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同學會》謝志偉:批綠不罵藍 公平嗎

2008/01/07

【聯合報╱記者林政忠/台北報導】

野百合學運成員何東洪痛批民進黨濫用「野百合」標誌,變成民進黨「黨產」。新聞局長謝志偉反批,誰都可批民進黨政府,但不必扛著野百合大帽子,「如果對國民黨元凶屁都不放,也不公平。」

謝志偉說,他當年以老師身分參加學運,但他對何東洪「沒印象」,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也不知道他們的底細,因為當年學運的背景很複雜,有很多不同的系統,還有國民黨滲透進去。

「當年參加野百合沒什麼了不起,台灣不是只有野百合」,謝志偉強調,轉型正義可以檢討是否不夠細膩,但這和野百合的精神是一致的,現在應該檢視,當年參與野百合學運的人,十幾年後走到什麼路上?不如告訴我們,「這些年來你們對轉型正義做了什麼?對該死的國民黨做了什麼?」

【2008/01/07 聯合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協尋民進黨創黨價值
2023-01-13 菱傳媒 鄭自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教授

2023年首場選舉「立委補選」,不意外,國民黨王鴻薇贏了。民進黨吳怡農是輸了,選輸了就怪東怪西。有人怪,吳怡農「佛系選舉」,傷不了對方。更有人怪,王世堅、高嘉瑜「亂講話」,害票投不出來,應該開除黨籍。顯現民進黨的創黨價值正在崩毀中。
先談所謂「佛系選舉」,佛系選舉是相對於「負面選舉」。2022年民進黨在新竹、桃園、宜蘭的遍地烽火攻擊,說得文雅一點是「負面選舉」,講白是將對手往死裡打的「戰狼選舉」。試問:「戰狼選舉」,民進黨可有討到便宜?
所謂負面選舉,是指「非事實之指控,或僅部分事實,但其負面效應被過度誇大,或無關公共利益,僅檢視道德層面瑕疵」;如1989年某候選人雖然頭髮不多,但被攻擊「號稱小市民代言人,理個頭髮花2000元」;在台灣,只要有選舉,就有負面攻擊。在早期回應負面攻擊就是斬雞頭發誓,90年代則報紙廣告對嗆,有線電視普及了就電視廣告開打;所以以前每年年底的選舉,選舉廣告收入就是媒體年終獎金的來源。到2012年總統大選,文宣重點就逐漸轉向網路;網路的特點是媒體不用錢、內容製作容易,而且誰都可以講話,所以拿錢辦事的網軍蜂起橫行。
民進黨的「戰狼選舉」在各地祭出血滴子:台北市修理蔣萬安姓氏,其父2000年晶華外遇事件還無直接證據咬出無辜女性;宜蘭以「弊案」打林姿妙;新北無視警大招生規定,就打侯友宜跳級讀博士;桃園以「研究報告抄襲」修理張善政;新竹市高虹安最慘,被修理學歷、帶職進修、論文抄襲、在外兼職、助理費,甚至考台大上補習班、有無參加高中樂儀隊都被檢驗。民進黨把選戰格局做小,形成前期「全黨挺一人」、後期「全黨砍一人」;各地點燃狼煙,強化了「討厭民進黨」氛圍,結果造成創黨以來最大敗選。
吳怡農的佛系選舉,有沒有錯?選戰策略擬定不能只憑主觀好惡,而是必須觀察當時選舉氛圍及雙方候選人特質,再來思考要佛系還是要戰狼。2022年民進黨大敗,黨內與社會一片檢討聲;此時再耍狠,適當嗎?不是應該謙卑嗎?而且台南市議長賄選疑雲吵翻天,黨籍議長交保,這種氛圍哪能再動刀動槍?
再比較吳怡農與王鴻薇兩位的特質,吵架誰會贏?王是政大新聞系畢業的,我也是。從讀書到現在,我就謹守一個原則:「絕不和政大新聞系的女生吵架。」看看去年在法院門口王鴻薇和周玉蔻兩位政大新聞系大嬸對罵的狠勁,就知道敝系女生的功力。
所以吳怡農的佛系選舉是選戰策略正確的抉擇,輸是正常,輸6000票是漂亮。有他黨的內部預測,應輸1萬票左右。若是採「戰狼選舉」,會輸得難看。
再談民進黨的「一言堂」化。王世堅、高嘉瑜扮演黨內烏鴉,惹得長官、同志、名嘴、鐵桿子綠通通不高興,被逼「三省吾身」;還有電視台談話節目整集都在罵,似乎人神共憤。民進黨傳統真的是一言堂,容不了不同聲音?
民進黨從黨外運動崛起。黨外從來都不是威權式領導,眾聲喧嘩、容許多元價值。所謂黨外就是山頭林立,一本黨外雜誌就是一座山頭;街頭小霸王林正杰是外省人、統派;為言論自由自焚的鄭南榕是外省人、獨派;跳上主席台扯麥克風,讓黨外士氣大振的朱高正也是統派。創黨黨員費希平是外省人、老立委、統派,費老是民進黨創黨價值表徵,也是老黨員尊敬的對象。
即使黨外運動也有路線立場的論戰,批判當紅老康(寧祥),無視「黨中央」威權。以黨外編聯會為主體的新潮流用「雞兔同籠」比喻不同的路線鬥爭,「雞」是走體制外群眾路線的鬥士,「兔」則代表透過體制內選舉成為既得利益的公職,而新潮流自己就是體制外拚搏的「雞」。但時代變遷、權力更迭,現在新潮流成了民進黨最肥滋滋的兔子。所以啦,雞可以變成兔,誰知道現在高嘉瑜、王世堅的不同聲音何時也會變成主流價值?
甚至在陳水扁時代,也有曾任民進黨主席的大老發動「倒扁」,許多黨員呼應。誰說民進黨沒有反省能力,是一言堂?
賴清德的向黨員報告,每場都有老先生老太太罵王世堅、高嘉瑜、郭正亮。這些鐵桿綠和國民黨黃復興鐵桿藍整天罵李登輝一樣,只是黨內激進聲音的一部分;學學梁肅戎敷衍兩句,聽聽就好,切勿當真。
早年民進黨的創黨價值是以台灣為主體,但不和中國為敵;所以會推動老兵返鄉,主動幫助孤苦外省人。許信良在大陸尚落後時,大聲喊出大膽西進、共創雙贏。對人民、對國民黨,要求「公平、正義」;但去年只求勝選、不分青紅皂白的戰狼選舉,以及選輸後圍毆「烏鴉」,哪來公義?此外,議長涉賄、魚塭圈地搞光電換錢,擺不平就狂掃88槍,就是執政主張的「清廉、勤政、愛鄉土」?
唉,民進黨的創黨價值,協尋中;幫幫忙,大家一起找。

「民主進步」變退步!陳沂狠酸「街頭抗爭變高級」 質問:創黨元老去哪了
2024-06-21 FTNN新聞網 林兪彤

立法院今日將進行「國會改革法案」覆議案表決,不僅朝野在議場唇槍舌戰,公民團體召集「青鳥」集結街頭,國民黨亦發起「藍鷹行動」。對此,經常針砭時事的網紅陳沂也透露自己想法,直言現在的抗爭變得很高級,有吃有喝又有拿,「我以為街頭抗爭運動都是很艱辛的,要忍受日曬風吹雨淋和飢餓」。對比今昔街頭抗爭,陳沂也感慨表示,自己更加敬佩早期參與街頭運動的前輩,「而好多年的以後,那些創黨元老去哪裡了呢?」
有感於時勢變動,陳沂昨日在臉書連續發表2篇文章。第1篇首先指出,她以為街頭抗爭運動都很辛苦,要忍受日曬風吹雨淋和飢餓。「但現在的抗爭變得很高級」,不僅有供餐、大型水冷扇,還有人會幫忙出住宿費。「想想,如果失業沒事做的話,去青鳥其實不錯:有吃有喝又有拿,還可以打卡捍衛民主覺得潮。」陳沂更在留言區揶揄表示,出來參加街頭抗爭,表現好被星探發掘,可能還可以變網紅,交交朋友開始搞募款,也不用交代金流,「為民主而戰你敢嘴?」
但是多年後,台灣街頭抗爭運動性質是否不再純粹?陳沂也隨後於第2篇發表看法,指出「那個沒有民主水冷扇、民主便當和帳篷的年代,人們自動自發走向街頭,爭取各種自由」。陳沂也進一步補充,自己打從心底由衷敬佩民進黨那些創黨元老,「沒有他們的犧牲奉獻,我們沒有辦法享有現在覺得理所當然的自由」。但隨著時間變動,那些創黨元老似乎褪下光環,成眾矢之的。水牛伯游錫堃不受重用,告老還鄉。林濁水出來支持國會改革,成了綠營攻擊標的。對此,陳沂也質疑:「民進黨還是當年的民進黨嗎?曾經的民主進步,現在儼然是民主退步。」

壓縮政策論述空間陷惡性循環 黨內大老示警 林濁水:戰鬥綠讓民進黨流失中產階級支持
2022-12-01 《今周刊》第1354期 簡惠茹

十一月二十六日晚間,九合一大選開票進行到一半,民主進步黨大老、前立法委員林濁水先是在臉書上留下一個「慟」字。再晚一些,待開票結果底定,他接受《今周刊》採訪時,為民進黨的重大挫敗定調:「戰鬥綠的崛起,鬥走了支持民進黨的年輕人、高學歷族群,以及中產階級。」
林濁水層層分析。首先,民進黨並非敗在對手得票猛進,而是敗在自家選票流失。這從中國國民黨本次縣市長選舉得票數並未大幅超過兩年前總統大選,而民進黨今昔相比卻流失三四二萬票,即可概略得知。
三百多萬票消失的原因很多,組成結構尚待釐清,但林濁水認為中產階級應是其中重要角色。例如,都會區的人口組成以中產階級占比較高,分析本次直轄市長選舉結果,在新北市、台中市這兩個原本就由國民黨執政的都會區,國民黨得票數皆遜於四年前,民進黨卻更驟降,呼應林濁水的觀點。
而從台灣民意基金會選前所做的民意調查也可看出端倪。十一月的民調中,在台北市長部分,大學以上教育程度選民的支持度,陳時中僅獲十九.二%、在三個主要候選人中最低,蔣萬安則有二七.五%,黃珊珊更達三四.七%。
林濁水分析,近年政黨對立愈趨尖銳,而從國民黨這次應戰方式可以看到,「他們的候選人已經適度跟所謂『戰鬥藍』保持距離。因為國民黨已經從失敗中學到教訓:愈戰鬥,愈不行。」民進黨卻讓「戰鬥綠」貼在身邊,「民眾很容易將民進黨候選人和戰鬥綠畫上等號。」
論及戰鬥綠,綠營內部人士解讀,其演化過程或可從二○一八年的地方選舉談起。當時民進黨不斷遭受認知作戰攻擊,疲於澄清謠言;民進黨在選舉挫敗後,才迅速整隊、調整網路作戰方式。此後,為了對抗網路假訊息攻擊,從產製論述、圖卡,到網路社群散播,內部漸有一套流程,正面效果是有效降低假訊息影響力、讓國人對假訊息產生抗體;「但也有負面效果,在這次選舉中看到反撲的力量。」
雖然敗選結果不見得能和「戰鬥綠」或「側翼」直接連結,但綠營人士指出,選戰中不少事件確實造成影響。例如,學術專長為台灣政治研究的日本知名學者小笠原欣幸,選前預測民進黨此次只會拿到五席縣市長,即遭被認為是綠營側翼人士的批評,臉書也被洗版。又如,新竹高中班聯會與新竹女中班聯會十一月中舉辦「新竹市長選舉校內模擬投票」,由民眾黨候選人高虹安勝出,結果一放上臉書粉絲專頁,也遭出征。
林濁水表示,民進黨支持者中的基本教義派的確會喜歡戰鬥綠,「但民主政治很重要的支撐力量就是中產階級,這一連串作法讓中產階級不能接受。」不只不能接受,更造成惡性循環。林濁水認為,當戰鬥綠的攻擊力道加大,公共政策論述空間也被壓縮,「殺到這種程度,一定會出現反彈。」綠營內部人士也認同:失去政策論述空間的網路社群,對候選人政見無加乘、擴散效果,反倒引導選戰負面發展。
除了中產階級,年輕選民流失也是林濁水看見的另一危機。他分析,年輕人選票流失,主要來自民進黨中央一連串決策錯誤:首先,是在陷入抄襲爭議的論文門事件上,對抗台灣大學;其次,八月中國軍事演習有飛彈飛過台灣上空,台灣人卻在日本公布訊息後才得知,「這也讓年輕人對民進黨所謂『抗中保台』的信任感降低。」
事實上,在台灣民意基金會十一月十日公布的民調中即顯示,二十五到三十四歲選民對台北市長人選黃珊珊的支持度逾四成,二三%支持蔣萬安,但陳時中在年輕族群僅得十四.二%的支持率。
而中產階級支持的重要性,在二○二○年總統大選可見一斑。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林宗弘表示,回顧中研院社科所一九年十二月公布的社會意向調查,可以看出:隔年民進黨在總統大選大獲全勝的關鍵之一,就是因中產階級青睞。「當時調查,大專以上中產階級有六成以上倒向綠營,這是從二○○四年來首次出現的逆轉。」
如今,至少在林濁水的解讀中,民進黨這項優勢似已消失;如何贏回中產階級支持,已是這回重大挫敗之後不可迴避的重要功課。

論文門事件「把知識分子當白癡」 綠委嘆:年輕人看不起民進黨
2023-01-05 中時新聞網 黃婉婷

民進黨九合一大選慘敗,後續檢討成為外界關注焦點。民進黨立委蔡易餘於5日接受震傳媒《新聞不芹菜》專訪時直言,民進黨選舉策略有錯,點出問題後卻被出征,喪失「大鳴大放」,這點很可惜。蔡也提到,論文事件中,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立委鄭運鵬等人對論文都很有信心,但此事嚴重的地方是:「我們徹底把知識分子當成白癡,很多年輕人也因此變得看不起民進黨。」
蔡易餘提到,民進黨這次選舉策略有錯誤,而自己先前上媒體節目時會點出問題,但一講就會被黨內點名作記號,「說我都講不同意見,但民進黨確實有些方向要調整。且臉書會被自己人出征,還說我論述跟高嘉瑜雷同。後來覺得很沮喪,所以在選戰後期連政論節目都不想去上。」
蔡易餘感嘆:「為何民進黨變一言堂?這樣很不好,因為每件事大家都有自己看法,不過出發點都是為了民進黨好,也是想為年底選戰開創新道路。」他也指出,加上後來側翼網軍開始主導議題,導致綠營大軍也跟進去撞一些不重要的事。
蔡易餘表示,民進黨要檢討的問題是,在臉書上遇到不同聲音時不該去轟炸;而自己就是被炸過,所以決定不吵;但後來選舉輸掉,就是要面對檢討,把事情攤開來講。民進黨的大鳴大放不見了,這點很可惜。且民進黨過去是由下而上的政黨,不能執政後讓人覺得草根性就消失,並且應要傾聽基層聲音而不是高層。
此外,民進黨選後檢討報告中也提到關鍵事件「論文門」,風波主角、前新竹市長林智堅面當下並未第一時間認錯。蔡易餘說,當時他覺得檯面上講不好,才在黨團群組討論,認為不要跟台灣大學直接硬撞,不料內容卻被流出去。
蔡易餘指出,民進黨同溫層太厚也是問題,因為側翼過於兇猛,導致想提出建議的人被當作敵人打。他透露,事發後他有傳訊息給柯建銘、鄭運鵬等人談及論文事件,希望能思考一下,但他們似乎都對論文很有信心。這件事情嚴重的是:「我們徹底把知識分子當成白癡,很多年輕人也因此變得看不起民進黨。」

曹嘉豪答中評:文化台獨會成功嗎?更大反彈
2017-03-10 中評社彰化3月10日電(記者 林谷隆)

針對蔡政府近期推動去蔣化、批判大學“一中承諾書”、及孔子展去掉“萬世師表”等文化政策,國民黨彰化縣青壯派議員曹嘉豪9日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蔡政府推動的文化台獨,只是為安撫內部的情緒。所謂的台獨,只是深綠的虛幻追求。民進黨已經全面執政,要他們真獨,反而說“窒礙難行”。所以“台獨騙選票,真獨不敢要”。兩岸關係,不是為敵或為友單一選擇。
曹嘉豪,1981年出生,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畢,曾任蕭景田立委助理、中國國民黨第十九全黨代表。父親曹明正曾任彰化曹氏宗親會理事長、4屆國民黨彰化縣議員。曹家在員林地區基層實力雄厚。
對於近來台灣獨派動作頻繁,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日前提出警告,台獨之路走到盡頭就是統一,而且這種統一方式會給台灣社會和民眾帶來巨大傷害。
曹嘉豪表示,令人遺憾,蔡英文身為台灣的領導人,整個執政團隊的格局竟然這麼淺見。綜觀所有的局勢發展,我們都可以了解,台灣跟大陸的關係,不是只有為敵、或是只有為友,這麼單一的選擇。民進黨就算不想跟中國大陸為友,也不用跟大陸為敵。
曹嘉豪認為,一味的教育台灣的子弟、子民去仇恨中國,倒不如建立台灣的尊嚴還比較重要。台灣的尊嚴,不是建立在文化台獨、或是族群的分裂。台灣應該要讓經濟富裕起來,才有立足點可以建立尊嚴。手頭上有錢、有實力,才有辦法來尋求抗衡。
曹嘉豪告訴中評社,藉由文化來分化,不見得能獲得台灣民眾的共識,反而會製造更大的反彈。就拿蔡政府進行一系列去蔣化來說,當時台灣政局震盪不安的時刻,任何一個人在那個時候領導台灣,可能都會做出相同的抉擇。這有其時空背景,不能用現在的思維來追殺過去的歷史。難道以後樹立蔡英文人像,也要去塗抹毀壞嗎?這是無限內耗的迴圈。
民進黨在首次執政時,阿扁也曾推行“法理台獨”,後來發展證明失敗。現在力推文化台獨,這條路會成功嗎?
曹嘉豪大笑幾聲表示,現在蔡政府推動的台獨措施,只是為了安撫內部的情緒。他深信一句話,就是“台獨騙選票,真獨不敢要”。實際上的台獨,只是深綠的虛幻追求。現在讓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立法院都全面執政,反而是窒礙難行。特別是許多地方首長都已經上任超過兩年,也沒有聽到他們講“獨立”兩個字,這不是騙人民的選票、欺騙人民的情感嗎?

威權復辟 我的黨青出於藍
2020-12-27 中國時報 張俊宏/前立法委員、前民進黨前祕書長、民視創辦人

日前,為人權日的街頭活動,筆者受邀到立法院群賢樓門口為國際人權節開場致詞表示:1979年美麗島事件的發生,最主要的就是為爭取台灣的人權,抵抗極權的軍事統治;歷經41年,已高齡84的老朽,而今還必須再站出來,為人權日吶喊。只能慚愧地說:我輩所奮鬥的革命未成,使命未竟!今日我們所得到的民主,「乃是人治,不是法治!」只因,人治民主之「人存政舉,人亡政息」,必得建立「逼人不得不為善」的制度。重建制度化的法治,用以鞏固發展地基──民主、自由與人權,才得以永續久遠。
蔣經國過世後,當年國民黨陷於主流與非主流難分難解的時刻,正是「庖丁解牛」的天賜良機。我曾為此鄭重提出「解散國會、總統直選、地方包圍中央」的戰略目標。在那個風起雲湧、急速轉變的階段,黃信介所領導的民進黨,正是台灣轉變命運及領航國家發展方向的關鍵力量!
而這種關鍵力量的傳達,就是得透過媒體。國民黨政權嚴密管控的電子媒體,透過黨營電台與3家無線電視台,一面倒的為執政黨歌功頌德,掩蓋民間最真實的聲音,及對所有反對勢力極盡抹黑醜化及專制打壓,已到物極必反、亟待開放之時。
1988年,我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藉由訪問學人之機,向海外同鄉傳達突破媒體禁忌對台灣民主的必要,獲得同鄉的奔走相助。其中有FAPA成員特委請美國衛星奇才提供技術協助,趁月黑風高的暗夜,從金山海邊搶灘偷渡進來,在黨部挪出圖書室,將設備鎖在裡面24小時的管控。在當時極權統治下,不惜身家,縱觸犯殺頭重罪也要突破媒體的壟斷。
從體制內外的文爭武鬥,人民走過無數抗爭運動,直到1993年歷經5年才打破電子媒體壟斷後的第一張非官方所經營的廣播執照;再接再厲爭取3台外的無線電視台,為此還特別到美國安排白宮訪問,4開公聽會,終於在1996年拿到民視電視台執照。台灣近30年來許多重大變革,從廢除萬年國會、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到開放大陸探親,都是來自人民的力量,逐步實現民主理想。電視頻道開放和媒體禁忌的突破,乃是傳達自由言論和人民聲音,同時達到對執政者的監督、人民權利的守護,這便是造就台灣民主麥克風的重要憑靠。
而今,眼看當權者把國家第四權當成政黨權力爭奪的貢品,核心價值的錯置,民心疏離,尤其剝奪了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這些豈不是我的黨幾十年來用血汗拚來的價值?當初以民主人權和改革再造之名,讓百年老店黨國集權化的國民黨終轉移於可再輪替的民主政黨,而今卻以捍衛人權為名,用行政命令行打壓之實。過往我們所極端厭惡的威權復辟,如今我的黨,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完全執政的政黨短短幾年,如此的揮霍浪擲,民主的倒退,人權的踐踏,幾盡被「黨國派閥」摧毀殆盡。昨是今非,今是昨非,一言堂的政黨荒腔走鐘,能不令老朽悲愴啊!

民眾黨「反貪腐護台灣」宣講 柯文哲狠批:民進黨就是最大詐騙集團
2024-06-22 中時新聞網 李奇叡

民眾黨今晚於台北市榮星花園舉辦「反貪腐,護台灣」宣講。民眾黨立委張啓楷透露,國會有調查權後,首先要調查的就是超思採購雞蛋弊案。壓軸上台的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則痛批,回顧過去幾個月,民進黨正事不幹,只會製造對立、製造仇恨,民進黨就是最大的詐騙集團。
柯文哲約於晚間8時10分上台致詞,將活動推上高潮。他說,國會改革覆議案被否決,是預料中的事,也符合民意。回顧過去幾個月,民進黨從未和民眾黨商討如何合作法案,執政黨好不容易贏得選舉,這段時間卻只看到對立;民進黨就是「正事不幹,只有製造對立、製造仇恨」。
柯文哲表示,民進黨帶頭造假,把年輕人騙上街頭;但這次民進黨動員青鳥活動已經沒那麼容易,因為「謊話講第一次可能有用,講多了就會有問題」。他痛批,台灣為什麼詐騙很多?因為民進黨就是最大的詐騙集團。語畢,現場響起如雷歡呼。
柯文哲質疑,民進黨為什麼要每天製造假消息、在同胞中找敵人?這是不對的。針對政府監控民眾爭議,王義川應該要趕快出來解釋,到底發生什麼事;否則好不容易才把警總取消,怎麼如今卻復辟?
柯文哲痛批,背叛人民的是民進黨。他過去曾支持民進黨,怎麼民進黨現在變成這樣?民進黨中央黨部牆壁上的那七個字「清廉、勤政、愛鄉土」,現在幫忙實現的卻變成是他。他強調,民眾黨以人民為本,會繼續努力讓台灣越來越好,而《財劃法》修法就是起點。
民眾黨立委林國成表示,民眾黨只有八位立委,但若沒有這八位,國會改革不會成功;所以他們不會回頭,也不會退縮,一定拚到底。他也痛批,民進黨不斷抹藍、抹紅民眾黨,還放新聞破壞民眾黨的團結;但他要向民進黨宣告,民眾黨很團結,不要再胡說八道。
民眾黨立委陳昭姿提到,國會改革審查時,民進黨立委佔據立場,手舉寫著「台灣人大化」、「台灣香港化」的布條;難道民進黨不提中國,就不會執政了嗎?不抹紅,就不知道怎麼說贏對方嗎?台灣難道是民進黨的專屬嗎?愛台灣就要愛民進黨嗎?她要敬告卓榮泰,這些認知作戰可以暫停了。
民眾黨立委張啓楷說,國會有調查權後,首先要調查的就是超思採購雞蛋弊案;他追了好幾個月,發現超思採購雞蛋竟然沒有合約;黃國昌也發現,農業部給的資料前後不一,少了600萬顆雞蛋,這當然要查。
張啓楷也說,超思去年進口近1億5千萬顆雞蛋,其中5千多萬顆雞蛋損壞,估計損失超過2億元;且農業部稱去年底就要銷毀,但實際上根本還在冷氣房,沒有銷毀,這部分一定要追。
民眾黨團總召黃國昌表示,民眾黨只有八席立委,靠八個人沒辦法過任何法案;但是靠著理念以及公民社會的支撐,讓另外一個在野黨知道國會改革的重要性,並讓整個台灣社會動起來,意識到國會改革對於監督執政黨違法濫權的重要性。
黃國昌強調,民眾黨去年選前開出的政見不是只有國會改革,還有司法、媒體、財政改革以及居住正義。八席立委從來不敢忘記對台灣社會的許諾,因為對民眾黨而言,開出來的政見是用來實現的,絕對不會像民進黨那個「芭樂黨」一樣是拿來騙票用的。
黃國昌說,民進黨連自己推動30年的國會改革,都要用抹紅的方式汙衊。他要清楚地告訴民進黨,不要再繼續造謠、抹紅;當初拉著他走進國會改革法案的,就是2012年的民進黨智庫。
黃國昌指出,那年他不計報酬,幫忙寫研究報告、法案;民進黨最後沒有推動通過,他不怪民進黨,因為當時民進黨是少數。但當民進黨取得超過半數國會時,卻因為不想受到監督,而抗拒國會改革。「民進黨想要的只有行使權力不受任何監督、控制,所以才會出現多項弊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