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菁英們擺脫南部主義

2007/08/30
作家,《綠海策略》協同執筆人

昨日諸葛俊先生在「時論廣場」發表〈當馬英九碰上三鳳宮〉一文,有部分觀點委實值得商榷。

從諸葛先生文中,似乎可以看到對於後現代思潮的推崇,並指涉高雄是個「距離後現代甚遠」的都市。「後現代」的程度,是不是個有意義的評價標準,這容有討論之處,但它常常淪為價值混淆者的自我遁詞,在貌似多元的背後,隱藏著虛無主義的一元性,壓抑社會改革的能動性,卻是習見的事情。再者,在真正的後現代倡議者概念中,所謂的後現代,是以去中心化、批判啟蒙理性的思考,來達成對多元性的真實尊重,但在諸葛先生文中,一方面鼓吹後現代的價值,一方面卻又顯然以「再啟蒙者」的姿態,對高雄人的民主素養加以指導,難免讓人有一些錯亂之感。

更重要的是,在諸葛先生文中,對高雄人民理性的預先否定,並非單一現象。近幾年,在台北的政經座談中,在談話節目的資深媒體人口中,更在蓬勃的新街頭運動中,我們不時地可以聽到批評南部賣藥電台肆虐,進而傷害民主的話語,這其中顯然暗示了南部人閱聽品質、及對公共事務辨明能力的低落的評價。

但在訕笑南部「賣藥的」地下電臺的同時,以台北為中心地的電視台,卻天天播出著缺乏醫學根據的油切綠茶廣告,擔綱演出的還是曾經批評布袋戲沒文化的女星,這何嘗不是另一種光鮮亮麗的「賣藥電台」?這種不甚公平、缺乏自省的指責,又透過眾多具有媒體優勢的大知識分子們,用修養良好的話語,委婉卻強勢地傳播著。南部鄉親們,陷入難以自辯的氣悶之中,故充滿了對台北政治菁英的「不爽」情緒,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諸葛先生將南北隔閡的擴大,歸咎於高雄人的民主素養,是否過於片面與武斷?

根基於族群與地域主義的政治對立,近年在台灣急遽滋長,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我們必須嘗試去解決,這更是人民全體的責任;我相信理性溝通的政治模式,是台灣當下所亟需建構的,也的確應該減少彼此間的情緒堆積,而擴大對話與相容的可能性;但另一方面,當一群人概括地指責另一部分的人「民主素養有落差」、「缺乏公共性」、「昧於理性批判」,或指責在三鳳宮廣場的政治言說是「民主開罵」,縱使言詞委婉,難道不是另一種經過包裝的地域主義嗎?這又豈是民主素養的高度表現?難道民主素養所指的只是優雅的姿態與語言的講究而已,至於實質上是否淪為阻卻溝通的本質性謾罵,則不是我們要去關心的嗎?

相信久居台北的知識菁英,對於薩依德所提出的「東方主義」耳熟能詳,也大多理解其所要表述與批判的,是一種非東方甚至反東方的東方觀,更是西方世界從自己的框架出發,而將「東方」視為蒙眛的心態;這樣的心態,在台灣資源失衡的內國殖民結構中,似乎也正以輕蔑、賤視南部的「南部主義」的形態呈現出來。

如何解消三鳳宮鄉親在內的「南部人」對於這種「南部主義」的疑慮,相信比起一時一地的黨派歧見,更是馬英九等諸多政治人物,所須嚴肅面對的問題。也期待如諸葛先生這樣的評論者,能擺脫「南部主義」的視角,對台灣的地域對立提出更加公允的見解。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可悲!丁允恭辦公室打砲逼墮胎 民進黨婦女部昨天一篇貼文糗翻
2020-09-09 中時新聞網 林毅

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在高雄市新聞局長任期內,多次將辦公室當成私家砲房,事後還逼女方墮胎,更遭控利用照片持續騷擾女方,妨礙女方新一段戀情,引發軒然大波。不少網友紛紛點名民進黨婦女部。糗的是,民進黨婦女部昨天才在臉書PO文譴責權勢性侵,要求修法加重,對比今天新聞可說是諷刺無比。
民進黨婦女部在昨天貼文,舉出新北衛生局林姓女職員、少龍仙女班、林奕含事件為例,譴責權勢性侵;更表示自家立委范雲正在與民間團體合作,推動修法加重刑責,接住每一個受害者。未料今天丁允恭事件爆發後,婦女部始終保持沉默、不發一語,對比此篇PO文可說相當諷刺。
網友也紛紛在民進黨婦女部臉書留言:「為什麼對丁允恭的事保持沉默」、「在局長室修竿,真的好棒棒」、「怎麼遇到同仁就轉彎惹」、「還有人在嗎?總統府出事了,快出來洗地啊」、「希望貴部能以同樣的道德標準檢視黨內同仁,不要讓國民覺得雙重標準」、「又要噤聲了嗎」、「還不出來咆哮一下丁丁?」、「婦女部醒了沒啊」、「請問用的是那牌子冷氣,可以這樣安靜?」
而貼文中提到的「女權鬥士」范雲,至今也依舊拒絕對丁允恭一事做出評論,反而今天在臉書以男女從政平權議題聲援賴品妤,遭網友留言諷刺:「所以對貴黨總統府發言人一事怎麼看」、「范委員,你的鴿子飛很慢耶,還在賴品妤」、「要不要先評論一下丁先生」、「那丁丁呢?因為同黨,所以女權就沒關係?」、「你們家那個丁什麼的也嘴一下啊」。但范雲僅回應留言支持的網友,並未理會有關丁允恭之留言,遭酸選擇性男女平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