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強烈譴責統派紅軍嚴重侵害台灣社會安全與自由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8/03/02

今天(3/2)中國國民黨、統促黨、大陳同鄉會、拔菜大軍等統派紅軍團體,假抗議紅漆潑棺事件名義,大張旗鼓來到社團辦公大樓騷擾!嚴重侵害大樓所在各公司組織的人行自由安全。我們先要感謝中正一分局、忠孝派出所、和保警大隊派出大批人員協助維護大樓安全,再則強烈譴責這些團體的無理橫蠻,更要求身為台北市長的柯文哲,不得再繼續縱容這種嚴重侵害台灣公民人權的行為。

我們正告這些希冀台灣重回1947的統派紅軍:台灣人民在歷經70於年的苦難和欺騙後,已不可能讓同樣的悲劇再度發生在這個島嶼上。如果你們想要繼續在台灣享受民主自由的生活,就必須認清和接受這個事實;否則就請你們會回去你們夢寐難忘的「祖國」,台灣人民不願容忍你們!

我們更要提醒自稱「墨綠」的柯文哲市長,維護市民人身與財產的安全是你身為市長最首要的責任。從上任三年以來,你長期縱放統派紅軍在鬧市街頭對台北市民進行恣意騷擾,疏忽職責,更讓台北市民懷疑你的居心!請你即刻負起維護首都治安的責任!

臉書討論

回應

2016/12/02 苦勞網諷刺台灣社等本土社團:「在國民黨執政時期那些全力支持學生抗爭,甚至鼓勵、歌頌人民使用暴力的合法性的社團與一眾公知,是否會持續採取全力護航民進黨的姿態,或改採更迂迴的方式自圓其說?歷史會記得台灣第三度政黨輪替後的社運場景。」

2007年2月3日,台灣團結聯盟網站諷刺,台灣社溺愛陳水扁、只寄望民主進步黨:「阿扁不是說,正名制憲,他都做不到?為什麼『獨派』台灣社,都沒人批判呢?」也批評台灣社的主張「集中政黨票,投給民進黨」是「低估了選民的智慧」、「將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讓這些涉弊案的人(薛淩、高志鵬、陳瑩)進入立法院」。台灣社回應:本土社團只是表達對選舉的看法,並未做不實的汙衊,而且本土社團成員都是醫生、教授,「不知上述指控的根據從何而來」。
2008年1月4日,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施正鋒批評:台灣社等本土社團「根本就是『當官俱樂部』」、「過去在民主運動根本都沒見過他們」,還有很多醫生、媒體人拿民進黨的錢做運動,「這樣叫做『本土』嗎?我瞧不起這些人!」
2008年1月7日,台灣人權促進會前會長邱晃泉聲援施正鋒:
「一、『當官俱樂部』,一語中的。何不乾脆明講例如:吳先生(吳樹民)當生物科技中心(生物技術開發中心)董事長,郭先生(郭長豐)年紀輕輕就當上署立醫院(行政院衛生署竹東醫院、行政院衛生署台北醫院)副院長,某社長在榮總升高官;這些人在台獨人士上街頭流血流汗時,他們人在哪裡?只是事後成功時巴結權貴即升上高官,踏著別人鮮血享受榮華富貴。
二、這些人利用社團,在沒有經團體成員決議通過下巴結權貴、搞個人利益,應予譴責。
三、這些人在社團裡,以『全額連記法』搞派系操控社團。我們呼籲政府應廢除該違憲的選舉制度。目前經濟部已擬『《公司法》廢除198條全額連記法』修正草案避免『贏者全贏,輸者全輸』的派系選舉制度,送立法院,但為德不卒;更應廢除所有該選舉制度法令如《農會法》、《工會法》、《律師法》、《人團法》(《人民團體法》)等全額連記規定,回復『單記法』的真正民主選舉。」
2008年1月8日,國立中山大學電機學系教授、前建國黨決策委員陳茂雄諷刺台灣社:「若是這個社團要求大家全力支持民進黨,倒是有其正當性,每個人都有權利支持自己喜歡的對象;但抵制同陣營的政黨倒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是不是因為民進黨有資源,所以必須對民進黨表態?台聯黨團在立法院的表現比民進黨還本土化,所以是標準的綠色政黨;號稱本土社團,竟然呼籲大家抵制綠色政黨。……紅衫軍圍剿陳總統時,有人要李前總統出面挺扁,為李所拒;李對陳總統的評語也不具善意,不過與陳總統的『批李』比起來還是小巫見大巫。兩人的交惡本來應該讓時間沖淡;可是這些社團卻圍剿李前總統,造成兩人的衝突越演越烈,奇妙的就是沒有人指責陳總統的言論失當;執政真好!隨時會有打手追擊自己不喜歡的人。……藍營的鬥爭,是政治人物之間的較勁;綠營的鬥爭,連支持者也加入纏鬥,尤其是那些2000年以後才成立的『本土』社團。
2009年5月30日,《自由時報》刊登前台灣北社秘書長陳昭姿之夫郭長豐的投書,宣稱本土社團在2007年民進黨總統初選時沒有打敗謝長廷,卻在2008年總統大選時發揮了使綠營群眾含淚不投票的功能,整體投票率下降,導致謝長廷「狂輸兩百多萬票,甚至根據地高雄市都戰敗」。2009年6月3日,《新台灣新聞週刊》發行人詹錫奎(老包)說,他不知道郭長豐何以認定謝長廷「狂輸兩百多萬票」是本土社團的功勞,也不知道這樣的表態是不是在向馬英九邀功,因為郭長豐與陳昭姿「就是在馬英九初任國民黨主席、聲勢如日中天時,公開肯定馬,表示可以有條件支持者」;不知陳昭姿與郭長豐擁有什麼能耐,「是本土報投書版的常客」。
2009年7月28日,前台灣社秘書長楊文嘉接受中評社專訪時說,2006年國務機要費案正如火如荼時,陳水扁透過同鄉會要求台灣社主辦活動挺扁;活動結束後,陳水扁在總統府小辦公室召見他,拍胸脯向他保證絕對沒有貪錢;沒想到,扁家洗錢案發生後,他對照時間發現:每次泛綠辦大型活動的時候都是陳水扁家族做「資金大挪移」的時候,他看了很震撼、心碎。楊文嘉同時抨擊,最讓他難過的是:當初為了「延續本土政權」,過去和他一樣主張本土價值的人一忍再忍,把標準一放再放,像台灣南社、台灣北社的標準低到比阿扁之友會還不如;這麼多人的共同理想卻染上了污點,拿台獨來說,就像是瘟神,「與陳水扁搞在一起」就等於台獨,實在很悲哀。楊文嘉說,他創立台灣北社與台灣社,主要是希望有各式各樣的社會團體在「政治、社會、經濟、傳播」4個支柱下鞏固本土理論;但隨著社運團體淪為服務民進黨的工具、以及民進黨執政時濫用社會力也掏空社會力,這些理想就不可能再繼續存在。
2010年4月28日,《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抨擊:「自從我發現這些什麼北中南東客社(台灣北社、台灣中社、台灣南社、台灣東社、台灣客社)、公投盟(公投護台灣聯盟)等等有的沒的獨派社團只是挺扁的草包團體後,我就不把他們當東西看了。這些人除了民粹、愚蠢、瘋狂、脫節、暴力外,還是徹底的文盲。……這些反進步、挺貪腐、而且還不斷削弱台獨支持度的獨派社團只要存在一天,台灣的民主政治就不可能有進步的空間,因為他們才是最徹底傷害民主價值的毒瘤。」
2013年6月10日,陳茂雄諷刺台灣社等本土社團:「2007年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所有在2000年後才組成的新社運團體全面抵制謝長廷,結果謝長廷出線。這一屆(2012年)的民進黨黨主席選舉,有數個社運團體聯合抵制蘇貞昌,結果蘇貞昌一個人的得票比其他四個候選人得票的總和還多。……社運團體若只從事社運活動,不介入民進黨內部的選舉,會讓人誤以為社運團體有能力主導主流民意,對政治人物的言行就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可惜社運團體介入民進黨內部的選舉,自曝其短,影響力消失殆盡。」

各位台灣獨派群眾:你們批評中國的話裡,把中國代換成你們自己,完全通順。你們跟你們討厭的中國一樣,無限放大對方的缺點,對於自己人的缺點就草草帶過,只看著特定報紙、新聞當作事實。最好笑的是,你們把與你們相反的意見的人通通打成五毛黨,你們的行為、思想完全跟你們心裡想像中的中國一模一樣。最可悲的是,你們明明就是被單一思想洗腦的傀儡,卻總是自以為自己是最清醒的那個。

許信良可折衝兩岸 惜綠未重用
2018-07-16 旺報 記者呂佳蓉/台北報導

前《新台灣新聞週刊》社長、媒體人「老包」詹錫奎15日指出,在兩岸關係上,民進黨與共產黨本是沒有仇恨的,國民黨與共產黨有歷史仇恨,但反而現在是國民黨處理兩岸很細膩。民進黨內有諸如前主席許信良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沒獲重用很可惜。
台灣民意基金會昨發布民調,由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主持,台師大台語系教授莊佳穎、資深媒體人詹錫奎與政論專欄作家陳淞山均列席與談。針對近來連習會,以及國民黨的形象提升有沒有與大陸的操作有關,陳淞山指出,近兩個月來,大陸的涉台單位與台灣的政府都情緒化處理兩岸關係:前國民黨主席連戰登陸,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自己跳出來;習的表態顯示,台灣牌不能只讓美國用,大陸也要用,所以想給民進黨有台階下;民進黨在這部分做出某種程度的和緩,未來兩岸關係應有所變化。
詹錫奎15日指出,蔡英文總統常言「因為我們在從事改革,所以民調會低」,但這是藉口;改革沒錯,但執政者本身不是只有改革,還要有其他東西。他並直言,現在國家領導人麻木、沒有自信與領導力,並且因為沒有自信而向大派系、深綠靠攏。
針對台灣政黨認同傾向,游盈隆指出,這是台灣藍綠政黨社會支持力量最虛弱的時候,它反映的是社會多數人對兩個主要政黨的不滿與失望,或是說民進黨與國民黨社會支持力量的顯著衰退。詹錫奎表示,對於處理兩岸關係,民進黨與中國共產黨本來沒有仇,而國民黨與共產黨雖有歷史問題、但現在卻很要好,國民黨處理兩岸關係是更細緻的。
執政內閣人選因派系問題,無法選賢選能,民調當然也無法提振,譬如民進黨處理兩岸關係經驗的人卻未在這項領域有所重用,因此民調低並非改革。他更直言,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跟駐日代表謝長廷很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應任命處理兩岸問題。他指出,民調顯示民進黨強項是在野時,民眾所支持的特性;表示2016年完全執政後,民進黨尚未「登大人」。

那些搞台獨的:生雞蛋沒,放雞屎有!
2018/03/27 udn網路城邦 路懷宣評論台

那些搞台獨的:生雞蛋沒,放雞屎有!
你們到底搞清楚沒?不讓你們台獨的,不是支那,而是美國!支那算哪棵蔥啊?你以為支那對台灣有話事權?
人家美國就是以託管地的宗主國自居,所以大黃蜂戰機說降落就降落,連通知都不通知,不是嗎?連這都看不出來,還搞個屁台獨?
搞台獨的是都沒讀書嗎?不會去看看舊金山和約嗎?
你要台獨,先得說服美國:讓台灣獨立,對美國有什麼好處?說服不了,是搞個屁台獨?
對台灣人來說,最好最安全的未來,就是公投成為美國的一州,就像其他美國託管地一樣;其次就是像現在一樣,不被支那拿走就好!台獨根本一點好處也沒有,否則為何台獨在台灣的支持率一直偏低?
不然你們搞台獨的告訴大家:台獨能讓大家賺更多錢嗎?能讓大家的生活更好嗎?能讓大家更安全嗎?能讓台灣更進步嗎?
台灣要能真正地進步與幸福,首要之務只有斬除所有貪腐,也就是砍斷所有既得利益幫派的爛根!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國、民兩黨下台,才能改變台灣長久以來腐爛的政治結構!具體的方法就是讓一個沒有黨派、沒有立委護航的人當總統,才能把政府裡面所有的垃圾全部換掉,全部重新洗牌,台灣才能獲得新生!
而目前唯一有實力能幹掉藍綠的,就是柯文哲!柯是沒多好,但絕對比國民兩個爛黨要好!
你說柯會賣台?笑死!連國會超過2/3的國民黨馬英狗都賣不了台灣了,誰有本事賣台?要賣還要看看美帝的臉色,你以為美帝會讓你賣?搞台獨的連這最基本的都不懂,整天只會亂吵,其實就是生雞蛋沒、放雞屎有而已!

綠色執政, 言論自由越來越像對岸囉, 原來這就是綠腦殘要的耶!
----------------------------------------------------------------

被噤聲的言論自由日?
2018-04-04 聯合報 石文傑/退休教師(新北市)

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行言論自由展,不知何故只請我上台亮相,卻未安排簡短致辭,原因耐人尋味。我是所展禁書的原始主人,只要我捐書,卻不給發言?
去年夏天,國家人權博物館邀我開會,是由向陽所主持,請我協助採購戒嚴時期的查禁書刊。我看所開列書目幾乎我都有珍藏,然而一年只編列廿餘萬元預算,根本杯水車薪。回來後與內人商量,結論是經費如此拮据,乾脆把我畢生珍藏的幾萬冊圖書雜誌全部捐出去,以免將來被兒女當廢紙處理。後來該館黃組長親自來家裡商量捐贈事宜,最後達成協議,決定分三批捐出。頭一批把放置在鶯歌住家地下室布滿灰塵的書籍載走。約半個月後,三位館員和一位司機兼搬運工,又到我台中大里舊家,把所收藏的黨外書刊雜誌約五十大箱全數北運,是第二批書。另外,現存鶯歌住家書房的書,等有一天我掛點後,第三批捐書算大功告成。
我告訴黃組長,我別無所求,但願善待這些窮畢生之力躲過禁書官倖存下來的「遺書」,妥善保存,別再散失了;還有一點就是,在每一本書背後蓋一個章——「本書由石文傑捐贈」字樣,希望提供給更多有興趣的朋友繼續作研究。
直到今年三月中,接到該館來電和來函邀請參加四月二日下午舉行的言論自由日展覽記者會。因為展出的大部分是我的珍藏,還要我上台講講話,把我收藏禁書的艱辛歷程和遭遇說一說。
我原以為蔡總統和文化部鄭麗君部長會蒞會,所以我事先想好除了談上述收藏禁書始末外,當面提出幾點建言:
一、請蔡總統千萬別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屢屢出現錯誤或偏差的政策。但又想到如此發言對總統很失禮,所以改為正面敘述:請總統務必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為兩千三百萬同胞謀取最大的福祉,為兩岸爭取永久和平禮尚往來。
二、還有,已經拖延三、四個月的台大校長聘任案早一點底定,給她和我的共同母校台大有一個稱職的校長。
三、原先鄭麗君部長要到會致辭,因臨時要到監察院報告,改由丁次長致辭。我原先想對鄭部長提幾句肺腑建言,希望她確實發揮台灣海洋文化的精神,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兼容並蓄,尊重多族群的台灣和多元文化交會的台灣;強調本土,也要兼顧多元;多一點文化,少一些政治;多寬容,少排斥。我對政府主導的去中國化很不以為然,因為這是我們的根和源;無根無源,何所依附?但我不能如此直接了當,會很失禮,也有失高度,所以改為更婉轉說法。
四、最後我要呼籲,言論自由要包容異己、尊重異見。法國思想家伏爾泰說:我不贊成你的意見,但我要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眼前就有一個不尊重言論自由的案例,就是:郭冠英使用筆名發表反諷文章,結果工作沒了,退休金也泡湯了。捍衛言論自由,請先還郭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