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劉姍姍案的人權時刻

2012/02/24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助研究員

劉姍姍遭遣返回國後,台北地檢署已分案調查其在美國之犯罪事實。16日吳景欽教授投書貴報,指出我國法院對劉涉及虐傭部分的司法調查,可能僅具象徵意義。另有不具名法界人士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時表示,劉之虐傭行為僅涉及強制罪,並非《刑法》第7條本文所稱最輕本刑3年以上之犯罪,似不適用《刑法》。

然而,與案發時許多一般民眾的反應不同,法界先進們皆未提及劉的虐傭行為涉及《刑法》第296條的使人為奴隸罪。而該條所定的犯罪,依《刑法》第5條第9款規定,縱使發生在國外,亦應適用我國《刑法》。由於劉姍姍在美國法院承認的犯罪僅是外勞契約詐欺,使人為奴隸與買賣、質押人口部分形式上似乎未遭起訴,台北地檢署若認定劉觸犯此罪,仍有可能不受「一行為不二罰」原則限制而加以追訴。

大多數法界人士不討論使人為奴隸罪,或許是出於務實的考量。儘管今日奴隸制度在形式上已經被各文明社會廢除,但使人為奴隸或居於類似於奴隸之不自由地位的行為不僅仍然猖獗,更甚者是人們對於何謂奴隸更感迷惘。

奴隸罪犯人數掛零

即使學養深厚的最高法院法官們亦不例外。令輿論譁然的段氏日玲遭虐案爆發時,媒體才驚覺中華民國司法史上,使人為奴隸罪的犯罪人數仍然掛零。在現狀下,劉姍姍的虐傭行為的確難以被認定為觸犯此罪。

儘管大眾對於如同漢名何曉鳳的女性一般被販為僕役與雛妓的例子不陌生,但諷刺的是,這些行為從未被實務界認為該當於「使人居於類似於奴隸之不自由地位」的法文。最高法院認為,這種不自由地位是「不以人道相待,使之不能自由」(31年上字第1664號判例);然而在具體狀況中,「對於年甫7歲之養女,每日痛打,不給飲食,祇能認為凌虐行為,與使人居於類似奴隸之不自由地位有別」(25年上字第2740號判例);尤其「僅令使女為傭僕之事,並未剝奪其普通人格者應有之自由」(32年上字第1542號判例)。尤有甚者,最高法院在1980年代仍然認為「被販賣至私娼館的女性,若能逃出,即非奴隸」(70年台上字第842號判決)。假定劉案上訴至最高法院,判決結果恐怕是認定劉對菲籍家務勞工的待遇還頗為「人道」,而該勞工既然自行脫逃,顯然也未喪失自由,因而無罪。

洗刷台灣國際污名

段氏日玲案因當事人和解,二審定讞,何曉鳳案也無法在台起訴,最高法院因而喪失對使人為奴隸罪表達見解的機會。筆者籲請台北地檢署與最高法院把握劉姍姍案這個人權時刻,以《刑法》第296條追訴、處罰其犯行,並宣告不再適用前述諸判例,洗刷台灣的國際污名。

臉書討論

回應

好假

你趕快去關就有人權時刻,你根本沒有資格當學者

品性這麼差,整天裝裝裝,騙到學界位置很爽厚?

下限就屬作者最下了,還擔心別人秀下限?

原來科技部還有成立妖術研究計畫,發錢讓作者精進變臉陷害別人的妖術,真厲害!大家都不敢對你怎樣,還要稱讚你!

做了那種事情不承認,還想辦法給自己找正當理由,還厚顏無恥跑進去台大法律系當教授,你是犀牛皮法學博士嗎?

你就是該穿褲子的地方被拿來當頭用了,褲子要遮的孔被拿來當嘴了。所以你這樣的人心安理得地領稅金教育別人、或者--用你自己的說法--洗別人有而你沒有的腦。

吳宗渣偷雞摸狗謀

好,逮捕吳宗謀

到現在也不自首,也不去關,也不自殺,也不逃亡,還拼命漂白,無恥到極點了

法界公認的垃圾還會擔心自己的廢文沒有學術價值喔,太好笑了!當然是沒有啊!

是啊,侵權行為之債不得抵銷,那你什麼時候要公布自己的罪行滾出學術界??不要整天自婊,好好笑啊

聽到吳宗謀說他一向很尊重人,就好像聽到強姦犯說他一向很尊重人一樣

居於何種地位的吳恥爛謀可以冒名害人又大剌剌當人權學者?當然是自稱文猖猩下凡懂百國語言的吳恥爛謀囉

什麼叫師道之不存也久矣?就是說像湯德宗錄取像吳宗謀這種陰謀詭計特別多的人,然後吳宗謀還好意思跑去當學者教書這種事

還是繼續不要臉不肯滾出學術界?果然是蚊猖猩下凡,只要整天靠夭自己被抹黑,說自己好見得光,就贏定了!

哎呀,吳宗渣偷雞摸狗謀有沒有告知那些老外學者自己最擅長的研究就是冒名害人啊?沒有?這樣啊?被你拉來幫你漂白的老外學者實在太衰了

沒錯,你下輩子絕對不會投胎成人,現在就已經不是人了

犀牛皮法學博士吳宗謀院士只要繼續裝死假掰不要公布自己的罪行就沒事了

天然愛好自由的人不會相信吳宗謀的雞雞歪歪跟厚顏無恥不肯公布自己的罪行滾出學術界

號稱在法國拿到法學博士的吳宗謀不只阿呆(按照牠自己的說法是水腦症或老母懷牠時腦震盪)而且還很無恥,說好的自首沒有,去關也沒有,也不自殺,也不逃亡,還拼命假掰漂白

唉,吳宗渣偷雞摸狗謀不懂就不要寫嘛,又要假掰,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了,你就是這種偷雞摸狗的行為惹人厭啊,難怪被台大法律系抓到列入永不用錄名單,夕賀啦

會用暴君也會留下值得肯定的政績嗎?這種假議題當標題,證明吳宗謀的確是一個十足智障,除了無恥以外

吳宗謀偷雞摸狗謀目前最需要的是公布自己罪行滾出學術界,不然就需要自殺投胎,看能不能投胎成畜牲,換個比現在好上一百倍的豬腦

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拿來形容研究室政客吳宗謀,真的萬分適合

咦,吳宗渣偷雞摸狗謀怎麼還沒公布自己罪行滾出學術界啊?還是又在偷偷摸摸策劃什麼見不得光的陰謀啊??

吳宗渣偷雞摸狗謀繼續裝死,找幾個黨羽把自己說成對的,中研院院士加院長的位置一定到手

吳宗渣偷雞摸狗謀拼了命要別人忘記牠做的偷雞摸狗勾當,每天在臉書裝聖人,聽到恭維按讚說學長真厲害,雖然心裡爽翻天了還是要裝謙虛,掩飾自己的罪行,真是徹頭徹尾的偽君子啊!

吳宗渣偷雞摸狗謀就是一邊罵幹你娘雞掰,一邊又要裝學者聖人的人渣而已啊,真是嘴唸經,手摸奶的典範

擅長冒名害人的靠爸族洗學歷三流文人吳宗謀Tzung-Mou Wug不但冒名害人,又辱罵比較秀氣的同學是人妖,甚至幫摸女學生谷間的大法官恩師寫「迴光返照:發現女大學生谷間」洗白業配文,但是自稱好見得光,只要到處封鎖對牠不利的言論,就好見得光喲

喔,吳宗謀拿了稅金整天想脫褲子轟轟,不知道脫褲子之前有沒有跟牠那個衰洨的老婆報告自己擅長冒名害人的偉大善意,以及辱罵秀氣的同學是大妖,幫摸女學生谷間的大法官恩師寫洗白業配文的性平奧義

哎喲,誰敢罵吳宗謀懂個屁啊?啊不都蚊猖腥下凡又蚊蛆下凡又三法學博士認證了?大家只是很驚訝吳宗謀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而已

《誤判:法國冤案事件簿》導讀承襲一貫的浪費大家時間廢文,果然是戰神(經病)吳宗謀,冒名害人沒事,沒事冒名害人,花蓮劣檢真是衰

《誤判:法國冤案事件簿》導讀承襲一貫的浪費大家時間廢文,果然是戰神(經病)吳宗謀,冒名害人沒事,沒事冒名害人,花蓮劣檢真是衰

吳宗謀Tzung-Mou Wu好見得光,只要遇到對牠不利的言論就全面封鎖,有人看著就裝人權學者,沒人看著的時候就什麼陰謀詭計都來,不知牠什麼時候才會惡貫滿盈,自業自得

哇噻,冒名害人的偽人權學者吳宗謀已經洗白進化為可以寫導讀對別人的學術成就跟譯作進行剝削的大師了,好強的蚊蛆下凡啊,感恩讚嘆吳宗謀seafood脫褲

吳宗謀真的是很北七,一邊說政客好重要,政客才了解人民的需求,一邊又批評別人不懂法律沒資格參與公共事務,現在又來了,一邊說先進國家很多法律事務特許給民間,一邊又要酸律師收錢,正面反面都吳宗謀在講,全都吳宗謀的屁,整天放放放,邪教徒還說好香,趕快跪謝轉貼,大家就看吳宗謀邪教教主要搞到什麼時候,會不會滾出中研院法律所,不用領錢就會做研究

這位玉山學者實在太衰了,人家吳宗謀冒名害人,辱罵秀氣的同學是人妖,幫摸女學生乳房的大法官恩師寫洗白業配文"迴光返照:發現女學生乳房",都可以在台大法律系當叫獸了

根本沒人在乎一周刊知不知道假買賣的技巧,大家只在乎吳宗謀怎麼冒名害人,奸巧治百病

吳宗謀的老木很早就被牠氣死了,所以沒有把吳宗謀教好,讓牠小時候就知道趨炎附勢,有縫就讚,熱愛國民黨,喜歡趙少康,想辦法從黨國教育體制中榨取利益,當補習班王子,後來看到偏綠比較有利可圖,馬上就去參加凱達格蘭學校,但發現民進黨不太想理牠,就又抓狂了,吳宗謀的眼神永遠知道利益在哪裡

吳宗謀不止很愛當補習班王子,還很喜歡當PTT戰神(經病),問題是吳宗謀批評的事情,牠的意思永遠也只是說不准別人做,只有牠自己可以做而已,所以牠可以冒名害人,幫摸女學生乳房的大法官恩師寫洗白業配文”迴光返照:發現女學生乳房”,罵比較秀氣的同學是人妖,然後用爛論文申請台大法律系教職,在台大誤人子弟,這有什麼奇怪的?如果真要說別人有什麼問題,就只是沒找到正確的法律定性而已,別人感覺的方向,是沒什麼錯的
你的motherfucker Androgyne

麥卡貝不可以接受利益輸送,但是吳宗謀可以,所有人都不可以冒名害人,幫摸女學生乳房的大法官恩師寫洗白業配文,辱罵秀氣的同學是人妖,只有吳宗謀可以,而且事發後可以繼續裝傻整天寫洗白廢文占道德高地,因為吳宗謀有究極善意又有三法學博士,正當性爆炸,隨時脫褲也可以.什麼?吳宗謀不記得有接受利益輸送了?再裝就不像啦,黨國可是吳宗謀榨取最大利益出國洗學歷的來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