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政府的手伸入媒體

2010/12/30

如果大陸媒體面臨的是政治權力的控制,台灣媒體的悲劇則是在商業壓力之外,還有政治權力的利益收買。

兩週前台灣媒體界就出現一枚震撼彈。一名中國時報資深記者在個人博客下寫下一篇辭職感言。他的辭職是因為無法忍受台灣媒體已經被「置入性行銷」收買。

在威權時代,政府的手是透過政治權力去箝制媒體。一方面,政府限制新聞表達的自由,另方面,台灣報紙雖然不像電視台是公有的(電視只有三個頻道,分別屬於黨政軍),但是兩大主要報紙的負責人卻都被收編進執政黨國民黨的中常會。

民主化後,民間開放辦報,國家對新聞自由的打壓也減少,媒體似乎可以逐漸可以扮演好監督政府、促進公共領域的角色。但是剛從威權解放出來的政府並不習慣於這種角色,他們還是希望以各種手段影響媒體,如透過私人關係的遊說。

九零年代末,港資蘋果日報的大舉進入深深撞擊了台灣傳統媒體的文話,而網路科技的興起則對全球媒體都造成深遠影響。媒體,尤其是報紙,經營日益困難。於是,這提供了政府影響媒體的好機會,「置入性行銷」開始成為政府介入媒體的寶劍。

所謂「置入性行銷」或「業配」的意思就是政府或企業在報上新聞版面「置入」廣告以作為一種「行銷」手段。借用黃哲斌的形容是:「由廣告主、公關公司或報社廣告部撰寫的公關稿,全程保鮮、產地直送編輯台,夾雜在記者採訪的新聞之間,而且全無揭露,最高指導原則是「讓讀者分不清新聞、政府文宣、企業廣告之間的差異」。

最早這種手法是在消費或生活版面,企業以軟文植入新聞版面。政府的手一開始以利益影響媒體時,是花錢在媒體購買宣傳廣告,或者和報社合作以「政策座談會」的呈現方式在新聞版面宣導政府政績。但很快地,他們就學會使用「業配」。

2003年,政府預算書中明文出現出現一項十一億元的廣告統包案「國家施政宣導及公營事業商品廣告之媒體通路組合採購案」,載明媒體須以「置入性行銷」的手法推廣政令或政績,引起爭議。後來新聞局在2005年宣佈停辦這項政策。但這只是不明寫出來,實際上政府各部門依然運用各種名目在媒體上大量購買新聞。

置入性行銷對媒體的影響不只在於政府收買媒體、剝奪媒體監督政府的能力,更徹底扭曲媒體內部的運作邏輯。在報社,業務和廣告部門嚴重涉入編採內容,對記者與編輯的考核必須加上其爭取業務和廣告的能力,因此台灣媒體的公信力日益低落。

面對問題的日益惡化,媒體改革運動要求馬英九在2008年當選總統時簽署一份「反政治性置入性行銷」的承諾書,表示「政府不得進行含有政治目的的置入性行銷;不得進行含有政治目的的政令宣導」。但事實上,馬英九上台這兩年,政府購買新聞卻達到前所未有的嚴重。

據台灣「財訊」雜誌報導統計,今年到十一月的政府採購決標公告中,案名直接冠以購買媒體「新聞專題」或「專題報導」的共有三十三件、4385萬台幣,若加上叫作「專題企畫」的媒體購買案則共達8600萬元,這還不包括政府機關以其他名目或以非公開方式的媒體置入行銷。

這兩年的最新趨勢是連大陸各省市政府都在台灣報上進行置入性行銷,例如某報在今年九月登出整版「陝西省專輯」,內容包括「陝西吃喝玩樂大省」、「塞上風光迷人、流連溫泉之鄉」,明顯是以新聞報導方式宣傳各省市的觀光或投資價值。

這是台灣媒體與政治的巨大哀歌。置入性行銷不只讓媒體的專業度與可信賴度被徹底踐踏,政府用金錢干預媒體、欺騙民眾的作法,更是民主精神的墮落。而事實上,媒體與政治,正是台灣民眾最不信任的兩個領域。

然而,黃哲斌的辭職不是棄守他對新聞自由的理念。他辭職後,每天在個人博客有系統地分析置入性行銷的各種相關議題,並且發動「反對置入性」行銷連署,至今已經有一百多個團體和四千多人連署。而民間的媒體改革組織也準備開始集結更多公民力量,推動相關法案的改革,以斬斷政府伸進媒體的那隻黑手。

這是新一波公民力量對抗國家、重建媒體尊嚴的開始。

(本文為綜合本人在華爾街日報和東方早報的文章)

(update:本週馬政府已經承諾政府此後不能再進行置入性行銷,顯然民主體制下公民的憤怒是有用的。但是社會要求的不僅是承諾,而是具體立法約束政府的手。)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1999年5月,民視董事長蔡同榮在民視工會官方刊物《民視工訊》的專訪中強調,民視「不是一個純粹的商業電視台,它是一個具有理想性的電視台」;民視工會解讀,蔡同榮的「理想性的電視台」,是「將台灣政治勢力掌控電視、電視依附在政治勢力下的三十年過程,壓縮成十天」的電視台。
註1:〈台性本如此,不應有異議!! 專訪董事長蔡同榮〉,《民視工訊》第6期(1999年5月10日)第1版。
註2:〈在平衡木上搖晃的民視新聞〉,《民視工訊》第6期(1999年5月10日)第1版【工會廣角鏡】。

1997年8月15日,民視董事長蔡同榮在民視內部刊物《民視通訊》說:「確保台灣不被中國併吞,是民視的最高指導原則。如何確保台灣?我們有責任要培養台灣人民守土的決心,培養台灣愛鄉的感情,培養台灣人的愛國主義(Taiwanese nationalism)。我們不允許任何民視同仁,利用民視去鼓吹Chinese nationalism。所有民視的節目和新聞內容,都要在Taiwanese nationalism之大原則下製作。」(蔡同榮. 〈民視面臨新挑戰〉. 《民視通訊》第6期. 1997-08-15‎)

政客掌控媒體 媒體永遠沒有前途
新新聞551期(1997年9月28日至10月4日)第9頁 文/司馬文武

當台灣出現第四家無線電視台的時候,許多人為了打破三家電視的長期壟斷而感到興奮,但也有不少人為了全民電視是由具有強烈政治色彩的反對黨政客所主導而感到悲觀。最近,民視新聞部經理楊憲宏被調職,對民視形象造成絕大負面效果。政治人物經營新聞媒體的後遺症,體現無遺。
獨裁集權國家一定掌控宣傳機器,民主政治更要靠傳播媒體才能運作。有人說,傳媒是政治的氧氣,政客要靠傳媒才能存活,但本質上兩者是相生相剋、利害衝突的。因此,民主國家的政客不應經營媒體,是一種重要的不成文戒律。
高級主管主動提供內部業務機密給競爭對手來打擊公司聲譽,在工作倫理上有可議之處;但要分清楚他是否主動或被動、無意或故意或甚至惡意,更重要的是所言是否事實或捏造歪曲。這中間可以討論的空間很大。
公司職員如果基於良心或職業榮譽,為了公眾利益而揭發內部弊端,這種人在美國被稱之為「吹口哨的人」(Whistleblower)。例如,工程師揭發「挑戰號」太空船的設計缺點,醫生揭發醫院所做的醫療實驗,核電廠的廠商揭露重大瑕吃疵,這種人必將遭受公司的報復;但因為它與公司利益有關,也常變為社會英雄,美國有些地方特別為此立法保護其權益。
吹口哨的人被認為「吃裡扒外」,公眾對這種事件有許多不同處理方式;可惜的是,民視卻採取下下策,尤其是用不正當方式取得錄音帶。這種方式在一般公司可能司空見慣,但出自一個新聞媒體、且已長期對抗白色恐怖的反對黨政治人士之手,這種對新聞自由與民主文化的認識水平,委實令人失望。
反對派人士因為曾經長期被政治迫害,而特別熱愛新聞自由;但一旦掌握媒體之後,卻不見得比執政黨更能尊重新聞自由;因為:干預新聞,壓制異見,源自人性的本能與衝動。自覺越有理想與道德的人士,反而越會手癢,總覺得有權利指導輿論、操縱新聞。有政治野心的人士所掌握的媒體,在民主社會幾乎從來沒有光明前途,乃理所必然。

國共聯手 電視出怪象
2009/09/10 蘋果日報 林濁水(民進黨前立法委員)

新聞局宣布,8日起中國電視劇劇組人員可以來台參加兩岸合作的電視劇的演出。
胡六點宣布台灣本土文化不是台獨,開啟了中國文化統戰的新主軸。今年國共論壇主題便是兩岸文化交流合作,合作的重心擺在電視劇。8月初颱風重創台灣時,兩岸的電視台合作論壇也在福建漳州熱鬧滾滾地展開,如今新聞局兩岸合作拍電視劇的政策更毫不受達賴來台影響,正式啟動。
令人眼睛一亮的是在兩岸電視合作中,國共兩黨步調一致地萬千寵愛在一身把合作重點押在獨派大老蔡同榮創辦的民視上。
早在台灣主管機關還沒對兩岸合拍電視正式解禁的兩年前,蔡董的民視就偷跑,由中國中央特准在中國和中國統戰機關電視台成立合資公司,拍攝電視劇《神醫大道公》,領先所有藍綠色電視而拔得頭籌。等到國共合推ECFA(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而綠營力擋時,蔡董的民視又獨家取得經濟部1800萬的ECFA宣傳統包專案。不只這樣,劉兆玄聲望低,需要置入性行銷時,電視專訪也給蔡董的民視獨家。
兩岸文化媒體交流本來是必要的好事,但是不幸國共都在文化中搞統戰。於是出現了政治干預的惡劣現象,例如三立被警告談話性節目不可以談達賴來台;民視的營業部毫不客氣地要新聞部對民進黨的ECFA言論報導要嚴格節制。
更稀奇的是蔡董的民視拿到了ECFA宣傳統包權後,片子只給藍色電視台,不給同屬綠營的電視台──這算盤是當然的:由於觀眾重疊,所以把同屬綠營的當做首要敵人。
國共兩黨為什麼對蔡董的電視台萬千寵愛在一身?理由很簡單。那就是既然蔡董和民視深受綠營民眾信賴,因此透過民視螢幕來對獨派民眾進行說服是最好的策略,於是同一個電視台一面高舉道德棍棒打遍主張三通的人是背叛人民;一面和中國合資做生意,還大作推動ECFA的廣告,並以一哥發嫂侮辱台灣人;依合約承包商還要定期向經濟部報告輿情,這根本是向經濟部打綠營的報告了,害得本來深得綠營信任的熱情記者現在要面對異樣眼光,諸如此類,簡直是教會刊物大作黃色廣告行徑。
有人向蔡董質疑這怎麼對得起熱情的認股人和工作人員時,蔡董說他個人早就沒有民視股份了,只剩下一個民視創辦人的身分,沒有影響力,民視的作法沒有他的事。是嗎?
沒有人不知道,蔡董不只空有創辦人頭銜,還在民視擁有一個正式的大辦公室;所謂創辦人之於民視,根本就像沒有黨員身分的精神領袖李登輝之於台聯或精神領袖羅福助之於天道盟。
蔡董的確沒有民視股份,但是蔡夫人卻是民視最大股東美商公司的代表,又是民視的副董事長;和李前總統本人和太太都不是台聯黨員大不相同。
民視本來以突破言論封鎖替獨派言論找到一個足以和統派媒體在言論思想上對抗的據點做號召,向熱情的大眾募了數十億股金;又在熱情又傑出的幹部奉獻之下,製作了許多叫好又叫座的節目,貢獻難以抹滅。現在卻翻轉成為國共聯手操控言論並用來打擊獨派的尖兵。當初熱情認股的支持者的理念,現在被國共兩黨透過他們認股創辦的民視的廣告痛擊;他們繼續獻金支持的候選人在選舉時,被國民黨和其候選人透過由他們認股成立的民視的廣告追擊。真是情何以堪!
就像流行歌曲,台灣電視劇的製作也有優勢,因此兩岸交流對台灣是好事。但在國共和台灣所謂深綠媒體經營的聯手操作下,我們既看到了言論的扭曲,也看到了大老的墮落和信用破產。

------------------

林濁水海K蔡同榮墮落為那樁?
2009-09-10 今日導報 記者凌全特稿

民進黨內部的派系鬥爭,有時比對付敵人還激烈。新潮流系大老林濁水今天在蘋果日報的專欄上,痛批公媽派的立委蔡同榮,指其所用有的民視接受國、共兩黨的統戰,成為國共聯手操控言論並用來打擊獨派的尖兵。林濁水指蔡同榮墮落和個用破產。
民進黨內部派系之間的恩恩怨怨如何,外人像霧裡看花,完全霧霧剎剎。但從林濁水今天對蔡同榮的批判,簡直是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實在不明白,到底林濁水是受了多大委曲,猛批蔡同榮所為何來?
林濁水說,在兩岸電視合作中,國共兩黨步調一致地萬千寵愛在一身把合作重點押在獨派大老蔡同榮創辦的民視上。早在台灣主管機關還沒對兩岸合拍電視正式解禁的兩年前,蔡董的民視就偷跑,由中國中央特准在中國和中國統戰機關電視台成立合資公司,拍攝電視劇《神醫大道公》,領先所有藍綠色電視而拔得頭籌。等到國共合推ECFA(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而綠營力擋時,蔡董的民視又獨家取得經濟部1800萬的ECFA宣傳統包專案。不只這樣,劉兆玄聲望低,需要置入性行銷時,電視專訪也給蔡董的民視獨家。
林濁水特別指出,兩岸文化媒體交流本來是必要的好事,但是不幸國共都在文化中搞統戰。於是出現了政治干預的惡劣現象,例如三立被警告談話性節目不可以談達賴來台;民視的營業部毫不客氣地要新聞部對民進黨的ECFA言論報導要嚴格節制。更稀奇的是蔡董的民視拿到了ECFA宣傳統包權後,片子只給藍色電視台,不給同屬綠營的電視台──這算盤是當然的:由於觀眾重疊,所以把同屬綠營的當做首要敵人。國共兩黨為什麼對蔡董的電視台萬千寵愛在一身?理由很簡單。那就是既然蔡董和民視深受綠營民眾信賴,因此透過民視螢幕來對獨派民眾進行說服是最好的策略,於是同一個電視台一面高舉道德棍棒打遍主張三通的人是背叛人民;一面和中國合資做生意,還大作推動ECFA的廣告,並以一哥發嫂侮辱台灣人。
林濁水質疑說,民視本來以突破言論封鎖替獨派言論找到一個足以和統派媒體在言論思想上對抗的據點做號召,現在卻翻轉成為國共聯手操控言論並用來打擊獨派的尖兵。台灣電視劇的製作也有優勢,因此兩岸交流對台灣是好事。但在國共和台灣所謂深綠媒體經營的聯手操作下,我們既看到了言論的扭曲,也看到了大老的墮落和信用破產。
搞了半天,原來是林濁水是不滿蔡董所掌控的民視已成了打擊台獨的先鋒隊,這是「拿著綠旗反綠旗」,比拿藍、紅旗反綠旗更具殺傷力。林濁水實在不必如此介意。民視就是家民營企業,賺錢才是王道。沒錢賺,連公司都生存不下去,還談什麼宣傳台獨建國理念。更何況,新潮流系成員或是其家屬、親人,不乏多人前往大陸大賺「人頭紙」,接受台商的政治獻金更是公開的秘密了。而親新系的「新高山」公關公司,為了生存還不是需四處找案子作,同樣是「以客為尊」,藍綠不拒。相信未來如果有紅色業主妥接,新高山不會拒絕才對吧。

新聞局做國際電視大夢
2007年8月13日 蘋果日報 唐士哲、魏玓

新聞局近日宣布,鑑於台灣缺乏國際奧援,又面對中國長期在國際上封鎖打壓,準備拿出二至三十億的經費,以BBC與半島電視台等國際電視台為仿效對象,成立非官方性質的「台灣國際頻道」,於明年正式成立。
把衛星電視頻道當作國際外交的工具,近年來確實成為國際趨勢。據統計,目前全世界至少有28個國家有專供境外收看的國際頻道,亞洲地區包括日本、韓國、中國大陸、緬甸、新加坡等國皆設有國際頻道。
然而,國際頻道的籌設,如果只是期望它可以突破國際視聽上遭封鎖的窘境,則一方面短視,另一方面期望過高。目前許多國家的國際頻道,多半走不出對外推銷本國形象的格局,大部分新聞內容,不是轉譯現成的國內新聞,便是由外國或本國通訊社提供的國際新聞畫面充數。拼湊而成的內容,既缺乏觀點,又缺乏明確的海外收視眾訴求,其功能近似過目即忘的廣告看板。
就算新聞局的「突發奇想」不是向下看齊,而是認真以在國際上具有一定口碑和影響力的電視台(例如半島或BBC World)為目標的話,也至少忽略了兩個問題。
其一,有影響力的國際新聞頻道不可能侷限於宣揚或推銷單一國家形象。這些頻道的新聞會獲得國際媒體採用,其觀點足以影響國際視聽,主因正是在報導走向上做到不為特定政治立場服務。BBC基於人道和專業,在伊拉克戰爭中立場與前首相布萊爾內閣針鋒相對,遠近皆知。而半島電視的新聞雖然透露濃厚的「中東觀點」,但在採訪政策上標榜「情境脈絡上的客觀」,用意也是希望與單一國家或政府的利益有所區隔。新聞局長既已表明成立國際頻道是要對抗中國、突破國際封鎖,賦予如此鮮明的政治任務,卻又聲稱頻道採獨立經營,已是自我矛盾。
其二,國際頻道要可長可久,並非易事,需要長時期的投入資金和人力,以及明確的頻道政策與製播資源。BBC World是英國公廣集團BBC的商業分支,靠海外廣告與有線電視系統載播營收,還有長期建立的全球新聞人才和實力,以及BBC優質新聞的品牌形象作後盾;即使近年收入已有大幅成長,去年度尚虧損一千兩百萬英鎊。半島電視同樣依賴廣告收入,至今也還是虧損經營,靠卡達親王每年數千萬美元的捐助。不過不論盈虧,至少皆是以永續專業的經營為目標。
反觀新聞局規劃的國際頻道,要在第一年拿出二、三十億補助,且在一年內開始運作,但第一年之後呢?如果只是抱著且戰且走的心態,勢必是一場災難。
事實上,如果新聞局不健忘,兩年前該局提出的「公共電視與文化創意、數位電視發展兩年計畫」中,已載明希望在成立公共廣電集團後,結合原有的宏觀頻道發展為「海外國際頻道」。這原本就是一個較能符合上述理想標準的規劃,新聞局既荒怠這項現成計畫,除了證明其執政無能之外,打的算盤要不是另起爐灶以方便控制,就是選舉到了亂開支票。

作者唐士哲為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魏玓為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系助理教授,二人皆為媒改社社員

1997年10月5日,司馬文武評民視楊憲宏調職爭議:
"不可諱言的,民進黨的庸俗化與墮落化日益嚴重,它與國民黨的界限日益模糊。民進黨籍立委助理涉及不法弊端,民進黨元老所主持的民視電視台爆發以秘密錄音帶逼迫新聞部主管走路的醜聞,凡此事例均可讓國民黨產生「德不孤,必有鄰」的快感。在「誰比誰爛」這場政黨競爭中,民進黨雖向上仰攻,但已有逐漸看齊的趨勢。傳統支持民主運動的人士莫不大感失望。"
[司馬文武,〈如果志在執政 轉型必須取得共識〉,《新新聞》第552期(1997年10月5日至10月11日)第11頁。]

台獨台同路人
2018-01-27 中國時報 林清強(資深媒體人)

公廣集團的公視與華視最近問題層出,甚至淪為「台獨台」。過去曾有一群學者聲嘶力竭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後來又有群學者高喊「反媒體壟斷」詆毀旺旺中時媒體集團;那批當年大小聲的學者,如今面對傳播史上如此重大的事件竟全噤聲,不知他們是突然啞了、還是眼瞎了?
學者向來被視為是社會的良心,因此學者發聲往往受重視。令人遺憾的是,長久以來,台灣部分學界人士因意識形態作祟,自降格調,甘為特定政黨的政治打手,只以「顏色」做為批判時政的依據。
如今回顧,當年那一群高呼「黨政軍退出媒體」以及高分貝大喊「反媒體壟斷」的學界人士,看來是出自於為反對而反對的心態;他們反對、甚至是要打倒的,都是與他們立場相左的「陌路人」。至於誇言「咱台獨有3家電視台」的民視董事長郭倍宏、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則是「同路人」,既是「自己人」,就算有錯也無所謂;於是這群學者專家如今默不吭聲,也就理所當然了。
公共電視應是獨立經營且全民共同擁有的公共媒體,不受政府、任何政黨及利益團體控制。然而,在民進黨全面執政後,公共電視非但已淪為民進黨的禁臠,在獨派人士染指下,更變成了「台獨台」,公共精神幾告淪喪。對於這樣大是大非的問題,過去曾經大聲疾呼「黨政軍退出媒體」與「反媒體壟斷」的學者們,難道不該拿出道德良心講講公道話嗎?

我在賣匏桸,傳統獨派在旁邊賣筆
2014-07-12 傅雲欽(律師/建國廣場負責人)

網友李柏衍昨天在我面書留言,問:「你如何看待那些獨派媒體(如自由時報等)?還是認為他們也不是真獨派(或是令人失望的傳統獨派),只是偶爾利用他們發表一下言論而已?」
是的。那些獨派媒體(如自由時報等)都屬於傳統獨派。他們和民進黨一樣,自欺欺人地主張台灣已獨立,給台獨運動澆冷水,令人失望。他們當然不是真正的獨派。真正的獨派主張台灣尚未獨立(法理上),還要繼續追求獨立。自由時報等獨派媒體要登我的言論,我不反對(統派媒體要登,我更不反對)。但我比較辣的,他們也不願登。
我已十多年不訂紙本的自由時報,最近幾年連它的網路電子報也越來越不想看。看也是抱著「裡面又有誰在放屁」的心態去看。
我已好幾年沒看有線電視的政治談話節目,包括民視、三立、年代了(我家只有MOD)。俗不可耐啊!
民視成立前,獨派苦無發聲的管道,只能在地下電台講話。當時有人說:「只要給我們一個電視台,宣傳台獨三個月,台灣就可以獨立建國。」
結果,民視已成立二十年了,有宣揚台獨嗎?胡婉玲、謝志偉的「頭家來開講」有講台獨嗎?整天罵國民黨炒選舉而已。謝志偉這個爛貨每天都找同樣一批「無所不能」的名嘴在耍嘴皮。我看,智障才會每天盯著看。
我每天說台灣不是國家,同志仍須努力。自由時報、民視、三立每天在說台灣已經獨立建國,只要選舉選贏就好。這就像我在市場叫賣匏桸(pû-hia,葫蘆瓢也),「pû-hia!…… pû-hia!…… pû-hia!」他們在我旁邊叫賣筆(pit),「pit!…… pit!…… pit!」pit(龜裂)聲不絕於耳。哀哉!
當然傳統獨派也許會說,他們才是在賣匏桸,我在賣筆。這也說得通。因為我常說我是一隻烏鴉,愛跟人家唱反調。不管誰賣匏桸,誰賣筆,我和傳統獨派互相黜臭,以求進步。
我堅守台獨(台灣要獨立)的立場,並以世界獨立運動史的標準來看問題。我相信,雖然傳統獨派賣的貨的市場佔有率高,但品質有問題。我賣的才是好貨。希望大家識貨,用好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