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倡「是我們統別人」 呂欣潔:反攻大陸還要騙多久?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5/10/02
資料來源: 

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表示,「是我們統別人,不是被人家統」,且要求主張台獨者說明可行性如何等。綠黨社會民黨立委參選人呂欣潔酸,洪秀柱豪氣千雲地說由我們統一中國,難道是要反攻大陸?是否也應具體說明「統別人」的可行性,如果確實可行,蔣總統都會給他拍拍手。

呂欣潔表示,根據現行的各種民調,台灣民眾大部分是傾向維持現狀,最終朝向獨立,統一的支持度反而越來越低,不理解洪秀柱為何要違背台灣的主流民意。她的統一論最大的矛盾是,按照對岸「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定調,中國若不先承認台灣的獨立性再進行談判,就會掉入一中陷阱。

呂欣潔認為,中華民國憲法是一中架構沒有錯,但國家的主人是人民,假若憲法違背大部分民眾的想法,人民當然可以修改,而非反過來要求人民服從。

臉書討論

回應

2015年3月25日,社民黨籌委會召集人范雲在《財訊雙週刊》第473期的專訪說,社民黨是「溫和的左派」,目標群眾是中間、淺藍、淺綠民眾,希望用「新經濟、新政治、新社會」號召群眾;社民黨成員被認為泛綠色彩濃厚,外界咸認社民黨與民進黨選票重疊,但「我們不想被歸類為泛綠大聯盟,當然也不是泛藍,我們想要有新的開始」,「我們就是對藍綠政黨都不滿意,主張跳脫藍綠的;那是舊的界線,我們有價值理念更清楚的路線」。
呂欣潔,妳這是在扯范雲與整個社民黨的後腿,妳知道嗎?

柱姐:台灣早已經反攻大陸
2015年10月4日 中國時報 林思慧、唐筱恬、周毓翔/台北報導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昨下午與志工聯誼時,談到她的兩岸政策時說,台灣是民主、法治、多元、開放、均富的中華民國,是大陸13、14億人嚮往的桃花源,若能爭取大陸對台灣的向心,「我們就已經反攻大陸了」。但對目前遭遇,柱柱姐感嘆說,從來沒有總統候選人像她這樣的遭遇,既有無情打擊、又有龐大壓力,但她會勇敢走下去。
洪秀柱昨與競選辦公室志工座談,300多名志工高呼「不要空心菜,愛上實心柱」。洪秀柱興致一來,高歌幾曲,包括「我真的很愛你」、「郊道」等歌曲,現場氣氛熱烈。也有志工肯定,個子小的洪秀柱是鑽石,又硬又亮,是國民黨的鑽石。
在談到兩岸政策時,洪秀柱說,「大陸的希望在臺灣,台灣的前途和未來在大陸」;她表示,大陸馬上就要變成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但之前說要建設台灣成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要反攻大陸,現在聽起來覺得好笑,「反什麼攻、大什麼陸啊!」
洪秀柱強調,台灣民主、多元、開放,是大陸13、14億人嚮往的桃花源,若能爭取大陸對台灣向心,就已反攻大陸了。她說,最近有朋友傳話給她,「當別人說台獨時,你千萬別講極統,多提經濟政策」。她說,「當別人講台獨,我沒講極統,我只是講國家困境如何突破。當國家找不到生路、出路、活路時,任何好的政策都白搭。」
對洪秀柱日前談兩岸時主張「是我們統別人,不是被人家統」,親民黨總統參選人宋楚瑜昨天對此則是連說3次「務實、務實、務實」。
洪秀柱昨也參加「洪秀柱台北姐妹同心後援會」活動,被問到「終極統一說」時表示,她是做一個現實的分析,並沒有說現在就要統一,還是要好好讓國內發展的相關民生法案趕快確定,兩岸必須是和平對等且有尊嚴的。她也說:「倒是蔡英文應該說清楚:她的維持現狀是什麼現狀,她理解的憲法是什麼憲法。」
洪秀柱表示,從初選至今,很多人看到她都要她「挺柱、堅持、不要放棄」,也有更多人擠到面前只為跟她說「保重、注意身體」,每人手掌心傳出的堅定力量都讓她感動。國民黨資深黨員、律師王可富說,還有誰說要換柱,就告到底;如果黨主席朱立倫不澄清謠言,就發動罷免。洪秀柱笑著說:「再講下去,我明天就要被開除!」

加泰隆尼亞人的決定
2017/10/09 苦勞網
作者:Josep Maria Antentas(巴塞隆納自治大學社會學教授}
譯者:陳韋綸(自由譯者)

【編按:10月1日,加泰隆尼亞在西班牙政府強力阻止的情況下舉行了獨立公投,42%的投票率中有90.9%的選民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建國。
本文原發表於美國《雅各賓》(Jacobin),刊登時間正是這場公投的前一天。作者對於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歷史淵源做了完整整理,並且分析不同政黨和政治勢力在面對獨立運動時的立場和態度,在公投後的此刻仍深具參考性。
根據作者指出,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既反映了現行頒佈於1978年的西班牙憲法之中央集權制本質,同時也是因為西班牙在面臨經濟危機後所實行的撙節政策擴大了民眾的不滿。
作者一方面認為,在公投中投下贊成票,是挑戰西班牙1978年體制的最好選擇。但同時也呼籲支持聯邦制的左翼勢力應該團結,制定共同策略。提醒左翼支持者,如果滿足於「先追求獨立、再談經濟與社會政策改革」,未來恐將造成難以挽回的後果。】

民進黨創黨元老費希平的神評論,主張「台灣民眾大部分是傾向維持現狀,最終朝向獨立」的呂欣潔敢酸嗎?

1987年,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頒發「第二屆傑出民主人士獎」給方勵之、費希平、王若望與李柱銘;費希平領受「傑出民主人士獎」獎牌,但獎金捐給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這是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首次把「傑出民主人士獎」頒給一個「台灣人士」。費希平在領獎感言中說:中華民國雖然經歷了前總統蔣經國逝世,但政權順利轉移給繼任總統李登輝,代表了政局穩定、國民對民主政治的認知與需求;他認為,李登輝採取了很多適當措施,得到國內民意代表和軍方的欽佩和支援,聲望日高,並深獲國民的信任;一個反對黨必須以「對全體國民有利」為準繩,他相信民進黨能扮演「忠誠的反對黨」、在民主政治運作上發揮制衡作用。同時,對於有人批評費希平是統派,費希平回答:「我不是統派,也不是獨派。我要從台灣老百姓的利益來評估。如果統一對老百姓有好處,我贊成統一;但今天共產黨在大陸這樣搞,我豈能就這樣贊成統一呢?可是,有一天他們搞好了,自由、民主都有了,我也可以贊成統一。如果統一不行,我也贊成台獨,條件是不要把台灣搞亂了;搞亂了會造成衝突,國民黨或者有實施戒嚴,反對黨不能立足,對老百姓不利,對民主政治有絕大影響,因為民主政治只有在社會安定之下才能成長。此外,要獨立就得真正的獨立,要能進聯合國、與各國都有邦交,否則與現在有什麽不同?」
1990年11月2日,費希平在立法院施政總質詢時發表臨別演說,同時質疑:一旦台灣宣布獨立,中共不但會全力阻止台灣加入聯合國,也可能以武力對付台灣,台灣人民將無法避免一場戰爭災難,「請問民進黨諸公:這是愛台灣,還是害台灣?」

【重磅快評】原來,民主、自決不是獨立建國保護傘!
2017-10-30 聯合報 主筆室

加泰隆尼亞議會上周五(27日)單方面宣佈獨立,獨派歡欣鼓舞之餘,緊接而來的卻是遭遇西班牙政府準備強勢接管、世界各國無一聲援,以及支持西班牙統一的民眾在巴塞隆那發起號稱百萬上街的反獨立遊行。一場獨立建國運動很可能兩個月後即「夢醒」,期間所付出的代價似乎也太高了些。
就目前的幾個最新發展來看,西班牙雖啟動憲法155條解散加泰議會,並將於十二月耶誕節前重選,以尋求加泰地區最新民意的決定,顯然仍傾向以民主方式解決紛爭;而加泰隆尼亞「總統」普吉德蒙則呼籲民眾以「民主方式」反抗中央政府接管行動,也傾向不訴諸武力對抗。
以和平的方式落幕,或將是最好的結局;但依最新民調,最終卻可能仍是獨立之夢一場空,不禁要問:那過去這些日子玩此險招又是何苦來哉?
更教加泰隆尼亞獨派傷心的是:滿口仁義道德、公民權利的國際社會,面臨攤牌。第一時間跳出來的僅止於一旦普吉德蒙被西班牙檢察部門依叛亂罪起訴,比利時或可能接受其申請政治庇護,以及無關痛癢的呼籲雙方對話。其他歐洲國家多選擇噤聲,或稱不樂見西班牙分裂。
歐洲有太多老牌民主國家,又堪稱是全球最尊重人民權利的區域,如今面對加泰隆尼亞宣布獨立後的冷漠,卻一點也不奇怪、也不讓人意外。看看英國對北愛爾蘭、蘇格蘭尋求獨立的長久歷史與一貫態度,難道還不夠清楚明白?
真正奇怪的是有些主張獨立者的論述,天真以為:公投就是民主,人民自決可以無所不破、更是全球必得無條件支持的普世價值。如今一個活生生例子丟到講求現實與實力的國際外交場域後,總統蔡英文只去南太「尋親」,動輒以台獨意識型態洗腦人民的民進黨政府更不敢吭聲。
絕大多數台灣人民,不會想要屈服於對岸的威嚇,更不要說是接受中共一黨專政。但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卻著實給台灣人民上了寶貴的一課:原來,民主、自決竟然不是獨立建國的保護傘!那什麼才是保護傘?蔡政府難道不該給支持者一個說法?

民進黨創黨元老鍾孝上的神評論,主張「台灣民眾大部分是傾向維持現狀,最終朝向獨立」的呂欣潔敢酸嗎?
----------------

鍾孝上跳脫黨派 捍衛客家
2009-05-17 聯合報高屏版 記者宋耀光

「客家擺第一,黨派站兩邊。」屏東中學英文退休老師鍾孝上,二二八事件時,他極力保護外省客家籍老師;在威權時代,他支持雷震的「自由中國」,曾支持台獨,也是民進黨創黨黨員;但他後來卻退出民進黨,原因是他認為民進黨的領導者缺乏宏觀氣度與遠見。
出生萬巒 厭惡日人欺台
鍾孝上(1929年生)是屏東縣萬巒鄉人,萬巒是客家六堆的「先鋒堆」。他的個性也跟先民一樣,身先士卒,衝鋒陷陣。
他的父母親鍾兆興、林鳳嬌都是國小老師。他念屏東中學時,太平洋戰爭爆發,被徵調當「學生兵」,受訓4個月,正準備迎戰登陸美軍時,日本宣布投降。
「我從小就討厭日本人,現在還極端反日。」鍾孝上不喜歡日本人,是因日治時期教育「學長可以打學弟」。他當「學生兵」發現,日本人自恃是統治者,不僅修理學弟,還欺負台灣學長,日軍班長三不五時以拳頭毆打台灣兵。
228護老師 救5外省人
民國36年二二八事件,不少本省菁英遇害,但亦傳出外省老師被毆打。鍾孝上為保護校長鍾治同及4名廣東梅縣客家籍老師,他與鍾姓、劉姓客家籍學生曾帶他們到他萬巒五溝水家中「避難」;因保護有功,被記兩大功。
「你們台灣人並不是中國人。」鍾孝上台大外交系畢業服役,擔任美軍翻譯官,聽美軍軍官這樣說,加上當時國民黨腐敗四處打壓台灣人;再看雷震主編的「自由中國」半月刊,批評時政;廖文毅在日本搞台灣建國,更加深他的台獨思想。從一個保護外省校長、老師者,成為激烈的台獨先鋒。
台獨先鋒 加入雷震新黨
49年雷震籌組「中國民主黨」,他是簽名創黨黨員之一。那時他與妻子李璨華剛結婚,在屏東女中教書。他擔任縣議員的岳父李福隆知道後,氣急敗壞地從恆春跑來斥責他:「要革命,就不要娶我女兒。」「要秤自己有多少斤兩,不要做沒有意義的事。」
「加入國民黨是為了理想、民主,你們就加入;如果為了私益,就是『王八蛋』。」鍾孝上說,他在屏中教書時,有回學生填表加入國民黨,他講了這些話,結果被請到台北警總說明。
那時小女才念幼稚園、妻子哭成淚人兒。他擔心被送到綠島感訓,連妻女都隨行。幸好沒事,且對方也很客氣。他能全身而退,感覺是當年兩大功幫了他。
屏中教英語 口碑傳廿年
民國50到70年代屏中畢業生都知道,鍾孝上是專教前段班的英文老師。他英、日文均佳,著有「英文法徹底研究上、下冊」、「升大專英語測驗50回」,也翻譯日文「友好抗日70年」,當時是屏中升學的輝煌年代。
母語被漠視 退出民進黨
民國71年鍾孝上出版「台灣先民奮鬥史」,寫的幾是台灣先民如何反對壓迫、追求尊嚴及自由,弦外之音是獨立建國。民進黨成立時,他也是創黨黨員,但入黨才1年他就離開。原因是民進黨把閩南語當作台灣話,未尊重其他弱勢族群語言。
他說,他多次向黨中央反映,一個黨要壯大,不能畫地自限,要廣納多種語言,就像大海不擇細川一樣。他甚至透過前屏東縣長邱連輝向黨中央反映,但黨刊物僅以小篇幅答覆「民進黨用大家聽得懂的話就好」。他乃失望地退黨。
組黨改筆耕 出刊客家書
民國77年他從屏中退休後,有人建議他組「客家黨」。他與認同者雖喊出「客家第一,黨派其次」、「客家第一,統獨其次」、「公用國語,尊重母語」等3個口號,但因缺乏財力作後盾,而且反應冷淡,他的客家運動也漸從幕前退居幕後。
80年他出版了「客家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免費贈送客家鄉親。各界紛紛捐款贊助,一年內連出了兩版,印了2萬5千本,很多六堆客家鄉親都珍藏。
台灣客家政治生態呈「北藍南綠」,即北部較傾向泛藍,南部六堆較偏綠,又以屏東縣最綠。他認為當年邱連輝因靠閩南人大力支持才當選縣長,致客家大老和民進黨常站在同一陣線;但他憂心屏東縣客家人連一席立委都選不上,亦有政治式微的危機。
「只要對客家人不利,我就反。」鍾孝上批評民進黨充滿福佬沙文主義,缺乏政治家。雖有人不以為然,甚至有人批評他;但他仍堅持公開場合要講大家都聽得懂的話,民進黨領導人胸襟要放大才有前途。
憂國護鄉 台獨轉求統一
鍾孝上早期支持台獨,現在卻反過來主張統一。他希望馬英九總統的政策不要搖擺,他要求的統一是「一國一制,民主統一全中國」,一旦大陸民主化,兩岸才能和平統一。
鍾孝上夫婦育有2子1女,均受良好教育,兩個兒子擔任工程師、醫師。他每天仍讀5小時英文書籍,關心客家前途,偶爾也投稿發表他對國事的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