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會】對抗中共鷹犬旺中集團,團結支持香港罷工罷課,打倒中共獨裁和送中惡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6/14

行動時間:6月16日 下午兩點鐘

行動地點:114台北市內湖區民權東路六段25號(中天新聞大樓前)

6月12號,數萬名香港示威者發動佔領,罷課罷工,只為反抗中共獨裁與送中惡法。但香港特首政府卻執意蠻幹並以血腥暴力來鎮壓示威者,動用催淚彈、布袋彈和橡膠子彈,使近百名和平示威者頭破血流、身受重傷。在我們同聲譴責警察暴力的同時,為中共獨裁辯護的旺中集團卻大肆抹黑造謠、扭曲事實來攻擊香港百萬人的反送中民主抗爭,並且為著警察暴力做辯護!無恥至極!

支持民主運動、反對中共與財團專政的中國、香港、台灣人民必須同聲反對這個中共獨裁的喉舌,群起對抗中共獨裁鷹犬!當前香港與台灣支持民主反對中共專政的人們都知道送中惡法一旦通過,香港僅存的言論與政治自由將被扼殺殆盡!在台灣,如果我們無視了旺中集團這一類中國帝國主義代理人的威脅,我們也將使中共獨裁對台灣的影響更為深刻與危險!

可恥的旺中集團不僅一手為中共獨裁辯護、擦指抹粉。另一手更大力打壓勞工運動。近期,長榮空服員為捍衛勞權、反抗資本家獨裁而發起罷工抗爭,我們看到旺中集團毫不掩飾地與慣老闆站在同一陣線,利用底下傳媒機器給工會潑髒水,企圖想孤立空服員的罷工抗爭,藉此分化台灣勞工。在過去,他們也曾大力支持鼓吹勞基法修惡政策,惡化了台灣工人低薪過勞的慘況!

因此,我們也呼籲旺中集團旗下的基層受雇者,為了勞權與民主,一同反對旺中集團與蔡衍明的親中共、親財團宣傳。

擁護中共專政、支持財團獨裁的旺中集團,就是中港台勞工階級與民主抗爭的共同敵人!我們呼籲全台挺民主、反獨裁的工人和青年,一同上街反旺中,對抗中共專政、對抗財團治國!

我們訴求:

  1. 組織群眾運動,聲援反送中抗爭,支持港人罷工罷課!
  2. 旺中集團停止發佈假新聞﹐停止為中共護航
  3. 旺中集團旗下傳播媒體需交由工人階級民主控制,擺脫中共與財團控制!
活動日期: 
2019/06/16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為什麼德國明鏡周刊認為台灣是大型豬圈?
2017-11-19 作者:台灣新世代

今天清晨,到南台灣玩一趟,盡盡國民義務,吸好吸滿一肚子的台南市與高雄市的濃濃霧霾。浪漫霧都真是名不虛傳。
當中國大陸開始挑戰英國美國代議選舉式民主制度的唯一性時候(還只是挑戰唯一性,還不是否定代議選舉制度的正當性呢),被台灣殖民地的奴隸愚民賤民們譏笑、嘲諷、咒罵,當然是意料之事。他們不噴口水才奇怪咧,夏蟲能夠語冰嗎?用膝蓋想就知道了。
長年住在台灣本土豬圈的蠢豬說,中國大陸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集中營。這些蠢豬,也是認為豬圈外的人類環境是大型集中營,還是在豬圈舒服民主(喔,對不起,應該說豬主)。只要豬圈設投票箱,豬也能排隊投票,豬圈也算民豬共和國了。
豬圈可是德國人賜封台灣的喲。2009年,德國明鏡周刊批評,台灣居住環境非常糟,簡直是大型豬圈。明鏡周刊把台灣人比做豬群,台灣群情譁然,泛綠立委要求明鏡周刊道歉;德國明鏡周刊當然不鳥,拒絕道歉,因為他們認為台灣大型豬圈係根據各種事實、有所本。日耳曼民族做事一向事實求是,很嚴謹的。
明鏡周刊舉例之一:日本中村夫婦搬到台灣南投縣埔里鎮過退休生活,幾個月後決定搬回日本;因為根本無法忍受埔里居住環境的髒亂,還有全台灣各地交通的危險雜亂,機車亂鑽吵雜排放大量黑煙廢氣。台灣豬群處處髒亂,檳榔攤招牌、垃圾到處都是,居民愚昧不守規矩,完全是低等文明,和交通部觀光局宣傳的差了十萬八千里;中村夫婦深覺受騙上當,在台灣住了幾個月就決定搬回日本。
八年過去了,現在2017年有改善嗎?你知、我知、大家知,台灣不過是從豬圈演化到擁擠的蠢豬圈,東南亞又矮又黑又刁的非法住民暴增。除了更髒亂,空氣更糟,交通事故更多;雖然教育普及、網路更發達,但愚民賤民屁民反而變得更多、更理盲濫情。台灣把本土文化的髒亂、無賴、愚昧,外加喜歡欺騙的劣根性,毫不保留地發揮出來。
台灣本土文化,包含所謂平埔族文化,是一種不會自我反省的低等文化;即使大量灌水後的名目人均GDP超過2萬美元(很典型的自我欺騙的統計數字),台灣環境仍然是擁擠的大型豬圈,真的很適合被殖民統治。
如果投票選舉這麼好,愚民賤民怎麼不問問、不想想:為何全世界所有企業,總經理、執行長與中階部門經理,沒有一個是公司員工或股東用投票選出來的?如果你是董事長,你敢用投票選舉制度來挑選你的經理人嗎?愚民賤民被洗腦幾十年,這問題可能太難回答了。
當哥白尼提出新論點「太陽中心說」,推翻傳統認知地球是宇宙中心的「地球中心說」的時候,根本上動搖了歐洲中世紀基督教神學千百年來的統治理論基礎;正如投票選舉式民主的所謂「普世價值」,現在開始被越來越多菁英質疑、挑戰與動搖一樣。哥白尼的太陽中心說嚴重挑戰既得利益當權派,對既得利益的刺激太大;所以除了少數知識菁英,幾乎所有庸民愚民賤民都無法接受,那等於自我否定過去的價值觀基礎。因此庸民愚民賤民都狠狠譏笑、嘲諷、咒罵哥白尼的理論,歐洲皇室與教廷更把他當作瘋子、大逆不道,他的下場如何大家都知道。但幾十年後,「現代科學之父」伽利略的努力與天份,證實太陽中心說,還給了哥白尼公道;從此,所有人都把太陽中心說奉為圭臬。
雖然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不完全一樣,社會科學理當包容更多不同的理論與體制,但兩者都能讓醉生夢死、被洗腦渾然不知的庸民愚民賤民一一現形。哥白尼不僅是現代天文學先驅,也是經濟學「劣幣驅逐良幣」理論的創始人。「劣幣驅逐良幣」用在台灣當今的社會,實在太貼切了:哥白尼那時代的庸民愚民賤民,又活生生重現在21世紀台灣社會。「歷史總是會自我重複」(History repeats itself),誠哉斯言。

蔡英文的聲量,流沙上的幻音
2019-05-21 中國時報 主筆室

2011年,馬英九成立粉絲專頁,粉絲人數100萬,是第1位突破百萬粉絲的政治人物;由於掌握了臉書平台的聲量與話語權,2012年的選舉也順利連任。投票日當天馬英九的臉書粉絲達130萬,蔡英文只有50萬,差了近80萬粉絲;而馬英九也贏了蔡英文近80萬票,成為特殊的「傳奇巧合」。從此,在台灣的選舉中,網路聲量與選舉結果產生了密切的正相關。
2014年的選舉,六都無一例外,勝出的6人包括柯文哲、朱立倫、鄭文燦、林佳龍、賴清德、陳菊,其臉書粉絲數都大幅超越對手,也為其市長選舉奠定堅實的勝利基礎。到2016年總統大選更無懸念,蔡英文在網路聲量上壓倒性擊敗了朱立倫,最後以大勝朱立倫300萬票勝出。而2018年的九合一大選,韓流在選前3個月暴起,全面在網路發酵,在韓流的助陣下,國民黨一舉拿下了15席縣市首長。在在證明網路聲量成為領先指標,也精準反映選舉結果。
然而今年,卻出現不太尋常的情況。蔡英文民調低迷,網路聲量卻急劇爆漲,可說是民進黨的「聲量女王」。這種聲量與民調的不一致,原因何在?必須從去年的公投結果開始說起。
去年公投之前,如果單純看網路聲量,會以為同性婚姻「民法派」才是多數,會以為台灣人民寧願不參加國際賽事、也要堅持使用「台灣」名義。然而等到公投結果出爐,臉書上對公投結果的一片哀嚎,顯示的是網路聲量已經有偏離主流民意的現象,其原因在於台灣的「覺青文化」與「網軍現象」。
「覺青」是從太陽花運動之後的新名詞,大致上指正在就學或者進入社會不久的新鮮人。這是頭角崢嶸、充滿理想的年紀,而又還不需要承擔養家活口的責任,有時間在網路上論述、筆戰,因此擁有與人數不成比例的聲量。覺青支持「同婚民法」,支持「非核家園」;這些理念陳義甚高,也脫離了社會現實,其實並非台灣社會的多數。但覺青的熱情度高、筆戰力強,卻會在網路世界產生與實際人數不相等的「乘化效應」。
至於民進黨的「網軍文化」,賴清德最有切身之痛,也親自認證了蔡英文的網軍存在。在賴清德領表登記初選之後,偏綠粉絲專頁全面表態支持蔡英文,賴清德甚至不得不呼籲蔡英文停止「網軍」攻擊。
光1個農委會,1年就有1450萬元的預算做「網路宣導」。試想,1450萬可以養多少專職加兼職的網路軍團?每個人皆至少可以管理20個帳號,而每個帳號由於有明確的戰鬥目標,可以長時間、專注地大量發送消息,其訊息曝光是真實個人的10倍以上。因此,只要養1個網軍,就等於200個真人帳號的訊息發送量;若1450萬養10個網軍,就會有2000個真人帳號的訊息發送量。
而這還僅僅只是以農委會的預算來估計。冰山之下,還有多少部會與公營事業的預算沒被揭露?對於掌握雄厚政府資源的蔡英文來說,要製造網路聲量,一點都不困難。這也是為什麼賴清德會認證蔡英文網軍對他的殺傷力。
然而,我們也要提醒蔡英文。覺青與網軍是蔡英文網路聲量的兩大支柱,覺青是少數的放大,網軍則一開始就是假象。覺青和網軍確實能營造「氣勢」,但這也是一種兩面刃:覺青跟網軍剛開始會在社會上製造「沉默螺旋」效應,使反對意見敢怒不敢言;但時間一久,積壓的負面力道也會一次宣洩,讓被打壓的多數累積了不滿與情緒。
太陽花運動至今,「覺青」已成為一種被嘲諷的辭彙,就如同形容獨派的「吉娃娃」,力量小、聲音大。時代力量是延續太陽花運動能量的政黨,但政黨支持度僅有7%。時代力量前黨主席黃國昌在網路上引領風騷,卻在自己的立委選區被提案罷免:否定黃國昌的選民超過2/3。這些都有跡可循。
網路聲量的來源是有時間的族群,而這樣的族群不會是台灣社會的多數。台灣社會的多數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是要照顧高齡父母的子女,是要煩惱孩子學費的父母,這樣的一群人沒有時間、沒有心思、沒有興趣在網路上長篇大論分享自己的政治見解。
但這些人才是台灣社會的基石,他們會在選舉中選擇真正能為台灣做事的人選。這也是為什麼,蔡英文在網路上成了聲量女王,支持度雖有上升,但仍在藍、綠、白的三角賽局中敬陪末座的緣故。蔡英文寄望覺青與網軍,這是一種「死馬當活馬醫」的垂死反撲。只有交出政績,才是尋求連任者永遠的王道。

非政府組織帶來的是福祉還是禍根?——「NGO與顏色革命」論壇
2018-07-30 灼見名家 專欄:灼見政治 作者:本社編輯部 採訪:黃湘鈺 圖片:香港中國經濟發展促進會

香港中國經濟發展促進會和《旺報》於2018年6月28日假香港大學王賡武講堂舉辦「NGO與顏色革命──香港論壇」。是次論壇中,香港中國經濟發展促進會秘書長文國權、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副總裁兼《中國時報》及《旺報》總編輯王綽中、《日本時報》前主編島津洋一、旺旺集團副董事長胡志強、中天電視主持人陳文茜、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閻小駿及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張亞中出席並發表演說。

NGO不應製造社會動盪

文國權致詞時,引述了李約瑟(Joseph Needham)在《四海之內:東方和西方的對話》中的一段話:「現今社會唯一缺少的就是善意。善意就是以同情和體諒的負責態度對待普羅大眾。」文國權盼望所有的NGO都可以懷着「善意」,即佛家所講的「慈悲心」來善待他人,還提醒NGO不要一邊行善一邊製造社會動盪。
島津洋一在《NGO與顏色革命》此書中撕開了NGO的天使面孔,揭露了NGO作為西方霸權打手的一面:西方教會對全球政治事務無孔不入之手、「阿拉伯之春」背後有美國國務院之手、巴爾幹民眾感染愛滋病病毒背後的NGO之手……

胡志強:沒人敢開NGO的罰單

前台中市市長胡志強指出:「大部分的NGO都在西方民主國家,被指責的大部分都是所謂的共產主義國家。它挑的是俄國的麻煩、中國的麻煩,古巴也被挑麻煩。」他坦言,現在很多NGO都是「義正嚴辭」的,卻淪為「政治工具」:本來大部分都是「好人做好事」,至今NGO卻無管制,沒人敢開罰單。
談到美國指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長久以來對以色列存有偏見」而退出理事會,胡志強表示:「在沒有政府力量、沒有人有能力執行規則的狀況下,連聯合國彼此都不能相讓,『你不能罵我喔。你罵我,我就翻臉,我就走喔。』那NGO會亂成怎麼樣?」
「當年講NGO非要有自主性,財務一定要公開透明。現在你看很多NGO是做得到還是做不到?」他還擔憂NGO會泛濫成災,「NGO愈來愈多,它對社會的貢獻是愈來愈亂。」
陳文茜感嘆,世界在千禧年開初就形成了一個分裂局面,「我們以為我們要迎來一個最和平的21世紀,但不是。我們迎來了一個仇恨的世紀,我們迎來了一個不斷分裂的世紀。」
「『我不認同那個,我認同這個,我看不起那個,我只看得起我自己這個。』這個世界需要愛跟包容,而愛、包容跟我們的人性某些部分是衝突的。請先認知,我們每個人都是偏狹的,每個人都是偏執的;當我們要走向人性另一部分──愛的時候,我們要經過很大的反省。你必須要把自我適可而止地放在一個適當的位置。你愛你的父母,天經地義;你愛你的家人,天經地義;你愛你的故鄉,天經地義;適可而止,不要無限地擴張它,因為它會從愛變成邪惡。」
陳文茜提醒大家「要認知自我,明白每個人都是偏執的」,愛到極端就成了排他的偏執。她斥責特朗普主義,指特朗普揭竿而起的「美國再次偉大」反映了美國人民認為自己在全世界擁有特權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她還表示,正是因為美國人的貪婪,才會干擾了全世界:1929年美國自己製造了華爾街股災,造成經濟大蕭條,助長了德國、日本的軍國主義抬頭,引發後來的二次世界大戰。
對於NGO近年被指控變了質,陳文茜回應道,NGO本來的價值是超越認同政治,一旦走在了認同政治的路上,它跟愛與包容是完全相反的,「全世界現在正被認同政治完全瓦解。當歐美在談民主自由,它要求的容忍、尊重這些基本價值跟認同政治是有衝突的。」
她高度讚賞無國界醫生,「無國界醫生不覺得自己偉大,他沒有自我,所以他可以犧牲自我,這才是真正的偉大。把自己稱之偉大的人,讓美國再次偉大的人,通常都是最不偉大的人,因為他自我膨脹得太大了。」
閻小駿承認21世紀確實是一個動盪的世紀,「阿拉伯之春」給那群人民帶來的是戰亂、屠殺、生命的流逝而不是民主、自由、富強。他以希特勒為例,講述高度發達的公民社會造成極權主義上台的原因,「威瑪共和國遍布全國的公民社會組織,為納粹黨提供了最好的動員機器、選舉機器,幫助希特勒構成一個跨階級的政治聯盟。這讓威瑪共和國的民主走向了滅亡,催生了極權主義。」他還指出,國家能力是連接公民社會和現代化治理的樞紐所在,公民社會能完善運作是需要國家具備剛性及彈性能力,「Sheri Berman提出,一個成熟、活躍、已發達的公民社會可以提供高水準的社會資本,但在社會資本之外,民主形成的另一個必要條件是要有一個制度化、統一的、以及有效回應民眾訴求的國家。」
談到中國為何能在動盪不安的國際環境中保持政治穩定,閻小駿表示,國家在六四事件發生後變得格外重視國家能力的建設──「彈性能力方面,中央政府透過公民社會的機制把NGO吸納到政權的範圍中,有序利用NGO來擴大政權的邊界,提高社會治理能力;剛性能力方面,政府以預防式管控來保持政治穩定。」

張亞中:普世價值淪為政治工具

主持人尹乃菁在與談討論環節中提問:「出資者都是來自英美西方國家,打著『民主自由』的旗幟來改變你國家的體制。這樣的話,『民主自由』到底應不應該成為一個普世的價值?」
張亞中直言,西方國家營造了一些普世價值,他們希望全世界都接受西方的價值,「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是在解救大家」;然而,西方國家存在「惡」的一面,他們所傳達的普世價值已淪為了政治工具。「西方絕對有它良善的一面,它想把它好的東西、人文的東西傳出去。但這是個二元論:你的善是不是人家需要的善?還是你的善透過包裝來促進你國家的利益?」「當西方國家在推展顏色革命的時候,其實她是她想像中的那麼善嗎?或許她的講法是非常善的,可她背後的戰略目標到底又是什麼東西呢?我覺得這個對西方國家來講,她是沒法自圓其說的。歐洲對待難民的態度、特朗普最近的表現,其實已經是不打自招了,證明了西方在談民主、自由、人權的時候,其實有很多虛偽的東西在裏面。」
尹乃菁再追問:「NGO想要改造你成為民主自由的模式,難道民主是不對的嗎?」張亞中回應:「民主當然是個好東西。民主包括什麼?民有、民治、民享。東方人重視民享(for the people),西方人重視民治(by the people)。顏色革命、民主化浪潮反映了西方人強調民治,國家必須要拿選舉來證明你是個民主國家。但是我們看看現在的伊拉克,這麼多的難民,這完全符合你的民治啊,可是民享在哪裏?西方對於自由的追求,對於民主的熱愛,我覺得這太好了。孟子的民本思想其實就可以滿足你們民主化浪潮裏所追求的by the people。」

媒體製造政治矛盾

《旺報》總編輯王綽中指出,現今媒體在報道政治事務時扮演著重要角色,提醒大家不要被媒體的一面之詞所蒙蔽雙眼。他指責,媒體把伊斯蘭國的國民塑造成了喜歡砍人的負面形象,又把伊拉克的薩達姆‧侯塞因、埃及的穆巴拉克、利比亞的卡達菲塑造成狂人,導致中東、北非國家的人民一味追求西方民主,發動了顏色革命,推翻了政府,卻敗壞了國家。他不禁感嘆:「現在這些國家的生活有比以前的好嗎?」
陳文茜也表示:「很多人本來以為社群媒體的出現是給人更多平等的機會,卻給了操縱者作假的機會,因為『付錢者萬歲』,他們都搞垮了好多個國家。」

中國民運人士曾節明的神評論:
--------------------------------------------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2017-03-26 博讯 曾节明文集

迄今,包括许多异议人士在内的华人,根本搞不清“专制”和“独裁”的区别、“民主”和“自由”的区别。他们信信然地以为:专制就是独裁,独裁就是专制;民主就是自由,自由就是民主。这徒令人叹:此种浆糊脑袋搞民运异议,除了一锅粥以外,还会有什么结果?
其实“专制”不等于“独裁”,“独裁”也不等于“专制”。“专制”就是剥夺自由,“独裁”就是统治者个人说了算。
独裁不一定意味着专制。比如张作霖独裁统治下的中国东北,就并非专制社会,而拥有广泛的社会自由;路易波拿巴(拿破仑三世)独裁统治的后半段,也非专制统治,期间法国拥有新闻出版等广泛的自由。
独裁之下,没有民主。但没有民主,未必就是专制,如:前英国统治下的香港,并无民主,却享有高度的自由;而同期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虽有普选,却是专制的经典。
民主也并不意味着自由。“民主”就是多数人说了算。多数人说了算,同样可以产生专制:如经多数人同意,推出侵犯少数人人权的政策和法律,便是专制的政策和恶法。象“文革”公审那种只要多数人同意,便可以把“一小撮”杀了、烧了、烹了的“大民主”,就是多数人的暴政。
马克思所主张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典型的多数人暴政。
有民主而无自由的经典是古希腊的雅典。雅典有着高度发达的民主制度,却缺乏言论自由。雅典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就遭以严治罪处死。
列宁时期的苏俄也有着高度的党内民主,苏俄社会却是血腥的极权社会。
众人都注意到独裁产生专制,却鲜有人注意到民主同样能产生专制;甚至在民主高度发达的当代美国,民主制度产生专制也早非头一遭:
如1917年美国宪法第十八修正案通过之后厉行的“禁酒令”,就属于侵犯私权的专制政策;
更典型的是“优生法”,1933年白左罗斯福上台后,美国多州相继出台基于“优生学”(类似于现今“计生科学”)的“优生法”,对残疾人、问题少年、智商测验低分者、甚至贫困群体实施强制绝育手术,这就是十足的专制暴政——民主制度所产生的专制暴政!
讽刺的是,赤裸裸违宪且残酷侵犯人权的“优生法”,直到1977年才被大面积废除。据不完全统计,全美受害者高达六万人,众多无辜者被剥夺生儿育女的权利,老来举目无亲,在孤苦伶仃中死去。
然而,民主制度下的专制萌动,并未随着“禁酒令”、“优生法”的废除而停止。最近德克萨斯女州议员、律师出身的民主党人(又是民主党!)杰西卡法拉提交一项冠冕堂皇的议案,要求禁止已婚男人自慰(即“打飞机”);该议案要求:“对不在女性阴道或指定医疗设施内的射精行为处以100美元罚款。”
该议案倘若通过,无疑又是一项民主制度产生的专制恶法,因为它是公权力对私权的粗暴侵犯!
如果美国不能制止类“禁酒令”、“优生法”的民主制度下的专制萌动,那么美国的前途,不是异化专制大国,就是在伊斯兰势力的侵袭下分崩离析。
那么,如何防止民主制度的此种专制异化呢?简要地说:
一是设立宪法中的不能修正内容。宪法是立国之本。而现今的美国,只要参众两院三分之二的议员动议,便可以提出修宪,虽则要通过还需三分之二州议会的批准,这仍然包含着动摇国本的危险。譬如,倘若白左势力或泛伊斯兰势力在美国空前膨胀,后果不堪设想;
二是加强违宪审查机制。“优生法”这种赤裸裸地反人类的违宪恶法,竟然在美国产生,并在多州横行四十多年,这绝对是美国的奇耻大辱,这反映出美国的违宪审查机制有重大缺陷;
三是在国家政权的设计中,限制议会的立法权。否则,一旦泛伊斯兰势力、左派或者迎合选民劣根性的政治骗子在议会中占了上风,便会动摇国本;
四是注重传统。一面发了疯地反民族、反传统,一面惶惶然要封堵泛伊斯兰和左派害国,这是政治脑残的缘木求鱼。英国为什么从没有犯出台“禁酒令”、“优生法”的大错?就是因为英国远比美国更注重传统和“习惯法”。
泛伊斯兰势力为何在与西方文明的对决中,已占得上风?就是因为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中的专制恶变机制——以立法的方式多数票通吃,凭借着自己制造选民的高生育优势,一步步“绿化”着西方社会。这,在西欧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
以上美国和西方社会的沉痛教训,中国在去除共产党之后建国时,亟需汲取。

黃國昌打旺中 可以打準一點嗎?
2019-06-17 14:34 新頭殼 張又昌/讀者投書(研究生)

在網路上獲得年輕人世代青睞、擁有高人氣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十七日召開記者會表示,旺中集團旗下媒體,包括中天、中時等,在近年的政府標案得標金額一路上升。黃國昌要求,「當旺中淪為中共傳聲筒,各級政府最起碼有選擇不買的權力吧!」一番義正詞嚴的言論,卻產生了模糊焦點的問題。
黃國昌所提出的「政府資料」,是從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以及國營事業,都算在內。然而在整場記者會中,黃國昌都一直將主軸導引至中央機關,顯然是希望讓記者會的焦點聚集在「中央政府」部分。
問題就來了。以中天電視為例,根據政府電子採購網的公開資料,從2016年到2019年六月,根本沒有中央政府機關的得標紀錄,地方政府則是23筆;如果是以中國時報來進行搜尋,在相同時間裡,則有法務部與中油共兩筆,地方政府則有19筆。
兩相比較,中央政府完全沒有黃國昌所指出的「讓旺中得標金額節節上升」的問題。顯然黃國昌也知道這當中的差別,才會用「中央和地方政府各自在不同媒體上所佔比例多少,因為結構很複雜,內容也很多,沒有辦法利用記者會時間一樣樣給大家看」這種回應來迴避。
對社運脈絡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旺中集團和黃國昌早從2012年的反媒體壟斷,就結下深仇大恨。從台灣主權的立場而言,黃國昌針對旺中集團淪為中國傳聲筒的問題進行針貶,呼籲台灣社會注意與警惕,值得肯定;然而在手段上不免有可議之處。
刻意忽略地方政府的比例,集中在中央政府,自然是為了拉高層級,吸引媒體焦點,並且再一次強化自己「不是小綠」的政治路線;更重要的,則是為六月二十三日的遊行進行造勢宣傳。凡此種種,都使得原本立意良善的記者會,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也讓黃國昌力圖營造的清新、清高中立形象,蒙上陰影。

大綠打小綠? 王定宇質疑黃國昌打旺中查證能力不足
2019-06-18 聯合報 記者林文義╱即時報導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昨天召開記者會,指旺中集團旗下媒體包括中天、中時等在近年的政府標案得標金額一路上升,他嚴正要求:「當旺中淪為中共傳聲筒,各級政府最起碼有選擇不買的權力吧!」民進黨立委王定宇今天以一篇研究生投書打臉黃國昌,質疑黃國昌:「是查證能力不足?或是故意程度有餘?」
有網友認為,其實黃國昌就是要打民進黨政府,這大家都看得出來,他學柯P學得很到位,將民進黨打成「資進黨」是他的戰略目標之一;執政黨必須認真看待他的攻擊(或者是批評),該回應的還是要即時回應,該改進的還是要及時改進。也有網友認為,黃國昌有努力,王定宇是否也加點油呢?
王定宇節錄研究生張又昌的投書,內容如下:
「讀者投書》黃國昌打旺中 可以打準一點嗎?(研究生張又昌投書)
黃國昌所提出的「政府資料」,是從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以及國營事業,都算在內。然而在整場記者會中,黃國昌都一直將主軸導引至中央機關,顯然是希望讓記者會的焦點聚集在「中央政府」部分。
問題就來了,以中天電視為例,根據政府電子採購網的公開資料,從2016年到2019年六月,「根本沒有」中央政府機關的得標紀錄,地方政府則是23筆;如果是以中國時報來進行搜尋,在相同時間裡,則有法務部與中油共兩筆,地方政府則有19筆。
兩相比較,中央政府完全沒有黃國昌所指出的「讓旺中得標金額節節上升」的問題...」

黃國昌辦遊行反送中 顏擇雅:看來是為了政治籌碼
2019-06-15 聯合報 記者雷光涵╱即時報導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說,23日將與「館長」陳之漢舉辦「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遊行,因館長指部分台灣媒體對「反送中」事件知情不報。作家、出版人顏擇雅說,那活動目前看來是為了黃國昌自己,支持一個運動是為了理念本身,不是為了增加某人的政治籌碼。
顏擇雅在臉書發文說,香港正發生的「反送中」抗爭是世界史的大事,就跟68歐洲學運、89天安門示威一樣;台灣過去幾天雖有群眾聲援香港,但人數不夠多,希望16日大家一起去立法院前濟南路聲援。
她說,反送中是2014年「雨傘花」的後續,雨傘花又是受到同年台灣「太陽花」的莫大刺激;因此台灣助港人寫歷史,也是在為自己寫歷史。
黃國昌靠太陽花學運成名進而步入政壇。不過顏擇雅說,她不鼓勵大家623上凱道;覺得623越成功,就越增加黃國昌跟時代力量談判的籌碼,甚至增加時代力量分裂的可能性。時代力量分裂,台派會更加分裂。她說,支持一個運動,不是為了充人數去增加某人的政治籌碼。

這次聽聽辜老的話:蔡總統 好好做一任就好
2018-11-25 新頭殼 林朝億

民進黨選舉大敗,總統蔡英文當晚就辭去黨主席,接下來是推代理主席、然後選出新主席。但關鍵的是,明年民進黨是否會辦一場真的總統初選?還是派系頭頭早就喬好,搞「鞏固領導中心」老把戲,強推蔡英文去推撞民意的火車頭?
這次選舉結果,其實並不意外:根據幾個較沒有受到機構效應影響的民調選前所做的推測,民進黨只是大輸或中輸而已。只不過,民進黨人卻起而攻之,說這是受境外機構影響的民調、或求官不遂者做的民調、或是扁系民調等等。選舉結果顯示,與這幾個民調相去不遠。反而是民進黨中央放出的澎風、假訊息,潮水過後,褲子都沒了。甚至傳出,連蔡總統本人之前看到的黨中央民調,也是經過所謂「調整」過的。
今年7月底,新台灣國策民調詢問全國民眾對於縣市長候選人將投給那個政黨時,民進黨是38.6%、國民黨是29.5%、無黨籍是10.5%。至於支持哪一黨的縣市議員候選人,民進黨是22.9%、國民黨是29.9%、無黨是3.6%、時代力量是2.5%。
但到了11月,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民進黨籍縣市長候選人的支持度則大幅下滑。民進黨下滑到24.2%,國民黨上升到33.9%,無黨籍是14.9%。民進黨從原先贏國民黨的9.1%,跌到輸給了國民黨的9.7%。
這次選舉結果,縣市長部分,國民黨拿下6,102,876票、得票率48.79%,民進黨拿到4,897,730票、得票率39.16%;民進黨大輸國民黨9.83的百分點,與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相去不遠。
就投票因素相對複雜的複數選區縣市議員選舉,台灣民意基金會11月的民調,民進黨也是不理想:民進黨支持度是18.5%,國民黨是29.2%,無黨籍候選人是19.5%,時代力量是2.2%。選舉結果,國民黨得票率40.39%,民進黨是31.05%。兩黨差距大約就是這個數字。
左傳哀公十三年「吳人告敗於王,王惡其聞也,自剄七人於幕下」。怕敗戰的消息傳出去影響民心,就將傳達不好信息的人給砍了。這次選舉,民進黨一直提假消息、假新聞、假民調,與當年的吳王夫差,心態上沒多大差別。
總統蔡英文民調長期不振,除了施政滿意度遠低於不滿意度外,她的信任度也輸給了不信任度。這與2012年馬英九尋求連任前不一樣,當時馬英九的施政不滿意度也是偏高;但多數時候,信任度還是高過不信任度;換句話說,當時多數的人是不滿馬英九,但還是信任這個人,這也是當年馬英九能夠連任的重要因素。
這次選舉,蔡總統的期中考等於死當,期中考變成期末考,連任希望甚微。其實4個月前,新台灣國策的7月民調指出,問到支不支持總統蔡英文競選連時,支持是33.0%、不支持則高達57.7%。至於民進黨內支持誰出來選總統,賴清德則以48.6%勝過蔡英文的23.4%。即便是在民進黨的支持者裡,賴清德還以45.2%勝過蔡英文的44.9%。
而在2020年總統大選的支持度上,如果是一對一對決,蔡英文分別對上了國民黨的吳敦義、朱立倫或馬英九,蔡僅贏過吳敦義一人(46.2%對30.8%),輸給了朱立倫(36.3%對47.8%)或馬英九(39.5%對40.8%)。民進黨裡只有賴清德在與國民黨一對一對決下有勝算,對上吳敦義是58.0%對22.7%,對上朱立倫46.5%對41.6%,對上馬英九是50.8%對35.3%。
選舉是很殘酷的事情。綠營別老做春秋大夢,妄想國民黨會派出最弱的吳敦義來選總統。選舉要勝,無他,就是假設對手會派最強的人,自己也要派最強的人出來PK。
2018敗選,只是7個尋求縣市長職位的人失業;2020若敗選,不僅蔡英文失業,一併舉辦的立委大選也可能大敗。在這種單一選制下,選到剩下2008年的27席或2016年國民黨的35席,也不是不可能。也許為了「鞏固本土政權」以及所謂「改革不能走回頭路」,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雖然常講出一些刺耳、甚至大男人的話,但他曾建議「蔡總統只做一任,好好做好這一任」,雖不好聽,但應該好好思量;別再學吳王夫差了。

2019-06-17 台灣星火

「台政府稱拒紅媒又大量採購標案 黃國昌:精神錯亂」 - 大紀元
時至今日,黃國昌怎麼還會覺得精神錯亂?這不就是蔡英文的本質嗎?

補充:
剛有英粉過來貼了下面這篇新聞,想幫蔡英文開脫。
「讀者投書》黃國昌打旺中 可以打準一點嗎?」 - 新頭殼
我刪了它,也鎖了他。但還是分享我的看法:

地方政府要給旺中標案,不關蔡英文中央政府的事?
我完全不認同。中央政府就是國之中樞。
如果真的要防堵統媒,真正施力點就在中央。
採購法、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反滲透法...
如果中央態度堅決明定限制法條,地方政府還有皮條?
這不是中央政府的責任,是誰的責任?

英派可以把美國總統和美國國會做的事,都講成自己的政績。
對台灣境內發生的事,卻想靠一篇讀者投書撇清。
這種爭功諉過的醜態,雖然頗有笑點,但真的很可悲。

時事評論家林冠任:「白綠分手所造成對民進黨最大的衝擊,是印象上民進黨沒有辦法讓大家覺得民進黨有走中間路線的能量。獨立建國、深化台獨、激發仇恨對立、檢討台灣價值等等種種,這些能被貼上對立的標籤,已經在泛藍同盟中固定下來,想擺脫也擺脫不掉了。
所以你們會發現,哪怕是什麼泛綠粉專在述說那些泛藍不正當的想法時,這些傳播力量傳達不到泛藍同盟中;他們看到也只是笑一笑,就當你網路新聞、網路笑話看一看。你講什麼中天新聞雙重標準怎樣怎樣,這些都沒用,因為雙重標準最大的就是民進黨。而泛藍同盟裡面只要不斷的告訴大家,民進黨就是那一個最大的雙重標準的標的。」
---------------

民進黨最該擔心的是,當選民覺得「藍綠本質都一樣」
2019-01-04 關鍵評論網 林冠任(時事評論家)

過去我曾是國民黨的支持者,所以我很了解國民黨的支持者角度的切入點。民進黨這次會輸得這麼慘,除了中央執政不利的原因之外,我認為最大的原因還是出在泛綠的論述,完全無法打進泛藍,甚至在今年已經完全失去了中間選民的支持,而只剩下同溫層的支持。然而這個問題,是泛綠在同溫層內根本感受不到的事實。
深綠跟急獨派最擅長的選舉操作,就是立一個假想敵,並且建立打倒假想敵的原因,然後以仇恨跟敵對的語言做發動,並訴求如果不站在一起的人就是政治不正確者;利用群體的同儕效應,來讓泛綠同盟逐漸影響同溫層向外擴張。這個戰術在過去國民黨黑金時期的時候十分有效,民進黨確實靠著這樣的戰術,逐漸拉到不少對黑金政權厭惡的民眾。可是這個對國民黨黑金政權、殺人政權的印象跟描述,已經逐漸隨著兩個點而淡化。
第一個點就是台灣的民主化與民進黨兩次輪替上台執政;第二個點就是民進黨屢屢爆出弊案,讓許多中間選民跟泛藍有了不信任民進黨政權的原因。泛綠一定無法想像,阿扁的貪汙在泛藍族群當中,有多深化民進黨的貪腐印象。現在民進黨屢爆慶富案、大創案、台鐵等,這些案子在泛藍族群中,早已深深抵銷對國民黨黑金政權的描述。
泛綠有一個最大的麻煩點,就是深綠跟急獨派的音量發聲非常大;再加上深綠、急獨派也確實掌握了很多政治上的主動,比如白綠分手。大家會發現,泛綠同盟裡面主張走中間路線的聲音其實是勢單力薄,而深綠急獨派的音量卻是又大又廣,這讓許多泛藍同盟跟中間選民感受到一件事情:民進黨是深綠急獨派當家作主。或者深藍或泛藍也會簡化認為:深綠急獨派就代表了民進黨,所謂的淺綠已經不在民進黨中了、在柯文哲的白色裡面。
換句話說,白綠分手所造成對民進黨最大的衝擊,是印象上民進黨沒有辦法讓大家覺得民進黨有走中間路線的能量。獨立建國、深化台獨、激發仇恨對立、檢討台灣價值等等種種,這些能被貼上對立的標籤,已經在泛藍同盟中固定下來,想擺脫也擺脫不掉了。
所以你們會發現,哪怕是什麼泛綠粉專在述說那些泛藍不正當的想法時,這些傳播力量傳達不到泛藍同盟中;他們看到也只是笑一笑,就當你網路新聞、網路笑話看一看。你講什麼中天新聞雙重標準怎樣怎樣,這些都沒用,因為雙重標準最大的就是民進黨。而泛藍同盟裡面只要不斷的告訴大家,民進黨就是那一個最大的雙重標準的標的。
再來,民進黨只要不處理慶富案,不管你要怎樣講國民黨是黑金復辟,都無法打入泛藍同盟,因為他根本就覺得你民進黨黑金政權。當然,他也了解國民黨是黑金政權;但他要換上國民黨,就是因為你做不好。這個是無論你想怎樣論述,都是無法扭轉泛藍同盟的整群大觀感。所以民進黨無論做什麼小改變、小花招,都沒辦法讓他起死回生,除非他願意在根本性上處理這些弊案;不處理,別說泛藍同盟就當你是黑金政權,更還有一堆泛綠也這麼看待你。
台灣的幾次輪替,對選民而言有如破解了民進黨深綠的台獨論述,就讓許多中間選民跟泛藍都不認為民進黨的台獨論述有正當性。當然這是角度的觀察切入點不同。但是如果泛綠永遠都無法正視這個事實的話,你會發現:你講的話,都只能在你的同溫層中流傳,只能讓同溫層點頭;但比人頭、比人數,會輸就是會輸,這就是政治現實。
民進黨如果想要力挽狂瀾,就該認清楚你的政治現實:你知道你的整體形象已經讓泛藍認為你完全沒有泛綠淺綠了嗎?你知道泛藍深藍覺得民進黨就是台獨、就是急獨、就是深綠這些人在把持、在決定嗎?
當整個民進黨甚至整個泛綠都套上這一層色彩,你說你是中間路線的維持現狀,那已經是一個天大的謊言了,中間選民在2020年一定會用選票強力來回應你。當你用仇恨發動去追殺白色力量時,藍色同樣冷眼看待你,他會深深認為你狡兔死、走狗烹,對你泛綠的評價是堅決不可信:民進黨說的謊言都不能相信,政見都是騙子,因為柯文哲是這樣的下場;那我們如果泛藍還傻到相信你,那我們不是天下最笨的傻子嗎?
白綠分手對泛藍來講,某方面象徵了對民進黨的信任感,信任感一崩潰,那是講什麼都當你謊言了。我相信,這個切入點也是泛綠同盟所看不見的。
所以,我認為,民進黨最該擔心的並不是掉了2020年的政權;而是如果這樣的標籤完全的套上去,以後民進黨的任何論述,只怕都難以再跨過半數、或獲得大多數民眾信任。民進黨該擔心的絕對不是眼前的2020大選,而是那一個永久、跳進哪條河都洗不清的形象。

抵制旺中就真的高尚嗎?面對自己的老闆呢?
2012-08-02 udn網路城邦 周玉蔻

媒體火拚,誰最高興?當然是政客.
新聞界在台灣,不管品質和本色如何變,政黨和政府的眼中釘是不疑的事實.媒體界自己殺自己,公信力降低,得利的正是最怕監督的權力擁有者.
在這個行業三十多年了,眼見最早發生抵制報團的,是李登輝先生任總統不可一世時,他的辦公室主任蘇志誠先生的名言,是要將聯合報大報變小報.
當時,聯合報系內一片憤慨.報老闆王惕吾先生的回應很淡定,他說,總統有任期,媒體沒有.
未說出的話,惕老沒講的是,媒體有專業的考驗,市場的淘汰,不勞政治人物指手劃腳.
風水輪流轉.近來,有些人提出了反旺中的主張,還一個傳一個,藝文界,影劇界,加上學生學者以及插花的政黨人士什麼的,好像很高尚似的.是嗎?
這些人當中的專業,其實大都和媒體工作及媒體平台有關.換句話說,他們,或者她們,背後,也都有個集團,有一個或者一群老闆.他們,反旺中的同時,能夠堂堂正正面對給飯吃的自己的媒體或者影視電台電視甚至出版社老闆嗎?
旺中的問題,層面廣泛.蔡衍明先生的態度或許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接受的,卻絕不是真正有罪該譴責的人.
真正的罪人是誰?別開玩笑了.你,我,他,批旺中的人,投入媒體的經歷比蔡先生資深長久得太多了.我們,或者你們,做了些什麼?摸摸良心吧!

黨政軍之外的黑暗力量
陳季芳 (前華視新聞部經理) 2009-06-17

(1)「黨政軍退出媒體」這句話,絕對是台灣電視發展史上最道貌凜然的一句話;可惜,所謂道貌者也,並非正義,而是政治,更多的是私意。所以,凜然不是岸然,先聲奪人是也。
「黨政軍退出媒體」這句話在台灣,真是有力量──就是打到了黨政軍的七寸,誰都不敢說這句話是錯的。但是,仔細想一想,這句話是沒錯;問題是,退出媒體為什麼只有黨政軍?因為黨政軍是台灣最大的三個團體?因為當時黨政軍控制了無線電視?
那麼,當初何以短視到只想趕走黨政軍?難道就沒想到比黨政軍更大的團體──商?呃,還有一個──教。由於沒想到這一點,所以也更不會想到黨政軍走了之後,總得有人有團體取而代之吧?
喊出「黨政軍退出媒體」這句話的人或這一撮人,絕對不會沒想到這兩點,他們沒這麼笨啦!
(2) 他們不笨,他們是故意設下了這個有缺口的圈套。黨政軍從後門走了,他們就從前門進來了;他們就是──教──傳播學客。
黨政軍還沒走,他們先是控管了公視,然後再擺脫新聞局,弄個誰都不能管的獨立機構──NCC。
這就是他們厲害的地方:他們不必出一毛錢──政府包賠,不必負一切責任──出事了回去教書就是,不但有電視台可玩──一台還不夠,還要加上華視、客家台、原民台、宏觀,還可以無所不管所有的媒體。
他們玩電視,不准別人看帳;別人玩電視,他們連人事都要管。
天下還有比這個更好的事嗎?
(3) 他們萬萬沒想到:一個賣米果的,居然有本事拿下了報紙雜誌,連帶的也有了無線有線電視台,再加上關係濃厚的台灣最大的廣播電台,聲勢實在太大了。不過,這還是其次,嚴重的是,賣米果的竟然敢「頂嘴」:說他幾句,就回了一星期的一版又一版;我算了,他還不甘心,還寄存證信函要打官司,這像話嗎?
賣米果的欸,士農工商欸,一個雞首、一個牛尾,由上往下數也差了三級,這還有倫理嗎?簡直目無尊長、大逆不道。他們說,這是黑暗力量。
所以,學客同枝連氣搞連署。
連署的作用是什麼?就是破口大罵吧、打打嘴炮吧,也就僅於此了。
但是,台灣之亂都是嘴炮開始。
想想看,那一次媒體紛爭不都是從傳播學客的嘴炮開始?
(4) 學客有個特色:沒事的時候啊,滿嘴經綸──對不起,沒打錯,不是滿腹,只是滿嘴──滔滔不絕;一遇到事啊,嘴巴就不聽大腦指揮了。
今天(090617)《聯合》二版大作學客連署新聞,登了一張學客記者會的照片,台大新聞所所長彭文正坐在中間。他說,希望賣米果的「收回存證信函,改寄道歉函向學者致歉」。這麼白痴的話也講得出口。「收回存證信函」也就罷了,還要「改寄道歉函向學者致歉」,乾脆叫賣米果的去死算了。
不過,彭文正當白痴也不是第一次;他以前做過電視主播,也在TVBS搞得雞飛狗跳,也想入主華視遭了滑鐵盧,本來當夥計是低低在下的痴,現在成了學客就高高在上的白了。
(5) 今天還有一條新聞說,金溥聰和黎智英拆夥了;《中時》的新聞寫了一小塊,完全是新聞教條式的寫法,很難看懂其中緣由。不過,從中揣摩,金溥聰走人的原因,不外是黎智英沒辦法拿白花花的銀子像扔到水裡一樣去實現金溥聰虛無的夢想;或者反過來說也可以,金溥聰縹緲的夢想爬不進黎智英現實的金庫,否則黎智英怎麼捨得金溥聰這塊敲門磚呢?
金溥聰說,他要去教書。去教書欸!還好他是想出國教。
(6) 你看看,所謂傳播學界就是這一撮人──現實裡媒體的失敗者;一個個在媒體混不下去的人,竟然有本事可以教人從事媒體,還可以指導別人經營媒體。這不止是笑話,而且才是真正的「黑暗力量」。
說什麼「旺旺中時挑動大家心底的底線」,這個底線是什麼?是誰訂的?這個底線如果不被挑動,黑暗力量就將永遠存在了。
(7) 光是「黨政軍退出媒體」是不夠的,教──也就是傳播學客──也得退出媒體才行,才公平;不然憑什麼叫「商」退出媒體?指指點點沒完沒了。
前幾天新聞說,公視的董事要增加好幾個。傳播學客有種你就別去。
(8) 教育界也是極沒guts,對這種人還虛席以待,好像在等浪子回頭一樣。想想他們能教出什麼樣的學生呢?
難怪一堆學生想延畢,出去能混嗎?所以寧可和滿頭包的老師相濡以沫,窩在校園一角抽根菸喘口氣,做做白日夢。
所以,教育界也得硬起來才行:借調,沒這回事;走了就別回來,管你是從政還是從媒。要來,可以,先簽個約,最少要教幾年;不要挾在碗裡、看在鍋裡,時時想劈腿。
(9) 旺旺中時這一步完全承襲余紀忠先生的風範,「寧可不玩也不認輸」、不可示弱,連示軟都不可以,否則從此操之在人矣──而且操之蠢人。
(10) 黨政軍教退出媒體,天下太平。

我認為反媒體壟斷決策錯誤, 不管是過去妖西在內的或623的, 中天沒在怕也沒在理, 更不甩島國三鮮跟黃國昌, 因為三立跟民視也是吃相難看!
三立還為了華流嘔吐劇能賺人民幣, 低聲下氣透過特殊管道請求中共許可!
所以要反媒體壟斷, 藍綠白媒體都要一起反! 不能只單挑旺中, 這樣只會讓旺中越反越旺!

批踢踢實業坊
作者askey (像鑰匙)
看板HatePolitics
標題[黑特] 大家來猜看看這是什麼粉
時間Sun Jun 23 22:32:01 2019

6/16 (恕我無法支持)
先講結論:623凱道反紅色媒體大遊行,請不要去參加。
黃國昌這個背刺新狀元果然衝出來發難。
所以為什麼呼籲各位讀者千萬別參加623凱道反紅媒?就是為了壓抑泛綠的撕裂力道。
撕裂不僅來自英德之爭,更深刻的撕裂,其實是源於白色力量與時代力量這兩大把鐮刀。
去參加遊行,就是給黃國昌底氣,讓他繼續扮演騙票咆哮帝,痛批蔡總統對紅媒不作為。
623凱道遊行實在沒有參加的意義。

6/23 (剿匪學院)
世代之戰,勝負已分。
現在開始立法把紅色媒體罰到死。
柯P不敢來今天的場子,已經完全喪失年輕選票,出不出來都無關大局了。
恭喜年輕世代們!將未來掌握在自己手裡。

不同粉專......但一樣噁心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5.231.77.55 (臺灣)
推 chow365: 英粉 39.12.226.27 06/23 22:32
推 heat0204: 只投小英、叫阿北快退休的柯粉 選我正解 180.204.215.152 06/23 22:34
→ hanslins: 英粉無誤。我一開始看到時代也是不想去的,但館長不得不挺 59.115.144.245 06/23 22:34
推 asdzxc1662: 只是堵藍、不禮貌鄉民團、打馬悍將粉絲團 都幾? 111.252.37.241 06/23 22:35
→ Tiphareth: 英粉呀www 111.252.136.1 06/23 22:35
推 nata9952: 英粉 36.237.3.40 06/23 22:36
推 shields5566: 覺青粉專不意外 我看黃國昌就是忍著些出一張嘴很久了,才跟館長合作 223.136.179.171 06/23 22:37
推 pttview: 英粉,623成不成功都是柯P的問題 220.129.103.250 06/23 22:37
推 quisk: 英粉無誤 36.226.30.57 06/23 22:38
推 hanslins: 他們都沒看到今天以前每一個柯粉粉專天天拉人挺館長,沒看到反對的 59.115.144.245 06/23 22:38
推 makiasa: 秒猜英粉 61.228.38.75 06/23 22:41
推 mxr: 低能英精 114.137.125.59 06/23 22:43
推 starport: 英糞吧 我有猜到嗎?他們經常跳躍式腦補 61.227.97.139 06/23 22:43
推 kkenex: 皇上英明 118.233.70.186 06/23 22:45
推 WARgame723: 英粉日常 116.241.168.148 06/23 22:45
推 pingtong0602: 是不是傳說只准自己愛台灣、別人都賣台的皇軍 220.136.18.85 06/23 22:48
推 howiekuohr: 皇上側翼小太監XD 110.26.126.116 06/23 22:55
噓 scuxun: 查了一下好像是一篇社論的文章,這你也能對號入座 42.74.128.39 06/23 22:58
推 eterbless: 看到背刺,一定是英粉XDD 36.226.234.80 06/23 23:03
推 Xulture: 第一個好像"只是堵藍"還是"恕我無法支持" 111.249.76.7 06/23 23:23
→ Xulture: 有看過類似的 就是打黃 說黃是跟柯一起的 111.249.76.7 06/23 23:24
→ ViktorGoogle: 有截圖嗎? 36.238.104.13 06/24 00:58
推 good74152: 所以這是哪個粉專?應該不是不禮貌鄉民團,他們是時力粉 115.82.44.64 06/24 01:01
→ good74152: 只是堵藍和打馬悍將比較綠一點 115.82.44.64 06/24 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