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大為:誰是台灣的民主先生?

2020/08/05
國立陽明大學榮譽教授

李登輝先生過世了,小英總統還令全國公家機關與學校下半旗,真令人驚訝。這不得不令我回想起近三十年前我常在台北街頭行走的日子,在那個時代,李登輝對我們許多在反對運動中的朋友而言,是個什麼形象呢?我可以理解,今天李登輝的形象已經國際化,民進黨當然不能放過這個可宣傳的機會,但是如何讓台灣的年輕人能夠理解這位過去的李登輝、也藉此來瞭解到台灣當代的民主是怎麼走過來的呢?也曾走過那個狂飆時代的我,感到有些責任要來寫幾句話。雖然,人死為大,我不想在此藉機對他大肆批評,但這幾天我看到媒體所說的話,都只是那個時代廟堂或宮廷裡的事情而已。我在這裡要提供另一面的故事。

事情可以從1988年5月20日農民運動開始說。那是蔣經國解嚴之後更讓台灣社運爆發的重要時刻。而從1988年到1993年郝柏村辭行政院長這段日子,也是李登輝從繼任總統、廟堂鬥爭到國民黨主流派全面掌權的日子。社會上的反對運動與國民黨內部的發展與政爭,是兩條平行的路線,我下面分開來按時間羅列,可以簡單對照的看。我的基本問題是,這兩條路線的關係是什麼?是哪一條影響了哪一條路線?我先從社會運動的幾件大事開始,有趣的是,往往都與520有關。而李登輝的兩次宣誓成為總統(1990年和1996年),按照慣例,十分諷刺,也都是520。

1988年5月20日,雲林農權會帶領數千名農民遊行前往立法院,抗議政府漠視農民權益,憲警以警棍、水柱驅散抗議群眾。(翻攝自綠色小組紀錄片《520事件》)

震驚全台的520農民運動後,更刺激各種社會運動,包括了清交兩校教授們聯手到雲林二崙實驗調查所謂的「石頭預謀」,後來還促發了藝術界的劇場、繪畫、攝影等新面向。1989年四月,鄭南榕為台灣百分百的言論自由,抗拒侯友宜等警察抓人而自焚。1990年三月,順著台灣各界抗議老賊們「山中傳奇」的風潮而起的野百合學運,導致李總統的接見。到了520,民間組反對軍人組閣運動(前一年六四中國天安門事件與屠殺)。1991年5月9日獨台案事件,清華師生們坐校車到調查局北市調處抗議。5月15日全台學生代表夜宿台北火車站,520知識界反政治迫害大遊行,同年九月100行動聯盟成立,要廢止刑法一百條。1992年五月,刑法一百條修正案通過。1992年年底,是立法院在戰後的第一次全面改選,民進黨得票31.03%,國民黨則得票53.02%,仍是立法院的多數黨(161席得約95席)。但在習慣多年掌大權的國民黨而言,這個改選結果被認為是嚴重挫敗,而民進黨則大有斬獲。

在這一段台灣社運激烈發展日子的同時,1988年李登輝繼任總統,1990年開始所謂的二月政爭,國代選出李登輝為第八屆總統,五月李登輝任命郝柏村為行政院長,是為治安內閣(特別要捉環保流氓)。七月召開國是會議,同時李登輝成立國統會,翌年通過國統綱領。1991年國民大會五月終止了動員戡亂時期條款。1992年底,萬年國會終於廢止,繼而全面改選。我們回顧李登輝任總統時,很快就任命郝柏村為行政院長,當時舉國驚愕、民間幹聲四起。李登輝十年後回憶說那是個現代版的杯酒釋兵權。但這只是個李事後合理化的回憶,今天一般只說是郝貪院長大位而上當。但若說李登輝有策略,為何郝柏村就沒有策略?為什麼不說那是郝柏村集團企圖把影響力從軍擴大到政?甚至郝在入行政院前也曾說過「只要有我在,15年內都不會讓李登輝為所欲為。」

其實,李提軍事強人郝柏村為行政院長,在複雜的宮廷政治中當然是著險棋與賭注,讓台灣廟堂的未來之路吉凶未卜。我們知道,郝柏村出將入相後,仍然繼續主持軍事會議,李只能隱約放話。另外郝仗著行政院長的副署權,幾次杯葛李登輝在高級將官上的任命企圖(如蔣仲苓升一級上將案),以發展郝在將領結構中的勢力。所以,也可以說,即使李登輝是總統,郝柏村仍繼續在軍政兩界發展勢力。一直到1992年底,國會全面改選,國民黨大挫敗,李登輝才仗勢提出,行政院需要向立法院負責,要求郝辭職。但郝仍不從,說要待國民黨中常會通過這個辭職提案才接受。結果是,1993年一月,郝柏村在國民大會各黨代表要求他辭職的聲浪中,覺得受辱,一激之下才自動辭職。於是國民黨李登輝的主流派終於取得勝利,而台灣政府中總統與行政院長的制度關係,也從類似李郝的雙首長制,發展向後來的總統制。

如果我們在1993年一月來反思,為何李登輝會取得黨內的勝利?是他杯酒釋兵權的策略成功?是因為李登輝先生發揮了民主抗爭精神,號召民間奮起推翻國民黨內的保守勢力?當然都不是。李之所以能夠向郝柏村施加辭職壓力,郝之所以在1993年受激之後知難而退,簡單的道理,就是1988年以來台灣民間的反對運動不斷的大爆發,更在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中挫敗了國民黨,成為臨門一腳,造成一個國民黨主流派勝利的客觀歷史條件所致。之後順理成章,1994年國民大會決定下屆總統直選,1996年李登輝、連戰取得54%的選票,而民進黨的彭明敏只取得21%的選票,排名第二。國民黨的主流派繼續是台灣政壇的主流。選總統之前,中共還以飛彈威脅台灣不得投票給有台獨傾向的李登輝。的確,1993主流派勝利之後,李登輝逐漸顯示對中國有分庭抗禮的意思──即使1992年十月有所謂的九二共識。但是不論如何,我們不能把對中國不假顏色,就等同於高舉民主大旗,成為民主先生,那是兩回事。一般而言,李登輝的反中,與他的親日有密切關係。

李登輝在1996年登上美國《新聞周刊》,封面標題稱其為「民主先生」。(圖片來源:《Newsweek》)最近我看到野百合學運的領袖范雲也對李登輝的過世發表談話。除了當年李在總統府關心學生「不要凍壞了身體」並接見學運代表外,范雲也大度的表示,李登輝後來在廟堂上的後續發展,的確有加速了台灣民主化的效果。我尊重也不完全反對范雲的判斷。李登輝過世後,有些基進的年輕朋友說李登輝在台灣民主的進程裡,其實只是個寄食者,收割了民主的果實。而從我當年在街頭的回憶與憤慨來說,我也會說他真的很糟糕,包括他的520就職象徵,顛覆了520社運的抗爭傳統,且後來被美國人稱他為台灣的民主先生,實在是不倫不類(《Newsweek》1996年5月20日)。而從我前面的簡單分析來看,李登輝是個會利用時勢的政治賭徒,但同時,今天比較寬容地來講,1993年主流派領航國民黨後,他也是個在廟堂與宮廷之中的民主仰慕者與追隨者。而後來被國民黨開除後,李登輝的確利用他的影響力,成為了一位推動台灣民主的參與者。

民主先生(Mr. Democracy),或是中國五四時代陳獨秀說的「德先生」,是一個代表民主制度(德莫克拉西)的擬人化比喻。陳獨秀當年為何稱之為先生?或許是要在袁世凱、康有為等當年的尊孔脈絡下,特別拿來與孔家制度或孔先生來作對比吧。而《Newsweek》1996年竟然把德先生的象徵化成肉身,頒給了李登輝總統,實在不可思議。因為今天我無法看到該原文,也就不必再評論了。但無論是民主先生或德先生,無論在台灣或中國,那都是個不可濫用或胡亂奉承的封號。

責任主編: 

回應

2019年6月19日,前副總統呂秀蓮召開記者會批評,《公投法》修正條文限縮公投的時間、議題,使得公投開放性遭大幅閹割,從「鳥籠公投」成「鐵籠公投」,也無法「公投綁大選」;修法的這天應訂為「公投蒙難日」。她質疑,一時之間,因《公投法》再修通過,一共有9個公投案被波及,她質疑立法院與中選會聯手強迫「公投墮胎」;正在連署的公投是究竟適用新法或舊法,中選會正副主委講法不同,「顯然當前中選會已經是一個失職、失能的委員會」[62][63]。她並強調,《公投法》修法草率、不負責任,須有配套措施,不能「頭痛醫腳」、「頭痛鋸腿」。

2019年6月22日,國立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批評,民進黨以「強化國安、護主權」為由剝奪台灣人表達自決的權利,台派裝聾作啞,他羞愧宣布退出台灣獨立建國聯盟與台灣教授協會[64]。2019年6月23日,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宣布退出民進黨,退黨聲明抨擊,當立法廢除「公投與大選同時舉行」時,民進黨已經叛離其傳統支持者[65]。2019年7月9日,奇美醫院精神科醫師林進嘉表示,過去主張公投的綠營支持者與偏綠媒體,大多數人不但對「《公投法》修惡」默不作聲,甚至辯稱「反對黨為增加大選選票,假公投議題進行投票動員,破壞公投真正精神」、「此次修法是防止統派利用公投進行對台灣不利的公投案」[66]。

2019年10月9日,呂秀蓮接受信傳媒專訪時透露,她最近一次與蔡英文見面是2016年大選前,當時她對蔡英文說她正在推動和平中立公投,蔡英文回應「這個很好啊,這就是民進黨的核心價值」,蔡英文還對她說當選總統以後要讓大家都來支持和平中立公投;結果蔡英文上任總統以後,沒有支持和平中立公投,反而破壞《公投法》,令她心寒[67]。2019年10月18日,前國防部部長蔡明憲發表〈致蔡英文總統公開信〉抨擊,蔡英文直接在2017年《公投法》修正案中拿掉公投正名制憲「人民作主」的公投精神,「所以蔡英文連任會比較顧台灣主權嗎?這是台灣本土派及海外台灣人對蔡英文最大的失望與疑慮」[68]。2020年5月25日,前民進黨立委林濁水表示,2019年他呼籲不要公投大選脫鉤修法,否則不利修憲公投,「民進黨堅持己見,現在才後悔修法害了自己」[69]。

再不監督蔡英文,小心台灣沒未來
2020-07-06 民報 林進嘉/精神科醫師

歷史難道真的會不斷重演?2016年7月,剛上任的蔡英文欲提名謝文定擔任司法院院長。謝文定被指曾參與中壢事件、美麗島案偵辦,是威權體制打手。蔡英文力挺謝時說了一句名言:「威權時代大家不是都選擇服從嗎?」從那時起,新任總統的蜜月期便結束了。2020年6月,剛連任的蔡英文欲提名國民黨的黃健庭擔任監察院副院長,輿論炸鍋、藍綠皆罵翻,這次蔡英文選擇沈默,而由黃自己表態退出。但內情波濤洶湧,相信蔡的支持度也會開始往下走。
不管是蔡英文自己的主張或接受「核心幕僚」建議,提名國民黨的黃健庭,美其名曰「以超越黨派為思考,並且能夠涵蓋多元領域、兼容多元意見、化解社會對立為考量」。這種自以為是的權謀與官場語言,只是鬼話連篇!
大家都在納悶:為何四年了,蔡英文還犯下同樣(提名不當)的錯誤?其實這不難了解:「黨國出身」的蔡英文,不曾參與過民主運動,從來沒有政治理想,「中美斷交」時還特地滯留美國。擔任有權無責的總統後,讓民主進步黨喪失創黨初衷與理想,為了連任不擇手段。連任後,身邊還是同樣那群「核心幕僚」,當然會做出同樣的決定、出同樣的紕漏。
民進黨的核心價值、創黨初衷、理想是什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是追求歷史轉型期正義、台灣國家正常化。但是,完全執政四年多下來,除了固權、分贓,還做了什麼?
在野時力推公投是人民直接權利,主張綁大選,以便提高投票率,有利於公投過關;執政後,認為公投綁大選不利總統大選,於是強力修法、沒收公投。台派人士,很多人為了大選勝選,選擇噤聲。
在野時主張三權分立,廢除考監兩院。執政後,只要不提名監委,就可實質廢除監察院。不做此途,反而監委提好提滿,找了各政黨偏好的人擔任委員,院長是民進黨派系大姐大,副院長則為分化國民黨兼顧後山選舉而提名官司未清的人。主張廢除監察院者,如同狗吠火車。
完全執政四年,司法改革原地踏步。突然在立法院臨時會要通過參審制,完全背棄自己黨綱主張的陪審制。民間司改會、台灣陪審團協會等民間團體雖在立法院大門靜坐抗議多日,十多個本土社團也發表最新的聯合聲明,呼籲立法院臨時會不應草率通過參審制、排除陪審制。但蔡英文不為所動,派出發言人張惇涵表示,政府推動的「國民法官制」,重點不是陪審與參審的爭議,而是人民如何參與審判。將「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改名為「國民法官法草案」,就想呼攏過去,根本是自欺欺人!
沒錯,蔡英文控制下的民進黨,就是在自欺欺人,只要權力,沒有理想、沒有願景。如果台派再不團結起來強力監督蔡英文政府,放任民進黨繼續國民黨化,不要說正名制憲不可能,台灣的未來終將只變成政客們輪流吃香喝辣。

2016-03-03 徐偉群(台灣守護民主平台)FB

以蔡英文之名,以民進黨之名,所以,超級總統制可以繼續?
所謂「適應現有的新政治情勢」等等,就是要確立一個強行政、弱國會的政治。然而,從馬英九「九月政爭」到「30秒服貿闖關」,所謂的憲政危機,不就是國會失靈、總統一手控制國會?訴求下修罷免門檻,以求順利「罷免馬意立委」,不也是因為「只有馬意,沒有民意」?
實行總統制的美國,總統能控制自己的政黨嗎、有兼任黨主席嗎?歐巴馬要求國會就TPP做快速通關授權,他的政黨民主黨議員許多都不支持,他必須費力說服。國會黨團應該是總統的配合單位嗎?
內閣制國家,總理就是黨魁,但那是弱國會嗎?相反,內閣制就是議會制,就是強國會。英國前工黨首相布萊爾就是在執政中途被迫辭黨魁,而首相換人。澳洲前總理陸克文,也是如此。
法國作為總統擁有大權的半總統制國家,再怎麼說,總統也沒有兼任黨魁。
到底為什麼,台灣在可見的未來,還要把國會當作總統的配合單位呢?所謂「新政治情勢」一點都不新,只是換人換黨而已,根本不是選前人民所期待的「新政治」。
陳水扁後期的「黨政合一」,固然強化了陳水扁個人意志的貫徹,但是有因此也強化了國家治理嗎?一個權力集中的超級總統,會有利於政權延續嗎?扁、馬的例子都是反證。民進黨和蔡英文到底從這些前車之鑑裡看到了什麼好榜樣?
最後,民主政治絕對不是「自家人政治」:別人不可以做的事,自家人做就可以。小看人民對民主的理解,恐怕就是蔡英文信賴基礎崩解的開始。

2020-06-12 Jimmy Chen

蔡英文似乎已經忘了二年前是如何因為剛愎自用,任命許宗力、邱太三盤據司法院、法務部,長期癱瘓公民頭家心心念念的司法改革,導致民心向背,期中選舉全面潰敗。重創台灣人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根基,以及對於本土派從政者的信賴。
身為民進黨的長期支持者,看著民進黨在取得政權之後,逐漸被華殖黨國體制同化。這些陳腐封建、保守反動的思維,言而無信、虛與委蛇的嘴臉,讓人感覺:眼前所見到的,是過去中國國民黨人的靈魂,寄生在我們曾經認識的民進黨人體內。
那些民進黨派系山頭大老、立法委員諸公、以及涉及司法改革相關業務的民進黨朋友們,你們認為這樣的司法改革,自稱有作為就要人民買單,當作人們都看不懂、聽不懂、想不通、容易騙,所以要怎麼說、怎麼做都無所謂?還是以為總統大選得了817萬票,眼前這些團體代表只是區區少數,隨便給個說法打發就行了?
那些民進黨的現任立委,她總會卸任的。面對威權全閉上嘴,你們未來還要不要做人?
你們以後要如何面對自己、面對台灣民眾、面對支持你們的鄉親、面對眼前這些長期付諸心力推動司法改革的民主先進與昔日戰友?
還是你們認為有權、有勢、有官做就好?其餘什麼改革、民主、正名、制憲、建國、理想、公義、人權,乃至民進黨的黨格,與你們自己的人格,通通都不重要?
#有權無責的華殖官場文化

李登輝批著假台獨的大衣 替中華民國和國民黨延年益壽
李登輝批著假台獨的大衣 利用台聯分化綠營
李登輝老了 後續有人了!

蔡就職陳佩琪發8字驚人之語:騙到的人就是贏家 網:以為假帳號
2020-05-20 中時電子報 黃麗蓉

蔡英文總統今天就職,台北市長柯文哲夫人陳佩琪卻貼文酸說,「騙到的人就是贏家」。網友看完一驚,「看到言論中帶酸,原本以為是偽帳號,原來是真的。」
陳佩琪今晚在臉書貼文表示,在台灣要選得上,要有網軍、東廠、媒體、名嘴、側翼、網紅,加上前瞻、風電、紓困、振興計畫才行。柯文哲卻什麼都沒有,是要跟人家選什麼?還有,最重要的是,選舉時要臉皮夠厚,高喊「愛台灣、護民主、顧主權」;若選後有人配合口號「提案」,最後也會有自知之明,自己主動「配合政策」撤案。
陳佩琪接著表示,台灣的「政治」實在會讓人腦袋失序,或許政治真的只是高明的騙術而已;但再怎麼說,騙到的人就是贏家。520真的很想跟勝利者說,「加油」吧,也請往後4年莫忘世上甘苦人多。
陳佩琪還提及,印象中,做完兩任市長的人若繼續從政,好像都會去選總統。2013年底,柯文哲突然跟她說「不當醫生了,要去選市長」,當下自己聽了忍不住一直笑,被笑到有點生氣。昨天看到柯文哲在民眾黨記者會的一番談話,再想想他目前的處境,不久前再跟她提到選總統的想法時,就沒再嘲笑他了,只淡淡地跟他說:「我和周邊愛護你、支持你的人都會幫你,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就好。」並建議他心中擬個計畫,參選兩次不成功,就想想做別的事吧,回醫界、寫書、或演講旅行,「我都支持你」。
網友紛紛貼文回應說,「珮琪醫師真的很有政治頭腦,都知道綠玩的那幾套」、「說的真好,句句到位,針針見血。」、「字字說到心坎!台灣政治亂象!」、「選前芒果乾,選後不相干,名利雙收把酒歡。」、「柯P除了妳,還有我們。」

蕭曉玲:「台灣目前的民主,不過是個假象。民主的基本內涵在於人民作主,如果延伸到獨立建國運動的話,就是人民自決(Self-determination),或稱民族自決。這項權利,可是台灣人數百年來都未曾擁有過的奢望啊!尚未獨立建國的台灣,又怎麼能稱之為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呢?」
————

民進黨一邊執行獨裁手段,一邊高舉民主大旗,跟共黨宣揚人民專政有何兩樣?
2020-04-10 呷新聞 蕭曉玲/俄國台灣研究院主席

中國,是民主國家嗎?或許絕大多數的人一看到這個問題,就會直接反射性地回答:「當然不是!中國是共產黨,是專制獨裁!」可是你們知道嗎?中國共產黨他們可是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民主的,且看中共官方對人民民主專政的定義:「對占全國人口絕大多數的人民實行民主,對極少數敵對分子實施專政」。
看到這裡,不覺得有些熟悉嗎?曾幾何時,「少數服從多數」這六個大字成為了多數人霸凌少數人的工具,成為了執政者批鬥異己的藉口?這正是發生在我們台灣島上的事。現在只要是批評民進黨政府的,都被打成中共同路人;質疑論文門的,會被傳喚去警察局;網路上的影片會被下架,還會引來1450網軍撻伐,還有人動輒興告來恐嚇百姓。這次由於武漢肺炎的防疫,還可以無視法律,越權踰矩,法治蕩然無存。
最諷刺的是,一邊赤裸裸地執行獨裁手段,一邊還高舉民主自由的大旗,這種行為跟共產黨宣揚的人民民主專政有何兩樣?回到那個問題,中國是不是民主國家?當然不是!而且不只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連中華民國也不是民主國家,因為兩個都是中國,兩個都很獨裁。
美國人時不時地讚揚台灣的民主,一再強調台灣的民主經驗為中國提供了另一條路,是華人民主的典範、一股良善的力量等等云云。這些正面宣傳吸引了許多受夠了共產黨獨裁暴政的中國民運人士、嚮往自由和渴望脫離中共的香港人、以及移居西方世界崇尚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海外華人,在他們的心中種下了對華人世界民主的希望種子,看著台灣的選舉,彷彿看到了那顆種子發芽、茁壯,期待著它能長成一顆結實累累的大樹。台灣在他們的眼裡倒映著那個只存在於平行宇宙或遙遠未來的中國,一個崇尚自由人權、民主和平的中國,這也正是美國人想讓他們看見並且實現的。
然而,拆穿了虛假的外殼,才能顯露殘酷的事實。台灣目前的民主,不過是個假象。民主的基本內涵在於人民作主,如果延伸到獨立建國運動的話,就是人民自決(Self-determination),或稱民族自決。這項權利,可是台灣人數百年來都未曾擁有過的奢望啊!尚未獨立建國的台灣,又怎麼能稱之為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呢?
我常覺得,台灣人的邏輯不好,不懂得類推,又特別容易被帶風向。美國將台灣定義為「民主」,許多台灣人就開始洋洋得意;美國人將中共體制定義為「獨裁」,台灣人就大聲斥責。然而,各位知道嗎?中共也是有選舉的,當然不是像台灣這樣人民直接選舉國家元首,而是一層一層由下而上、由共產黨統籌的。話又說回來,美國總統選舉難道是全民直選嗎?不,美國也是各州推派代表的選舉人團制度,是一種間接選舉。
其實,從人民自決的角度出發,中國甚至比台灣更「民主」。回顧一下滿清割台以來,台灣先是被日本統治,後來又被中華民國實質軍事占領;這段時期的中國,卻是已經經歷過兩次大規模革命,第一次的武昌起義推翻滿清,第二次的國共內戰推翻蔣介石政權。國民黨當年與共產黨和親共的左翼政黨發生嫌隙,在未經各黨出席的情況下召開制憲國民大會,之後國民黨潰敗逃亡。共產黨贏得勝利後,頒布了自己的憲法。《中華民國憲法》是被自己的國民否決掉,人民將選擇交託給了共產黨,這不就是人民展現自我意志的表現嗎?你可以說,人民自己選擇了獨裁者,這是不智的、是愚昧的,就跟希特勒也是藉由民主制度選舉上台的一樣。但他們至少是有選擇過的吧?台灣人何時擁有過選擇了?台灣從來沒有革命過,沒有成功推翻外來統治過,比中國人還不如。
再舉另一個例子。前幾年烏克蘭發生重大危機,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受西方媒體影響,多數台灣人是配合美國口徑而批判俄羅斯一方的行徑。可是,仔細一看便會發現,克里米亞可是經過該地公投表決,通過決議併入俄羅斯的,基於當地本來就是俄語人口居多,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何況克里米亞半島本來就是在蘇聯獨裁時期由出身東烏克蘭的赫魯雪夫強行劃入烏克蘭的,通過民族自決回歸俄羅斯才是符合當地居民總體民意的民主。西方世界卻藉口克里米亞沒有通過烏克蘭全民公投同意因而無效,拒絕承認,這不禁讓我想起習近平曾說過台灣問題要由全體中國人民同意。如此觀之,歐盟、美國在這時候反而是變相的阻礙克里米亞居民的民主,是多數霸凌的幫兇。
民主當然不是讓一群驢子去投票,但更不可能是連投票的權利都沒有。民主與否,更不是美國或民進黨或任何一個政權擅自下定義的。台灣人民,跟這個名為中華民國的政府之間,並沒有締結任何協定。我們從來沒有授權讓這個舊中國政權來這裡作威作福。總統直選,只完成民主化工作的一半而已。我們至今為止仍然沒有經過全體公民投票,決定我們的國名、制定我們憲法過。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更是大剌剌的飛來台灣,向立法委員施壓,限制我們公投的權限,不准我們更改國號、領土。這就跟美國對克里米亞居民說三道四一樣,是反民主的表現。
在台灣的議題上,美國跟中國在本質上的差異不大,都具有鞏固獨裁威權、操作輿論、限制民主的特徵。如果說中國定義的民主令我們覺得可笑,那美國政客所定義的民主──與美國共享價值的台灣民主──難道就不是一場鬧劇嗎?
筆者在此提出一個新概念:無條件民主(Inconditional Democracy)。真正的民主是無條件的,是必須放諸四海皆準,是必須一視同仁,不可以雙重標準。為達政治目的而任意曲解或改變規則,絕非民主的精神。唯有爭取絕對的民主,我們才能享有絕對的自由,才能真正做自己的主人。

民主制度帶來的弊病就是我們不再覺得國家是敵人,還自認為可以騎在國家之上指導國家。結果國家就透過「合法手段」、「公眾利益」等說詞不斷溫水煮青蛙式的擴權,還可以繼續獲得人民的支持哩。

李前總統犯大忌
2007-02-05 自由時報 劉順明(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公共政策與管理系研究生)

如果政治人物是靠著不斷否定自己過去來暢談自己的大未來,那太好當了。如果台灣的經濟要建構在不敢碰觸統獨爭議的基礎上,那台灣人永遠是國際上沒有身分的孤兒。所謂台灣已「實質獨立」,是一種自得其樂的鴕鳥心態,只能說是「精神上獨立」。
李前總統推動的民主化,沒有台灣人會想抹煞。但是,2007年這一番「不台獨、引中資、訪中國」的談話,把自己曾經點燃的一盞希望之燈親手熄了。整個台灣社會關注的焦點是其立場丕變,而對他所提出的各種看法漠然。要怪台灣民眾不去解讀他的願景嗎?不,要怪他自己。他已經犯了John W. Gardner在〈On Leadership〉中,領導者的大忌:無法堅守立場與價值,而失去跟隨者的信任。
(完整版以「領導人的難處」為題發表於2007年2月10日東森新聞報)

總統直選又如何?
2020-06-01 呷新聞 蕭惟仁/自由業

到現在為止,許多獨派人士還以全民直選總統來界定國家主權獨立的成立條件。這根本是一廂情願,永遠得不到全世界的認同。
舉個例子來說,有一個房子被人佔用,使用的人並沒有房子的所有權狀,在法律上永遠不能成為房子的主人。可是住在這個屋子的人實行民主制度,以民主的方式選出家長,然後這個家的人說:我們已經以民主的方式選出家長,所以我們已經擁有房子的所有權。
請問你會認同他們的說法嗎?你一定不會,而且說他們是瘋子。現在你是旁觀者,所以你看出來他們是瘋子。可是台灣主權問題跟這個例子有什麼兩樣?民主選舉與所有權根本就是毫不相干的兩碼事。換句話說,民主選舉也無法改變台灣沒有主權的現況。否則台灣已經直選總統,為何還是得不到國際上的承認?解鈴還須繫鈴人。台灣要解決主權問題,關鍵在美國。美國是唯一的關鍵因素。
有人又把問題推給現行的憲法,說原因出在我們的憲法是流亡憲法。言下之意,修改憲法就可以解決膠著的困境。這又是一個原地踏步。過去陳水扁要修改憲法,把台灣土地納入中華民國版圖,被美國勒令禁止,因為美國有法理上的權利在手上。
你想修改憲法,美國馬上跳出來說他反對改變現狀。什麼是現狀?說白了就是美國掌握台灣實權的現狀。這個問題已經夠清楚了,台灣政壇上民進黨這些精英難道還看不懂,或者是裝傻、意圖繼續欺騙台灣人民?

李登輝與辜寬敏,自始至終,顯示權貴後代搞革命的侷限性;他們的反中,植根於投日;他們的投日,植根於戀棧權貴;而當日本人無法保護他們的權貴時,他們只有投向另一個主人。他們的台獨若即若離、投降若即若離,但那與權貴們的交情卻是真的。

「民選皇帝」的姿態與心態
2020-07-09 自由廣場 金恆煒專欄

台灣的憲政怪獸棲息在總統府,說白一點,就是總統蔡英文啦。
蔡總統成為民主憲政怪獸,一方面拜憲政體制之賜。九七年李登輝主導修憲,澄社即斷言會造就「民選皇帝」,果然具體呈現在蔡英文身上。另一方面,蔡英文掌握行政院,加上身兼民進黨主席,挾過半的國會席次得以操控立法院;現在透過前大法官許玉秀大爆內幕的文章,原來大法官也在她的呼來喝去之列,且當眾「喝斥」如對下屬!現在終於體會到漢高祖劉邦志得意滿的那句千古名言:「吾乃今日知為皇帝之貴也。」
蔡英文以君臨天下之姿,獨斷乾坤,大法官隨傳隨到,如跑腿般使喚;那麼把民間司改團體呼求的「陪審團」當垃圾丟棄,採用換湯不換藥的所謂「國民法官」,有什麼奇怪呢?許大法官劍尖所指在蔡英文悍然拒絕司改進步版本的「陪審制」,採用維持黨國遺緒的所謂「國民法官」。「喝斥」大法官又怎樣?不過是大總統姿態與心態的外顯罷了。
總統府發言人指稱,許玉秀不在現場,所說「喝斥」、「責罵」都是子虛烏有。然而在場的民間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除表示蔡總統「有上火」、「有生氣」、「口氣真的不好」外,還爆料說,「當天下大雨,呂太郎還是來了」;言下之意是皇上召見,大法官不敢不到。另位在場的王薇君則說,「喝斥」一詞或許不妥,但蔡確有「訓誡」。另位司改會主任蕭逸民則證實是「嚴厲地質問」。「口氣不好」也好、「訓誡」也好、「嚴厲地質問」也好,與「喝斥」有差很大嗎?許大法官並沒有扭曲蔡大總統頤指氣使大法官的事實。
其實這不是重點,重點在蔡英文有沒有踐踏「權力分立的原則」?府方的辯稱是呂太郎在任命大法官前是總統府秘書長,所以請他到府說明云云。問題是,呂太郎是現任大法官,不能因為過去是總統部屬就可以無視大法官在憲政體制上的崇高地位,更不容總統當成隨時使喚的差役。大法官的尊榮在職位,不在誰何。像呂太郎這樣,貴為大法官還是聽命唯謹、奉詔辦事,獨立釋憲可能嗎?
「喝斥」事件最可怕的是,蔡英文凌駕在憲政體制之上,民進黨屈從一人之下。為了貫徹蔡英文「國民法官」的意志,民進黨推出民調,「參審制」支持度竟然高達七成八;目的當然是為現實政治服務,證明「陪審制」沒人支持,證明小英「天縱英明」。然而,即使司法院自己做過的民調都顯示不信任司法的高達五成六,坊間民調更高很多。在這樣基礎上做「參審制」民調,有公信力嗎?難道民進黨已自甘墮落到塵土之下?
這話怎講?「陪審制」是民進黨為追求司法正義,列在黨綱之上;如果陪審制因為人民不接受就棄之如敝屣,那不就表示民進黨自己掌嘴,證明當年是胡搞亂搞?再舉一例。民進黨有台獨黨綱,如果當時做民調,支持度一定是小小小;為什麼拿著這面大旗,勇往直前到全面執政?民進黨的所有核心價值,是不是全屬騙選票的美麗口號?
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傲慢。民進黨一旦拿到了權力,所有編織的普世價值可以全不認帳,憲政怪獸遂在理想的灰燼中為所欲為;「厲害了,我的黨」!

2012年8月21日,台獨左派人士楊碧川諷刺,台灣本土化運動是「20世紀大騙局」,它讓只有李登輝、吳伯雄、連戰之流才夠稱得上是「人上人」、「人中龍鳳」的台籍菁英,「他們為外來主子有效地代理統治台灣人,並鞏固了外省權貴子弟如今仍繼續騎在台灣人頭上耀武揚威的優勢」;而台灣人曾經在陳水扁政府時期風光執政八年,所作所為卻是「拚命捍衛『中華民國』這個早在1949年10月1日就已被毛澤東消滅的偽政權」;如果台灣人在中華民國體制內執政等於台灣獨立,那麼20世紀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國獨立的歷史就成為天大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