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該問的十大問題

2007/03/26

張富忠

由台灣社舉辦的民進黨天王辯論會,蘇貞昌、謝長廷、游錫堃三大高手你來我往,爆料攻訐,明諷暗刺,發誓表態,好不熱鬧。可惜的是,提問者準備的問題,多為未能切中實情的虛問,既是虛問,三大天王也就樂得虛答,表面文章人人會作,最後僅剩下相互比較誰效忠阿扁多些?誰又曾經對阿扁背後插刀…等等與國家大局、人民生計無關的噱頭存留下來。

身為有投票權的公民,我們當然希望民進黨內的天王辯論、可能的國民黨的王馬辯論,或未來各黨總統候選人的辯論,都能言之有物,不要逃避問題。此次台灣社的提問,儘是些軟綿綿的虛球,無法讓愛台灣的綠營朋友「辨忠奸、探虛實」,以下這十個結結實實的伸卡球,是台灣社該問而沒有問的問題,民進黨天王們不能逃避。

一、去年紅衫軍風潮,群眾連續數十日走上街頭。請問,真正的原因是:(A)阿扁家族、親信貪腐,搞得喪盡人心?或(B)北京政府在背後操控?中國人糟蹋台灣人?

二、由史明先生所寫,建立台灣主體論述,長期為台獨人士奉為經典著作的《台灣人四百年史》第一一一三頁說:「辜寬敏投降蔣家政府」,請問你同意史明先生的說法嗎?若你不同意,請詳述理由。

三、李登輝說了一百多次不搞台獨,馬英九說了二百多次不選台北市長,陳水扁則是上任第一天,即向全世界、向美國、向中國表態「四不一沒有」。他們爾後的言行,是有關「欺騙」的最佳詮釋。請問:你認為「誠信」是國家領導人必備的基本品格嗎?政治人物可以習以為常「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嗎?

四、假設二○○八由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再假設他家族親信靠權勢貪腐而喪盡人心,請問:屆時藍營的人要求他下台有不對嗎?綠營的人要求他下台會不會被抹黑成「藍綠鬥爭」?台灣百姓必須要在「藍綠惡鬥」的金鐘罩下忍受貪腐嗎?

五、王又曾家族長期搬遷、掏空大眾資金數百億。李登輝當總統時,他一直是國民黨中常委;民進黨上台後,他擔任陳水扁的國策顧問,並風光的陪同陳水扁總統出訪外國七次。請問:那些總統,那些行政院長對王又曾的掏空案要負責任嗎?為什麼到目前為止大家都沒事?

六、有一個人公開說:「台獨是自欺欺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但自己做不到,就是李登輝也做不到。」請問:這個人是誰?你同意他的說法嗎?

七、請問:陳水扁總統七年任內,換了那幾位行政院長?換了那幾位經濟部長?換了那幾位財政部長?他用人的標準以及風格,會不會成為你學習的楷模?

八、陳水扁總統說過:「對進步團隊的無情,是偉大人民的象徵」,又說:「沒有人會偉大到黨沒有你不行」,請問:你認同這些話嗎?你實踐了這些話的真義嗎?請問:「反扁的貪腐」等同於「反民進黨」嗎?等同於「反台灣」嗎?

九、前總統李登輝說:台灣面對的是「左右問題」,陳水扁總統截然不同,他說:「台灣沒有左右問題,只有統獨問題」。請問:你贊成那一位的說法?為什麼反對另外一位的說法?

十、你當選總統後,會把「中華民國」正名為「台灣共和國」嗎?會的理由是什麼?如何執行?不會的理由是什麼?如何向深綠支持者解釋?

上述十個問題,簡單的總結了七年來陳水扁總統執政後台灣百姓的疑問。至於,那些天王擁護陳水扁多一些,那些天王又曾經「逼宮」,實在不是大家這麼在意的事,牛欄裡本來就會相鬥,沒什麼奇怪。副總統呂秀蓮說的好:「還好沒去辯論」。當然,這十個問題也是呂副總統不能迴避的質問。(作者為「反貪倒扁總部」發言人)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詮釋投機說
2008-03-03 臺灣時報 陳茂雄

到目前為止,李前總統還未表態支持哪一位總統候選人,因而有人罵他是投機份子,因為馬英九的聲勢較高,所以不表態支持謝長廷。這個邏輯是有問題,若是投機份子應該表態支持馬英九才對,不支持任何人對雙方都不討好,怎麼會是投機份子。林義雄表示他的票會投給謝長廷,但不會幫他助選,難道他也是投機份子?
李前總統與林義雄一樣,對中國國民黨不認同,對綠營也不滿意,所差的只是林義雄已表態不助選,而李前總統還未表態而已。李前總統對綠營不滿意的地方起因於陳總統攻擊他,他也反擊,檯面上人物沒有人譴責陳總統,都集中火力攻擊李前總統,因為陳總統抓了國家大權,李前總統完全沒有權力,在李前總統心目中,綠營裡面有太多「投機份子」充當權力中心的打手,與藍營沒有區別。
不表態支持哪一位候選人就是「投機份子」,那在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時大罵謝長廷的人,在謝長廷出線後卻轉而挺謝豈不更投機?以是非論斷,這種說法完全不正確,改變態度若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當然是「投機份子」,若是堅持自己的理念,不牽涉利益,則是為理想而奮鬥。很顯然的,基層群眾由反謝轉而挺謝是為理想而奮鬥,因為任何人當選,他們都是無利可圖。檯面上人物就不同,他們或許是為理想而奮鬥,但也可能為自己的利益而轉向,因為檯面上人物可以進入權力中心,與基層群眾不同。
若是要讓綠營茁壯,只要有人挺謝,就要表示歡迎,不必探究其動機,不要在內部製造敵人。藍營積極使敵人變成朋友,綠營卻將朋友打成敵人,馬英九與王金平內鬥的程度不亞於綠營,可是他們檯面上人物不出惡言,積極拉攏王金平,形成團結的藍營對上分裂的綠營。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時,筆者表示,四個人當中任何人出線,筆者都能接受,至少他們比藍營的候選人理想。此舉主要的原因是留下後路,任何人出線都可以公開支持,其結果是與任何候選人保持距離,不是任何人的親信。可是有很多人充當某一個候選人的打手,嚴厲攻擊其他候選人,所支持的候選人若是出線,當然可以成為該團隊的大老,若是失敗,還隨時可以轉向。嚴格的說,充當打手的人才是「投機份子」。
陳總統對李前總統開炮,李前總統也反擊,只是火力遠比陳總統小得多。檯面上人物若有能力幫他們兩人和解是上上之策,若沒有能力和解,就不要介入,讓時間來沖淡他們的衝突。可惜「打手」為了向權力中心表態,集中火力攻擊李前總統,他們說是為台灣,陳總統就等於台灣,此說與刺殺江南的人自認為是愛國有何區別?他們將蔣經國與國家劃上等號,沒有蔣經國台灣就會淪亡,批蔣就等於叛國,殺叛國者就是愛國。事實上,以「挺台灣」的名義追求權力中心,才是真正的「投機份子」。
檯面上人物真的對不起綠營基層群眾,這些群眾若是投靠藍營,至少還有一點小利可圖,他們支持綠營完全是一種奉獻。在基層群眾努力為理想奮鬥之際,檯面上人物卻忙於內鬥。李前總統在2004年可以全力支持陳總統,2008年當然就可以支持謝長廷。若不是陳總統率先開炮,李前總統就不會敵視陳總統,若不是「打手」集中火力攻擊李前總統,也不會讓李前總統對綠營感到心灰意冷。
用禮遇的態度邀請可以使無關的人變成朋友,隨便開罵只會製造敵人。綠營因為內鬥,已四分五裂。若是為綠營或謝長廷著想,就應該溫和的將出走的人找回來,鬥雞的角色只會分裂綠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