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無罪,搶救司法正義
「泰勞抗暴法律後援會」成立記者會

後援會成立記者會上,有數十名來自菲律賓、泰國、越南、印尼的外勞及本地勞工同來聲援,表達對泰勞抗暴行動的支持,及對外勞司法人權的擔憂。俟後,法律後援會在立委高思博的陪同下,主動拜會法務部次長王潻盛,要求法務部在處理移工的案子時,也要以國際移工公約的人權標準,保障被告權利,並考慮外勞在異地的不安全感及語言問題,作到真正的「程序正義」,如偵察在外勞熟悉的宿舍進行,翻譯不得由加害的仲介管理員兼任,並通知律師陪同到場。王次長表示,法務部尊重高雄地檢署,不干涉個案,但將可收集「泰勞抗暴法律後援會」的意見及律師、翻譯名單,交由地檢署列入參考。

後援會召集人,政大法律系教授廖元豪表示,泰勞是抗暴,而不是暴動,聲援泰國勞工抗暴,也是為了捍衛台灣本地人民反抗壓迫的權利,此次泰勞事件若連翻譯的程序正義都沒有,本地原住民也可能遭到同樣的處境。法律後援會更呼籲,陳水扁總統曾經為美麗島抗暴的民主鬥士擔任辯護律師,反抗不義制度壓迫人民,希望民進黨執政下的檢調單位不要製造「外勞政治犯」,以司法或強迫遣返的手段迫害挺身而出的外勞,否定人民抗暴的權利而以國家暴力壓制弱勢者的反抗。

高榮志律師指出,高雄捷運公司與華磐公司之相關負責人員違反刑法「強制罪」、「使人為奴隸罪」、「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等事項,證據已經媒體大量批露,檢調應主動偵查,而泰勞的集體行動應以「正當防衛」為由,予以「絕對不起訴」、或「緩起訴」之處份。

「泰勞抗暴法律後援會」正式成立,並開放關心外勞權益及司法正義的個人、團體繼續加盟,且匯整代理律師、翻譯名單,提供抗暴泰勞接受偵訊時的具體協助,為避免任何個別泰勞出面成為「帶頭者」之嫌疑犯,後援會將南下高雄地檢署,由民間團體具名告發高捷公司及華磐公司。

新聞連絡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 顧玉玲0933169516

「泰勞抗暴法律後援會」成立聲明

發生在八月廿一日的泰勞抗暴事件,顯示台灣的外勞政策根本是新世紀的奴工政策。遠渡重洋為台灣建設貢獻血汗的國際移工,卻在雇主、仲介與管理公司的冷血,加上腐敗政府的漠視及默許之下,受到種種非人的待遇。經過多日來媒體的披露,公眾可以看到,泰勞是怎樣經歷經濟上的剝削、自由的剝奪,甚至肉體的虐待!在這種壓迫下所做的反抗行動,是出於「斯可忍孰不可忍」的正當抗暴行動,而不能與單純的破壞秩序相提並論。同時,他們也冒險用自己的血淚告訴我們,原來台灣人的經濟果實,竟是以奴役與剝削換來的成果;原來我們津津樂道的自由民主國度,卻充斥著人類歷史最可怕的奴工制度!他們不是暴民,而是為自己爭權利,也同時教育我們台灣人的英雄!

然而,這群勇敢抗暴,揭露台灣外勞實務黑暗面的英雄,卻立即可能面臨公私部門的秋後算帳。政治人物一面說要檢討,要給他們人道待遇,但卻未見任何積極的保護措施,也沒有迅速對涉嫌侵害人權者做任何偵查追訴的行動。在此同時,執法單位卻已經在「法治國家」、「依法行政」的大旗之下,將「抗暴」事件定位為「非法」行動,磨刀霍霍地以追訴與遣返威脅「帶頭者」。若真如此,被壓迫的受害人,再一次被污名化為破壞社會秩序的罪犯。而原為維護正義而設的法律制度與執法者,也將再次成為腐敗政商關係以及人權加害者的幫兇!

尤有甚者,抗暴泰勞與所有的國際移工一樣,欠缺法律、語言與經濟上的司法資源,極難與政府或資方進行公平的法律對抗。面對執法部門敵意性、選擇性、爭議性的執法態度,加上勇於爭取權異的外勞往往被雇主以不法手段偷偷遣返的經驗,我們根本無法期待他們運用所謂「合法」、「和平」的手段來捍衛自己的權利。

有鑑於此,一群社運團體、民間組織,以及法律專業人士共同組成「泰勞抗暴法律後援會」。我們要以代理、辯護、告發或其他合法方式,協助這群身兼「受害人」兼「抗暴英雄」的泰國朋友,爭取以法律上最基本的權利。

一、事件真相尚未完全釐清,相關訴訟尚未確定之前,不得以任何方式遣返或驅逐出境。

1. 涉案泰勞是本案被害人,或至少是證人甚至被告。但我國境管機關在欠缺事前聽證的程序保障下,往往不顧當事人尚有勞資爭議,亦不顧比例原則,而輕易將「涉嫌」觸法的外人驅逐出境。

2. 實務上,仲介與雇主甚至跳過法律程序,動輒私自將不懂法律也無法運用法律的外勞予以遣返。這不但使他們無法尋求法律上的救濟,更會使得本案無法真相難以澄清。因此,讓本案的泰勞「留下來」,是保障權利的最基本要求。而法律上的手段可能包括:(1)向行政法院聲請禁止境管機關做成或執行驅逐出國處分;與(2)適用或類推適用證人保護法,聲請保護涉案泰勞不受雇主之非法遣返。

二、受迫害而為抗爭的泰勞,不受刑事處罰。

1. 在實體法方面,既然是面對持續的不法侵害,泰勞的抗暴行動可能構成「正當防衛」而阻卻違法;而既然任何人處於相同狀態下都可能進行同樣的抗爭,亦可能構成「無期待可能性」的無責行為。兩者都是刑法上不罰的行為。

2. 因此,對這樣正當的抗暴行動,若遭到刑事偵查追訴,我們將在各種程序中協助提出下列主張:檢察官應為不起訴處分;若進入審判程序,則法院應為無罪判決;而總統亦應善用其事前大赦與事後特赦之權限,使他們免於刑事威脅。

三、對所有相關加害人進行刑事追訴。

1. 管理公司與雇主對待泰勞之措施,已顯有觸犯刑法妨害自由罪章中諸多罪名之可能。包括第二九六條使人為奴隸罪、第二九六條之一買賣人口罪、第三零二條私行拘禁罪、第三零四條強制罪與第三零五條恐嚇危害安全罪等「非告訴乃論」等罪名。但至今尚鮮聽聞檢調單位積極進行蒐證與其他調查工作。

2. 針對上述罪嫌,我們將逕行向檢察機關提出告發,或協助被害人提出告訴,藉此促使檢警人員正式對此種侵害人權的行動進行追究。

四、對所有相關加害人請求民事上的損害賠償。

1. 相關人員對待泰勞之行為,已侵害了其身體、健康與自由,構成侵權行為,依法得請求財產上與非財產上的損害賠償。

2. 此外,勞工主管機關對於高雄捷運公司與華磐公司諸多違法事由視而不見,有怠於執行職務而構成國家賠償責任之虞。

有人說,台灣是法治國家,誠然。但法治國家的法律,不應選擇性適用,更不應被濫用為侵害正義與人權的鎮壓工具。泰勞在法律上理應是受保護的「抗暴者」與「被害者」,卻極可能因為法律資源不足,在充斥排外主義又普遍欠缺人權意識的行政與司法制度下被扭曲成「破壞者」或「罪犯」。這種「譴責被害人」的現象,不但本身不公不義,更可能形成「寒蟬效應」,使外勞日後更不敢抗爭,也使壓迫者氣焰更加高漲!我們相信,唯有實質的武器平等,才能對抗執法人員不自覺的偏見與歧視,進而實現法律上的公平正義。因此,「泰勞抗暴法律後援會」的每一個成員,將運用我們的法律知識、能力與各種資源,投入這一場人權戰役!

泰勞抗暴法律後援會召集人 廖元豪

副召集人 高榮志

加盟團體/個人: 政大法律系廖元豪、高榮志律師、鄭文龍律師、周漢偉律師、邱羽凡律師、司法迫害受害人王耀梓、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工傷協會、台權會、司改會、法律扶助基金會、日日春關懷協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希望職工中心、天主教越勞中心、天主教外勞小組MWCD、台灣國際勞協TIWA、亞太移工中心APMM、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家服法推動聯盟……(陸續加盟中)

連絡處: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EL:02-25956858 FAX:02-25956755 tiwa.home@msa.hinet.net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