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民進黨不配是民主進步的政黨,而是“民主退步黨”!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7/12/15

    今(106)年四月份,鑑於年金改革法案(公、教、勞版)已送達立法院完成付委,並預於4月19日起交付委員會審查,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乃於106年4月18日、4月19日,發起《夜宿圍城立法院》陳抗活動,捍衛軍公教警消勞權益,集結在立法院週邊向立委表達意見,對蔡政府違憲亂政作為表達嚴正抗議。

    然而,當天在合法申請路權範圍,於陳抗過程或有發生意外的相互推擠碰撞,實乃難以避免,且並未造成任何人身傷害,卻被民進黨王定宇立委提告起訴,對照當年以街頭起家的民進黨,顯然是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真讓人不知今夕是何夕?!爾今民進黨執政後,對於軍公教警消勞等人員走上街頭,表達對賴以養老的法定退撫權益被嚴重剝奪,執政黨不但在陳抗區嚴密設置蛇籠刀片拒馬層層包圍,更動輒以司法告訴來恐嚇遏止人民請願、限縮表達意見的自由空間。

    民進黨過去鼓勵人民走上街頭抗爭,太陽花公民不服從等,但現民進黨已不配稱做民主進步黨,而是民主退步黨!誠如說對馬英九丟鞋無罪、對蔡英文丟鞋就判罰鍰;過去丟鞋推擠衝撞無罪,現丟鞋推擠衝撞就有罪!…人民走上街頭表達抗議,群眾之間難免發生意外的肢體推擠與碰觸,民進黨政府及綠委卻走民主倒退,對於參與陳抗民眾提告起訴,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表達嚴正譴責,監督立場不會因此改變。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民進黨慘敗 張笑天答中評:三個基本面原因
2018-11-26 中評社北京11月26日電(記者 李娜)

23日晚,台灣“九合一”選舉結果出爐,民進黨只拿下基隆市、桃園市、新竹市、嘉義縣、台南市、屏東縣六個縣市,就連“綠營”執政20年的高雄市都失去了,可謂是“慘敗”。蔡英文表示為選舉結果負責,當晚宣布辭去民進黨主席之職。針對民進黨在此次“九合一”選舉中的潰敗,上海台灣研究所研究室副主任張笑天對中評社表示,像民進黨這樣一個擅長選舉的政黨遭受如此慘敗,絕對不是選戰策略等技術層面能解釋的,必然有更深刻的基本面原因。
張笑天對中評社分析道,主要有以下三大原因:
一是因為各項“內政”荒腔走板。在一例一休、年金改革、轉型正義、大學自主、同婚、北農、“東廠”等許多問題上,民進黨當局或者有恃無恐、手法蠻橫,或者前後矛盾、左右失據。其根本原因是民進黨完全執政,缺少制約,任性而為,絕對權力使人盲目。
張笑天指出,民進黨一方面很晚才意識到民怨沸騰,也低估了民心思變的程度。另一方面,感受到危機後把民怨歸咎於國民黨“反改革”勢力的阻撓,歸咎於“境外假新聞”的介入,並未真正反躬自省,完全沒有做到蔡英文四年前所承諾的“戒慎恐懼”。
二是因為民進黨當局兩岸政策失敗。民進黨的“台獨”立場並未改變,黨內有識之士的一些建議屢被擱置。拒不承認“九二共識”,使兩岸關係陷於僵局,這只會傷害到台灣自身。經濟百業蕭條、“國際參與”受挫即為明證,而首當其衝的就是普通民眾的經濟境遇。在民進黨執政最久的地方,韓國瑜一句“又老又窮”引起了整個南台灣的共鳴。民進黨上層誤判民意,試圖利用台胞居住證、馬英九“新三不”、“金馬獎”、“假新聞”、“東奧正名”等,把選戰主軸拉向兩岸政治議題,但並未奏效。
張笑天具體分析道,一方面的原因是大陸保持定力、以我為主。更為重要的是台灣民眾經過多年的歷練,民主素養不斷提升,那種靠“統獨鬥爭一抓就靈”、靠“神主牌”、靠“悲情”、靠“奧步”贏得選舉的做法越來越難得逞。一個很明顯的例子是,林佳龍放言“生活在台灣,卻想著長江黃河,是錯亂”,而韓國瑜在造勢晚會上高唱“國旗歌”、《龍的傳人》、《古月照今塵》,不意永嘉之末複聞正始之音。結果林大敗而韓大勝。
另一方面,近年來民進黨當局的“文化去中國化”言行已經走火入魔,所謂“封爐滅香”、以英語為第二語言、姓名拉丁化、“故宮國際化”、南島民族化,都激起社會強烈反彈。張笑天認為,這些雖未必證明台灣的統獨對比、“國家認同”、藍綠結構發生了多大變化,但的確反映出兩岸政治定位在選舉中的重要性正下降,也反映出“中華”符號仍有很大的吸引力。
張笑天表示,回想2016年大選,民進黨也是吸取了2012年“台灣共識敗於九二共識”的教訓,有意淡化兩岸議題,轉而主攻社會議題、民生議題。在當時看來,表明民進黨大可放下歷史包袱,與“深綠急獨”勢力保持更大的安全距離,在兩岸問題上採取較為正向的立場。
三是黨內派系鬥爭方興未艾。2016年大勝後,民進黨致力於對國民黨“抄家滅門”,的確使國民黨的傳統戰鬥力大為減弱。人無外患必有內憂,黨內爭權奪利開始白熱化。
張笑天分析道,首先,爭奪公職、肥差,後座效應明顯。台南、高雄市政府的骨幹大量北上、占據要津,不僅“吃相”難看,而且導致“後防空虛”。新潮流系為爭奪北農總經理的位子,既成就了“韓流”的第一桶金,又沾上了吳音寧的麻煩,可謂吃不到魚反惹一身腥。
其次,為爭奪2020年“大位”上演“宮心計”。各派系都認定2020年“不以國民黨為對手,唯以搞掉黨內同志為要”,各種卡位、算計、暗箭在此次地方選舉的提名過程中就一波三折。在“民進黨放個西瓜都能選上”的台南、高雄,初選提名時內鬥不斷。而在台北,“友柯”、“反柯”撕裂全黨,出發點是“只要穩住柯文哲,2020年就在民進黨囊中”,分歧點無非是怎麼樣才能讓柯文哲不覬覦大寶。
最後,民進黨的“蔡賴陳體制”並不穩固,一邊是尾大不掉的新系,一邊是半路出家的弱主,再加上一位因個人光環太耀眼而不適任調和鼎鼐的秘書長,雖然努力營造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穆穆棣棣君臣之間”的和氣景象,但無法掩蓋“蔡家天下新家黨”的微妙格局。在“務實台獨說”、回應台胞居住證等問題上,蔡英文與新潮流系似不夠同調,“黨政對立、府院之爭”隱約可見,背後依然是“蔡下賴上”這一耳語的困擾。
張笑天總結道,近年來民進黨的這些弊病說明,它沒有經得起權力的考驗,難怪網民調侃為“民主退步黨”,難怪不少老黨員痛批民進黨“忘記初衷”、紛紛退黨,就更難怪民眾用選票懲罰民進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