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維權人士頻遭暴力威脅

2007/12/17

2007-12-17

圖:十一月二十日黃慶南幾乎被人砍斷左腿(網上圖片)

【大公報訊】廣東省GDP不斷上升的同時,省內廣大勞動力的權益漸受各界關注。而一直為「打工者」維權的勞工維權人士,卻進入艱難時期。因為近期省內接連發生勞工維權人士遭綁架、毆打、恐嚇甚至襲擊等事件。深圳市總工會擬在各街道成立工會維權服務中心,計劃收編維權人士,讓他們作律師助理進行維權工作。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廣東GDP不斷增加的同時,省內廣大勞動力的權益漸受各界關注。從二○○二年開始,珠三角專門為外來工維權的非政府組織(NGO)進入蓬勃發展階段。此後一年間,新成立的此類NGO達十多個,它們主要致力於為珠三角數千萬民工處理欠薪、工傷等勞資糾紛。

黃慶南和他的同行們二○○三年十二月在深圳龍崗成立一家專門為工人提供維權諮詢的非營利性草根組織「打工者中心」,開展工人教育、法律諮詢、工傷互助。二○○五年至○六年,「打工者中心」運作日趨成熟,工傷、勞資糾紛諮詢個案從每月數十個,上升到二百個。在二○○六年,中心有記錄的諮詢個案超過二千四百個。

為工人維權的同時,維權人士更要面對來自暴力的威脅。今年十月十一日晚,三名手持鋼管的年輕人將「打工者中心」店門口的玻璃門和捲閘門砸爛後揚長而去。十一月二十日下午,黃慶南走在龍湖新村的路上,尾隨其後的兩名刀手,將一柄長砍刀砍進他的左腿,之後是肩膀、後背、右腿、左腿筋骨、血管、肌腱與神經全被砍斷,只剩少許皮肉相連。而在黃慶南遇襲的一周前(即十一月十三日),龍崗「公民代理」李金薪也遭到不明身份男子的綁架和毆打,還有至少兩名維權人士近期遭到襲擊,部分人則受到不同方式的恐嚇。

此外,隨著維權組織迅速膨脹,也招致社會責難他們「財務不透明」、「管理方式落後」。華南地區每年數以萬計的勞動爭議訴訟,造就了巨大的訴訟市場。如「公民代理」朱興銀,共代理六百多起官司,累計為農民工討回工資、經濟補償金、工傷補助金等超過一百萬元,他自己每年收入不下二十萬元。

然而,由於沒有接受過專業的法律培訓,勞工維權人員文化素質普遍不高,如在中國第一個勞工NGO的締造者廖曉峰,收了打工仔的錢卻不辦事,及後悄然出走,音訊全無。據悉,廖的悲劇在勞工NGO和維權人士之間不斷重演。

工會籲編收維權人員

深圳市寶安區勞動局副局長許進表示,職業維權人員大部分沒接受專業的法律培訓,文化素質不高,一般都是「夫妻店」、「兄弟幫」,個別維權人士為達到賺錢目的,鼓動員工集體上訪、堵路、糾纏法官,嚴重影響投資環境。今年一月九日,深圳市公安、司法、勞動、地稅、工商、城管等八個部門聯手打擊「黑律師」,矛頭直指活躍在當地的公民代理人士。

廣東省總工會副主席孔祥鴻認為,不能將「公民代理人」這一職業維權群體等同於「黑律師」、「土律師」,一味打壓並非良策,如採取一定程序「收編」在工會等部門。在一項初步計劃中,深圳市總工會擬在各街道成立工會維權服務中心,計劃把維權人員納入,初定六十人的名額,讓他們作為律師助理進行維權工作,並不許他們和境外媒體接觸、接受資助等。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