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向你們借便宜的錢、買你們便宜的公司

2007/10/30

台灣和日本終究會吃大虧 外資向你們借便宜的錢、買你們便宜的公司 邱永漢◎口述

國內資金相對便宜,如此就給了國際金融機構利用當地廉價資金的機會,他們可以利用這些錢投入炒作當地股票,或收購當地公司再伺機出售圖利。

今年台灣和日本股市上漲,有一部分原因是來自國際資金的推升;國際資金除了在資本市場直接買進股票,也鎖定當地公司進行槓桿收購,這種源自美國的金融操作模式,最近在日本和台灣大為流行,究竟是利是弊?值得深入探討。

過去在相對窮困的年代裡,日本人很擔心外國企業會吞併日本公司,因此像Toyota這種如今在全球排名第一、第二大的公司,當年都曾經在公司章程裡明定外國人不得擔任董事。這種小家子氣的條款,直到Toyota逐漸國際化之後才取消。如今外國人不僅可以擔任日本公司的董事,Sony甚至還聘請外國人出任董事長。

當然,在經濟相對落後、工業化尚未起飛前,Toyota的做法不會引發爭議。而且,日本人向來就以排外著稱,日本人可說是最會維護自身利益的民族,早年限制外資流入,禁止外國人出任董事的規定,其實很可以被理解。

美國最會靠錢賺錢,國際資金鎖定日本台灣

不過隨著經濟成長到一定階段,日本公司開始對外發展,到海外投資設廠,甚至併購外國企業,此時還要繼續限制外來投資當然行不通,於是日本政府逐漸解除外資流入的限制,資本市場也允許外人投資。如今,外資流入的限制幾乎都已經解除,外資流入規模也相當大,據估計,日本大企業有將近一半股權都落在外國人手裡;今昔相比真是天差地遠。

國際資金發展成主導一國資本市場的重要力量,其源起應該來自美國。美國最早興起這種「靠錢賺錢」的事業,起先是利用基金的形式籌集資金,投資股票以賺取股利或價差,後來,他們覺得這種賺錢方式速度太慢,於是開始介入公司的經營,首先鎖定企業體質不差,但經營者能力不足,或因為特定原因造成經營績效不佳的公司,然後開始收購公司股票,等到擁有過半數股權,就直接接管介入經營。

這種金融操作模式從開始迄今,大約已經過了三十個年頭,在這三十年當中有部分金融公司的資產規模逐漸擴大,並發展成跨國性的大型金融機構。而隨著資產規模擴大,通常會進一步吸引投資資金的青睞,更助長了這些金融機構的影響力。目前,日本企業正是這些跨國金融機構最喜愛的投資標的之一。

「借日本的錢買日本公司」的奇特現象

儘管日本的資本市場已大幅對外開放,但很多日本公司在經營上還是相對保守。譬如有的公司至今對於外人持股依然態度保留;有些公司雖然賺了很多錢,卻不願意發放股利,結果保留的資產愈來愈多;有些公司則是持有相當多的不動產,例如運輸公司在各地擁有很多土地,過去因不景氣價格大幅滑落,拖累公司的財務狀況,如今景氣回溫,這些公司的身價於是看漲回升。

的確,在泡沫經濟結束後慘遭重創的公司,只要經營體質不差,如今隨著景氣回升,營運面出現轉機,投資價值浮現,通常都會獲得國際金融機構的注意。一旦鎖定對象,就開始在市場上慢慢吃貨,等到擁有大約三成股權,便公開宣布要收購過半持股。

此外,由於日本國內資金相對便宜,外國金融機構還可以向日本銀行融資借錢,形成「借日本的錢買日本公司」的奇特現象;其實這就是一般所說的槓桿收購。而且,不僅國際金融機構會利用日本的低利率優勢,去年我就發現,日本國內的金融公司也開始借錢併購國內企業。我相信,這種型態的金融操作會在日本大為流行。

以前要併購別人的公司,通常都是基於營運上的考量,目的大多是為了擴張事業版圖,所以主要是收購同業公司;但現在的槓桿收購卻大不相同。金融機構以低廉的價格收購營運出現困境的公司,稍加整頓後,再以較高價格出售,其目標純粹是為了追逐短線利益,而不是以長線經營為考量。從這個角度來看,目前在日本和台灣發生的各種槓桿收購,對長期營運的衝擊效果恐怕是負面多過正面。

經營環境惡化,小心國際資金的負面效果

在東亞國家中,日本和台灣最早經歷了高成長時期的結束,但很多企業家卻未真正瞭解高成長已經走入歷史。譬如說,很多人都認為百貨公司是高成長時期的大事業;百貨公司是強勢通路,所有商品都要在店裡陳列,所有人也都會到百貨公司買東西;而且百貨公司是收現金的生意,進貨貨款卻可以拖到幾個月後才支付,因此很多人都想介入百貨事業的經營。

但隨著高成長時代結束,百貨業的好光景不復存在。最近傳出日本第一大百貨公司三越將要和第三大的伊勢丹合併,代表日本百貨業已經過度競爭。確實,由於景氣持續低迷,民間需求下滑,百貨業的榮景早已走到盡頭,但很多百貨業者卻不肯面對現實,依然全心投入埋頭苦幹,結果仍是無力回天,最後只能淪落到合併一途。事實上,零售事業中的超級市場、便利商店等,也面臨類似的困境,顯示日本整體經營環境仍不理想。

相較之下,台灣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過去台灣發展電子資訊產業,帶動經濟高速成長,這段經驗可說是歷史的偶然。如今台灣電子業為了求生存、壓低成本,紛紛前往大陸投資設廠,但由於大家競相前往大陸設廠,結果卻導致電子業更嚴酷的殺價競爭局面,電子產品售價愈來愈便宜,甚至連大型電子公司都十分辛苦。我曾經聽說,日本松下在大陸生產的電視機,賣的愈多是賠得多,這樣如何能繼續生存下去。

由於經營環境惡化,台灣和日本廠商都面臨生存的挑戰,但這已經不是放棄現有生意,改行轉作另外一種生意的那麼簡單的問題而已。幸而台灣人具有強韌的移民性格,會四處跑,到各地找機會,先到中國大陸,如今又到東南亞,這樣就有機會開創出新的格局。如果台灣人都留在島內,不向外開拓市場,反而可能變成一個大危機。

由於日本和台灣當地的生意機會減少,導致國內資金相對便宜,如此就給了國際金融機構利用當地廉價資金的機會,他們可以利用這些錢投入炒作當地股票,或收購當地公司再伺機出售圖利。從這個角度來看,國際資金流入對日本和台灣確實是利少弊多;在國際資金翻雲覆雨下,日本和台灣終究會吃大虧,這點不可不謹慎。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