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會】大埔強拆再現南鐵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5/02

時間:5月3日(周五)早上10:30

地點:民進黨中央黨部前 (台北市中正區北平東路30號)

南鐵東移都市計畫訴訟正在審理中。過去六次開庭,政府謊言畢露、數度翻供、不知所措。但同時,鐵工局與南市府卻怕官司敗訴而加速對居民的騷擾,每日長時間地以恐嚇方式遊說居民簽下同意書,企圖在司法宣判前徹底剷除居民家園,造成不可逆的傷害,自認如此可瓦解抗爭。

4月30日南市府於未事先告知的情況下,強行拆除反對戶張姓居民的水電表,予以斷水斷電。此舉明顯犯下刑法「毀損」與「強制」罪!南市府馮姓官員坦承是奉上級指示所為,且表示「就是因為你是不同意戶,才針對你要強拆!」居民質問為何不先通知?官員一副「恁爸就是這樣」的態度!

後居民報案,警局局長與嫌犯通話,不但不積極偵辦嫌犯,竟反過頭來勸居民投降!該官員更毫不顧忌其「刑法嫌犯」的身分,繼續緊迫盯人、狂打電話騷擾、恐嚇居民。更甚者,員警於深夜騷擾式地拜訪居民,探詢是否要搬家!

大埔案的悲劇根源於劉政鴻在官司訴訟期間強拆民宅。大埔案嗣後雖贏得訴訟,但家破人亡園不可挽回!民進黨將大埔重建稱之為「爭回土地正義」。但是,一百多萬的重建經費與另外數百萬的賠償能換回張森文嗎?能填補張家的傷痛嗎?如今民進黨將要將同樣悲劇重演在南鐵東移案!一個抗爭七年,幅地更廣、有70%遭強徵,已有居民自盡,目前仍有幾十戶居民堅拒恐嚇固守家園的南鐵案的悲劇將是數十倍於大埔案!難道,一定要迫害者是國民黨,居民才能得到正義?難道,一定要更多居民自盡才能獲得社會關注?

在此強拆與司法宣判前夕,是蔡英文拿出道德良心對南鐵案清楚表態的最後一次機會。賴清德業已去職,若蔡英文仍放縱內政部、交通部、黃偉哲把屠刀揮向無辜百姓,那麼最終承擔強拆悲劇責任的將是蔡英文一人!

懇請社會良知聲援、良心媒體報導。

活動日期: 
2019/05/03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2019/05/02 蔡丁貴FB

台灣人不太了解什麼叫做殖民體制,台灣人支持的民進黨政權也不太了解什麼叫做殖民體制。
民進黨政權是台灣人民支持的政權,但是舊憲法與法律規章及公務人員的黨國心態就是不把人民不當一回事,甚至把人民踩在腳底,
統治者高高在上拿著警鞭揮舞,高喊著依法行政,一鞭一鞭地抽打擋在自家門前守護的民眾身上,
這樣的統治,就是殖民體制,就是一種壓迫剝削人民的體制。
台灣的殖民體制,本來在1945年日本投降之後就有機會結束的。我們的前人看錯了眼,迎接了另一個更殘暴的壓迫剝削殖民體制,當時台灣人發現錯誤時,只說了四個字“狗去豬來”,徒呼負負,竟然一眨眼也過了74年。
台灣人的前輩也不是沒有作為,一步一步逐步前進,外來的軍事戒嚴的中國國民黨政權也下台過兩次了,台灣人民在粗枝大葉中也讓民進黨完全執政了。
只是可惜了,民進黨政權無法了解這個體制就是外來流亡政府精心設計的殖民體制,把反抗流亡政府殖民體制的民眾當作挑戰民進黨政權的反對勢力,竟然不知道人民期待的改革就是逐步去除舊的法律規章及公務人員對待國家主人的態度。
公務人員是要提供人民必要協助的服務,不是要屈服人民聽從體制過時的的錯誤命令。民進黨政權如果打不開這個殖民體制的糾結,人民還是會讓它倒台的。現代的民主化社會,政權不是倚靠壓迫維持穩定的。民進黨政權的執政團隊似乎沒有認識清楚什麼是殖民體制,將自己的完全執政改革機會變成維護殖民體制的機會,那就對不起台灣人民了。
#公投盟第3841日自由台灣黨第5年

2019/05/02 蔡丁貴FB

台灣人不太了解什麼叫做殖民體制,台灣人支持的民進黨政權也不太了解什麼叫做殖民體制。
民進黨政權是台灣人民支持的政權,但是舊憲法與法律規章及公務人員的黨國心態就是不把人民當一回事,甚至把人民踩在腳底,
統治者高高在上拿著警鞭揮舞,高喊著依法行政,一鞭一鞭地抽打擋在自家門前守護的民眾身上,
這樣的統治,就是殖民體制,就是一種壓迫剝削人民的體制。
台灣的殖民體制,本來在1945年日本投降之後就有機會結束的。我們的前人看錯了眼,迎接了另一個更殘暴的壓迫剝削殖民體制,當時台灣人發現錯誤時,只說了四個字“狗去豬來”,徒呼負負,竟然一眨眼也過了74年。
台灣人的前輩也不是沒有作為,一步一步逐步前進,外來的軍事戒嚴的中國國民黨政權也下台過兩次了,台灣人民在粗枝大葉中也讓民進黨完全執政了。
只是可惜了,民進黨政權無法了解這個體制就是外來流亡政府精心設計的殖民體制,把反抗流亡政府殖民體制的民眾當作挑戰民進黨政權的反對勢力,竟然不知道人民期待的改革就是逐步去除舊的法律規章及公務人員對待國家主人的態度。
公務人員是要提供人民必要協助的服務,不是要屈服人民聽從體制過時的錯誤命令。民進黨政權如果打不開這個殖民體制的糾結,人民還是會讓它倒台的。現代的民主化社會,政權不是倚靠壓迫維持穩定的。民進黨政權的執政團隊似乎沒有認識清楚什麼是殖民體制,將自己的完全執政改革機會變成維護殖民體制的機會,那就對不起台灣人民了。
#公投盟第3841日自由台灣黨第5年

蔡英文是否要一人承擔大埔悲劇重現南鐵的責任?
2019-05-03 風傳媒 陳致曉(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理事長)

南鐵東移都市計畫訴訟正在審理中。過去六次開庭,政府謊言畢露、數度翻供、不知所措。但同時,鐵工局與南市府卻怕官司敗訴而加速對居民的騷擾,每日長時間地以恐嚇方式遊說居民簽下同意書,企圖在司法宣判前徹底剷除居民家園,造成不可逆的傷害,自認如此可瓦解抗爭。
4月3日,鐵工局表示,將在5月2日強拆不同意戶。更甚者,南市府竟在4月30日,於未事先告知的情況下,不顧百姓仍居其中,強行拆除反對戶張姓居民的水電表,予以斷水斷電。此舉明顯犯下刑法「毀損」與「強制」罪!
張姓居民急電數度前來恐嚇的南市府馮姓官員,該官員坦承是他乃奉上級指示所為。居民強調他們是「不同意戶」,堅拒投降。該官員表示,「就是因為你是不同意戶,才針對你要強拆!」居民質問,為何不先通知?官員一副無所謂,「恁爸就是這樣」的態度!
當居民到東寧派出所報案且告知嫌犯電話,警局局長與嫌犯通話後,不但不積極偵辦嫌犯,竟反過頭來勸居民投降!這期間,該官員毫不顧及其「刑法嫌犯」的身分,繼續緊迫盯人、狂打電話騷擾、恐嚇居民。更甚者,大灣派出所員警更於深夜騷擾式地拜訪居民,探詢是否要搬家!
台灣的土地政策與行政程序仍停在戒嚴時期。人民涉及土地的財產權、工作權、人格權、生命權竟然僅憑行政機關審議,不須「正當法律程序」,就輕易被剝奪。土地被掠奪者的基本人權遠遠不如殺人罪嫌犯!行政程序外,司法程序本是居民追求公義的另一個管道。但是,政客總認為「把居民家園剷除,就可瓦解抗爭而輕鬆結案」!
大埔案的悲劇,根源於國民黨的劉政鴻在官司訴訟期間強拆民宅。大埔案嗣後雖贏得訴訟,但家破人亡園不可挽回!民進黨將大埔重建稱之為「爭回土地正義」。但是,一百多萬的重建經費與另外數百萬的賠償能換回張森文嗎、能填補張家的傷痛嗎?如今民進黨將要將同樣悲劇重演在南鐵東移案!一個居民抗爭七年,範圍更廣、有70%遭強徵,已有居民自盡,目前仍有幾十戶居民堅拒恐嚇、固守家園的南鐵案的悲劇將是數倍於張藥房!難道,一定要迫害者是國民黨,居民才能得到正義?難道,一定要更多居民自盡,才能獲得社會關注?
賴清德為圖利其金主富立建設而強力鎮壓反對者,操弄官僚、媒體、網軍對南鐵東移案進行護航,歷來行政程序總是以警察鎮壓強行通過!居民求的只是一個「理」,因此要求舉辦「行政聽證」,但亦遭拒絕!更甚者,為怕司法翻案,政府一方面加速對居民恐嚇,另一方面極盡所能拖延司法審判。歷次開庭,政府方不但玩弄話術企圖欺騙法官、拒絕提供法官要求的具體證據、模糊回答我方律師提問、數度翻供反覆說詞,近日更將原定5月8日的第七次南鐵都市計畫訴訟庭申請延期。
賴清德本是南鐵悲劇最大禍首。但蔡英文為了向賴清德示好,竟縱容賴清德恣意濫權,讓整個民進黨及中央政府一起充當殺手!如今,蔡英文的真心妥協,並未能換得賴清德的支持連任。在此強拆與司法宣判前夕,是蔡英文拿出道德良心對南鐵案清楚表態的最後一次機會。賴清德業已去職,若蔡英文仍放縱內政部、交通部、黃偉哲把屠刀揮向無辜百姓,那麼最終承擔強拆悲劇責任的將是蔡英文一人!家園的殘破,不會阻止南鐵居民繼續抗爭!更多元且無地域性的戰鬥,不只要惡質政客付出慘烈代價,且將持續直到平反正義!因為,南鐵東移案的意義,早不僅於居民個人的家園,更是檢驗民進黨、檢驗台灣民主價值、檢驗建商財團治國的重大指標。

2019-05-02 陳致曉FB

Sammie Blacky Wu:「報告曉哥:若非出自於民進黨的集體共識,地方縣市首長會大張旗鼓的搞土地財政,把人民的家園變成白花花的銀子嗎?」
陳致曉:「沒錯,民進黨的財政結構是由地方流向中央。因此,地方政客的掠奪攸關地方政客的地位,並產生十足對中央的影響力!這就是本土化政權的台灣特色。
也因此,越是民進黨深根的地方,掠奪越兇殘,越貫徹愚民政策。」
Sammie Blacky Wu:「曉哥可以把中國的官奪民地+台灣的都更幻術加以比較,然後加入您的演講中嗎?這對啟蒙台灣人民走出對民進黨宗教式依賴很重要。」
陳致曉:「我需要思考得更清楚。這是有趣的方向。」
Sammie Blacky Wu:「匪幹奪人田宅,綠蛆毀人家園。中共跟民進黨難道不「本土」?為何與國民黨幹的事一毛毛一樣樣?顯然階級利益才是決定政權屬性的最終因素,勞苦人民應以行動抵抗已成為第二KMT的DPP。」

在怪手前低頭垂淚
2019-03-18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鄭宇焱(大觀社區自救會成員)

今天是318了,又是一個號稱是台灣最重要的民主轉型運動的年度紀念日。但同時也是本來預定要拆除大觀社區,居民將被迫以肉身擋拆,淚水與血汗齊飛的日子。何其諷刺。那些年一路從大埔事件、華光社區、紹興社區、文林苑的各種土地正義高喊的年代,種種對政府的呼喊咆哮,「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各種不滿的口號匯聚成歷史的洪流,在那個台北街頭,開出一朵朵太陽花,散布到台灣各地,成為改變國家的火苗。
曾幾何時,我們以為,那些伴隨我們成長的口號不再是一句口號而已,政府都被拆掉了,像大埔那樣被罔顧居住正義的強拆迫遷案件自此就能從我們生活的這片土地上絕跡。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就像仍然繼續躺在立法院的集會遊行法,告訴我們集會遊行不是哪一黨的敵人,而是執政黨永恆的敵人一樣。曾經以為居住正義一旦被信仰,那麼開發就要被讓步;但政黨輪替的現實告訴我們:雖然開發者會變換,居住正義與開發利益的勝敗,仍然只是有沒有擋到執政黨屬意的開發而已。南鐵東移還在移,黎明幼兒園還在面臨拆除,不合理的徵收隨處可見,重劃仍是上下其手的五鬼搬運,大觀的苦行也只能在怪手前低頭。
適足居住權、居住自由近年在迫遷案件中被屢屢提出,從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的啟發,到大法官解釋憲法,都肯定居住作為基本人權的存在。住宅法更是在第53條中明文規定:「居住為基本人權,其內涵應參照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與人權事務委員會所作之相關意見與解釋。」無論有沒有居住所在的財產權利,居住作為一種基本人權的意義是:國家仍然必須確保每個人能夠有一個合適的環境、穩定的居所,可以勉勉強強棲身的所在。
迫遷案件中,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孫健智法官曾在判決給了完整的說法:公約對迫遷雖非絕對禁止,但程序上必須要滿足「協商、安置、賠償、執行程序之合理性與合比例性」。然而,在協商中諸如「再談也不會有更好的條件了」、「居住權什麼的就先不用講」、「反正就是三個月到那邊要剷平」、「安置要相信我的人格」、「居民要自己empower」、「要正向思考,相信事情會解決」……之類已經記不起精確文字的文攻武嚇,實際上居民能選擇的就是三天後的怪手或是三個月後的怪手,不再有家園,也不確定去處,只能含淚吞忍。架在刀口上的協商,算得上誠摯協商嗎?沒辦法保證的安置,還算是安置嗎?只限於所謂弱勢家戶的補償,沒有讓居民居住的情況更惡化嗎?嗆明就是要剷平,合理性在哪裡?無視居民將因拆遷旋即流浪街頭,又是哪裡來的合比例性呢?
走進會議室前,仍然抱著一點僥倖,相信政府乘著318的風而起,心中仍會些許留存居住正義的價值,不會任憑318這個日子,暴露在怪手、瓦礫、哭喊、咆哮、警民衝突、汗水、淚水、乃至於血水中;只是似乎在機關心中,「你們太陽花已經整個大崩潰了」,除了剷平,別無安置,除了喘息,別無恩賜。在無心尊重居住正義的機關面前,在這個沒有留給人民太多選擇空間的、粗暴的制度結構之下,迫遷是機關確定貫徹到底的意志,協商也只是挽救機關臉面的遮羞布:機關勉予援手,居民艱難同意。協商雖然無法解決問題,但可以解決製造問題的居民。
最終某個提議類似「大家是不是一起開個記者會?」甚至連憤怒都失去力氣,被勉強不能說勉強,被迫遷不能說迫遷,不安置不能要安置。「不然後面那些都沒有了喔」,這若有若無的暗示,心中只剩下大悲無言,謝主隆恩。我們以為,我們已經改變了這個國家;但國家做為一個吃人的巨獸,它不曾改變,也不會改變。我們只是改變了駕駛國家這台怪手的人,改變怪手前進的方向;開怪手的人如不肯堅守居住正義的價值,人民只能低頭垂淚,一如那夜。

台灣的人民也產生了新的世代。新世代的年輕族群生於民主自由的環境,對民主的體會直覺而單純;他們沒有跟國民黨對抗的記憶,因此當「類國民黨」的反民主跡象出現在民進黨時,他們不容易察覺。參與政治的熱忱成了配合政治偶像的動力,改變的假象掩護了威權復辟的事實。2017年蔡英文和柯文哲進一步的勾結,把政黨中的民主斷層擴散為全台灣「年輕世代」和「對抗世代」間的斷層。民主價值無法傳承,反而任由既得利益者扭曲標準、矛盾定義。
為了民主價值而進行的選舉,不論勝敗,都將讓掌權者顧忌,不管那個掌權者是誰;只為了保皇勝選而進行的選舉,就算選上了也只是政客的成功,反而會讓他更加藐視民主。看看柯、韓的離譜,你會明白我要表達什麼。要填補這個民主的斷層,打破年輕世代的平行世界,台灣必需讓蔡英文下架,並讓所有試圖爭取大位的人選以她為戒、心生警惕、尊重人民的意志。國家是人民的。人民任命的總統出了問題,處理她是人民的責任,也就是你的責任。
--------

當台灣被併吞 你確定你感覺得到嗎?
2019-05-01 台灣星火

先不要管總統是誰,遙想一下未來的某一天:
《台灣始終沒有跟中國簽和平協議。人民習慣了看到五星旗不時出現在大街小巷,幾次提案要管制都被政府打了回票,朝野立委也都認同這是基於言論自由,台灣人雖然覺得怪、但也找不出理由反駁。在為了和平協議而朝野衝突一年多後,台灣人都覺得煩了。最後通過了自經區試辦,雖然很多人憂心,但大多數人都安慰自己「總比簽和平協議好」。政府宣稱,自由貿易往來多了,台海和平更有保障。你不要和平協議,又不加深交流,難道要武力犯台?
於是台灣越來越多中國人、中國品牌、中資公司。頻繁交流多了,就需要相應的法規。每個國會會期都通過一些法案,聲稱要改善兩岸人民權益及鞏固貿易發展成果。台灣人用中國的商品,在中國的電商網站購物,用中資的快遞運送,追中國劇,加入中國系統的商業會員,在中資的公司上班……,當然在此同時,也得接受一些必需配合的中國思維規定。時間一長,台灣整個和中國無縫接軌。最後,台灣人用中國人的想法思考,用中國人的角度看待政治。台灣人覺得自己守住了最後一道防線,雖然台灣人的生活、經濟、文化、娛樂都已經和中國綁在一起,但「台灣還是台灣」,台灣有選舉,台灣有民主。
直到有個香港人冷冷地跟你說:「我們到現在也都還是覺得香港就是香港,香港也有選舉,但是是選假的。你知道嗎?這其實叫一國兩制。」》
你覺得台灣現狀離我所描述的未來差多少?這是我覺得中國最有可能的侵台方式(其實已經是進行式),沒有戰機、飛彈、喋血的登陸戰,也沒有擺明了吃主權豆腐的和平協議;而是深藏在每一個政客的政見、每一條通過的法案、每一項政府的政策、每一次對赤色勢力的縱容、和每一次權力結構的改變之中。在真正的決戰點到來之前,中國最有可能用這種無痛的方式消弱台灣抵抗的力道,然後在時機成熟時改變中華民國體制。沒有思想武裝,台灣將會在最弱的時候進入決戰點。思想武裝是什麼?就是民主制度和民主價值。
唯有深化民主意識,才能讓台灣人民在本質上與中國思維不同。這是一場長期的戰爭。美國的核動力航母、民主陣營的印太戰略、甚至AIT的陸戰隊,都擋不住台灣人自己要親中、融中。深化民主,就是做思想武裝,就是在保衛台灣,就是在為決戰點備戰。
然而如今的蔡英文,正在弱化台灣的民主精神和對民主制度的尊重,也弱化了台灣抵抗中國入侵的實力。她具備了三項條件達到目前的狀態:
天時:世代間的民主認知差異。
地利:整體危機感。(2008時的民進黨、和現在的台灣)
人和:網軍興起和易於受風向操弄的人民。
民進黨原本是一路和國民黨抗爭過來的政黨。在和國民黨對抗的過程中,民進黨不斷地找出國民黨失敗的的地方,從國民黨和人民意志間的差距為借鏡,逐漸凝聚了民主的樣貌。這個過程讓民進黨累積了一批把民主進程當成人生志業的「對抗世代」。但2008年民進黨的體弱狀態讓這些人失去自信,原本大鳴大放的民進黨人甘願讓出舞台給新上任的蔡英文主席。蔡英文不是原生民進黨,她用國民黨的體制統禦方式,操作和切割了民進黨的「對抗世代」和新的「中生代」。對抗世代的中堅份子被切割和弱化,幾乎完全退出舞台。而一連串的制度變動,讓民進黨的政治中生代在蔡英文的統禦術之下,成了服膺上意、扭曲民主機制的共犯。最後形成了政黨中的民主斷層。重生後的民進黨,在極少人察覺的情況下,被分成了「傳統民進黨」和「台灣國民黨」。
台灣的人民也產生了新的世代。新世代的年輕族群生於民主自由的環境,對民主的體會直覺而單純;他們沒有跟國民黨對抗的記憶,因此當「類國民黨」的反民主跡象出現在民進黨時,他們不容易察覺。參與政治的熱忱成了配合政治偶像的動力,改變的假象掩護了威權復辟的事實。2017年蔡英文和柯文哲進一步的勾結,把政黨中的民主斷層擴散為全台灣「年輕世代」和「對抗世代」間的斷層。民主價值無法傳承,反而任由既得利益者扭曲標準、矛盾定義。
政治人物神格化和網軍的興起,進一步加深了斷層的深度。隨著中國超限戰的滲透顛覆,蔡英文樂於讓柯文哲搭著這一波愚民的順風車,玩起風向操作的的遊戲。這和民主精神是相違背的。民主講求讓人民知道的越多越好,因為人民懂得越多,思路越清楚,越知道如何約束政府;但風向操作則是相反,人民知道的越少越好,訊息越偏差越好,這樣才會對神壇上的偶像死心塌地。這讓年輕世代很容易被高遠的理想帶走,而且察覺不出民主的陷阱。蔡英文經過1124大敗後,知道接下來將危及自己的權力地位,她選擇戴上魔戒,自己下海加入柯、韓運作模式。原本的世代差距因此進一步撕裂成整個台灣的民主斷層。
相較於堅持民主價值的對抗世代,在斷層的另一邊,民主的原則和價值變得可以任意曲解成『利己』的方向,勝選才是唯一正義,『為達目標,沒有不能做的』這種觀念成為理所當然。這不但形成了可笑的「民主專政」,也同時讓台灣人失去了民主的判斷能力、和身為民主信仰者的驕傲。吳祥輝這個敢在專制時期嗆老蔣的小子,就是在鬥嘴中對蔡英文做最嚴厲的控訴。民主的大倒退,也就是台灣抵抗中國的最大危機。當你連對政治的想法都和中國人無二致時,被併吞對你來說其實是無痛的。
『勝選才是正義』這個路線的人,最常說的話就是『選不贏,一切都完了』,這是因為他們把「贏」當成選舉的最高價值,但我不是這樣看的。贏只能把政客送上權力舞台,那只有政客贏。「人民的贏」,要能讓站在權力舞台上的人不行差踏錯,誠懇的為民服務,願意為了人民的意願而調整政策。實踐主權在民,才是人民的「贏」。要做到這一點,不是萬民擁戴、眾星拱月的吹捧一個不世出的明君聖主,這是中國才玩的遊戲;而是要透過每一次的選舉,讓政客們『敬畏這個機制』。只有讓政客敬畏民主機制,他才會尊重程序和價值定義。政客尊重程序,人民的力量才有介入國政的空間。
所以,不論你是想抵抗中共侵略、想阻擋和平協議、想拒絶自貿協定,你最先要做的事是堅持民主的價值。不要把政治偶像的意志當成自己的意志,不要把政治偶像創造的定義當成自己的定義。人民才是主人,人民不是屈從口號的羔羊。
讓政客敬畏,你才能阻止想阻止的。否則你所害怕的和平協議也好、自經區也好,會在政客的操弄下,化為數個名稱不同、但效用相似的「變體」,並成為他換取自身利益、或保住權位的籌碼。最後分次分項的在你無法察覺的情況下,成為你生活中的現實。而你,可能還在幫他叫好。
蔡英文正在重複她2008年的模式,因為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仍在。台灣的現況可以說是她一手放縱而成的。她把台灣現況解釋為旦夕亡國(就如同2008的亡黨),而在賴清德出來之前,她又是那個唯一願意承擔的人。再次讓她得逞,而且不再有連任壓力,她為台灣造成的災難會比現況更淒慘;因為在她眼中,人民愚不可及。2008讓民進黨最後成為蔡英文一個人的黨,2020她若勝選,將會讓台灣成為她一個人的台灣;當然,她很可能根本選不贏。
正因為國民黨勝選的機會更大,台灣人更應該趁此時勇敢的拒絶蔡英文的綁架,在總統選舉、立委選舉都展現獨立的意志。人民站出來應戰的意志越強,越能讓下一任總統敬畏。為了民主價值而進行的選舉,不論勝敗,都將讓掌權者顧忌,不管那個掌權者是誰;只為了保皇勝選而進行的選舉,就算選上了也只是政客的成功,反而會讓他更加藐視民主。看看柯、韓的離譜,你會明白我要表達什麼。要填補這個民主的斷層,打破年輕世代的平行世界,台灣必需讓蔡英文下架,並讓所有試圖爭取大位的人選以她為戒、心生警惕、尊重人民的意志。國家是人民的。人民任命的總統出了問題,處理她是人民的責任,也就是你的責任。
#賴清德要賴粉別攻擊
#但我不是賴粉
#支持賴只是實踐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