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全場「核煤復辟,打壓綠能」,
舊官僚們還要阻礙台灣能源轉型多久?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3/11

311福島核災八週年前夕,前總統馬英九成立的「馬英九基金會」跟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成立的「長風基金會」,在今日(3/10)合辦「2019民間能源會議」,邀請與談名單一出,此會議在前幾天就已經被民間團體譏諷為「2019國民黨前官僚核能會議」,根本毫無民間代表性。會議主辦單位雖然邀請了眾多與談代表,針對「化石能源」、「再生能源」與「核能發電」談論自己的分析與見解,但聽完整場會議的發言內容,很清楚本場會議一以貫之的是兩大復辟:「國民黨前官僚復辟,以及核煤發電復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也必須針對會議內容作出以下回應。

國民黨「前官僚們」,還要再耽誤台灣能源轉型多久?

如果細看本次會議的與談名單,即可知道這就是馬政府執政時代的舊官僚大集合,除了前總統馬英九與前行政院長江宜樺,還包括前能源政務委員梁啟源、前經濟部長杜紫軍、前行政院長毛治國、前環保署長魏國彥與前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再加上高度參與馬政府執政時代的幾位學者,同時,本次會議還邀請了最愛在媒體大談不該減煤的煤核包商陳立誠,以及屢次釋放離譜再生能源謠言的臺大醫師王明鉅。

長期熟悉台灣能源政策發展與再生能源產業界的朋友都知道,馬政府一直是台灣能源轉型與再生能源發展的最大阻礙,前總統馬英九與他的部會官僚一直主張再生能源昂貴、不穩定,不該大幅投入發展,甚至說出「核能是主角,再生能源是丑角」等離譜言論。

事實上,這樣的認知完全是出於傳統的核煤集團的主張,這與近幾年全球能源轉型與再生能源爆發式的發展背道而馳,刻意忽略近年全球再生能源投資早已超過核電快二十倍,而核電的重要性在多數國家都在持續衰退中得清楚事實。簡單說,這批馬政權的前官僚,正是違逆全球能源轉型趨勢的「轉型阻擋者」,我們要問的是,這批「轉型阻擋者」已經浪費了台灣八年,而現在到底還要阻礙台灣能源轉型多久?

全場會議主張「核煤復辟,打壓綠能」

在本次會議中,前總統馬英九不止主張既有老舊電廠要延役,核四要運轉,甚至繼續提出比現在蔡政府更高的煤電40%發展目標。而燃煤發電包商陳立誠董事長更誇張地在會議中,否定溫室氣體與氣候變遷的影響,甚至說出「氣溫提高1.5度C會對人類有益」,進而反對減少燃煤發電的主張。但讓人意外的是,後續有幾位與談者與主持人,都表明自己是請教陳立誠董事長,或他在媒體上的文章來了解能源問題。

即便部分與會者提到應該要氣候問題的影響,但相當一致的是,這些前官僚與學者們仍舊高度主張「核煤基載」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即便在「再生能源」的專題場次中,幾乎充斥著「不可行、會造成崩潰、技術不成熟、浪費錢」等等就如同過去打壓再生能源的守舊看法,無視國際上已從過去崇尚基載的觀念,轉向要求電力系統應加速增進其彈性(flexibility)調度能力與速度的新趨勢,更別提許多企業與城市都以在探討與制定再生能源百分百供應的計劃。

但在「核能發電」的場次中,幾位核工系教授與核電社團的成員,只是一味以偏狹的資訊淡化福島核災的影響,甚至說出「核災也不過如此」如此內容,扭曲福島核災發展現況與影響,無視日本社會至今仍在深切地檢討福島核災,絕大多數被迫疏散的民眾仍無法、也不願回鄉,甚至到現在都還有六成日本民眾反對重新啟用核電。談到核廢料難題時,眾多擁核者卻只敢以「需要多溝通」、「這是政治問題」帶過,完全不敢提馬政府在核廢料處理的一團爛帳的失敗,與近八成民眾反對接受核廢料的問題。

綜合以上,大家赫然發現,這場能源會議貫穿全場的主張,就是「核煤復辟,打壓綠能」,雖然以反對空污點綴,但真正意在鞏固核煤利益集團與政黨的利益,成為實質的「核煤復辟,打壓綠能」誓師大會,一方面刻意淡化核災的影響,另一方面輕率地保證核安與核廢料的處理,而這些「前官僚們」與核電利益集團的離譜主張與與會者的組成,當然沒辦法如陳宜民委員最後所說,是一場「民間能源會議」,充其量只是「國民黨前官僚核能會議」,更與國際能源轉型與再生能源的全力發展趨勢違背。

最後,我們要跟這批「能源轉型阻擋者」說,你們已經浪費了台灣轉型契機八年,拜託饒了台灣社會吧!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藍天綠地兩頭空
2018-12-06 中國時報 郭位(香港城市大學校長)

據報載,蔡總統8月2日在「新能源國際論壇」上推崇德國的非核家園,規畫2025年台灣零核電、增加綠能占比20%;她還表示,非核家園是漸進的社會共識,以核養綠是「落後於世界潮流」。以上論點信口雌黃,令人不安。
什麼是世界潮流?根據國際原子能總署今年3月的資料,全球有56座建造中的核電機組,估計未來8到10年將再有172座機組在26個國家建造,甚至石油大國沙烏地阿拉伯也計畫在2031年前興建至少10座核電機組。
隨手翻閱網路報刊,哪裡有非核家園的共識?再說,德國面積約為美國德州的一半,卻與12座近在咫尺的核電廠電網相連,若非相濡以沫,就是以鄰為壑(法國的Fessenheim核電廠距德國邊境僅2公里)。別人吃麵,你喊燒。有良心的德國朋友沒人敢自稱生活在非核家園之中。
世界快樂指數最高的天府之國芬蘭,由兩座核電廠的4座機組供應全國30%的電力,目前趕工建造第3座核電廠。為了保護自然環境,芬蘭人認為,核電才是至今最綠的能源!既然核電本是綠能,那為什麼有人指鹿為馬,叫著零核電,又同時呼喚綠能?
電力大約占能源消耗的一半。如果「綠能占比20%」指的是綠能占電力的20%,那麼以往藉著核能,台灣的電力曾接近此一比例。如果20%(即電力的40%)指的是綠能占能源的比重,那麼就算維持現有核電廠的運轉,2025年達不到這個標準;台灣即使趕不上芬蘭,也應該師法日本,在有限的水、風、太陽能外,上調核電的分量。
依專業的北歐經驗,離岸風力發電是「七彩能源」中機件故障率最高的,就算勉強補上廢核的缺口,台灣80~90%的能源消耗必須得靠高汙染源的火力發電。
6年前,我在總統府月會估算,核電減少空汙,曾拯救至少6000條台灣人命。3年前,在核電廠幾乎零空汙的運轉下,台灣人均CO2的排放量已高達世界平均值的2倍,單位面積產生的空汙更名列世界前茅。空汙達高峰,中南部紫爆、紅害頻繁,台灣肺癌死亡及心血管疾病的人數飆升,東、西海岸土地流失等皆與空汙脫不了關係,生者卻只顧說風涼話。
日前,我在成都演講能源環保的現況與遠景,在坐唯一一位小朋友提了個純真的問題:空汙死人、環境破壞,誰負責?除非經濟衰退,石化燃料使用將持續成長,藍天綠地兩頭空,台灣不但成為全球罪人,還得承受空汙反過頭來傷害自家的人物與環境,怎麼負責?
非核與否,是系統問題,也是時間的函數。人禍釀天災,作繭先自縛,小朋友都懂的道理,掌權的大人應該理性行事。

民進黨該如何帶領台灣脫離擁核與空污的兩難?
2018-11-18 蘋果即時 錢建文(彰化醫療界聯盟理事長)

無核就要增火,燃煤有害健康就要燃氣,燃氣怕來不及就要破壞藻礁,不想破壞藻礁就要核電。事實是這樣嗎?
空氣污染問題已經成為全國人民關注的重大議題。面對影響深遠的重大議題,就要處理問題的根源,才不會讓問題陷於上述的無解循環中。
什麼是空污問題的根源?能源議題顯然是問題的根源之一,也是現在大家討論的焦點。不同的發電方式,就會有不同嚴重度的污染問題。然而不管用哪一種方式,都會有各自不同的問題。因此更進一步應該問的是,為什麼台灣需要那麼多電?
消耗掉台灣的大量發電,卻創造出相對低的經濟貢獻,也製造了大量污染的最大根源,就是:能源效率低的石化鋼鐵產業,也就是所謂的褐色企業。
早在2010年台灣智庫的研究就顯示,台灣的石化業製造了太多外部成本,對整體國家來說,做越多就越不划算。這些高耗能產業製造了污染,危害了人民的健康,造成每年鉅額健保支出。另一方面,石化業的老闆自己也承認,台灣不適合發展觀光業的原因,就是台灣被這些產業搞得太髒。這個根源問題不處理,卻只推無核家園,就會把民進黨自己推向無解的難題中。
我們能期待民進黨政府處理國民黨政府留下來的錯誤產業政策嗎?蔡英文總統在總統大選前曾經密訪六輕,但後來被媒體發現;民進黨執政之後,也居然把已經研究六輕健康危害十多年的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院長的研究經費取消;此外,當同黨彰化縣長魏明谷依法停發台化彰化廠中的燃煤電廠的燃煤許可證之前,也受到來自於中央政府的高壓阻攔,最後甚至還以修改空污法的方式限縮地方政府的管制權限。由以上三點來看,民進黨政府只會欺負台灣瑰寶藻礁,不敢處理對國家人民不利的骯髒褐色企業財團。
要解決所有問題的最好方式,就是用政策的手段將石化鋼鐵的外部成本內部化,迫使他們不要再靠出賣台灣人的健康方式大賺得來容易的錢(easy money):要用天然氣發電,要自己淡化海水,要為了污染環境所造成的疾病損失補償健康醫療與生命損失的費用;若能如此,他們才會努力轉型,大幅減少低階石化產品產量,將資金轉往更乾淨對大家都有幫助的綠色經濟。
減褐政策符合所有人的利益,甚至包括褐色企業家自己。非核之後,唯有減褐以減少用電需求,民進黨才能真正超越國民黨,帶領台灣脫離擁核與空污的兩難困境。

歷經大退步的十年 環運必須走自己的路
2011-04-24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楊憲宏(資深媒體人)

過去10年,台灣的環境保護可以說是「不進反退」,基本上是挫折最烈的10年。
2000年政黨輪替,原本是民主的大躍進;可是,民進黨執政之後,在環保問題上妥協或冒進,使得台灣的環保運動呈現停滯、荒廢的狀態。過去,1980年代台灣的環境運動是與黨外政治運動並駕齊驅,甚至有些狀態是超前的;原因是,執政的國民黨是個只重視經濟發展、不在意環境保護的團體;很大的一個問題是,這個以「中國」為名的政黨,政治的目的是回到中國,台灣只是中國國民黨的「反共復興基地」、只是中國國民黨的跳板,這樣的政黨當然不會愛惜台灣。
黨外運動是以本土核心的思維,保衛台灣。愛護鄉土、珍惜山林、疼愛河流成了一種內化的神聖使命,這樣的黨外運動自然與環保運動交流契合。可是,1988年,黨外運動組黨成功、成為「民主進步黨」之後,環保運動與民進黨之間逐漸出現差別。民進黨的成立是以奪權為目標,環保運動基本上與民進黨的多數金主是站在對立面的;甚至許多民進黨背後的金主是污染者,他們不但投資民進黨、也同時投資國民黨。加上當時一些加入民進黨的環保鬥士以綠色環保理念進入地方選舉都紛紛敗選,敗選的因素大多是對手買票;一旦民進黨內的環保運動者競選失敗,民進黨就與環保運動更行更遠。
這是1990年後的顯著現象,環保運動逐漸獨立於民進黨之外;可是因為國民黨仍然是一個以經濟發展掛帥的政黨,在政治光譜上,環保運動仍然只能與在野的民進黨進行合作。
環保運動者都十分謹慎,不要變成民進黨的政治工具。有些環保運動者在1990年代加入民進黨的地方執政為合作的方式,希望可以讓環保運動在民進黨的政治目標上站好一席之地;現在回顧起來,這些努力的效果十分有限,大多數的環保運動者最後都進入民進黨的政治派系染缸中、無法自拔。
民進黨在2000年之前,呈現出來的奪權意圖十分彰顯;雖然保有一些看似環保理念政綱,其實是口號;雖然環保運動者感到失望,可是有個不環保的國民黨與不太關心環保運動的新黨、親民黨作對比,民進黨仍然得到環保運動者的支持。
2000年民進黨執政之後,大量的吸納環保運動者進入政府體制,表面上是想在環保革新上有一番作為。可是2000年到2004年民進黨在執政之後,迅速結交了更多過去在國民黨的金主,大多是長期汙染台灣的工業家;這種矛盾的成長,使得環保運動者根本不可能在民進黨的執政下有任何進展。核四廢除的冒進作為,更使得民進黨杯弓蛇影。因此在民進黨執政時代,種種荒謬的「國家重大建設」都出爐,其中最大爭議是「蘇花高」還有「國光石化」。2003年到2007年之間,環保運動者眼見著多年來的環保伙伴民進黨執政之後在環保方面的失守,幾乎欲哭無淚。
過去10年是慘痛的環保大退步10年。
2008年國民黨重新拿回執政權,所推出的一樣是把台灣當成跳板的政策。國民黨仍然以「中國」為其終極目標,並不在意台灣環保是否沉淪。這一回國民黨更加肆無忌憚了,他們可以隨時告訴民眾「民進黨執政的時候也主張……」,讓人民走投無路。雖然2012民進黨聲稱他們有了「覺悟」要重拾環保政策、要停核四、要停建國光石化……,可是他們說的有信用嗎?國民黨、民進黨其實在環保上都是難兄難弟,一對活寶。
2012後的10年,台灣的環境將更加惡劣;台灣環保運動必須走自己的路,否則在國、民兩黨的奪權遊戲中必然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