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湖開發案,慈濟爆關說惡行

2007/05/19

慈濟要開發這樣的地方?

  爭議不斷的台北市內湖保護區慈濟開發案歷經十年、七次專案小組開會,今年5月11日又嘗試送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試圖闖關,還爆出關說疑雲,會議中知名建築師、都委會委員姚仁喜意外爆料遭受慈濟基金會關說,他公開在會議中表示,會議前一晚接到自稱慈濟基金會人員的電話,要他「能不發言就不要發言」,姚仁喜說,「我很吃驚,慈濟基金會是外界認為的模範生,希望不要再做這樣的事。」

  這段震驚全場的正式發言,印證當天陳情民眾余鐘柳律師、溫炳源先生等人的指控:慈濟無所不用其極地動員會員、關說當地里長、民代與都委會委員護航此開發案,甚至連第四權媒體高層也在慈濟關說下,對於該開發案睜隻眼閉隻眼,不僅對於關說疑雲隻字不提,對於開發案的嚴重性也避重就輕,正如台灣生態學會教授廖本全所說,慈濟真是「人定勝天」集團!

  由於慈濟案牽涉北市保護區開發政策鬆綁,以及市府是否圖利特定團體等疑慮,長年來備受外界矚目,財團法人慈濟基金會在1997年向市府申請內湖4.6公頃保護區土地變更案,欲設置「慈濟內湖社會福利園區」,建蓋十層樓高、足以容納二千多人的國際志工大樓,總開發樓地板面積高達四萬五千平方公尺! 「慈濟內湖社會福利園區」開發面積分南北兩基地,皆位於內湖區成功路五段、大湖公園前的保護區,其中北基地北側有基隆斷層通過,南基地附近有礦坑舊址,兩基地都位在支流河口處,其中北基地的東、西與北側山丘都是潛在順向坡,地質脆弱若大規模開發,不僅影響當地水土保持,也會開啟保護區開發惡例。

  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是內湖當地居民,他們為了保護家園,集結組織「台北市內湖區還我家園促進會」,他們世居在北側山坡地以及北基地相夾在中間的低窪地,過去山坡地集水區下大雨,水患至少可以漫延至平坦的北基地,順利排水,一旦慈濟將北基地開發,建蓋出龐然大物,居民居住的低漥地就變成兩邊高地的「蓄水池」!

  「台北市內湖區還我家園促進會」副會長陳添賜就說,慈濟開發案的北基地,原本是連結成功路與大湖的「溜地」,也就是不得開發,只能做為集水區,後來違法開發為公車處、停車場,每換一個業主就將土地墊高,原本也是低漥地的北基地現在已經足足高出後方農田兩公尺,農田變成北基地的洩洪區,每一次淹水,當地農民辛苦一季的收成全都要泡湯,陳添賜說,賀伯與納莉颱風時,淹水足達兩百公分,很難想像慈濟開發案一旦通過,會淹得多嚴重。

  雖然台北市都市發展局要求慈濟基金會在南基地旁的東湖聯外山區道路橋下增設滯洪沉砂池,北基地得以採工程方式導水至南基地,就不用擔心北基地淹水,然而,該工法是否能有效排水,引發都委會委員多次質疑,當地居民因此要求市府承諾,「假如市府強行通過慈濟開發案,屆時淹水死人找誰算帳?」

  5月11日當天草山生態文史聯盟代表徐美女痛心疾首,因為她也是慈濟人,她慷慨陳述,「我也是慈濟人,但我不苟同在保護區開發的作法,在不對的地方做對的事也不能苟同!誰能保證現在的開發對於十年、二十年後的環境沒有傷害呢?」都委會委員姚仁喜則在會議中表示,「以我個人經驗判斷,內湖慈濟案的開發量體太大,包括容積率與建蔽率都太高。」他甚至認為,「慈濟要回饋社會就不要蓋一千多平方公尺的量體,應該要保護大地、復育土地,不做比做的建設性更大!」其他都委會委員包括郭瓊瑩、蘇瑛敏則力陳劃設為保護區就不應該開發,蘇瑛敏更說,「此開發案量體太大,但簡報內容談太多社福志業,他希望此開發案應回歸專業,不要談太多志業。」

  雖然當天都市計畫委員會尚未正式通過該開發案,但是台北市政府官員包庇慈濟,為此開發案背書說話,讓內湖區居民無法忍無可忍,「慈善單位竟然弱肉強食,強硬把保護區變更開發大規模的國際志工中心」,過去馬市府時代完全不聽居民的反對聲音,儼然是「馬英九開發公司」,現在他們只能向新市府求助,希望環保出身的市長郝龍斌能挽救內湖的好山好水。

「內湖慈濟開發案」都市計畫委員會暨專案小組意見摘要(2004年~2007年5月)

贊成意見

1. 藉由開發案可以新增排水系統、滯洪池等公共設備,可降低大湖地區淹水情況約兩公分水高。

2. 慈濟花錢買下該保護區,並且為了變更事宜已經依照法令繳稅、進行水土保持等計畫,如果市府反對開發有失信賴原則。

3. 該案透過回饋將捐出三成土地歸市府所有,慈濟在透過認養規劃為兼具生態與休憩的滯洪池進行綠美化。

反對意見

1. 該保護區地質脆弱、有斷層且是順向坡,屬於敏感地區,應該進行環境影響評估。

2. 開發的量體過大,將導致週邊交通、排水問題,並且影響北基地後方的農民生計;排水系統與滯洪池的設置就技術層面不可行,也無法有效降低淹水情況。

3. 保護區變更除非做為公益用途,如公園綠地或道路,並無大型開發變更的前例,如果慈濟案闖關通過,將大開保護區開發門戶。

4. 全球氣候異常,環境不容許再遭受人為破壞,猶如證嚴上人反對蘇花高的說法:「如果要救地球,要多種樹,不要再破壞了。

其它

通盤檢討當地的集水區域進行重劃,把慈濟案與當地農民訴求列入考量。

資料來源:台北市都市計劃委員會會議紀錄


延伸閱讀

2006/11/16 關於慈濟內湖基地案 給證嚴法師的一封信 廖本全(台灣生態學會台北工作站主任)
2006/12/08 恭喜了,人定勝天集團 廖本全(台灣生態學會台北工作站主任)

建議標籤: 

回應

慈濟說蘇花高就是環保說內湖開發案就是慈善真是兩面標準
內湖案其實牽涉的是慈濟委員的土地開發利益
蓋的是志工中心是他們慈濟黨的事更與慈善無關
要蓋醫院內湖已有三總附近亦有其它醫院
醫療資源可說已足夠
土地開發其實是它們慈濟黨的事
根本與慈善無關
要求別人環保前自己要檢討
別有權有錢仗權欺人€

慈濟大學縱容學生論文作弊
http://blog.udn.com/tzuchiorg
引自—
蘋果日報 2006年八月八日
我遇過碩士論文捉刀
游謙 慈濟大學宗教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單單在這暑假前,我就到外校考了七本碩士論文,對於論文寫作與舞弊,可說小有經驗。日前媒體報導國內大學校園裡,越來越多人不會寫碩士論文,於是出價找人捉刀。外電也報導英國有人經營「學位論文公司」專門替臨時抱佛腳的學生捉刀,代寫各種論文。英國教育界為此歪風大感寒心,將舉辦杜絕學生各種作弊手法的「剽竊高峰會」。對於教育界的慘痛經驗,我覺得心有戚戚焉。有一次受邀到某大學擔任口試委員,發現一位碩士生的論文與口頭報告的明顯不同,便在考場上質問他為什麼會如此?他辯解說是自己兒子幫他「修改」的。我很不高興地教訓他:「論文的每一個字都應該自己撰寫,我在自己大學裡指導的學生絕不敢有人如此。」想不到這位研究生竟向校方告狀,說游謙看不起這所大學,害我費了一番唇舌向該校解釋我沒有這個意思。其實每個學生都該清楚認知,撰寫論文可以培養文獻蒐集、資料分析以及知識統整的能力,有了這樣的能力後,將來在職場上遇到問題就能比別人更從容面對與解決。我認為,指導老師必須嚴謹地與學生逐步研討,才能喝阻碩士論文捉刀的歪風。自己十幾年前在英國讀書時,就有聽聞捉刀的事件,於是教授們都練就一套套把關的方法。例如,當學生交出論文草稿時,教授應該叫學生把引用的文獻當場敘述一遍,甚至當場做原文比對,測知是不是自己做的文獻回顧。再來,如果論文是根據親身訪談內容,則可要求學生交出錄音帶或錄影帶;如果根據田野採風,則要求交出相片或檢視相關文物;根據實驗結果,則要學生當場把重要環節重複實驗一遍。還有,一定要邀請內行、公正、嚴格的學者來當口試委員,因為有許多問題只有在詳細的口試才能發現。我的原則是,不邀請自己的老師或已經當教授的學生來考試,免得被人批評「近親繁殖」。多年前陳鼓應教授就曾指出某國立大學的口試委員都是那幾個人輪由擔任,以致論文水準每況愈下。最後一道關卡是,要求每位學生將論文全文公開貼在國家圖書館及自己大學的網站上,讓相關人士一起來檢驗是否涉及抄襲或舞弊。這個方法林芳玫教授也曾大力呼籲過。但是每位老師都要注意,如果抓到論文捉刀,指導教授可能會遭到學生誣告。上學期在學校遇到一次論文捉刀,我嚴正的要求學生要給一個交代,但這位學生竟然向學校指控我「指導論文延宕」,害我必須到院教評會與校教評會列席,向本校一級主管說明我是因為認真把關才被誣告。捉刀和誣告都算大學亂象吧!

游謙
慈濟大學 宗教文化研究所 副教授 英國蘭卡司特大學 宗教學 博士

對於慈濟這龐然大物,總沒有好印象。
幾年前在淡大唸書,看到大渡路口那棟富麗堂皇的建築後,更確認了慈濟的墮落。
在路上辛苦募款的志工們,我至上最高的敬意。
但是我想,所謂的『核心人士』跟這群穿著熟悉制服的義工們,已經是漸行漸遠了。
客觀的說,慈濟終究是一個掌握龐大資金的團體。
因為其特殊的社會定位,能夠避免被大眾對其進行批判與檢驗。
當初也許只是一個立意良善的想法,現在卻變成披著行善外皮的惡狼。

看到這則新聞,心中的疑惑
第一:既然是保護區,又如何會賣給慈濟?
第二:興建排水設施及綠化工作難道政府不能做?
第三:慈濟若是真為環保及水患,以他們的招牌大可跟一些喜歡沽名釣譽的富人募款直接把款項捐給地方政府去建設吧?這樣一來又博得一點美名。
第四:反對開發如無違法,當然政府有反對的自由。

「假如市府強行通過慈濟開發案,屆時淹水死人找誰算帳?」

法師:「歡喜作、甘願受…」

牧師:「當你的左臉被打、右臉也請給他打…」

政客:「這是歷史共業……」

當年對此案的公投中投下了反對票, 也看到了慈濟這個社團已然成為一個巨大怪獸, 政府官員和民代在會場的噤聲不敢跟慈濟勇敢的說不, 說違法, 慈濟在救人濟世的背後, 儼然成為台灣社會的新義和團.

我們一起向慈濟上人下跪,讓慈濟上人難看,你說好不好?

慈濟內湖基地案,真的復活了,而且不只復活,這回打算要一次闖關成功,直接終結保護區。10/25(星期一)下午2點台北市都委會開會,該案排在第11案,應該3點以後才會審到該案。(慈濟握有內湖區37里里長全力支持的共同連署聲明)

1. 慈濟內湖基地案9/28召開第三次都委會討論會,會中共識「先送大會讓主要計畫通過,並送內政部都委會審查」。
2. 會中把過去所談的「量體」(樓高、建蔽率、容積率等)從主要計畫拿掉不談,只談此變更案。
3. 送內政部若通過,細部計畫審議權就掌握在市都委會手上,(樓高、建蔽率、容積率等)市府愛怎麼做就怎麼做。

如果可能 找 八八風災 原住民團體 來 諷慈濟一個夠...

台北市的城市造災運動(廖本全)作者為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副教授
2010年10月21日蘋果日報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41

選舉這件事,非得搞得如此恐怖與邪惡嗎?台北市政府在選前積極進行保護區變更案的大清倉。首先在9月20日第617次市都市計畫委員會通過「變更臺北市信義區福德段四小段135地號等7筆保護區土地為宗教特定專用區(松山慈惠堂)主要計畫暨細部計畫案」,再於9月28日將「變更臺北市北投區行義路一小段49地號等保護區為溫泉產業特定專用區主要計畫案」再提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本案於2008年市都委會第581次會議通過),緊接著將在10月25日召開第619次市都委會審查「變更臺北市內湖區成功路5段大湖公園北側部分保護區及道路用地為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慈濟)主要計畫案」。

讓違法「就地合法」
這三案,因分別涉及三大利益、宗教或慈善團體,面對龐大的選票,北市府用盡各種方法讓所有的違法「就地合法」,並美化其名叫做「輔導合法」。其中,即將於近日審查的慈濟內湖基地案,因順向坡、回填湖區、谷地集水區、礦坑、斷層等不利的自然條件,形成典型環境敏感地區與潛勢災害風險地帶,是劃設保護區的癥結,多年來保育團體努力反對本案變更,沉寂數年後,竟藉由選舉重返戰場。
郝市政府應該(但拒絕)面對保護區變更的基本命題,包括為何要變更保護區為他用?該區保護的條件消失了嗎?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可以凌駕於國土保安、水土保持、維護天然資源及保護生態功能嗎?為什麼不進行保護區通盤檢討,而任令權力者挑戰保護區並為其一一開門?
市府在都市發展政策白皮書中對市民有「積極保育保護區、避免自然生態敏感區受衝擊與破壞」的承諾。但這些案件的通過勢將破壞保護區的體制且違背社會公益,更嚴重的是後續效應,保護區的變更將瓦解城市維生、維安機制,製造城市災難,難道市府渾然不覺?抑或這是郝市長有計畫的造災運動?
政治人物只為自己的明天而活,為選票、為連任,拿市民的明天當賭注,是絕無僅有的台灣政治風景,夠狠,真的夠狠。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901836/IssueID/20101021

當年主導開發案的主角林碧玉現為慈濟副執行長,她是永不放棄的!慈濟副執行長的權限很大,大眾要費心了!謝ㄌ!

我希望到真正謙卑的慈濟,而不是處處都要的慈濟。看起來才會心口如一。

文中第二行所提姚仁喜僅為建築師,非都委會委員,建議修正避免誤會

要求別人環保前自己要檢討
別有權有錢仗權欺人
胳臂向外彎,只救國際不就己人‧
只知‘感恩’不知‘檢討’?! ?!
聞不到‘感恩’斷然大嚷掛電→不論僧侶或員工、志工,此即印順大師的弟子?! ?! ?!
感嘆感嘆那!!!
《無量義經》中有一段:「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
法華經?! ?! ?!

1.納莉風災大湖裡大湖山莊街淹水是大溝溪水系的水, 慈濟園區的水系隔著一座山,屬另一水系, 慈濟園區水系的水怎麼可能越過山崚線淹到大湖裡來? 自納莉風災後北市府整頓大溝溪成親山步道, 蓋排水溝, 滯洪池, 此後大湖裡居民再也不用每逢雨後就要清理沉積盈尺的爛泥.
慈濟為納莉照顧災民, 也為此誤會背黑鍋背了十幾年, 反對人士卻還一再刻意污衊, 不知居心何在?
2.大湖老地名為十四分份陂,其集水區由五指山系(由萬里方向看五指山)大崙頭山、米粉坑溪、牛稠湖‥,57年政府闢建大湖國會山莊,65年解除禁 建(綠大地)、(北大湖)、(煙波庭)和太湖國宅等社區相繼推出及68年成功路五段(填湖造路)、(大有公車總站設立【現為慈濟園區】)先後設立。其中原 大湖面積主要範疇內政府增設大湖游泳池、遊客中心和公園造景設施及陽光草坪‥,才是造成湖面減少最主要的原因,而這些設施已是民眾休閒的必要設施。外圍溜 地的回填早是三十年前的事實,況且並非湖面減少主要區域。
此部份事實廖教授研究甚詳, 比誰都要心知肚明.
3. 慈濟園區計劃建物離山坡很遠, 山坡會保持它長久以來就存在的樣子,跟本不會被動到; 若保持原狀的山坡會有問題, 廖家還敢在那邊耕種嗎?
此誤導的訓息已被一再澄清, 也向反對者多次當面說明, 遺憾的是反對者還是明知故犯, 拿錯誤舊訊息來誤導視聽

個人建議先送靠近康湖路那塊地 那塊地應該不會有太大爭議
至於有靠近大湖國宅的 何不讓它以現在的方式繼續存在
甚至依環保人士的建議 改善
和為貴,

一個附近居民

出家人不打誑語是騙人的,釋證嚴專打誑語

說到慈濟

因為宗教因素
大家都不敢多說
媒體對於 批評宗教有很大的道德 以及 罪案感訴求

欣賞 環保團體 的勇氣

為什麼 藍綠二黨 都沒有人敢說話?
那些政治人員 在忙什麼? 應酬嗎 忙選舉嗎? 還是怎樣?
想到就令人生氣

證嚴尼姑可以看一下

武則天與佛教

http://www.worldjournal.com/pages/wjlit

武則天是自己稱帝的,不是弒君篡位。因為中宗、睿宗都是她的兒子。唐高宗後,高宗駕崩,由中宗嗣立。作為母后,開始攬政(名義上是輔政)。後廢中宗,立睿宗,到天授元年,改國號為周,開始稱帝,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皇帝。

武則天在位,對宏護佛教,極為熱情。曾組織精通梵文的人才,將梵本《華嚴經》、《密嚴經》等多部佛經譯成中文,序文由她親撰。她還認真學習佛經,常請法藏法師、騰騰和尚講解佛經。聽得十分認真,對高僧大德,非常尊重,請他們進宮說法,並且親自出殿跪迎。當然,她這樣做,也是有她的政治目的,她認為自己與佛有一定的淵源。

當時,正值禪宗南能北秀,佛教鼎盛時期。一次,武則天提出恭請神秀和慧安到京城道場供養。神秀因年齡已高,坐轎子進殿,武則天親自跪迎,敕當陽山,置度門寺,為神秀駐錫之所,供施豐厚。這時,神秀和慧安對武則天說,廣東有個慧能,頓悟禪理,很了不起,是不是把慧能也請來,早晚也好問道。瞭解到慧能現在廣東韶州,武則天非常高興,立即下詔,派內侍薛簡馳詔迎請,希望慧能速赴上京。

六祖接到詔書後,趕緊給皇上寫了一封信,表示自己身體不好,願在林麓終老,不打算進京受供。並向來人薛簡說明,「道由心悟」,出家之人,無始生死,常住不遷,名之曰道,湛然常寂,妙用?沙。

薛簡接過慧能的書信,不敢怠慢,日夜兼程,趕回京城,向武則天覆命,如實報告了慧能的不離林麓的意願。武則天很遺憾,她決定尊重慧能的選擇,為表護持之意,遙伸禮敬,派人送去水晶寶缽一副,摩納袈裟一襲,白氈兩端,香茶五角,錢三百貫。並敕令重修南華寺,委韶州官員時加宣慰,以保梵宇安寧。

(上)

除了整理翻譯佛經、請高僧大德入宮供養,武則天還很重視廟宇修建和修飾,她在白馬寺為佛祖造了一座大像,大像落成時,武則天率百官前往頂禮。但這件事卻受到了輿論批評。如狄仁傑、李嶠的意見是:造像所花的錢很不少,共有十七萬緡(每緡一千),假如將這些錢拿去施善,廣濟貧窮,見人一千,可以救濟十七萬戶。武則天不予採納。

這時有位御史張廷圭站出來說話,反對盲目營建,認為這樣做不符合佛教真精神,勞民傷財,功不抵過。他的理由是:

佛教以覺知為義,不以諸相見,以聲色求我,不能見如來。盲目施工建塔造像,搞開發、毀山林、冶金銀,其所獲福,還不如禪房之匹夫。再說,施工難免興土木、築基礎、堵穴洞、斷水源、運石采砂,又會碾壓蟲蟻,禍及生靈,而那些工匠,多數貧窮,朝驅暮役,饑渴交加,有的因此病死荒丘,還有資金來源,無非增加稅課,未免搞得怨聲載道,這些都是菩薩所不願意看到的啊!從政治上講,邊境建設,充實府庫,養精蓄銳,才是當務之急,從佛教教義上講,應該做的是救危苦、滅諸相、崇無為。

(尼姑,上面這段話要看仔細喔)

張廷圭論點,武則天採納了,並召見誇獎了他一番。(下)

我不是慈濟人, 但我知道人在做天在看, 我不是一個很好的人, 但我絕對不是一個壞人.
一定要在這個地方蓋嗎 ? 沒有別的地方可以蓋了嗎 ? 拜託拜託, 不要破壞了內湖的好山好水了, 目前我在國外工作, 但台北是我的家, 每二個月固定的輪休假, 我都會回到台北內湖跟家人團聚, 我愛台北, 我愛內湖, 拜託拜託, 要蓋的話可以去別的地方蓋嗎 ? 我相信 " 慈濟 " 不是財團, 慈濟是由好心腸的人所組成的, 拜託, 一定要阻止這些利益熏天所謂的慈濟人, 不要讓他們得逞,

慈濟要做慈善事業 不如去八里幫忙開發整頓山頭

內湖 就不要去破壞了吧

佛教以覺知為義,不以諸相見,以聲色求我,不能見如來。盲目施工建塔造像,搞開發、毀山林、冶金銀,其所獲福,還不如禪房之匹夫。

會各說各話的原因,就是因為各方面的資訊不對等。

要取得資訊對等的機會,不是政府介入,就是進入司法程序。

但要引起這兩種效果的前提是:媒體報導。

如果對這種開發案有疑慮,應該鼓勵各種自立媒體放膽報導。

報導多了,慈濟要是不敢告,就是心裡有鬼。(請不要搬出修道人不願興訟之類的渾話。我們在說的是世俗的事情,世俗之事本來就該用世俗的規範)

要是告了,正好,把所有的資料呈上法院。

如果真的是少數人借題發揮,那也就算了(這時候修道之人才應該搬出大愛來感化大家),如果真的有違法不當,那決策的人要付出代價。

我是台北市內湖區大湖里的里民,我反對變更保護區作為建地使用(包含醫院與社會福利設施),我拜讀了99年11月慈濟提送的本案主要/細部計畫書,其中並沒有所謂:"該案透過回饋將捐出三成土地歸市府所有"之回饋事項。

這個時代的佛教
竟然變成
在家人勸出家人要~~回頭是岸
總覺得
要一點時間去適應
因為
一直以來
我看電視上都是出家人勸在家人回頭是岸

請給我們一點時間去適應

我不是很了解慈濟的錢用在那裡,但是我看到國內外任何地方有災難就有慈濟請問就算有金山銀山也有用完的一天.災後重建更需要資金.國內外志工們的辛苦(我希望不要救助到國內)請不要抹滅掉.不要因為一件開發案.讓各位造了口業。今天沒有各位口中的尼姑創造慈濟.或者她如各位說的那麼不堪.請問還有慈濟嗎?
如果真的這塊土地是保護區請問慈濟如何取得ㄋ.慈善團體不需要去冒險.再變更地目不是嗎?
網路現在很方便.所以希望各位給下一代乾淨得資訊.

我不喜歡拿錢去幫用砲彈對著你的父母親人子女朋友的國家
ㄝ許
只有慈濟人肯吧
還會說感恩
這種慈悲
叫作假慈悲吧
真慈悲的話
請尼姑叫國撤銷飛彈
OK
造口業
還不是因為證嚴尼姑假道學引起的

眾環保的慈濟對於難得的保護區利用法令保護變更使用令人不齒,
慈濟過去重生態不殺生的理念有很嚴重違背,
慈濟這些年越來越讓民眾反感,
就如蘇花高/改/替的態度也越來越沉淪,
希望慈濟能放棄內湖的開發案,
讓這土地作為台北市的呼吸的肺,
也未這土地的萬物眾生有個安全棲息的地方,
不要在破壞好山好水,
慈濟應該把開發的錢捐給台灣弱勢的團體.

專家:我們鄭重的呼籲……

學者:我衷心的期待……

NGO:我們帶大家去遊行、向證嚴法師下跪、點蠟燭…還不滿意就連署啦…活動結束後…請大家自求多福……記得解散時要捐款喔!捐款熱線 0800 092 000

人類對大自然的破壞 在近年來的天災不斷
人類已經在自食惡果了
學佛 不就是要學佛陀嗎?
佛陀在世期間 身披一件迦裟 手持一缽
要吃飯時一樣挨家挨戶化緣
睡在簡易褡成的地方

以佛陀當時的身份 威望
要蓋華麗的宮殿 要錦衣玉食
各國的王 和貴族都會搶著幫佛陀蓋
但是佛陀以最基本的物質生活的態度來教育大眾
不要沉迷於物質 慾望裡

現在看到慈濟要將保護區來蓋大樓
我很痛心
以前我尊敬且支持的慈濟怎麼會變成今日的模樣?

綠地上蓋大樓 可以保護生態
稍微有些常識的人都知道那是在騙人的
只有不做任何人為的工程
才是真正的保護大自然

為什麼慈濟都沒有流浪動物之家...

慈濟內湖計劃案 新聞稿

慈濟的內湖計劃案,兼顧環境生態與社會福利,沒有所謂志工大樓,而是低度使用,與大面積的生態滯洪池。慈濟的立意在於促進內湖的慈善愛心與生態之維護。

有很多人問,保護區怎麼可以利用?其實按政府規定,都會型保護區不等於國家公園,依法可有六十多種使用用途,包括加油站、停車場、殯葬業、甚至屠宰場。都會保護區也可作為社會福利設施之使用,慈濟就是以這個類別進行規劃。保護區的等級分為五種,台北市政府於民國九十五年劃定本基地為「很高土地利用潛力區」,換言之,市政府事實認定本基地可以作為公共利益之使用。所以慈濟才會規劃將內湖基地設置成社會福利與生態環境教育兼備的園區。

根據中央地質調查所的地質專家調查,內湖園區沒有斷層、沒有礦坑、沒有順向坡,也不是濕地,慈濟計劃將改善目前基地的環境品質。將先前業主鋪設的柏油路面,改設置成生態滯洪池,對於內湖的防洪功能大有助益。

慈濟進入之後從未作任何建設,而是將就現有簡陋的屋況,從事社會慈善與環保教育的推動。十多年來,內湖環保站已經帶動整個內湖社區的居民落實資源回收工作,也吸引全世界上百個環保團體來內湖環保站參觀,學習慈濟如何落實環保資源回收之工作。

幾次台北的大型風災,內湖園區更成為台北市的愛心廚房,供應上百萬個熱食便當幫助受災民眾。內湖慈濟志工,平日走訪內湖的大街小巷,關懷貧苦弱勢,輔導單親家庭,陪伴獨居老人,成為內湖地區的愛心園地。

慈濟所規劃的社會福利園區裡沒有規劃高聳的大樓,而是以低於30%的使用面積為原則,規劃大片綠地,設置生態池,日後孩子可以就近在內湖園區接觸自然、了解自然、愛護自然。

內湖的自殺率是全台北市最高地區之一,在高度科技發展之後,慈濟將導入愛心,讓科技結合愛,創造生命的良能與價值。愛人,愛自然,一起為內湖打造成生態、愛心、科技兼具的園區。

摘錄慈濟新聞

上圖不是慈濟內湖基地圖片!
如果要恢復台北原貌,101大樓,中正堂,國父紀念館都要拆除恢復湖泊。
大湖山莊要不要拆?通往東湖的隧道填起來吧!
開隧道時,自稱環保人士在哪裡?
在公聽會上,舉著環保大旗的人,中午吃便當時,用方便筷,塑膠餐盒,有環保嗎?還吃排骨便當,您們不知素食救地球嗎?

問題來了
3億元的土地慈濟用了善款13億購買該地
聽說還有關說..
令人不解
那其中10億善款流向以及是否涉及不法..

ㄎ能有些慈濟人真ㄉ很好吧
但是
經過培訓的委員素質上有的真ㄉ很爛
尤其那種自已以為是別人都是錯的
很讓人受不了
我只知道
這種慈濟人最後家遭變故
自殺了
還欠下大批賭債給他的家人
能說
慈濟都是對的嗎
呵呵
(就在我家附近的慈濟收款人)

我是慈濟的學生,聽說過這件事,所以自己想要了解一下,我的言論不代表任何一個團體只屬於我自己。
我參加過營隊,聽過幾位苦勞網記者的講座,所以我知道苦勞網是做甚麼的,也很支持覺得很好,但滿懷期帶點進來卻有點小遺憾,我以為會有很多資訊,清楚明白交代後加上最重要的--記者本身的論述,但看完了文章還是搞不太清楚,如果是我沒找到的話還請大家多多指點。
我想說得很簡單,不論這件事是否為慈濟的錯誤,但看在慈濟也有真正的好人做好事的份上,可不可以不要罵得這麼難聽,大學生對教育部長說:「你這個偽善的教育部長。」就被社會大眾輿論,我並沒有說他錯還是對,大家把話公開說清楚講明白這是好事,也是民主社會人民最重要的權利,但遣詞用字還是要注意一下吧?叫一位法師尼姑是多大的不敬?這樣的言論在公開場合流傳,難道這就是台灣的教育?我不禁要說,是的!這些點點滴滴成為無形的教育!如果你會罵台灣教育制度失敗、如果你會罵台灣媒體亂象,那打下這些言論同時你又在做甚麼?「有時候人們毫無顧忌的使用民主權利,所造成的傷害竟比專制政治還恐怖。」這是一句忘記在哪兒看過的句子,我只是希望當反對方對證嚴法師和慈濟公開喊話的時候,不要忘記了身為人應對進退應有的禮儀和態度!!!
我會自己去了解這件事情,我會看過反對方和贊成方的言論以集各方資訊,然後我才會決定自己的立場,"媒體識讀"高一的公民課有教,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學會?

我知道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認同慈濟
但是各位請不要用主觀的角度來看這些問題
也不可聽片面之詞
在任何報導
媒體是一個重要的角色
媒體更不可聽一面之詞
否則會嚴重扭曲事實的客觀性
導致人民無法正確了解問題的對或錯
慈濟的開發並不是利用溼地而是保育溼地
他們用的是低開發
可以成功的保障溼地的存在
也可以敝眠其他人購買溼地濫用溼地
我希望媒體可以進一步去釐清事情的問題
把慈濟對於這件事觀點加以綜合
讓事情可以顯得客觀
也好分辨事情的對錯
如果是媒體使人民誤解此事
希望該媒體能夠出來道歉
還慈濟一個清白
也希望大家談論一件事請針對事而不是對人
不要隨口侮辱人這樣也對事情沒有幫助
反而會帶給自己不必要的麻煩
法師就是法師.師父就是師父
請不要用"尼姑"此輕視的字眼來稱呼
這對一位出家人十分不尊重
如有人不認同慈濟這我管不著
但報導是片面之詞我得跳出來釐清
我在此呼籲"媒體請拿出媒體該有的道德"而不是以主觀的報導來誤導民眾
以上發言純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任何團體

慈濟的建設使利用低影響土地來建設
對於生態區是加以整理而非開發
如果您說"只有不做任何人為的工程才是真正的保護大自然"
那麼人類本不應該過這現在的生活
而是像原始的人類一樣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我的想法是"真正的保護大自然是有效的利用可開發之土地而非濫用"
以上是個人愚見

慈濟內湖園區改善案願景說明與澄清疑慮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oDcSZuszJw

慈濟既是行善,也要有基本的智慧.

"1. 藉由開發案可以新增排水系統、滯洪池等公共設備,可降低大湖地區淹水情況約兩公分水高。"

RE: 先不說: "「台北市內湖區還我家園促進會」副會長陳添賜就說,慈濟開發案的北基地,原本是連結成功路與大湖的「溜地」,也就是不得開發,只能做為集水區,後來違法開發為公車處、停車場,每換一個業主就將土地墊高,原本也是低漥地的北基地現在已經足足高出後方農田兩公尺,農田變成北基地的洩洪區,每一次淹水,當地農民辛苦一季的收成全都要泡湯,陳添賜說,賀伯與納莉颱風時,淹水足達兩百公分,很難想像慈濟開發案一旦通過,會淹得多嚴重。 "

開發案所稱之優點, 根本違反比例原則
同時 排水系統 滯洪池 亦可獨立於開發案 而進行.

"2. 慈濟花錢買下該保護區,並且為了變更事宜已經依照法令繳稅、進行水土保持等計畫,如果市府反對開發有失信賴原則。"

RE: 信賴原則的前提,是信賴值得保護. 慈濟花錢買保護區,其動機本就不正當. 且 本文已經說了: "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是內湖當地居民,他們為了保護家園,集結組織「台北市內湖區還我家園促進會」,他們世居在北側山坡地以及北基地相夾在中間的低窪地,過去山坡地集水區下大雨,水患至少可以漫延至平坦的北基地,順利排水,一旦慈濟將北基地開發,建蓋出龐然大物,居民居住的低漥地就變成兩邊高地的「蓄水池」!"

"3. 該案透過回饋將捐出三成土地歸市府所有,慈濟在透過認養規劃為兼具生態與休憩的滯洪池進行綠美化。"

RE: 如果造孽,是不是用錢堵別人的嘴就可以了? 這就是慈濟的佛學嗎? 慈濟的重大開發,對農田是不利. 你們如果有稍為推理一下就知道了: 農人預期可的損害 難道會因為三成土地歸市府所有而獲得賠償?.換個順序說 難不成慈濟認為 捐出三成土地歸市府所有, 就可以減輕對農人造的孽? .答案應該都是否定的.而生態與休憩的作用 本來憑藉自然風貌就可以達成 又為何一定要讓慈濟"設置「慈濟內湖社會福利園區」,建蓋十層樓高、足以容納二千多人的國際志工大樓,總開發樓地板面積高達四萬五千平方公尺!" 所以囉 有人認為慈濟是偽善, 看來真是不假,慈濟的總體智慧,看來是下降得不少

"如果要恢復台北原貌,101大樓,中正堂,國父紀念館都要拆除恢復湖泊。"

RE: 為何? 不了解

"大湖山莊要不要拆?通往東湖的隧道填起來吧!
開隧道時,自稱環保人士在哪裡?"

RE: 所以說囉, 開隧道是不對的,否則為何環保人士就不用在那裏出現呢.

"在公聽會上,舉著環保大旗的人,中午吃便當時,用方便筷,塑膠餐盒,有環保嗎?還吃排骨便當,您們不知素食救地球嗎?"

RE: 嗯......這就是 典型的錯物類比. 看來慈濟也是不行了嘛....

人家會以為大家一起向佛菩薩行跪拜禮,阿彌陀佛,不通

那些說蓋了不會怎樣的,你先來內湖住個5年10年,被淹過之後再來告訴我你同意;先告訴我你知道被颱風淹過的內湖長怎樣你看過大湖這裡被淹過後的樣子後你再來告訴我你同意

那個說照片不是地基的,我告訴你我當然知道那不是地基,那是地基後面的農地,那是我家族的地,是我們家族生活超過100年的地方!!
那裡是水源,是源頭,是一旦土地被開發一但颱風淹水就會首當其衝被影響的地方,這幾年好不容易比較沒有淹了,好不容易幾個大颱風來了後也能慢慢影響不那麼大了,現在又告訴我你們要蓋大樓,我們這些居民怎麼接受?

你們這些根本沒有感受過被淹的痛苦的人憑什麼在這裡義正嚴詞的說你覺得開發了也沒事?如果是你家旁邊你願意嗎?
該地被覆蓋了水泥已經是很不好的事了,所以更不應該繼續再把土地開發下去,你們的想法怎麼會是"反正都有水泥了,所以繼續蓋也沒關係"呢?
有傷口應該是要想辦法讓傷口復原不要再讓傷害擴大,怎麼反而變成"反正都有傷口了,再大一點也沒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