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回應質疑聲明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8/10/10

鑒於觀塘三接的「工業港環現差案」在賴揆的強力干預下於10/8顢頇通過,各方譁然,壓力終於從桃園市政府鄭文燦市長以至於總統府都定調出一套說法,並透過媒體開始質疑搶救聯盟的一些論點,這是非常符合我們期待的事。有了這些正式回應,我們終於可以和府方平起平坐來理性討論這件開發案,的確是國家之福,我們深感雀躍。下是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針對幾個爭議焦點的回應聲明:

執政黨及其附屬綠黨觀點

一、觀新藻礁非屬三接內「觀新藻礁保留區」,跟現在大潭電廠的地點根本不同,環保團體移花接木令人遺憾。

回應

桃園藻礁經台大戴昌鳳教授團隊調查於2008年發表證實是連綿27公里的完整地形。執政黨把連綿的藻礁及其生態系切割成「保護區」與可以開發的「處決區」,不了解觀新、觀塘藻礁是命運共同體,這種論調才是令人驚駭且遺憾的。作為一國之尊的總統,我們認為她把自己降格了;民進黨素來強調的核心價值等於在這裡宣告崩盤!

鄭文燦市長2014/8/14選前聲援民團抗議前縣長藻礁記者會會後發表對於整個桃園海岸地區的自然地景能夠劃為暫定自然保留區,這個說法難道沒有包括大潭藻礁在內嗎?除非大潭藻礁不在桃園的轄區(https://www.facebook.com/stone2504/videos/2340504845963138/)。因此我們重申:鄭文燦就是對土地、對環境背信忘義!

二、總統兌現已設保護區,對觀新藻礁的保育工作做得很好。

回應

說總統兌現把觀新藻礁劃設保護區,這是掠人之美;因為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是在吳志揚縣長時期劃設的,當時中央是馬英九主政。至於說現在觀新藻礁被保護得很好,則是往自己臉上貼金。四年來除了編經費給社區做鬆散的管制以外,沒有任何的生態調查資料出爐,如何可以說是做得很好?(我們的觀察是:觀新藻礁的生態系仍在衰退。)目前大潭電廠的突堤效應造成新屋永興里海岸每逢大潮海水就溢堤,嚴重危及民眾生命財產安全,但中油的調查報告不提,民眾在環評會提問,卻只讓開發單位以書面答詢;還禁止公民進入旁聽,黑手之說怎會是空穴來風?保育工作哪裡好?

三、第三接收站的方案,已經從232公頃的大面積開發,降為23公頃的最小化方案。生態團體的努力,已經有了回報,不應得寸進尺,阻礙國家能源轉型。

回應

本次環評審查的是「觀塘工業港環現差」案,不是觀塘工業「區」。拿觀塘工業區縮小範圍,企圖營造開發方吞忍博取同情來暗示環團阻礙國家建設,這除了凸顯他們對生態系的無知之外,更是轉移焦點、入人於罪的說法。

本次環現差審查的工業港面積超過900公頃,海水下方也都是生物礁,與藻礁屬同一個生態系,中油因為提不出具體對藻礁和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因應對策,才會在7/3的專案小組會議決議被駁回(退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而最新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表面上說是縮小面積,實際上是把兩個儲槽移到工業港的外海填區,這可是要重新做環評的,但在黑手介入後,公民團體的問題已經直接被吃案否決了。

我們也要再次強調,三接的需求是為了大潭電廠2022年8號新機組的運轉時程,但今年2/1經濟部長沈榮津坦承時程已經來不及了,惟部長也強調可以用「調度面」解決。在此情況下,我們透過官方資料發現未來2023年到2025年的天然氣都不缺,2025年甚至扣掉三接的600萬噸/年都還有300萬噸的餘裕。如果天然氣不缺,本開發案已無必要性和正當性,應該撤案。但我們不斷地向各方陳訴,始終得不到相關單位的正面回應。最後在一場協調會裡,座上的長官都神情嚴肅的表示:「這是政治問題」。對他們的無奈,我們也甚表同情。

四、劃設保護區必須有科學的調查資料做為依據,桃園市政府已委託中央大學進行調查。最後中大調查結果顯示藻礁活體不多,沒有建議劃設保護區。

回應:

這是對「保育藻礁」最不負責任的說法。

中央大學的調查報告是個沒有針對藻礁生態做調查的報告。2016年10月的期中調查報告有把受到工業區汙染最嚴重、生態更差的樹林、白玉海岸藻礁建議劃為自然地景,但整個建議畫設自然地景的調查範圍「獨漏大潭藻礁」。到了2017年末的期末報告,已經受到政治因素影響,全篇報告都不再提建議畫設自然地景的事。對大潭藻礁說「藻礁活體不多」也是昧於事實的內容。

最令人質疑的是,中研院、東海大學團隊的研究已顯示大潭藻礁地景壯闊、生態不遜於觀新藻礁。民團申請劃設「大潭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以落實對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的保育,號稱人文市長的鄭文燦卻充耳不聞,甚至把責任推給中央農委會,最後變成兩個單位互相推諉的戲碼,背後因素無疑就是高層不肯放藻礁一馬。

最後我們呼籲:請總統宣布召開聽證會讓爭議止息!

碰到問題不是壞事,也只有把問題攤在陽光下討論才可能釐清爭議,有助於社會未來的良性發展。4/15當天,聯盟召集人曾向小英總統當面請求辦理聽證會以消弭雜音、凝聚共識。這個建議後來交給行政院系統處理,變成請鬼拆藥單的下場不了了之;如今爭議延燒全國,引起更大的社會動盪,我們誠懇建議總統,開誠佈公地召開與三接開發案有關的「藻礁保育」、「天然氣缺口」、「能源轉型」、「環評程序正義」的聽證會。

附:

爭論至此,許多我們過去心儀的國會議員、名嘴都開始對公民團體批評揶揄,我們只能說他們真的不了解本案,現在用他們的身分地位對這件案子的所有論述都可能基於錯誤的論述引導,讓我們對他們過去以來建立的信任大打折扣。這也是我們的遺憾。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連藻礁都能切割 學者批蔡英文鄭文燦無知
2018-10-10 聯合報 記者連珮宇╱即時報導

中油觀塘案強勢過關,總統蔡英文、桃園市長鄭文燦選前的護礁承諾遭起底,引輿論譴責;昨兩人紛紛切割,強調當初護是「觀新」非「觀塘」藻礁。但環團今出示影片為證,鄭文燦選前的承諾涵蓋全桃園沿海;學者也出面批,藻礁是相連、無法切割的,蔡鄭兩人說法無知。
觀塘案環評委員之一、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研究員鄭明修表示,藻礁生態是連綿不絕的分布在桃園沿海,觀新位於最南端,而觀塘則是最精華的中段,一路向北延伸到大堀溪口。生多中心研究員陳昭倫也表示,觀塘藻礁是目前全球柴山多杯孔珊瑚最大棲地,已被國際生物權威期刊證實保育價值。
鄭明修表示,中段的觀塘一旦開發,將截斷來自北方的海流與漂沙,不僅觀塘會犧牲,南端的觀新也會陪葬,切割兩地的關聯性在學術與專業上顯得相當無知,「生態真的沒辦法這樣切割的」。陳昭倫說,觀塘藻礁不只有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還是瀕危物種的紅肉丫髻鯊的幼鯊育床。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也拿出影片為證,推翻鄭文燦昨「從沒答應列保護區」一說。影片中,2014年鄭文燦著市長候選人的背心,抗議當時前桃園縣長吳志揚縱容亞東石化開發海岸。鄭清楚說道,不只開發行為應立刻停止,未來「整個桃園縣沿海的地區」自然地景都希望指定為自然保留區。
至於鄭文燦一再強調,中央大學有研究指出,觀塘只有3%活體藻礁,否認其生態價值。潘忠政強調,該份研究範圍根本不含觀塘地區,該研究的學者自己也承認此事且也有錄音為證。他認為,鄭文燦背叛的作法很惡劣,蔡英文也同樣切割不掉大潭藻礁,只切割了她身為一個總統的高度跟信譽。

路過政院?陳菊拿著聯合晚報「環團怒了」影本找賴清德
2018-10-11 聯合報 記者林河名╱即時報導

台股今天暴跌,「國家金融安定基金管理委員會」下午4時召開例行會議,媒體在外守候,卻意外捕捉到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在傍晚接近5時進入行政院。
由於股市暴跌,加上近期促轉會正副主委相繼去職、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也請辭,敏感時刻,陳菊進入行政院的動作格外引人矚目。
對於陳菊突然現身行政院,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表示,就是「路過」。林鶴明指出,陳菊秘書長是在今天下午5點左右,因行程途經,知道行政院長賴清德正在辦公室,順道打招呼致意,慰問院長辛勞,全程僅約5分鐘。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稍早接受媒體詢問時一度表示,陳菊是到行政院與賴院長純粹討論公務,但與外界所揣測的國安基金會議無關。不過,行政院稍後與府方統一口徑,並表示Kolas稍早回應媒體時所指的討論公務是另一場會議,地點也不在院內,「若造成大家誤會,向各位致歉」。
不過,根據本報記者直擊,陳菊是在下午4點47分帶著聯合晚報影本進入行政院,並在17分鐘後走出行政院,並非如府院所稱「全程僅約5分鐘」。陳菊進入行政院大樓時,並未意識到有媒體在東側門守候,因此神態自然;但後來步出政院時,已有隨行人員護駕,似有意避開媒體拍攝。
從照片也可以看到,陳菊拿著的聯合晚報影本,正是刊登在今天聯晚三版的新聞「環團怒了 北中南接力抗議」,內容提及:環保署環評大會通過觀塘案,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長葉光芃批,行政院長賴清德宣判7600年珍貴藻礁的死刑,桃園市長鄭文燦「見死不救」是「平庸的邪惡」;環團相互串聯宣布,下月起將連續三周在台北、高雄和台中,接力舉辦反空汙遊行。
雖然府院都已強調陳菊到行政院是因「路過」向賴院長打招呼,但陳菊手上拿著「環團怒了」的新聞影本,兩人是否討論此事,也引發揣測。

觀塘案非過不可全因它 台大醫師:叫台灣世界第一勇
2018-10-11 聯合報 記者吳淑君╱即時報導

「中油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境影響差異分析案」,在官方代表人數優勢下表決通過,被環團罵翻了,台大醫院前副院長王明鉅說,中油公司就是要觀塘的最重要理由,是其他替代方案全都來不及,歸根究底還是因為要達到2025廢核政策,才會這麼倉促、這麼的不顧一切。
王明鉅說,大潭電廠目前的天然氣,全是靠著唯一一條,由台中港到通霄,再由通霄以長達130公里的36吋海管送往大潭。目前這條大海底天然氣管的運輸量已經用到極限,沒辦法再送更多天然氣給新增的大潭8、9號機來發電。但是2022年要運轉發電的大潭8號與9號機,是填補2025廢核政策中首先除役的核二廠197萬瓩電力的唯一發電機組。所以如果無法興建台灣第三個液化天然氣接收站來讓液化天然氣船直接送氣到儲存槽,不必到2025,2022年整個北部地區就會因為無氣可燒而缺電。
王明鉅指出,2025廢除核電的計畫中,天然氣發電度數占比將從2017年的34.7%提升到50%。
全世界的液化天然氣進口國的前五名,日本、中國、南韓、印度與台灣。台灣與日本都超過九成。
日本在311大地震前核能發電占比達27%,2011年之後大量進口天然氣來發電。但2015開始到現在,日本重啟9座核子反應爐,每增加重啟一座反應爐就減少天然氣的進口量,現在天然氣發電占比也只有39%。
中國目前6成發電來自燃煤。中國有40座核反應爐在運轉中,還有20座在興建中。他們知道,天然氣靠進口不是好辦法。
但在2025廢除核電的能源政策之下,台灣將從2021年開始放棄核二、核三廠382萬瓩4部機組,已經花了3000億。再二年多就能商轉發電的核四廠1號機,也硬是不用就準備給它「安樂死」。
2025年敢燒天然氣佔能源比超過50%以上的政府,就台灣而已。而且天然氣,還要跟世界搶,還會漲價跟斷糧。他反問,台灣是不是「世界第一勇」的國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