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問題複雜 美國大選隱憂

2007/10/29

陸以正

 到上周為止,我還沒寫過明年十一月美國總統大選的預測。因為時間尚早,美國的傳統是要等到明年元月,愛荷華與新罕布夏兩州初選,這題目才會開始炒熱。本報上周用國際版全頁版面介紹民主、共和兩黨領先候選人的「亞太策士」,參考價值很高,但我仍覺塵埃未落定。

 為什麼呢?至少有兩點理由:第一,依照美國政治傳統,有志競逐總統寶座的政客儘管越來越早宣布投入,民眾總要到選舉年才認真看待。第二,則因美國人口統計(demography)的重大變化,明年大選平添許多難以預測的因素,沒人有答案。

 先就第一點說起。美國兩黨都有預選制度,其中又分兩類;一是由州政府主辦,凡自認為該黨選民都可參與的「預選」制(primary election);二是兩黨各自召開「州代表預選會議(state caucus)」自行推選。兩種制度並行不悖,外國人常常弄不清楚。

 不論哪個州採用哪種制度,美國習慣上總要到選舉當年二月的所謂「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那天有紐約、加州、伊利諾、紐澤西等二十個州同天辦理初選,或召開黨代表預選會,局面才大致底定;但占優勢者還要等夏天召開的兩黨全國代表大會(nominating conventions)正式通過才算數。現在去猜測民主或共和黨競逐提名者誰會贏、誰會輸,危險度太高。

 第二點,人口普查結果得出的統計數字,更使今日即論斷兩黨最後能獲得提名人選的專家們,會眼鏡跌碎滿地。這裏面又牽涉到種族問題。讓我先問,美國明年會選出一位少數族群的女性或黑人總統嗎?老實說,以希拉蕊的知名度,當選歷史上首位女總統或有可能。但首位黑人總統呢?恐怕很難。

 這樣說並非貿然斷言歐巴馬肯定會出局。反對小布希的人有不少會投票給他。但就黑人可能出馬競選總統者而言,歐巴馬絕對不是最佳人選。鮑爾或萊斯比他強得太多,這兩位都做過國務卿。鮑爾還有輝煌的軍職經歷,退休後韜光隱晦,無意從政,主要是受他太太的影響。但萊斯的學識與經驗,無人能比,她對總統寶座也並非沒有興趣,至今毫無動靜,道理很簡單,因為審度內外情勢,明年還不是她出馬的時候。

 兩百三十年來,美國人口結構最大的變化是,非洲裔的黑人已不再高居少數族群之首。儘管黑人生育率超過白人,至今仍僅占三億人口的12-13%。操西班牙語的拉丁人後裔(Latinos)則至少有18%,且仍在快速攀升中。美國有一千二百萬非法移民,拉丁裔占80%以上,確數無人知道,但僅合法移民就把美國選舉搞得天下大亂

 兩月前《新聞周刊》有則由小見大的報導:美國西南部各州的西班牙語廣播電台,有位晨間共用節目主持人Eduardo Sotelo到了華府。像他那種起床節目的DJ,可云車載斗量,但聽說他來了,布希總統馬上請他到白宮共進早餐,然後眾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與參院多數黨領袖李德(Harry Reid)邀他共進午餐。

 此人為何這樣吃香呢?因為拉丁裔人就像廣東人或台灣人一樣,不論在家或外出,總只講粵語或台語。他的聯播節目在西南部幾個州(尼華達、科羅拉多、新墨西哥、與亞里桑那)擁有廣大聽眾,號召力強大,誰能獲得他的支持,贏得這幾州的選舉人票(electoral college votes)的希望會大增,影響全局。

 新墨西哥州人口中,拉丁裔已占53%,必須有點拉丁裔血統才能當選州長。現任的李察遜(William B. “Bill” Richardson)曾任眾議員、駐聯合國大使、能源部長、2004年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主席等職,資歷完整顯赫,更重要的,他的祖母與母親都是貨真價實的墨西哥人,拉丁血統不容置疑。他已宣布參加競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明年八月廿五至廿八日在科羅拉多州丹佛的密室交易裏,即使他搶不到大位,勝選者邀請他搭檔作副總統候選人的機會,比別人都大。

 一般說來,拉丁裔人比較認同民主黨,這也是希拉蕊呼聲比別人高的原因之一。如果撇開明年的選舉,客觀地從美國歷史傳統著想,這18%的拉丁裔人有如在池塘裏投下一塊巨石,掀起層層波瀾,因而產生許多難解的問題。美國本就是移民造成的國家,你能限制拉丁美洲各國的新移民嗎?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你拿鼓勵歐洲國家移民比例來抵消嗎?更是做夢。

 在外匯收支方面,墨西哥與中美各國今天全靠這些拉丁裔人的「贍家匯款」,貼補它們對外貿易的巨額逆差。高喊全球化與資金自由出入的美國,能加以限制嗎?也絕無可能。美國種族問題複雜的程度,不止影響國內政治遠景,對經濟貿易的衝擊,也同樣不能忽視。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