戕害言論自由 民主倒退至戒嚴期

2007/11/30

王己由/特稿

 以副處長自國安局退休的蕭台福,因為撰寫《情報生涯卅年》一書,被控洩密移送法辦一案,在陳水扁總統拋出「戒嚴說」的話題後,格外令人憂慮,是否戕害言論出版自由的警總已經復辟?還是台灣的民主真的倒退到戒嚴時期?

 憲法十一條,保障人民有言論、著作、講學及出版自由,這是憲法賦予中華民國國民的基本人權。國民黨執行時代的動員戡亂時期,因為實施戒嚴,人民的言論、著作及出版自由等基本人權,都受到當時的警總箝制。

 號稱最重視人權的民進黨執政後,特別在總統府內設立「人權諮詢委員會」,並由副總統擔任主任委員。然而,人權諮詢委員會設立後,卻爆發史無前例的搜索媒體,最近更是連串查辦所謂出版品洩密案,在在凸顯政府重視人權,實則侵害人權更烈。

 以蕭台福案為例,他的書,誠如其個人在簡介中提到,只是將個人卅年情報生涯的親身所見所聞化成文字表達。縱觀書中內容,縱使有對政黨輪替後的政府表現加以批評,這也是個人對事物主觀的評論,全屬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也是大法官會議釋字五○九號解釋言論自由保障的範疇,說洩密真的太沉重。

 任何一位公務員在職期間,多多少少都會接觸到公務祕密,有沒有洩密,須從實際損害程度大小作判斷。

 蕭台福的書,在十一月十日就已經在網路書店上架販賣,甚至出版前還將草稿送請國安局「審查」。如果真的有所謂洩密情事,國安局自該在書一出版後,迅速採取行動,減少損害發生和擴大。

 國安局捨此不為,反在書出版販賣半個多月後才提告,「慢半拍」的作為,如何讓國人相信書中真的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祕密,又造成政府機關什麼樣的損害?

 國安局提告,檢方也該實際審酌,蕭台福的書有什麼洩密內容,國安局有無提供核定機密的文號?具體指摘書中洩密的內容為何?如果泛泛憑國安局的片面指控,即搜索、查扣出版品,不免予人不良觀感,產生國安局透過檢察機關,以刑事偵查作為侵害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之虞。

 再者,蕭台福真的有洩密的話,以他服務國安局來說,要辦也該是層次較高的洩漏國防祕密的「外患罪」才是。從一審檢方僅依刑度三年以下的刑法洩漏國防以外的祕密罪、刑度七年以下的「洩漏國家機密」罪偵辦來看,所謂的洩密,理論上不是很嚴重,所造成的損害也不是很大,不然為何沒有一出版就提告。

 國安局控告洩密,在在令人質疑,蕭的書真的是因洩密,還是得罪當道者。這和警總過去扮演對出版品的「事後檢查」角色,動輒查抄出版品,戕害憲法保障的言論出版自由基本人權又有何異?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