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史明歐吉桑生日分享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7/11/03

【時間】2017年11月5日,14:30

【地點】凱達格蘭大道

為什麼要辦

今年為史明台灣歲一百歲生日,過往史明教育基金會及親朋好友,皆會為史明舉辦慶生活動。而在解嚴三十年、二二八事件七十年、史明一百歲的這個特殊時刻,我們希望能擴大舉辦生日活動,邀請外界共襄盛舉。希望能以此為契機讓年輕世代及台灣社會認識這位人士,也認識他堅持一生的精神--台灣獨立。

這是什麼:

當天會有展覽區、攤位區和舞台區。

展覽區將詳細介紹史明的生平和理念;攤位區則由學生團體與NGO團體組成,可藉此接觸關注不同社會議題的人,看件台灣土地不同類型的壓迫;舞台區則有樂團、舞蹈和戲劇表演,且看他們如何用藝術的形式傳達出對土地的關懷活動內容豐富。

免費入場

歡迎大家共襄盛舉

活動日期: 
2017/11/05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蔡英文「感謝」史明的話,狗屁不通!
2017.11.06 傅雲欽FB

老台獨史明百歲生日分享會。總管蔡英文到場5分鐘,只講兩句話。第一句感謝——「史明歐吉桑,多謝你用自己的人生,對咱台灣人證明說:堅持理想,咱一定會贏得尊嚴。」第二句祝賀——「祝你100歲生日快樂!」隻字未提台灣獨立。
第二句祝生日快樂的話,淺顯易懂。第一句感謝的話,聽起來「莫測高深」,但其實就是投機政客拐彎抹腳的含糊話語。拐彎抹腳得太嚴重,變成文辭不通。
史明是台獨運動者。要感謝史明,直接說:「感謝你用自己的一生奉獻給台獨運動,我們台獨運動才有今天的成果。」這樣不是清楚明白嗎?
但投機政客蔡英文是「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捍衛者,不是台獨運動者。她只要獨派的選票,不要台獨。史明促進台獨運動的發展,她才不感謝。她感謝的是史明那種堅持他所謂的「理想」(蔡未必予以認同)的精神。
這就奇怪了!對於史明的堅持「理想」,如果心懷感動,應該是「尊敬」,怎麼是「感謝」呢?蔡英文應該說:「你用畢生的努力,證明只要堅持理想一定會贏得尊嚴,令人敬佩!」或者,簡單一點:「你一生堅持理想,令人敬佩。」這樣才講得通啊!
換言之,對於史明對台獨運動的貢獻,有所感動,才能用「感謝」。如果不是這樣,只是對史明堅持自己「理想」的精神有所感動,就應該用「敬佩」。蔡英文只是對史明堅持自己「理想」的精神有所感動,卻用「感謝」,實在狗屁不通啊!
這是用詞方面的狗屁不通。除此之外,還有更狗屁不通的部分。
蔡英文說,史明堅持「理想」,贏得尊嚴。史明贏得什麼尊嚴?當上了他想推翻的「中華民國」的「總統府資政」嗎?得到高高在上的「中華民國總統」來向他祝壽嗎?笑話!畢生想推翻中華民國的史明當上了「中華民國」的「總統府資政」,又得到「中華民國總統」的祝壽,是他晚節不保的的恥辱,怎麼會是尊嚴?
再者,史明晚節不保,怎麼稱得上「畢生堅持理想」呢?怎麼能令人完全敬佩呢?(註:他較年輕時的作為才值得敬佩。)
史明晚節不保的最大「功臣」就是蔡英文。她為了爭取獨派的選票,討好史明這個老天真,讓他跳下海去為自己的選舉抬轎、搖旗吶喊。
要說「尊敬」,蔡英文其實是尊敬史明「放棄理想,諂媚政客」的「勇氣」,豈是什麼「堅持理想,贏得尊嚴」?
要說「感謝」,蔡英文其實是感謝史明以獨派大老的身分為她的選舉抬轎,穩住獨派的基本盤,讓她能夠當選,如此而已,豈是什麼「堅持理想,贏得尊嚴」?
短短一句「感謝」或「敬佩」的話,蔡英文卻要故意說得模模糊糊、空空洞洞,讓蠢獨以為她是同志,真是善於施展「空心大法」的空心菜!

一場無情的政治戀情
2017/10/27 udn網路城邦 作者:凡夫(kelo)

民進黨與台獨建國者曾經是一對苦難戀人,彼此同甘共苦,渡過富家貴公子國民黨的打壓糟蹋。民進黨歷經奮鬥終於擺脫窮困,成為富豪,眼界也提高成為新一代富公子。
在台獨建國者心中一直認定「民進黨是我的最愛」,也一直認為「民進黨最愛是我」。孰不知,民進黨晉升富豪後,心境與眼界已轉換:曾經共患難的台獨建國者已成為民進黨心中的恥辱,不一樣的身份當然追求是門當戶對的伴侶。但死心眼的台獨建國者不認為民進黨變心,「是被國民黨帶壞,都是國民黨壞榜樣讓民進黨變心」,相信「我的最愛一定會回頭再愛我」,因此視國民黨為眼中釘。
對國民黨而言是無奈。民進黨是自己變壞,是自己成富豪後變心愛別人,與國民黨無關。白賊柯(柯文哲)也曾經是台獨一份子,看到民進黨因富享受快樂生活,不甘寂寞利用民進黨在創業期間,彼此利用名號自行奮鬥,終於也登上富豪行列。台獨建國者也認為「白賊柯是我們一國,不可能變心愛別人」。
已晉升富豪的白賊柯當然有樣學樣琵琶別抱,愛上更富有的富家女大陸,很明確告訴台獨建國者:「我已經跟你們不同國,不要再對我死纏爛拉,放手吧!」這一點,台獨建國者確實看清白賊柯真面目,已經跟白賊柯割袍斷義、劃清界線,天天罵白賊柯無情無義。以白賊柯現在行情高高在上,當然不理這些窮酸傻蛋台獨建國者,你罵你的、我愛我的。
時代力量看到民進黨將輝煌騰達,想方設法親近民進黨以求青睞。在民進黨奮鬥過程中當然需要朋友,時代力量終於有機會對民進黨一親芳澤,以新愛人高姿態現身,處處干涉民進黨的行為。民進黨當然不會讓這新愛先聲奪人。
再三警告仍不得新愛時代力量歡心,狀況與白賊柯一樣:一手栽陪你、希望你是我最愛,想不到你白賊柯利用我民進黨資源成為富豪。一向都是拋棄別人的民進黨,怎受得了白賊柯琵琶別抱、愛民進黨心中不敢說的最愛大陸,當然全面封殺鬥臭你。而你時代力量是什麼東西,竟然干涉我民進黨行為?我民進黨現在行情高高在上,愛我的一堆,不需你時代力量。再干涉,就將你逐出家門。
但民進黨對白賊柯心態,與台獨建國者對民進黨心態一樣:你是我的最愛,希望你回頭,不要去愛狠辣無情的大陸。白賊柯嘗到權力甜蜜滋味,當然不聽民進黨勸告,執意去追求他的新人生。就像台獨建國者苦苦哀求民進黨:「不要忘了我們當年的苦難過日,你對我的海誓山盟不管海枯石爛都愛我,你忘了曾說我是你永遠的最愛嗎?」
細思政黨這一切,跟現實的愛情世界是一樣。窮人翻身拋棄共苦的戀人,成為負心漢。共苦的戀人死纏不放,成為新富豪眼中不要臉的女人。而癡心的台獨建國者卻不認為舊愛人變心,只是一時被帶壞、早晚會回頭愛她,苦苦守著街頭等民進黨回頭,心中永遠恨「國民黨是帶壞民進黨的元兇」。
在此不得不站在第三者講一句公道話:台獨建國者,死心吧!你的舊愛民進黨已經是富豪,不會再理你這些煙花怨女,他希望的伴侶是富家女,就像白賊柯一樣是不屑你們的。你們對民進黨而言已經是過期的窮困老女人,自立自強走自己的路吧!單身很自由、無牽無掛,不要再寄望民進黨回頭愛你,更不要奢望白賊柯會同情、跟你站同一邊。

老台獨史明這次上凱道,不是去抗議
2017.11.05 傅雲欽

老台獨史明百歲,獨派要為他辦個慶生會,很好。但為什麼地點要選在凱道呢?凱道在「中華民國」總管府前面。長久以來它不是獨派向「中華民國」政府抗議的地方嗎?怎麼會變成辦慶生會的地方?奇怪啊!
難道史明和獨派人士要藉口辦慶生會,衝入「中華民國」的總管府,並佔領它,就像2014年318學運的學生衝進立法院一樣嗎?
當然不是。史明已經是「中華民國」總管府的資政了,而他們認為「中華民國」總管蔡英文是自己人,怎麼會去佔領總管府呢?
他們在凱道辦慶生會是要接近蔡英文,並表達擁護的意思。蔡英文也很給面子,特地在禮拜天「加班」,從總管府出來參加他們盛會,並接受史明高呼「總統英明」,就像二十多年前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向國民黨籍的總管李登輝高呼「總統英明」一樣。
從這件事可見,局勢變了。怎麼變?獨派進步了?不,墮落了!台獨運動興盛了?不,沒落了。

頒中華民國褒揚令給台灣民族主義者,形同鞭屍!
2019-10-15 民報 田豆子

大家都聽過,人格是人的第二生命!也聽過,人格重於生命!每個人的生命,人壽有時而盡。但是,人格者的人格,歷久彌新!
一生以消滅中華民國為職志、奉獻一生給台灣的台灣民族主義者,史明歐里桑(本名:施朝暉),日前過世,卻被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頒授中華民國褒揚令!這形同否定這位台灣民族主義者一生的志節!這麼錯亂蠻橫粗暴地汙衊史明的人格,呼叫史明的在天之靈要振魂護國,請問他要如何振中華民國的魂、要如何護中華民國的國?不然,該要如何拒收中華民國總統的褒揚令?
這不是公然鞭屍姦屍嗎?台灣魂史明歐里桑,魂兮歸來!
自古以來,交戰雙方因互爭而互重的例子多有。中華民國的首腦,若真的打心底尊重台灣民族主義者奉獻一生的人格靈魂,就應該站在遠方遙祭祝禱,豈可無禮又無理的侵門踏戶頒發表揚令!
要表揚什麼呢?這是褒揚,還是戰勝者羞辱戰敗者?
退一萬步來看,中華民國總統,若非要強勢親臨台灣民族主義者靈前奠祭,那也要先摘下中華民國的頭銜後,才可進入靈堂。這才是對台灣民族主義的獻身台灣,表達最基本的禮儀與尊重。
然而,在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的褒揚令中,白紙黑字清楚寫著,史明歐里桑在中華民國元首的眼中,不過只是一介宿耆罷了!說她篤念宿耆,就是她懷念一個年高望重的人啦!
很多人讀過史明親手寫的書,從史明的台灣人400年史,一路讀來,都是宣揚台灣民族主義,驅逐中華民國,消滅中華民國,建立台灣民族自己的國家...。
不管你同不同意、喜不喜歡,這就是史明一生致力奮鬥的職志,堅定不可有移的志業!白紙黑字,信誓旦旦,明明白白的記載著、書寫著史明這個人!
雖然,2016年已經百歲高齡的史明,接受了新當選中華民國總統的蔡英文聘任為中華民國資政,有點臨老入花欉的難堪,有人說可見這也是他自甘自願的。
雖然,百歲宿耆,也不好當作是頭腦混沌不清,致遭奸人算計設陷的藉口。
雖然,通達權變人之常情,戰略戰術權宜變通,對戰虛虛實實。百歲之人,誰說就不能也可以靈巧到異於常人的。
總是,我心懷不忍的書寫此文,只想必要替史明歐里桑說一句話,不管有再多的雖然,也敵不過一個人生命的終結。塵歸塵,土歸土。請容許一生獻身給台灣的史明,人如其文、文如其人的走吧!

2019-09-21 女王真心話FB

史明總結人生的最後一句話,既不是台灣民族主義萬歲,也不是台灣獨立萬歲,而是蔡英文一定要贏!
票不投給我的人沒資格懷念史明!這就是史明的價值。

如果蔡英文連任,會怎樣?
2019-09-29 民報 林進嘉(精神科醫師)

本人非常同意近日貴報陳銘堯先生對阿扁挺英的評論、以及君清農副教授「是該徹底告別民進黨的時候了」的觀點。
不過,最近和一些傳統綠營支持者談到2020大選的選擇。雖然很多人對蔡英文是失望、甚至討厭的,但其中確實有不少人還是會含淚投票,因為大家更討厭韓國瑜。我知道有些台派的前輩,也是會含淚投給小英。但是,我很想請大家靜下來想一想:如果蔡英文連任,會怎樣?在探討這個問題前,我們要先了解蔡的人格特質與行事作風。
蔡英文,以前在威權時期選擇服從,在當上有權無責的總統後選擇威權統治。不信嗎?看看蔡英文控制的民進黨,黨內沒有異聲:黨員怕黨紀處分,不敢挺東奧正名;中常會、中執會為挺英,可以公開作弊延長初選時程、修改民調辦法;八成五黨代表連署的提案,因英不爽,可以在全代會被「做掉」。看看對外,蔡英文可以用黑手掌控媒體,草率換董事長、粗暴關掉批評她的節目;施政不得民心,不用道歉自省,因為是「用了不對的行政院長」;認為公投害民進黨1124大敗,就修法「不准公投綁大選」,直接沒收正在連署的公投案;彭明敏、李遠哲、高俊明、吳澧培等先生屢次建言不聽,公開信要蔡不要連任,被英派發動年輕人罵到臭頭。這就是蔡英文的人格特質與行事作風,而且會變本加厲,因為絕對權力絕對腐化。
所以,如果蔡英文連任,用人方面會怎樣?
突然人格改變,開始重視彭明敏、李遠哲、吳澧培以及各位台派前輩的忠言?還是繼續重用幫她做掉賴清德的陳明文、洪耀福、林錫耀、黃承國等人呢?
在三百萬的加持下的陳明文會不會被提名立法院長?或繼續擔任選對會主委,呼風喚雨掌握未來民進黨公職提名大權,然後劣幣驅逐良幣,讓奴才出頭天?維護陳明文的蔡碧仲次長會不會在陳明文的舉薦下又升官?
老藍男會換成那些初選挺賴反英的深綠獨派嗎?
國營事業、官股銀行,不再酬庸給各挺英的派系人馬?
如果蔡英文連任,台灣國家正常化的工作會怎樣?公投、正名、制憲、入聯嗎?別傻了。
那中華航空、中華郵政改名呢?不。
成立台灣與美國建交宣達團?別鬧了。
成立台灣加入聯合國宣達團?別嚇死蔡。
如果蔡英文連任,保台抗中怎麼做?中共軍機軍艦繞著台灣跑,靠美國軍艦通過台灣海峽就好。紅色媒體繼續擾台;但中共代理人法、反滲透法爭議大,先不提出(也無法提出,因為國會不過半了)。台灣人繼續在中國被失蹤,繼續呼籲「國人若有前往中國大陸,應該特別注意人身安全」。嘴巴繼續撐香港,但不通過難民法。達賴喇嘛照樣不准來台。
如果蔡英文連任,司法改革會怎麼做?繼續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研議啊。阿扁的司法人權呢?可以「踹共」、沒有「瀆水」,就算不錯了;至於特赦,「要等社會有共識,時間也適合」(一邊一國的朋友再想想)。
最後,最嚴重的事是:如果蔡英文連任,台灣的風氣會變怎樣?政治上,如果要贏,就要夠狠、夠無恥,邊選邊修改初選辦法,而且要一改再改、改到自己能贏為止。全國學生參加各項競賽、考試、甄試,參賽者如果眼看著要輸給對手,也都可以要求修改競賽、考試規則。如果有人問「你為什麼願賭不服輸,遊戲中還想修改遊戲規則」,我們會得到這樣的答案:「因為蔡英文這樣做掉賴清德,也沒怎樣啊。你們還不都是投給她?」
如果是呂秀蓮當選呢?請大家想想,會怎樣?

輓史明
2019.09.21 傅雲欽

其一

死一個資政,像減一個邦交,敢是歹代?!
活百年生命,竟做百年奴才,豈不悲哀?!

其二

半生勇武,上山結交好漢,推銷台灣民族主義。嘴唸革命的經,有模有樣。自稱為永遠的革命者。
臨老糊塗,下海勾搭政客,擔任中華民國資政。手摸體制的奶,卸世卸眾。公認是歷史的大笑話。

其三

《小丑》開映,影迷群聚影院搶看
蝙蝠俠還沒出現
亞瑟到處碰壁,喘不過氣

歐吉桑畢業,粉絲齊上凱道告別
革命者半途而廢
同志膜拜政客,幫忙選舉

亞瑟伺候寡母
精神分裂
跟諾曼腳步,上演《驚魂記》【註】
高譚市陷入混亂

老綠男效忠女總管
雙重人格
與宋楚瑜並列,擔任總管府資政
台灣島一片黑暗

他不是蝙蝠俠
也不是小丑
他只是外來政權的弄臣

台灣人做奴才四百年
想出頭天?再等四千年!

【註】《小丑》的亞瑟和《驚魂記》的諾曼都與寡母同住,後來也都精神分裂。

王泰澤:抗議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
2019-10-19 民報 王泰澤(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員)

我抗議廣在台灣報導的〈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對蔡英文總統博士學位與論文爭議的立場與聲明〉。
我今早第一次讀〈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對蔡英文總統博士學位與論文爭議的立場與聲明 October 14, 2019〉,看到聲明文末,引用已故創會會長廖述宗教授的常言錄:但丁「地獄最熱的地方,是留給道德出現危機時,還佯裝保持中立的人。」我相當欣慰 — 因為我自己就是不鄉愿、不默不作聲、不佯裝保持中立 — 因此,我可大聲喊話:這份NATPA的聲明,完完全全不代表我的立場!
我也就想起林環牆教授昨天在BATA發表的一行幾個字:「創會會長廖述宗教授看到這樣的NATPA,應該會感到遺憾。是他們對不起廖教授。— Hwan Lin」
我也在此抗議NATPA會長、副會長、理事會,這次未經照會全體會員,擅自搶先對外發表片面意見聲明(先斬後奏,有無違反協會組織法?)想起故廖述宗教授時代的「組團調查,後做聲明」,兩個世代,民主觀念、作風兩相迥異,令人心痛。連李敦厚教授屢次公開主張的「直接詢問LSE以得真相」這種最代表台灣人學術良心的作為,這個聲明都以「待人從嚴,待己從寬」的態度曖昧處理。如此協會處事,與威權治國有何不同?
王泰澤 10/15
(我為史明老先生雕像,日日銘記他的話「要先做好的人,才會做好的台灣人」。他親筆以不同大小字體,書寫不同排列,讓我選用。他細心的思慮,令我感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