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驅離樂生陳情者
人權日,人權園區,人權不可得

2007/12/11
苦勞網特約記者

IMG_1716威權時期的警備總部軍法處看守所(一般稱「新店軍監」),改制為「台灣人權景美園區」,12月10號國際人權日當天,正式開放;民進黨政府的高官,包括總統陳水扁、副總統呂秀蓮、行政院長張俊雄、高雄市長陳菊……都出席開幕典禮。同時間,面對指定古蹟一路困難、弱勢人權無以保障的樂生保留自救會與青年樂生聯盟,則來到場外,希望在這個重要的日子、重要的地點,面見陳水扁總統,表達樂生保留的心聲。

IMG_1543九點鐘剛過,大約一百多位的陳情者,帶著「向受難者致敬」的黑布條和黃菊花,在園區門口坐下來,呼著口號,等待總統的到來;1968年,新店軍監的第一批政治受難者,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丘延亮滿懷感傷地來到陳情者的隊伍中,他說,「犧牲和損失,是希望一個公平正義、把人當人的社會」,並質疑,政府刻意漠視樂生年老的院民、毀壞底層的歷史,怎麼還能「大言不慚地在此侈言人權、賣弄歷史、空談民主」?

而從黨外時期,就投入政治反對運動與文化運動的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楊祖珺,也對以「美麗島辯護律師團」為代表的當權者喊話,她說,「你們獲得政治權力的來源,是踏著冷戰體制下無數理想青年的頭顱、以及台灣人民在人權上徹底的犧牲而換來的」,她也質疑民進黨踏在院民和樂生文化資產上,是「枉顧人民權利的惡政」。

學者郭力昕、社運工作者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顧玉玲、日日春互助關懷協會王芳萍與工人立法委員會賴香伶也輪番質疑民進黨政府的「民主」與「人權」是少數人的,執政七年之後,讓弱勢者的人權受害,所謂的「解嚴」僅僅是對政治人物的解嚴,而不是對於有權力者欺壓弱勢的社會禁制的解嚴。

IMG_1573此時,曾經擔任第四、第五屆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的李勝雄從園區裡走了出來,他掛上支援樂生的紙牌,並要求發言,但是被拒絕,陳情者要求李勝雄帶大家去見總統,但他矢口否認他是人權諮詢委員,也沒有權力帶大家進去,「如果大家走到陳水扁旁邊了,我就會跟他講樂生的事情」。

在此同時,新店分局已經舉完第二次牌,陳水扁即將在十點鐘到達現場,警方嚴詞警告陳情者離開,否則將進行驅離動作,九點四十分,在「陳總統請給樂生十分鐘」的呼喊中,開始抬人,參與陳情的學生已經不知面對過多少次這種狀況,大家雙臂緊勾、相互支援,使得警方驅離並不順利,抬人的動作也愈發粗暴了起來,多名陳情者因為警方勒頸、拉扯動作受傷,最後,有十五名男性陳情者被捕,陳情隊伍被驅趕到園區旁的巷子裡,分局派來大量警力、將陳情者圍困住,進出不得。

IMG_1711此時,美麗島辯護律師、人權捍衛者陳水扁總統在參與園區開幕典禮VIP貴賓的掌聲中來到會場,不過,他的致詞並不平靜,一個老人忽然發難,高呼「阿扁下臺」,立刻就被維安人員架出場外,而在陳水扁最後以「大中至正」匾額已經卸下,作為演說結尾的時候,三位參與樂生陳情者大聲質疑政府踐踏樂生人權、也立刻遭到維安人員制止,也許因為剛剛有「紅衫軍」抗議過,樂生成員的抗議,引起了台下部份群眾的反彈,有人揮掌意圖毆打抗議者,還有人在一旁起鬨叫好,並高呼「台灣加油」口號。

完成最後的「清場」之後,陳水扁、呂秀蓮開始了園區的巡禮,從美麗島大審的法庭,到牢房,途中,記者詢問「樂生指控政府打壓人權,不知總統有何看法」,總統府公共關係室主任李南陽出面接受了問題,表示將轉達總統,到黃信介的紀念展室,記者第二次提出此一問題,在陳水扁身側的呂秀蓮,回頭說:「我覺得這個時候,應該尊重黃信介先生」,最後,到了江南案汪希苓專屬的監所,第三次聽到這個問題,陳水扁停下了腳步,回應說,「你應該看到,國民黨在做什麼、我們在做什麼」,隨即驅車離開會場。IMG_1721

在園區的「白鴿廣場」,文建會主委翁金珠的記者會剛結束,面對「樂生指定古蹟」問題,她說,目前文建會在進行規劃案,案子好了,就會指 定 古蹟;但是,樂生院民面對迫遷?翁金珠說,等到拆遷重組好了之後,大家都可以再住回來;但是捷運至少要到2012才能蓋好,拆遷重組好不知什麼時候、年老院民沒有辦法等了,翁金珠只是左顧右盼說,有那麼久嗎?而工程單位目前也已經開始動工、樂生隨時不保,翁金珠則回應說,這是台北縣政府的事情,接著就因為「有事情」,快步離開了廣場。

IMG_1750上午十一點多,被困在巷子裡的陳情者,已經在大太陽下曬了一個多小時,在場中被驅離的人,與大家會合,並召開記者會,回應場內的狀況,新店分局再次把第三次舉牌的「解散命令」牌搬過來,表示將進行強制驅離,這引起了抗議,眾人表示,是被新店分局「軟禁」在巷子裡、進退不得,根本不是集會,但是新店分局不聽解釋,大隊警力押著陳情者,要大家自己離開,沒想到一走到巷尾,停著一台警備車,分局表示,留下資料的才可以離開,這種先是軟禁、既而欺騙的動作,引起抗議,於是警方開始第二次抬人、驅離的動作,包括樂生院民阿添伯在內的四十餘人,都被壓上警備車,車上的人,把手舉牌掛在車窗的鐵絲欄上、並高呼口號抗議,但最後,只留下三位院民,以及掛在園區圍牆蛇籠上「還我人權、停拆樂生」的紙牌,迎著十二月微風和暖冬小陽春的日頭。

IMG_1687新店分局開始播放警方的蒐證錄影帶,企圖從被捕的人裡面指認出「首謀」出來,下午兩點多,部份陳情者做完筆錄被放了出來,不過陸續傳出青年樂生聯盟成員李建誠、以及顧玉玲和中時工會蘇雅婷可能遭移送的消息;下午四點,因為遲遲看不到所有的成員被警方釋放,眾人又在新店分局門口靜坐了下來,向「人權政府」的陳情,變成了向警察的抗議。

儘管連警察都感到疲憊了,一天之中,已經進行過兩次驅散的新店分局,又在自己家門口,開始第三次抬人上車的動作,警備車一開,開到新莊,在輔大附近把人放下來;此時,從頭到尾沒有在公開場合演說、指揮,只是負責跟警方協調的李建誠被送往台北地檢署,一直偵訊到晚上十點鐘左右,以五千塊錢交保,他之前因為樂生的事情,已經有「妨礙公務」緩起訴在案,官司,沒完沒了。

在園區前,樂生自救會藍阿姨說,政府拆樂生,「就是為了這座山」(樂生山坡的砂石利益);從「軍監」變成「人權園區」,部份的受難者得到平反、部份的迫害者被指認出來,歷史的吊詭,是哪些部份被平反、被指認,而誰將沉冤難平、誰將繼續張揚,民進黨經心規劃的「人權園區」因為樂生,而敗了興致,「國民黨在做什麼」歷史在看、人民在看,「民進黨在做什麼」,也是。

回應

『民進黨政府的「民主」與「人權」是少數人的,執政七年之後,讓弱勢者的人權受害,所謂的「解嚴」僅僅是對政治人物的解嚴,而不是對於有權力者欺壓弱勢的社會禁制的解嚴。』不完全正確,應該還有「對民進黨死忠支持者的解嚴」。

記得當天有政治受難者老伯伯打了樂青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