譴責戕害人權的法西斯言論,要求台聯黨 立刻嚴懲廖本煙(記者會資料)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6/04/04

譴責戕害人權的法西斯言論 要求台聯黨 立刻嚴懲廖本煙 記者會新聞資料 2006.04.04

日前台聯立法委員廖本煙一席「應檢查越南新娘身上是否存有越戰生化餘毒」的歧視性言論,台聯黨中央黨部於昨日( 四月三日)發表公開聲明,指其立委廖本煙言論失當,願意代替廖向社會大眾及外籍配偶道歉。但長期關注移民人權及移民法修正工作的「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簡稱移盟﹞,對於台聯黨部「逕行」代替廖本煙所作的書面道歉,卻不以為然。移盟認為台聯黨部的書面道歉動作,滅火意味十足,顯見廖那席敵視越南籍配偶的種族歧視言論,已引起台灣社會多數民眾的反感。

移盟在記者會中指出,僅管台聯黨部代替廖本煙發表道歉聲明,但仍要求該黨黨部應該立刻懲處廖本煙,將他停權兩個月,讓他好好讀書反省,閉門思過。

移盟進一步地指出,廖本煙這兩天的論點犯了幾個嚴重的錯誤:

一、 廖說外籍配偶生太多,劣幣逐良幣。但真相卻是,內政部九十二年底所做的普查報告中,外籍配偶與大陸配偶的生育率都明顯低於國人,進一步換算,外籍配偶平均生育子女數為1.04人,大陸配偶平均生育子女數為0.73人,皆低於國內育齡有偶婦女平均生育子女數約1.21人。;所生的子女健康情形上,外籍與大陸籍配偶所生的子女,有發展遲緩的比率只有百分之零點一,遠低於國人的百分之四點六。

二、 廖說與外籍配偶結婚者多是身心障礙者、經濟弱勢,條件本來就不好。但真相卻是,內政部所公佈的,娶外籍配偶的國人,其中是榮民、身心障礙、原住民、低收入戶者共34,583人,僅占總數的19.7%,他口中所謂的「條件不好者」,僅有五分之一不到。更何況,台灣社會難道不容許身心障礙者或低收入戶結婚和生育子女嗎?

三、 廖說外籍配偶來台並未落實「健康檢查表」,但真相卻是,每一位外籍配偶來台前、申請居留證前、申請歸化前,都必須依移民法與國籍法作指定項目的身體檢查,她們來台灣短短的三四年間,至少要全身健康檢查三次。

南洋台灣姐妹會理事長林金惠和多位外籍配偶,情緒不滿地問廖本煙,到底她們哪裡做錯了?嫁到台灣,盡心盡力的為夫家付出,分擔家計,教養子女,為何台灣社會出了問題總是要全部推到她們的身上。難道只因為她們是來自越南、印尼或泰國嗎?難道她們的國家是她們和子女一生的原罪嗎?立委難道就可以亂講話不負責任嗎?台灣不是一直說自己是個尊重人權的地方嗎?

出席聲援記者會的團體和學者,包括婦女新知基金會、台權會、希望職工中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南洋台灣姊妹會、勞動人權協會、外籍配偶關懷成長協會、蘆荻國際家庭互助會、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管中祥、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王增勇、移盟顧問賴芳玉律師,對於廖本煙的種族歧視言論及其事後一付理直氣壯的不當態度,都表示不可思議,他們嚴厲批評廖本煙之語,顯示他腦袋中有嚴重的納粹法西斯意識的遺毒,是台灣人權嚴重倒退的警訊。

婦女新知基金會王君琳表示,越戰期間美軍的確是噴灑了生化毒劑,但這是個戰爭所造成的悲劇,對於越南人民到底有多大影響,應是世界各國需要關心、研究與支援的,絕不應該作為一個國家排擠、區隔或禁止任何人的理由。基本人權是不容許種族差異的。

台權會吳佳佩則表示,目前立法院正在翻修十多年沒有修訂過的移民法,其中徐中雄版本中的人權專章,是這次移盟推動修法的主要重點,版本中對於人權保障有具體且進步的規定,該專章所禁止的就是像廖本煙這種以國籍或原始國籍、種族、族裔身分、膚色,或出生地為由,侮辱、貶抑移民的歧視行為。

『任何個人、公私立機關或機構,不得對外國人、無國籍人民、經歸化而取得中華民國國籍者,或原為大陸地區人民、港澳地區人民而已定居於台灣地區者,為任何歧視行為。

前項所稱歧視行為,指下列行為:

一、在就業、交易、服務、教育、社會福利給付,或其他活動方面,對第一項所列各類人士,以其國籍或原始國籍、種族、族裔身分、膚色,或出生地為由,予以不利之差別待遇。但有非歧視性之正當理由,且在必要限度範圍內者,不在此限。

二、以言詞、文書、廣播電視,其他傳播方式或行動,對第一項所列各類人士,以其國籍或原始國籍、種族、族裔身分、膚色,或出生地為由,予以侮辱、貶抑、威脅,而有造成相對人之恐懼,或干擾相對人正常生活之虞者。

三、公然宣傳或主張特定國籍或原始國籍、種族、族裔身分、膚色或出生地之優越或低劣者。

一位堂堂的國會議員,不做功課,不讀資料,沒有關懷,沒有人權觀念,大言不慚地要求內政部的生育補助政策,對於外籍配偶家庭和本地人家庭要差別對待,並且明指外籍配偶的子女是『劣幣』,這種惡劣的、粗魯的、歧視性的、製造對立的言論,應該受到社會最嚴厲的譴責。

因此移盟在記者會之後,帶著抗議書步行轉往位於館前路的台聯黨部,要求該黨立刻嚴懲廖本煙,並予以停權之處分。

新聞連絡人:婦女新知基金會 王君琳 02-25028715,0931-034-088

主題: 
活動日期: 
2006/01/01

臉書討論

回應

不齒廖本煙
2006年05月02日 台灣蘋果日報 胡德夫(原住民歌手)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060502/2578421

Q:你怎麼看立委廖本煙說越南新娘有毒?
A:我從電視上看廖本煙的輪廓,猜想他跟陳菊一樣,應該都具有噶瑪蘭族血統,他可去追查祖譜,弄清楚自己從哪裡來的,就不會說「越南新娘有毒」。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軍在日本長崎、廣島丟下兩顆原子彈,但我們從來就沒有聽到其他國家擔心下一代的健康,拒絕來自長崎、廣島的新娘,悲天憫人才是人該有的本性。
廖本煙是台聯立委,他的立場向來是台灣第一、台灣優先,這是個人信仰,沒有什麼不對。但他以高姿態說越南新娘有餘毒,令我十分不齒,我想若換成美國、日本或是歐洲國家的新娘,我想他不會說這樣的話。
Q:你曾投入爭取原住民權益運動多年,情況有改善嗎?
A:每到選舉,中央高官會到台東替候選人造勢,蘇貞昌、游錫堃、謝長廷及張俊雄曾同時出現在立委陳瑩的場子,他們一起捲起袖子對群眾高喊:「我們的血是一樣,心是相連的! 」
他們說的沒錯,鄭成功帶8萬大軍來台灣,極少數軍官能帶家眷,小兵跟拓荒者、生意人一樣都是羅漢腳。那時平埔等族群,不但與漢人分享土地、水,女性還解決男人的生理需求,肚腹替漢人繁衍下一代,不到百年壯大福佬的人口。
美麗島住民先來後到,不應有尊卑高下。我的母校淡江中學80年前就招收原住民學生,不管是台灣、外省、原住民學生,在淡江同住一個寢室,原住民學生可以當室長。
考進台灣大學後,我住在撫順教會學生中心,我才知道外面世界跟淡江中學不一樣,原住民是「生番仔」。我黑黑壯壯的,鄰居老愛問:「你是僑生嗎?」我就回答: 「我是台灣的山僑」,那時原住民被主流社會隔離,只能住在都會邊陲。
林懷民對這種現象感受深刻,前陣子我們倆一起對談,他提到讀台中一中時,有一位鄒族的同班同學,但等到畢業30多年,他到嘉義達邦收錄鄒族祭典樂聲,又遇到那位同學,第一次有機會跟他多說話。
經過多年努力,現在有原住民委員會,但光看原住民孩子教育資源與平地孩子的落差,我想仍有很大的努力的空間。
Q:我們要如何對待外籍配偶?
A:台灣必須面對來自東南亞的外籍配偶無所不在的事實,她們已經成為台灣底層社會重要的支持力量。
有機會開車經過台東池上到關山省道,外籍配偶在路旁叫賣釋迦;往南走到屏東鄉間,有錢人愛吃的黑鑽石蓮霧,不乏是外籍配偶流汗辛苦種的;走出家門,社區的越南小店、印尼小吃,外籍配偶掌廚,台灣先生跑堂。台灣許多家庭就靠她們傳遞香火,養育人口數愈來愈多的新台灣之子,疼惜她們都來不及了,怎能出口嫌棄呢?
(記者林麗雪採訪整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