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欺負外來勞工,奢談人權立國

2007/12/14

【聯合報╱程嘉文】

全台有六成外籍家事勞工每周根本沒有休假,她們最近上街頭爭取休假權,出身社福界的勞委會副主委曹愛蘭卻說,家事勞務難以法律規範,且僱主家庭每月要為外籍看護付出兩萬五千元,因此家事外勞「不算真正弱勢」,政府不需給與「喘息服務」,不必動用國家資源解決其問題。

在主政者高喊「入聯」,抱怨國際沒有平等對待台灣之時,官員卻表現出把外勞當成「次等人類」的態度,實在是莫大諷刺。

以目前行情,若家中要聘請全職看護,本國籍勞工月薪高達六萬元,遠非一般家庭所能負擔,因此民眾只好捨近求遠找廉價外勞來做這些苦差事。但就算「只要」兩萬五,已接近大學畢業生的起薪,加上老弱醫藥等開銷,普通家庭負擔不輕。

也因此,每次談到要改善外籍看護待遇時,反對最力的,往往是殘障團體等弱勢人士。就因為政府提供的太不足,弱勢家庭只好利用更弱勢的外勞,來維繫照護體系的運作;若沒有外勞,問題將嚴重到難以想像。

雖然引進外勞的原始動機就是「同工不同酬」,但這並不表示連最起碼的生活條件都可以犧牲。而現在卻是,高喊人權立國的政府、出身社福體系的官員,不但對照護體系維持主力的外勞欠缺感激,還根本不把他們的人權當一回事。試想,人誰能全年無止無休地工作,何況隻身在外?休假是最基本的權利,怎會認為是不急之務?

此處,也可看到近年政客反覆灌輸台灣悲情意識所衍生的可怕副作用:社會上有一群人,在討論任何問題是,都只以「自己人」為限;凡是非我族類,尤其我們利益無關者,其權利與感受都不需要考慮。所以,外籍幫傭能不能休假不重要,反正她們不是台灣人;更進一步,反對中正紀念堂改名的意見也不需考慮,反正那些人的票都不是投給我們的……

當這種思維成為政府主流意識,那才真是台灣的悲哀。

【2007/12/14 聯合報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