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會】公審強拆果菜 油炸唬爛陳菊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7/01/20

去年9月1日,陳菊市府動員近百名鎮暴警察,壓制30餘名手無寸鐵的住戶與聲援民眾,非常針對性地、首先將自救會長吳富雄的房屋拆除。翌日9月2日,農業局一邊執行同意戶強拆,一邊聯繫不同意戶,恫稱「現在怪手已經在你家隔壁,等一下就要拆你家,你快過來,現在官員在現場,你再不過來,下午就要拆你家了」,致不同意戶心生怖懼,在農業局官員及怪手的逼迫下,近十名不同意戶簽下「安置同意書」。

去年9月25日前夕,正當自救會北上與反迫遷團體齊聚凱道,菊系陳慧文等11名議員先於網路上連署發表公開信「就算是老同志,也不能沒有是非」。當日,沈秀玲等13名里長率眾到果菜市場辦公室外叫囂,並透過聲明稿及記者會方式指控自救會會長吳富雄是「土地蟑螂」,已構成公然侮辱及加重誹謗。在持續的抗爭以及陳情後,高市府仍舊麻木不仁,毫無與自救會進行溝通的誠意。

抗爭至今已進入半年,我們透過無數次的協調與陳情,但都未能得到高市府與陳菊市長的正面回應,而高市府仍舊一意孤行強拆果菜,並且持續抹運用行政資源黑自救會。迫使我們只能採取司法行動,以訟止謗。

農曆年將至,令人難過的是許多果菜市場住戶卻已無家可歸,甚至收不到法院的傳票。下周一123自由日上午9時50分是恐嚇及毀謗罪的第一次偵查庭,下午14時30分在高雄高等行政法院第4法庭也要進行「收回被徵收土地」案件審理,我們將在高雄地檢署外舉行記者會,公審陳菊以及其黨羽的不實毀謗,並且依照民間信仰拔掉說謊政客的舌頭,隨後處以油炸之刑。

時間:2017/1/23 上午 9:00 
地點:高雄地檢署第二辦公室 (高雄市前金區中正四路249號)

活動日期: 
2017/01/23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吃高雄棄高雄」陳菊罔顧12年市長情 接下府秘書長種下敗因
2018-11-27 信傳媒 李彥謀

民進黨在高雄市長選戰敗北,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原本已打包行囊要回高雄,但是在蔡英文總統的勸慰下繼續留任。她說,在這最艱難的時刻,選擇留下要比離開更為艱難,她與總統再三討論並一夜長考,選擇留下共苦患難。只是,留任到底能不能平民怨,從輿論來看,顯然只會讓民進黨繼續扣分。

林濁水:還適合坐在那個位置上嗎?

陳菊說,面對民進黨在這次選舉的重大挫敗,沒有藉口,只有尊重、感謝,以及最深刻的檢討反省;感謝高雄市民給了12年的機會,她和團隊歷經天災地變、管線氣爆,承擔了生離死別、羞辱,甚至是霸凌,一路走來,高雄沒有倒下,而是在困境中站了起來,持續進步。
陳菊表示,高雄的選舉結果讓很多支持者失望了,「我知道我們還是做的不夠好,未來,我們必須接受人民的教訓,謙卑、更努力,接受更高標準的檢驗」。
然而,曾與陳菊同為新系的前立委林濁水批評,選舉結果顯示政府的政策規畫錯誤且執行不佳,引發民眾重大不滿,一般來說,都會進行大幅度的內閣改組,不只人事變動,更重要的是新政策的推出,「現在遭遇這麼慘重的選舉挫敗,人都不動是完全不能交代。」執政團隊到現在還講不出改變策略和方向,這「還適合、還要再坐在那個位置上嗎?」

菊市府團隊為什麼讓許多人討厭?

有黨內人士把高雄敗選的部分責任指向陳菊,包括出版「花媽心內話」一書傷了黨內初選和諧,甚至質疑「沒有用力」,才讓「白派」蕭漢俊未歸隊挺陳其邁;對此說法,隸屬菊系的市議員簡煥宗接受媒體訪問時說,花媽跟立委劉世芳在陳其邁的造勢場,哪一次不是用生命在賣力輔選。
不過,或許就是如此,更加速了陳其邁的敗亡;因為外界會認為,陳其邁與菊系貼得如此近,那麼陳其邁當選等於還是菊系在主導市政。
菊系為何在高雄從雲端摔落到地底,成為多數市民避之唯恐不及的團隊?地方人士指出,菊市府當然是有政績的,讓高雄成為宜居城市,沒有人會否認;關鍵是,陳菊的高施政滿意度,是怎麼來的?有人說,菊市府並不是用「王道」治理城市,而是「威權」、「霸道」。

債台高築壓垮陳菊,市井小民質疑中抱私囊?

據了解,新菊系於市長黨內初選,多次在基層的輔選會議上,要求里長、樁腳們要支持劉世芳;如果遇到有人想支持其他參選人時,當場就被趕出去,一點也不留情面。這樣的姿態讓里長、樁腳感到寒心,對於陳菊的反感與離心就更強烈。初選後她就北上接任府秘書長,留給市民的,是一種棄之不顧的背離感,無情無義,更是一些高雄人感受。
高雄的負債更是一大問題,即使從3000億降到2500億,為數還是很龐大。當在野黨以此攻擊債留子孫,選民是有感的,重點是負債到底用在哪裡?有人解釋如捷運、亞洲新灣區、駁二特區、大型公園時等。但市民也懷疑,這些難道要花這麼多錢嗎?衛武營、高雄新車站等,中央補助不少,為什麼債務還在墊高?
事實上,當陳菊的光芒從在黨內初選力挺劉世芳破功後就急速消退,霸道的鐵腕治市變成負分,「舉債」也就成為負面文宣。殊不知,很多人質疑如此驚人的債務,不少市井耳語,都指向菊市府有沒有中飽私囊?

陳其邁從反新菊系到與之合作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的「母豬」說,在地方上議論紛紛,綠營以為撿到寶,透過輿論藉此反攻,但始終沒有引起共鳴,因為很多「討厭民進黨」的選民,是認同吳敦義的;吳所講的「肥滋滋」,有市民聯想到的是菊市府是否「不乾淨」?這就更讓人期待韓國瑜當選,要好好清理菊市府的汙垢。
還有一些選民認為,陳其邁初選時站在菊系的對立面,因而獲得高度支持,但是在選戰中後期,民進黨為了避免輸掉,傾全力輔選,菊系人馬也加入陳其邁陣營,很有班師回朝的意味,讓原本對菊系就很有疑心的人,認為一旦陳其邁當選,會不會是另一個陳菊、是否仍以霸道、威權的方式施政、對待基層?
陳菊的負債,讓陳其邁與民進黨承擔選票慘遭大逆轉的歷史紀錄,陳菊的施政對於市民來說,「都是應該的」、「基本的」而已,畢竟是「花了很多錢」。現在市民要的不是繼續燒錢,而是賺錢,所以韓國瑜贏了。
有人說,敗選是小英失民心,但是高雄敗選則是還要再加上陳菊失民心,當然陳其邁也失了民心。陳菊留任府秘書長,只能說,蔡英文已無人可用,只好大家抱在一團,生死與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