportion of indigenous genes in the ‘Taiwanese’ gene pool.[7]
直譯為:「在此研究中,13%臺灣人 (閩南與客家) 的HLA第一類單倍型當中發現原住民的主要單倍型,顯示臺灣人的基因庫中含有低比例的原住民基因。」
隨後,林媽利又以人類組織抗原 (HLA) 推論臺灣漢人的來源,並再次刊登於學術期刊《Tissue Antigens》上。原文指出:
In our previous study, we found that 13% of ‘‘Taiwanese’’ HLA-A, -B and –C three-locus haplotypes most likely originated from these mountain tribes and also from the Pazeh, who are a disappearing plains tribe. This suggests that only a small proportion of indigenous genes are present in the ‘‘Taiwanese’’ gene pool, although HLA data from the already extinct plains tribes (9 tribes) are not available, and so the degree of contribution of these tribes to the ‘‘Taiwanese’’ gene pool is at present unknown.[8]
直譯為:「在我們先前的研究中,我們發現13%臺灣人的HLA-A、-B、-C單倍型來自高山原住民以及正在消失的巴宰平埔族。這顯示臺灣人的基因庫中只有小比例的原住民基因。然而已消失的9種平埔族HLA資料不可得,故其對於臺灣人基因庫的貢獻度,目前不得而知。」
前揭文字顯示,在臺灣的平埔族當中,林媽利只蒐集到巴宰族的資料。她原以為另外9種平埔族 (並未指出是哪9種) 已經消失。到了2003 年,林媽利發現西拉雅族仍然存在,因此開始蒐集西拉雅族的樣本。
從2006年開始,林媽利陸續公布西拉雅族的數據,可惜至今仍未有正式論文於學術期刊上刊出。在2006年7月國科會科學季「多樣性臺灣」特展專文〈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中,林媽利根據粒腺體DNA推論:「現在的臺灣人有26%擁有來自原住民的母系血緣,亦即2300萬人口中約有600萬人是平埔嬤及高山嬤的後代;其他74%是來自福建,是唐山嬤的後代。」[9]
2007年8月11日,林媽利於《自由時報》刊登〈非原住民臺灣人的基因結構〉,再次公布未曾在學術期刊上發表的數據。該文指出,經由檢驗100個臺灣漢人,「發現臺灣人的半套型基因有48%是來自福建,其他52%主要來自原住民」。所謂半套型基因,即為前述之人類組織抗原 (HLA) 單倍型。在粒腺體DNA方面,「臺灣人的母系血緣有47%屬於臺灣原住民及東南亞島嶼的族群,48%屬於亞洲大陸,還有5%屬於日本的母系血緣」。在Y染色體方面,「這一百人中的五十八名男性,可歸類為41%的父系血緣來自臺灣原住民及東南亞島嶼族群,59%的父系血緣來自亞洲大陸」。最後,林媽利總結道:「根據三個系統的分析,85%的臺灣人是帶有臺灣原住民的血緣」。[10]

方法論的問題

在慈濟大學教授體質人類學的陳叔倬,以及致力於西拉雅文化的西拉雅族人段洪坤,共同在學術期刊上發表〈平埔血源與台灣國族血統論〉,對林媽利的2007年新論點提出方法上的質疑。[11] 首先,他們質疑林媽利的數據前後矛盾。在人類組織抗原 (HLA) 方面,2000-2001年的林媽利指出13%臺灣人的單倍型來自原住民;為何2007年的數據變成 52%?在粒腺體DNA方面,2006年的林媽利指出臺灣人有26%擁有來自原住民的母系血緣;為何2007年的數據變成 47%?
其次,在三個基因系統當中,只要有一個與原住民相同,就被林媽利歸類為原住民血統。然而,人類的基因有數萬個,只要分析更多基因,則任一基因系統與原住民相同的比例就會愈高。陳叔倬與段洪坤指出:「如此持續的進行更多的基因系統分析,可以得到99.99%臺灣漢人都有原住民血統的結論。」第三,根據同樣的計算方式,只要有一個基因與亞洲大陸族群相同,也可歸類為亞洲大陸血統。如此一來,可得出87%臺灣人帶有亞洲大陸的血統。為何林媽利只選擇性地公布85%臺灣人帶有臺灣原住民的血統呢?
林媽利在回應陳叔倬與段洪坤的文章中,並未回答上述三個問題,而是質疑他們的動機。林媽利指出,陳叔倬與中國復旦大學有合作關係,「他的為文攻擊臺灣的研究,是不是為了配合中國復旦大學同事的論調?是不是有漢人血統論的政治意圖?」[12]
陳叔倬與段洪坤再次回應:「林媽利醫師選擇迴避我們的質疑,卻花較多篇幅提出非關〈平埔血源與台灣國族血統論〉內容的問題。」他們要求林媽利正面回應他們的三個問題。此外,陳叔倬與段洪坤反批:「林媽利醫師單純認為屬於科學研究的祖源基因檢驗,其本質更存在著政治意圖。」他們引述人類學者Brodwin的警告:「利用特殊的遺傳指標排列、或Y染色體與粒線體DNA上獨特的變異來確認我們與祖先的關聯性,不僅僅是實驗室中的技術問題,更是一種政治問題:在我們社會中,誰會去進行檢驗?誰提供這種服務?給予遺傳數據意義者又是誰?這不僅僅是遺傳或是生物研究,同樣也是政治運動,因為這牽涉到個人與族群、種族、或國族群體意識之間的擁抱與背離。」[13]

各說各話

林媽利並未再回應陳叔倬與段洪坤,而是將她過去關於臺灣人基因研究的文章與講稿集結成書:《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在序中,林媽利暗指陳叔倬與段洪坤是北方漢人血統論者,並宣稱要「堵住臺灣人的北方漢人血統論者的嘴巴」(頁11)。由於這本書是集結林媽利不同年代的作品,因此同一本書當中出現許多不一致的結論。例如,頁79與頁199指出「臺灣人13%的基因是來自原住民」;頁64指出「臺灣人有26%擁有來自原住民的母系血緣」;頁112指出「85%的臺灣人是帶有臺灣原住民的血緣」;頁48指出「原本推測臺灣人85%帶有原住民基因的結果,頻率可能需要再向上修正」。[14]
2009年,陳叔倬取得史丹福大學人類學博士學位。他的博士論文分析了172個平埔族 (包括巴宰族、西拉雅族) 樣本、34個居住在西拉雅吉貝耍部落 (位於臺南縣) 的漢人樣本、138個臺南漢人樣本,並對照已發表的高山原住民基因數據與中國漢人基因數據。值得一提的是,對於平埔族樣本的認定,陳叔倬採取不同於林媽利的方式。在林媽利的研究中,只要受試者說他是平埔族,這個樣本就被放到平埔族中。因此,一個實際上沒有平埔族血統的受試者,可能藉由自我宣稱而成為平埔族樣本,並使其他沒有平埔族血統的樣本也被鑑定為平埔族。陳叔倬則結合日本時代的戶籍資料,確認受試者的家庭從19世紀末以來未曾與漢人通婚,才算是平埔族樣本。他的分析結果顯示,臺南漢人的基因較接近中國南方漢人,不同於平埔族。至於居住在吉貝耍部落的漢人,其父系血緣較接近臺南漢人與中國南方漢人,其母系血緣較接近吉貝耍的平埔族。[15]
筆者盡可能回顧這場論戰的來龍去脈,是希望幫助讀者注意兩個要點。首先,同一位學者可以改變自己的論點,顯示這個議題至今仍未有定論。也就是說,遺傳科技至今並未能夠為臺灣的國族議題提供「科學」的證明。其次,不同學者之間可以互批對方有政治意圖,顯示這個議題已經不單純只是「科學」的研究。這是每個想要引述相關文獻的人,都應該謹記在心的。

內文註釋
[1] Weber, M. (1922 [1968]) Economy and Society. Guenther Roth and Claus Wittich (ed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 Hobsbawm, E. (1990) Nation and Nationalism since 1780.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3] Anderson, B. (1991)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Revised Edition), London: Verso.
[4] 陳順勝 (1996) 臺灣與西太平洋島嶼南島語族之健康關係,收錄於《臺灣原住民健康問題與展望論文集》。臺北:臺北醫學院。
[5] 陳叔倬、段洪坤 (2008) 平埔血源與台灣國族血統論,《臺灣社會研究季刊》,72:137-173。
[6] 陳順勝 (1997) 從人文與醫學資料看臺灣的族群,收錄於施正鋒編《族群政治與政策》,臺北:前衛。頁265-301。
[7] Lin M, Chu CC, Lee HL, Chang SL, Ohashi J, Tokunaga K, Akaza T, Juji T (2000) Heterogeneity of Taiwan's indigenous population: possible relation to prehistoric Mongoloid dispersals. Tissue Antigens 55:1–9.
[8] Lin M, Chu CC, Chang SL, Lee HL, Loo JH, Akaza T, Juji T, Ohashi J, Tokunaga K (2001) The origin of Minnan and Hakka, the so-called "Taiwanese", inferred by HLA study. Tissue Antigens 57:192-9.
[9] 林媽利 (2006) 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科學人特刊》,第4 號,頁122-127。
[10] 林媽利 (2007) 非原住民臺灣漢人的遺傳結構,《自由時報》言論廣場,2007 年8 月11 日。
[11] 陳叔倬、段洪坤 (2008) 平埔血源與台灣國族血統論,《台灣社會研究季刊》,72:137-173。
[12] 林媽利 (2009) 再談85%帶原住民的基因:回應陳叔倬、段洪坤的〈平埔血源與台灣國族血統論〉,《台灣社會研究季刊》75:341-46。
[13] 陳叔倬、段洪坤 (2009) 台灣原住民祖源基因檢驗的理論與統計謬誤,《台灣社會研究季刊》,76:347-356。
[14] 林媽利 (2010) 《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臺北:前衛。
[15] Chen, Shu-Juo (2009) How Han are Taiwanese Han? Genetic inference of Plains Indigenous ancestry among Taiwanese Han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Taiwan identity, A Dissertation Submitted to the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ical Sciences of Stanford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