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譴責鄭姓藝人污辱民主前輩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20/08/17
資料來源: 

今日(8/14),台灣民主之父、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移靈火化,而其設置於台北賓館追思禮堂中的遺照,卻遭鄭姓藝人潑以紅漆,永社對此行為表達嚴厲譴責!

據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網站(https://reurl.cc/d5r8O8),鄭姓藝人為大中華文化藝術表演團的代表人,接受兩岸各機關團體之邀請進行各項演出,而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則一生與中國政府為敵,鄭姓藝人此種惡劣行為之動機為何,是否想向黃安與劉樂妍靠攏,值得懷疑。

對永社而言,不喜歡前總統李登輝的人,可以批評他生前有何不是,這都屬於應該受到表現自由最高強度保障的政治性言論。然而,本次鄭姓藝人的所作所為,據報導並未表達任何訴求,難以認同算是憲法表現自由的保障範圍。

鄭姓藝人的此種行為,不僅是對台灣有巨大貢獻的先行者造成重大侮辱,除了有可能違反文化資產保存法,更屬於刑法告訴乃論的毀損罪,並且同時屬於公訴罪的刑法246條1項。對此,永社不排除依刑事訴訟法240條,對鄭姓藝人非告訴乃論之罪部分提出告發!

永社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forever2012/posts/3133295693420601
永社網站:
https://taiwanforever2012.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_14.html
 

臉書討論

回應

霸凌視角:點燃民族主義情緒 是調和中國領導人最糟方式
2020-08-12 上報 馬毅仁(Ian Buruma)/《紐約書評》前編輯,著有《東京情史:回憶錄》

紐約—在上個月在尼克森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的講話上,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禮貌地宣佈,尼克森對於中國的態度是錯誤的。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開放,寄希望於其毛澤東主義獨裁統治能被溫暖的國際接納所感化,在國內變得更自由、國際上變得更合作,最後以失敗告終。
事實上,尼克森從未試圖讓中國民主化——他需要毛澤東幫他結束越南戰爭並贏得對蘇聯的優勢。
儘管如此,蓬佩奧進行了冗長的控訴。他說,中國現在比20世紀80年代更不自由。中國竊取西方工業機密,派政府特工偽裝成學生,用威脅扼殺批評,將少數民族和異見分子關進集中營,要脅其他國家購買中國技術對美進行諜報活動,如此等等。「自由世界必須戰勝新暴政,」蓬佩奧說,「我們這些熱愛自由的國家必須引導中國做出改變。」
他這番話正確嗎?美國總統川普政府至少在這個角度站在歷史的正確的一邊嗎?中國是否代表著對「自由世界」的生存威脅?
如果是的話,川普政府可以說是相當偽善。川普本人多次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他的好朋友,斷然拒絕批評習近平無視人權、囚禁政治犯或破壞香港法治。
但川普政府的偽善未必意味著蓬佩奧涉華言論是錯誤的。中國共產黨對內仍是獨裁政府,對海外民主國家仍常常懷有敵意。
當然,對於「自由世界」能做些什麼改變中國的內政,總歸有個極限,不管它多麼邪惡。中國過於強大,經濟利益過於重要,將冷戰轉變為熱戰的風險過於巨大。只有中國人可能打破中共對本國權力的壟斷。鼓吹通過外部力量實現「體制變化」,是瘋狂的。
但有很多理由來做些什麼,讓中國對壓迫程度較小的國家的內部安排的傷害最小化。大量證據表明,中國的壓力可能損害民主社會的支柱之一:自由言論和表達的權利。
依靠中國金融或市場支持的西方機構尤其脆弱:出版商和大學被迫收回觸犯中國政府的書籍和文章,好萊塢電影清除一切可能在中國惹上麻煩的內容,歐盟官員審查批評中國的報告。
中國巨大的財富意味著它可以霸凌政府,強迫它們購買中國技術,儘管其中存在安全問題。當然,在這種事情上,中國並不是孤家寡人。所有大國都用實力迫使其他國家就範。美國在冷戰期間這樣做,此後有時也這樣做,損害其他國家的民主自由。但至少美國總體而言,在意識形態上並不像中國領導人那樣敵視自由。
問題在於對此做些什麼。如何捍衛僅存的自由世界,讓它免受財力權力巨大的獨裁體制的侵略性戰略的衝擊?蓬佩奧正確地強調了團結的重要性。組織起來保護共同利益的辦法是成立國際組織捍衛和執行共同規則和法律,這正是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衛生組織以及歐盟的目標。
這些組織常常有著嚴重的漏洞。要求獨裁政府加入它們,就能讓獨裁體制變得不那麼具有壓迫性,完全是癡人說夢。中國利用其世貿組織成員的身份對抗規則,讓自己獲益。世衛組織也過於對中國的要求俯首貼耳。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也將某些令人極度厭惡的政權吸納為成員,違背了自己的使命。
但沒有理由放棄或無視這些機構。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以及他本能地親近包括習近平在內的獨裁者的行為,正在破壞蓬佩奧所說的自由世界所需要的團結。
這比偽善還要糟糕得多。這是對東西方民主國家的直接威脅。川普狂暴的單邊主義,對民主當選領導人的蔑視,以及美國退出國際機構的做法,至少與中國的霸凌行為一樣有害於自由。
但保護言論自由和其他民主權利免受中國削弱它們的行為的衝擊,也不應該意味著與中國一刀兩斷,更不意味著傷害它的人民。一個世紀的血腥外國侵略史,並不能為中國的好戰民族主義開脫,但有助於解釋中國的敏感性。戲謔「功夫」,和無端指責所有海外中國學生都是政府間諜,會冒犯仍在從比國內更自由的社會汲取希望的中國人。點燃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是調和中國領導人的最糟糕的方式。
如果你難以對川普和蓬佩奧產生共情,那麼你可能更難喜歡中國政府的最激進的宣傳機器之一《環球時報》編輯的觀點。去年在蓬佩奧講話後,《環球時報》編輯胡錫進發推特說:「我強烈敦促美國人民讓川普當選,因為他的團隊裡有很多像蓬佩奧那樣的瘋子。他們以特別的方式有助於中國加強團結和凝聚。」他說的並沒錯。

美国的特朗普,中国的“川建国”
2020-06-23 纽约时报中文网 纪思道

特朗普总统一再宣称:“没有谁比我对中国更强硬。”他正在努力利用反华情绪来再次当选。他形容乔·拜登(Joe Biden)对中国手软,他的支持者也投放广告谴责拜登是“北京拜登”。
所有这一切都是荒谬的,因为特朗普才是中国的跟班、阿谀奉承的谄媚者,习近平主席的纵容者。在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新书《事发之室》(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中,特朗普根本就是在给习近平叩头。
叩头的意思是,一个人在皇帝或先祖面前双膝跪地,然后以头触地。如今,一个阿谀奉承的美国总统赋予了它新的形式,他公开宣称“习近平主席爱中国人民”,并称赞习近平“非常有能力”处理新冠病毒。
当我在读博尔顿的书的预发行版本时,尤其是关于与中国的关系的一章时,我一直在倒吸凉气,因为中国的政策完全抓住了特朗普见利忘义的无能外表下那难以抑制的虚伪。
书中最受关注的段落,涉及去年特朗普与习近平之间的电话交谈。博尔顿写道:“然后,他(特朗普)令人惊讶地将话题转移到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暗示中国在经济上有能力影响正在进行的竞选活动,恳求习近平确保自己获胜。”政府审批程序删掉了特朗普的确切措辞,但《名利场》称他告诉习近平:“要保证我赢。”
然而,也许令我更加困扰的是,特朗普向侵犯人权的中国叩头以赢得习近平的青睐。博尔顿写道:“在6月4日天安门广场屠杀30周年之际,特朗普拒绝发表白宫声明。”他引用特朗普的话说:“谁在乎这个?”
习近平已将约100万穆斯林囚禁在新疆地区的现代拘禁营中,这可能是自犹太人大屠杀以来最大的基于宗教的拘禁行为。
“习近平向特朗普解释了为什么他在新疆建立集中营,”博尔顿写道。“据我们的译员说,特朗普告诉习近平他应该继续建设拘禁营,他认为这是完全正确的做法。”
特朗普还很大程度上抛弃了两名被中国扣押为人质的加拿大公民,中国的这一举动是为了试图阻止加拿大将著名的女商人孟晚舟引渡到美国。美国应与加拿大一起制止这种劫持人质的行为;但是相反,通过暗示他可以干预解决问题的司法程序,特朗普对这种行为予以认可。
特朗普否认发表过其中一些言论,然而根据《华盛顿邮报》的统计,自担任总统以来,特朗普发表了超过1.9万项虚假或误导性声明。此外,白宫对博尔顿的书的主要反对意见是涉及机密信息公布——然而只有在陈述属实的情况下,才会被认为属于机密。因此,白宫所言正好从侧面证实了这本书的普遍真实性。
当特朗普对习近平公开的颂扬超过了他对梅拉尼娅的赞美时,其竞选活动公开谴责“北京拜登”,从始至终都是荒唐可笑的。特朗普仅在今年的各种场合就表示,“习近平非常有才干”,他“强大、敏锐且专注于工作”,“做得很好”,并且是“一个真正爱他的国家的人”。
作为在北京生活了多年的中国观察者,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应该在需要的时候对抗习近平——同时我们也要进行贸易上的谈判并寻求在气候变化、流行病等方面开展合作的方式。特朗普则相反:他搞砸了贸易且一无所获,在气候或健康方面未能合作,破坏了美国的同盟,无视习近平最严重的人权侵犯。发生了所有这一切,他还在奉承习近平,而这明显为了赢得连任。
在中国,人们戏称特朗普的中文名字是“川建国”,那是因为“建国”是共产党爱国者中一个普遍的革命人名。它在讽刺地暗示,特朗普对美国的治理不当,实际上是在巩固习近平的政权。换句话说,特朗普似乎正在竭尽全力恢复一个国家的伟大荣光,只是那个国家不是美国。

台獨團體永社不讓你知道的真相:為什麼台獨無法實現?因為獨派只會「全力支持民進黨,突破修憲門檻,就能實現台獨」。當民進黨做跟台獨方向相反的事情、說類似統一的言論時,就只會講「民進黨最終會台獨的」。
死心塌地支持民進黨,但民進黨根本不屌你,被利用活該。

李登輝披著假台獨的大衣 替中華民國和國民黨延年益壽
李登輝披著假台獨的大衣 利用台聯分化綠營
李登輝死了 後續有人了!

李登輝與辜寬敏,自始至終,顯示權貴後代搞革命的侷限性;他們的反中,植根於投日;他們的投日,植根於戀棧權貴;而當日本人無法保護他們的權貴時,他們只有投向另一個主人。他們的台獨若即若離、投降若即若離,但那與權貴們的交情卻是真的。

2012年8月21日,台獨左派人士楊碧川諷刺,台灣本土化運動是「20世紀大騙局」,它讓只有李登輝、吳伯雄、連戰之流才夠稱得上是「人上人」、「人中龍鳳」的台籍菁英,「他們為外來主子有效地代理統治台灣人,並鞏固了外省權貴子弟如今仍繼續騎在台灣人頭上耀武揚威的優勢」;而台灣人曾經在陳水扁政府時期風光執政八年,所作所為卻是「拚命捍衛『中華民國』這個早在1949年10月1日就已被毛澤東消滅的偽政權」;如果台灣人在中華民國體制內執政等於台灣獨立,那麼20世紀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國獨立的歷史就成為天大的笑話。
(楊碧川,〈柯旗化的「監獄」〉,作於2012年8月21日。)

李前總統犯大忌
2007-02-05 自由時報 劉順明(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公共政策與管理系研究生)

如果政治人物是靠著不斷否定自己過去來暢談自己的大未來,那太好當了。如果台灣的經濟要建構在不敢碰觸統獨爭議的基礎上,那台灣人永遠是國際上沒有身分的孤兒。所謂台灣已「實質獨立」,是一種自得其樂的鴕鳥心態,只能說是「精神上獨立」。
李前總統推動的民主化,沒有台灣人會想抹煞。但是,2007年這一番「不台獨、引中資、訪中國」的談話,把自己曾經點燃的一盞希望之燈親手熄了。整個台灣社會關注的焦點是其立場丕變,而對他所提出的各種看法漠然。要怪台灣民眾不去解讀他的願景嗎?不,要怪他自己。他已經犯了John W. Gardner在〈On Leadership〉中,領導者的大忌:無法堅守立場與價值,而失去跟隨者的信任。
(完整版以「領導人的難處」為題發表於2007年2月10日東森新聞報)

安安靜靜台灣人
2005-08-03 yolanda988

安安靜靜台灣人
作者/林雙不 ‧出版社/晨星出版社
故事的情境,對我來說是陌生的--雖然統獨問題在台灣吵得震天響
故事的主角,對我來說是陌生的--雖然島上並不乏所謂的獨立鬥士
當我讀到鄭先生談到彭教授--彭明敏,
這個全家人無比尊敬.景仰甚至供奉(接濟其生活所需)的鬥士,
竟然下藥迷姦鄭先生剛滿20歲的小妹妹時(彭那時50多啦!)
我才彷彿知道為什麼我無法融入故事的情境中...

因為,
這些鬥士之所以顯得偉大
安安靜靜台灣人之所以願意持續不懈的支持台獨
都是因為他們真切的經歷過那一段可怕的高壓統制

而我,
我所能經歷的,永遠只能是一些別人轉述的歷史
我可以試著想像,試著同理,卻永遠無法深刻內化為自己的感受
我,
我沒親眼看過這些鬥士對抗國民黨政權的勇敢
卻看到了不少人腐化,屈服在私慾及權力的爭奪中
看到彭明敏恩將仇報的惡劣行徑...
看到彭明敏這樣的人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
看著這些人口中說為了台灣人的尊嚴,背地裏卑劣的背叛

所以,
我大概一輩子也不能像書中這些安安靜靜台灣人,
默默的支持著台獨運動
台灣大概也不會有任何一個跟政治人物有關的事,
會讓我願意全心投入.完全奉獻
這是政治人物本身行為的反覆,造成的制約
他們當然不會因為我這個決定而受到任何影響
我只能在心中盼望
這些敗德的政客,報應不爽;
島上的人們,能真的有好日子過...

2001/11/22

陳文茜精準分析蔡英文就是黨國之女
2020-08-13 呷新聞 謝昀倫/哈勒-威登堡馬丁路德大學音樂系學生
(本文首發於作者個人Facebook,原由T君撰文,經呷新聞編輯轉載)

我非常討厭陳文茜。但是這次陳文茜對蔡英文人格和路線的分析,和我對蔡英文的理解有不少雷同之處;你大爺的我竟然會第一次真心想讚她,渾身起雞毛皮。沒多久前,我才說蔡英文的支持者有正藍軍;看似很神奇,但千萬別懷疑,因為蔡英文本質就是淺藍的。藍民若是理性一點、沒代入太多對「民進黨總統」這一身分的情感偏見,終究會發現:蔡英文和他們就是同一類人,對他們實際上人畜無害,甚至是在替他們壓制及消解台獨的社會力量,以維持現狀的穩定。
反過來說,本土派也是,若也能理性一點、沒代入太多對「民進黨總統」這一身分的主觀情感期待,沒有一堆奇奇怪怪的投射,就不會有她內在一定很民主思想、很本土主義、很台獨情懷的誤解。只要冷徹地思索、觀察,必能感受到蔡英文「實際上是什麼」的。
陳文茜說蔡英文「沒理想性」,這點說得太正確了(雖然她語境是要稱讚蔡務實)。我之前就說過,李登輝和陳水扁都是屬於哲學家類型的總統,博學強記。這種人的特質就是喜歡思考、習慣思考,對什麼事都「非常有想法」,每天不停思索一堆有的沒的。他們一開口,就絕對能滔滔不絕,講一堆他的見解給你聽,一兩個小時過去也講不完。
但是蔡英文不是那種人,她完全沒那種特質。她不喜歡思考,尤其越抽象的哲理,例如憲政民主、主義來主義去的東西,她人生中泰半的生命,就對這些事物無興趣。她總是神神祕祕的,很少對議題發表見解,不像李扁在總統任內都是一線嘴砲、樂於發表他們的個人看法。這不是什麼個性內斂使然,而是因為很多事她根本就「沒有想法」,沒透徹地思考過,沒好好地消化過,形成自己的獨特見解,融鑄成一個有體系的思想理路。所以她才要讀稿,交給專業的文膽替她擬好四平八穩的東西,才不會出錯。
李登輝在年輕的時候曾經加入左派讀書會,證明了他的內在有理想主義本質,在當時他肯定對當下的世界產生過許多困惑,而亟需解決。陳水扁放下穩定賺到出水的海商律師不做,像個傻子一樣一頭栽進美麗島事件當辯護律師,後來走上政治路。在那個威權年代,沒有滿腹理想,是幹不出這種旁人看來形同職涯自殺的行為。
然而蔡英文不是這種人,雖然是活過那個時代的人,她卻留不下關於美麗島事件、民主運動風潮、本土化運動等等的深刻印象,好像那些事的發生並不曾帶給她的人生什麼樣的衝擊。她沒有那些悲情的東西,所以她才會主打小清新。她很平庸、沒理想,就像你各位在街頭巷尾會認識的各種正常的親朋好友。在威權時代選擇服從,也沒啥特別想法,該幹嘛就幹嘛,務實地求學求職。關注的視角,多限於他們周遭小圈圈的人事、自我的職涯追求,大時代只是背景音。
這種人頂多適合當一名行政官僚,好好執行並出色地完成上位者下達的指令為已足。而絕對不適合當一名領導者、擘劃者,尤其像台灣這種極度需要大破大立的政治社會環境,壓根沒有浪費時間、維持現狀、守業待變的本錢。這是完全搞錯狀況。
在他們的理路和見識下,只會視台獨為台毒。他們沒有台獨建國、本土解殖史觀的情懷。台獨、建國、制憲對他們而言是完全沒有意義的事,只會破壞穩定、刺激中共、徒增戰爭風險,卻沒一丁點好處,百害而無一利。所以她才會對喜樂島自己組團去搞東奧正名這麼挑釁、破壞現狀的事,而破口大罵(但別忘了李登輝也在裡面唷)。華航正名同理。除非社會民意給她的壓力極大,她才有可能不得不妥協,要給予適度的回應。如果理解到她的本質是什麼的話,當前盲目英粉的存在,就是替她消解壓力的一群奴才,因為他們相信「她在下好大一盤棋,打擾她的就是豬隊友」。
在她的思路裡,兩岸要和平穩定、台灣要長治久安,不是搞制憲建國這種扯後腿的事,而是更需要一場「蔡習會」。她想以台灣民意為後盾,逼對岸妥協,讓中國不得不站上談判桌,給出兩岸對等共榮、尊重現狀的承諾(台灣方也肯定要承諾不會搞獨立而破壞現狀)。這是很內戰史觀、很藍腦的思維。連戰、宋楚瑜、馬英九的腦子裡都裝了一個「九二會談」的典範,才會一直想和中國領導人會面、談判以名留青史,蔡英文也不例外。就這方面,蔡英文和柯文哲本質是一類人。
陳水扁和蔡英文最根本上的區別就是,陳水扁的骨子裡要制憲、正名、去中國化,是想搞事的。他和我們的情緒、欲望站在同一邊,他在體制中壓抑他的自我和政治欲望,他試圖對抗的壓力源正是廣大的現狀保守派。而蔡英文的內裡就是一個保守派、現狀派、淺藍的,她試圖對抗的壓力源反而是獨派、本土主義者,她在民進黨裡面被這些人包圍而壓抑自我。而舊官僚、「老藍男」反而才能帶給她安全感、熟悉感,因為那些人才是和她志趣相投的一路人。

黨政不分…白色恐怖與綠色正義
2020-09-18 聯合報 高源流/資深媒體工作者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昨天大動作到政大,查封國民黨託管的台灣省黨部文件。儘管促轉會提出了諸多看似正當合法的查封理由,說是要保全國民黨專政時代黨政不分的史料,但是作法卻很諷刺的告訴社會:現在的台灣已是民進黨專政、綠色黨政不分時代。
說實在的,台灣搞銷毀重要歷史文件的人,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國民黨,而是民進黨的陳水扁。大家可以上網查閱一下,陳水扁當年臨下台前,面對貪腐案件的追訴,曾經買了數十台碎紙機進總統府,把他總統任內的成千上萬應保存的重要歷史及機密文件,用碎紙機全面銷毀。
如果國民黨要是有樣學樣,以陳水扁為師,甭說什麼國民黨省黨部文件,就算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所有發展史料,好的、壞的,全都交給碎紙機或者焚化爐湮滅不見了。哪有什麼文件能放到今天,讓促轉會去調閱、查封。
所有稍微有接觸歷史的人,應該都對國民政府從大陸撤退到台灣,以及接續下來那一段國民黨專政、黨政合一、白色恐怖的歷史,知之甚詳。即使不接觸歷史的人,也大多能透過民進黨歷次選舉時的政治宣傳,深切了解國民黨在這段時期如何製造白色恐怖的史實。
就因為這段國民黨就是國家、國民黨部就是政府的史實,民進黨才能在台灣這個逐漸反國民黨專政的社會意識中成長、壯大,甚至透過人民的選票取得政權,到了今天的完全執政。從另一個角度看,國民黨從不避諱、或者說無法迴避這段不堪的史實,正是今天民進黨能完全執政的遠因。
事實擺在眼前: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不顧當年在野時期追求人權、講求民主的初心,處處搞反民主的動作,不僅制定清算敵對政黨、打擊不同意見的反動法律,而且還成立了形同東廠復辟的部會或組織,追殺異論及異黨。
民進黨如果還保有最初追求民主進步之心,午夜夢迴之際,應該會被促轉會、黨產會等等反民主組織的種種整肅異黨作法,渾身盜汗而驚醒。如果這還不夠讓他們驚醒,那麼就請促轉會把國民黨專政時代對付異論的那些作法,和他們今天的反民主作為,稍作比較,應該足夠讓民進黨汗顏羞愧。
我從不期待一個骨子裡專制獨裁的政黨能自省,也不認為他們會對自己的專制行止汗顏。只能期望台灣社會及人民,站出來嚴密監督民進黨政府;不能讓他們假藉查封史料,行竄改歷史事實之實,甚至藉機焚毀一些不利民進黨的史料。
我甚至認為:促轉會如果真的要在台灣轉型正義,就應該從自己做起,進入總統府、或者所有可能找到史料的政府機關,找到及保全李登輝、陳水扁擔任總統期間所有的文件及資料,讓後世子孫有機會重評,從國民黨李登輝到民進黨陳水扁政權的真實歷史。
促轉會還應該找陳水扁,向他追尋當年究竟銷毀了什麼不足為外人道的重要文件,以及民進黨扮演了什麼角色。如果促轉會不敢朝自己人開刀,那麼就坐實了他這個會,等同是民進黨御用「東廠」,沒有正義。

過去國民黨做不好,所以我們反對。但現在民進黨做了那麼多曾經國民黨在做的事情,結果你還不允許別人批評,你都不覺得自己已經變成你討厭的那個樣子了嗎?
我講一個最簡單的就好。學甲爐渣、自付醫材上限、美豬牛等這段時間的各種大議題,如果今天依舊是國民黨執政,請問你們又會站什麼樣的立場?這個答案只有你們自己心裡知道。
如果同樣的事情,遇到不同的政治族群就會讓你改變立場,你愛的根本不是台灣,你愛的只是民進黨罷了。
----------------

2020-09-03 尚書大人真機靈FB

前兩天和我的覺青同事聊天。
同事:捷克議長訪台,你怎麼看?
我:有交流是好事啊。
這時候同事露出一個感覺有點得意的笑容。
我:但交流過後得到什麼才是重點,你覺得得到什麼?
同事:讓國際看到台灣啊。
我:看到台灣,然後呢?
同事:……
我:那開放美豬牛你怎麼看?
同事:確實就是觀感不好,讓人覺得當初是為反而反。但現在狀況就是要面對國際現實,民進黨其實只要為當初的行為道歉然後講清楚國家處境就好了。
我:所以你現在看到的民進黨有這麼做嗎?
同事:…..
其實這段時間各種議題的爭吵,給我最大的感觸就是為什麼愛台灣愛國家好像已經變成某個政治族群的專利似的。同樣的一件事情,你做就是愛台,別人做就是賣台。同樣的一個質疑,你提出來就是替人民把關,別人提出來就是扯台灣後腿。
我們不愛台灣嗎?我們不希望台灣能在國際上發光發熱嗎?
就是因為愛台灣,才希望台灣能夠是一個健全的國家,而不是一個政策因人設事、標準因人而異的畸形社會。更不希望當國際看到台灣的時候,是個四處山頭被挖空、爐渣倒滿農田的窘樣。
就是因為愛台灣,才希望台灣不是一個媒體遭到壟斷、報喜不報憂的政黨與財團的工具。更不希望人民卑微的聲音,淹沒在網軍側翼的謾罵出征中,變得漸漸不敢開口。
如果我們的國際形象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樣的看見台灣能讓你抬頭挺胸嗎?
光是想到台灣有一堆造謠粉專,還有毫無道德底線的垃圾民代,媒體報導像個政黨打手似的,政府官員出包後還能升官,我還真他媽驕傲不起來。
過去國民黨做不好,所以我們反對。但現在民進黨做了那麼多曾經國民黨在做的事情,結果你還不允許別人批評,你都不覺得自己已經變成你討厭的那個樣子了嗎?
我講一個最簡單的就好。學甲爐渣、自付醫材上限、美豬牛等這段時間的各種大議題,如果今天依舊是國民黨執政,請問你們又會站什麼樣的立場?這個答案只有你們自己心裡知道。
如果同樣的事情,遇到不同的政治族群就會讓你改變立場,你愛的根本不是台灣,你愛的只是民進黨罷了。
#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台灣給下一代
#我們要呈現一個什麼樣的台灣在國際上
#這才是真正的愛台灣好嗎

記李登輝二三事、蓋棺不論定
2020-10-10 i-Media愛傳媒 陳朝平/資深媒體人

前總統府秘書室主任蘇志誠點評立法院通過的「要求美國協防台灣、與台灣建交」決議案,他說:「我突然想到,要把我們的命運交給遠在天邊的一個人來協防我們,這種事情為何現在的政治人物做得出來呢?如果李總統在天之靈,他一定會說,『恁咧衝啥毀?(你們在做什麼?)』」
蘇志誠也透露,李登輝任內敢於對抗美國。他以當年李登輝訪問哥斯大黎加、過境夏威夷穿拖鞋睡衣接見AIT官員的那段往事為例。
「AIT官員在下面等著接他下去。他(李登輝)說:『哇係按怎欲落去?(我是要怎麼下去?)把我放在一個少尉辦公室裡面像什麼話?叫他上來。』結果AIT理事長(按,應該是理事主席)乖乖上來聽他(李登輝)訓話。」
神隱多年的蘇志誠講故事,頗有為老長官李登輝辯誣的味道。不過,蘇志誠沒提的是,當年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和康乃爾的「民之所欲、長在我心」講演之旅,導致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還是多虧了柯林頓派出航母巡弋台海,才將尚未大國崛起的中共氣焰給壓服了下去,不知道這算不算將命運交給遠在天邊的一個人來協防我們呢?
至於穿睡衣接見AIT官員的往事,算不算是敢於對抗美國,也難有定論。不過蘇志誠的點評,倒是讓我回想起幾段往事,或許可以作為說古論今的佐酒材料吧。
我第一次訪問李登輝是在他剛被任命出任台灣省主席後不久。訪問地點在寶慶路台灣銀行的省主席辦公室。
我和聯合報的資深記者高惠宇大姊一起出動,按照威權時代專訪黨內要員的慣例,我們事先便將擬好的題目送交李主席辦公室。負責接待那次訪問事宜的,便是日後「一言」可以傾黨興邦的蘇志誠。
訪問當天,李瞧了瞧訪問大綱,隨手將提綱丟在一旁就滔滔不絕地談起來了。我們預擬的訪問主題是「公權力不能做軟腳蝦」,他老人家言不及義地說了些,就把話題轉到另外兩個他要談的主題,一是感謝蔣經國總統先生對他的知遇之恩,一是上帝賦予他的使命。在他一個半小時的談話中,年輕的我強烈地感受到李登輝的權威性格。
權威性格的人,對比他有權勢的人,唯唯諾諾;對比他低下的人,頤指氣使。權威性格的人,喜歡藉著宗教的教義和隱喻,神格化自己的身分,駕馭下屬。
訪談中,雖然沒見到他對蘇志誠的頤指氣使,也沒見到他統御下屬的那一面;但他對蔣經國無端的崇拜、稼接耶穌基督與現實政治的語言,都讓我有種不安的感覺。
蔣經國逝世後,李在宋楚瑜的輔佐下,驚滔駭浪的掌握了政權和黨權。在一次革命實踐研究院的典禮上,新任的黨主席李登輝,意氣風發地一一點名詢問受訓學員的觀點。
據悉,李在那次的典禮上,上自天文、下至地理,無論是外交、財政、環保還是公共政策,他都操著台灣國語,夾著英語日語和台下的學員一一辯論,不,應該說一一駁斥台下學員的看法。
當天在場的人告知,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用很輕蔑的語氣批評美國外交政策,還把當時的美國總統老布希給好好地奚落了一番,說他不學無術。
不能否認的,兩蔣時代,國民黨培養了許多高級知識分子,也延攬了不少國內博士為其效力。
我念博士班時,有某一留美博士的閣員曾經對我分析過台灣行政效率低落的原因,就在於內閣多博士,人人自傲且瞧不起他人,開起會來,還以為是在學校上課,一開口就是落落長,效率自然低落(當然,跟我說這話的博士閣員也不例外)。
李登輝出身美日名校,敢情也犯了同樣的毛病,面對革實院台下一堆博士菁英,知識份子的傲慢油然而生,即便是他不了解的議題,也非要藉著政治的權威折服他人不可。
不錯,很多人都曾批評李登輝有著知識分子的傲慢。不過,在我的認知裡,知識分子除了博聞強記外,還應該「先天下之憂而憂之,後天下之樂而樂之」,面對權威應該敢於說真話,面對不公不義的事則應挺身而出。
李登輝見蔣經國,板凳坐三分之一,記者訪問,滿心讚嘆蔣經國的識人之明,勤政之能。美麗島事件、陳文成事件、林宅血案,從未見李氏挺身而出,也未聞他微言進諫。
他當權後,勤於置產打高爾夫,往來非富即貴。這樣的李登輝,傲慢有之,稱他為知識分子,絕非恰當。
李登輝推動元首外交時,應該是出訪南非吧?在回國的記者會上,揚揚得意的說自個兒參加大型酒會時,很多外國貴賓紛紛詢問那位高大的東方面孔是誰?酒會現場,眾聲喧嘩,既非順風耳,如何能聽見遠端私語?這樣的故事,若非屬下拍馬逢迎捏造出來的,那麼,李登輝就應該是顧影自憐的希臘神話美男子納西塞斯投胎轉世來的?
李登輝的傲慢和自戀,以及潛藏在他內心的權威性格和對權力的慾望,當然不能忍受AIT理事主席白樂崎的美式傲慢,他敢於對白樂崎發脾氣,一方面是他算準了白樂崎會配合,一方面也是因為,即使雙方沒有外交關係,美方的作法也太不符合國際外交禮儀,不予「糾正」,怕是會大大影響他在國內的聲譽呢。
至於隔年他獲准回到母校發表演講,完全是劉泰英重金聘請卡西迪公關公司做出來的「業績」,跟他在夏威夷發脾氣沒有直接的關係!
李登輝錯綜複雜的人格特質,跨越日據、白色恐怖和台灣奇蹟三個世代的背景,讓他對蔣經國以外的國民黨權貴都抱持著又懼又怕又瞧不起的矛盾心理。
他不了解中國歷史,對中國文化理解也有限,可是,他又以自身的留日留美背景為傲;他的國語說得非常糟糕,老外省權貴說的話,他未必聽的懂還得裝模作樣,因此,在蔣經國生前,政務委員李登輝不過就是個可有可無的花瓶。
只不過,大家都低估了這個花瓶是很驕傲的、很自戀、也有很強的權威性格,只要賦予他機會,他肯定會破繭而出!果然,李掌權後,一一撤換掉他內心極為瞧不起的外省權貴,換上一批批戰後新生代的黑金政客和沒啥骨氣的「讀過書的人」。
權威性格強烈、宗教信仰虔誠,驕傲又自戀的李登輝心裡很明白:這樣一批新貴,無論省籍黨籍為何,定可成就他的歷史地位。也正是他的權威性格、驕傲和自戀,我認為,李登輝打從心裡頭就看不起中國人、看不起中共的領導。
蘇志誠說李登輝「敢於派出完全沒有政治歷練的人去跟中方接觸」,不是他敢,而是因為他瞧不起當時的中國領導,認為他們沒學位、沒見識,派一個沒有政治歷練的人就可以搞定了!
飛彈危機期間,李登輝大辣辣地說他有十八套劇本,要大家母湯慌亂,也是因為他看不起大陸的軍方、看不起江澤民這樣的老土,認為老共貪污腐化,不堪老美一擊。
當然,也正是他的高傲和自以為是,他像許多中國崩潰論者一樣,預言中國會分裂成七國。不料,事與願違,中國不但沒有分裂成七國,沒有崩潰,反倒大國崛起,成了足以與美國抗衡的新興力量,成了21世紀「修席底德陷阱」的主角之一。
而他誤解康熙皇帝原意所推出的「戒急用忍」政策,恰恰成了今日兩岸優勢翻轉的關鍵原因!
李登輝長眠五指山國軍公墓了!蓋棺論定也罷,蓋棺不論定也罷!他的權威性格、傲慢、自戀,讓他成功地登上權力寶座,也成功地扮演了總統的角色!
作為民主轉型時代的中華民國總統,他是成功的!繼他之後的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都缺少他那種顧盼自雄的驕傲和霸氣。少了那股驕傲和霸氣,如何能在紛亂的時代領導國家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

中研院社會研究所研究員吳乃德說,因為沒有反省,所以前總統李登輝明明是獨裁壓迫政權的支持者,卻自稱受難者,還被稱為「民主先生」。
----------

吳乃德:缺反省 轉型正義像過街老鼠
2007-12-10 中國時報 顏瓊玉/台北報導

從提案「二二八究責條例」,到拆除「大中至正」牌匾,民進黨政府宣稱這是「轉型正義」。長年關注轉型正義的中研院社會研究所研究員吳乃德九日為轉型正義抱不平,指轉型正義現在如過街老鼠,「民進黨弄得大家都很煩!」
吳乃德認為,就是因為缺乏反省,社會仍是非不分;解嚴都廿年了,政治迫害及歷史反省的「總結報告」至今仍付之闕如。
對於民進黨近日大動作拆除「大中至正」牌匾,吳乃德說,「大中至正」有那麼重要嗎?台灣的歷史記憶(指藍綠背景)本來就不一樣,應該要讓這些面向同時存在。
吳乃德昨天應台權會、民間司改會等數個民間團體之邀,在一場「解嚴後廿年之回顧與前瞻」研討會,發表論文探討「轉型正義」的文化面向,並與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吳叡人、台灣促進和平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簡錫堦及律師魏千峰等人對話。他說,因為沒有反省,所以前總統李登輝明明是獨裁壓迫政權的支持者,卻自稱受難者,還被稱為「民主先生」;而檢察總長陳聰明過去明明是積極配合以司法為工具迫害反對運動者,卻成為統帥全國檢察官的人。
吳乃德認為,台灣根本沒做到真正的「轉型正義」,台灣的「轉型正義」其實是延遲的:最佳追求「轉型正義」的時機,是緊隨威權獨裁政府崩潰之後;相反的,台灣的民主轉型卻是由威權統治團體對民主化做出讓步而完成。
吳乃德表示,民進黨執政後並未將「轉型正義」列為執政的重要工作,其文化價值也不是民進黨關心的議題,歷史真相的發掘進度緩慢;令人遺憾的是,經過廿年了,總結政治迫害與歷史反省的「總結報告」仍未能出版。
魏千峰也說,其他國家處理轉型正義有「判刑」、「剝奪重大資格(如參政權)」、「認錯就寬恕」等三條路,台灣特殊的是中間有前總統李登輝統治的十二年,而陳水扁總統只是延續李登輝道歉、給錢的做法而已。他在思考,台灣有第四條路嗎?
吳乃德認為,藍綠都忽視了轉型正義的文化價值。他舉國民黨陸續公布民進黨幾位高層與親綠名嘴的「入黨紀錄」為例,這個行為反映出國民黨對它過去作為仍不覺得有錯,就好像性侵害者還公布受害者照片一樣,完全沒有是非;而民進黨高層的反應,有人說是為了工作,有人說是為了升遷、出國等,其實他們大可誠實面對年輕時代的經歷,讓這個事件成為社會反省的教材。
相較於南非、東德、西班牙等國家也都積極處理轉型正義議題,吳乃德感嘆:「所有好東西在台灣都變了樣!」如今民進黨天天喊「轉型正義」,卻反而汙名化轉型正義;轉型正義如今像過街老鼠,大家都很煩。簡錫堦則說,民進黨把「轉型正義」當做「提款機」,平常不談,選舉前再拿出來喊一喊。

轉型正義只是民進黨騙選票工具?當然是!
----------

亞泥礦權展延未違法!環團痛批:轉型正義只是執政黨騙選票工具?
2017-06-20 風傳媒 方炳超

經濟部19日召開記者會,強調亞泥礦權展延沒有違法核准問題。環保團體地球公民基金會與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20日在立法院外召開記者會,痛批政府變成替業者端茶的小媳婦。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潘正正痛批,在族群間、政治上、土地上的轉型正義,在執政黨的眼裡都只是騙選票的工具。
原住民歌手巴奈表示,這個國家先是把土地分為公有地與私有地,然後國家告訴他們,公有土地是可以使用諮商同意權的。但在亞泥這件事情上看到是一直騙,到現在還是一直騙他們。巴奈問,到底法律是保障人民的嗎?為何原住民一次次被犧牲?做決策的為何可以硬生生剝奪他們的權利?巴奈問,「這個國家有公義嗎?」
巴奈表示,亞泥案狠狠的打臉原民會,顯示蔡政府的轉型正義只是一場騙局。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秘書長、律師謝孟羽說,針對昨天經濟部的回應,是不期不待、沒有傷害,因為整個回應過程都是告訴大家怎樣透過內部的解釋方式去抹煞掉法律本來應該有的精神。原基法21條,從構成要件來看就是要做,但經濟部硬生生說不用;地質法也規定,在地質敏感區做開發時必須做地質安全評估報告。法條很清楚,但經濟部自己做解釋,礦業權的延期不在這座開發當中,自己解釋法令、扭曲法令;這他們不會接受。
謝孟羽表示,過去礦務局對礦業開採的審查,相當封閉、不透明;例如這次亞泥礦權展延,居民甚至要由電視新聞跟報章雜誌的報導才知道。另外,礦權展延對當地居民跟生態造成怎樣的影響,也完全不知道。所以希望未來修法,要把資訊公開,民眾參與機制都納進來。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潘正正痛批政府,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法律不過就是個屁?族群間、政治上、土地上的轉型正義,「在你們的眼裡都只是騙選票的工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