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資深民運人士 創中國民主黨

2007/12/17

朱建陵

 和眾多大陸海外民運人士相比,徐文立的資歷很深,年齡也偏大。大陸一九七八年底爆發「西單民主牆」民主運動時,參與其間的徐文立已經三十五歲,而同樣參與其間,以「第五個現代化」一文揚名的魏京生,當年只有廿八歲;更年輕的則是王軍濤,當年只有廿歲。

 廿九年過去,如今的「西單」,仍是北京主要的商店街,「民主牆」早已拆除,而現年六十四歲的徐文立,和現年五十七歲的魏京生、四十九歲的王軍濤一樣,都流亡於海外,也仍都汲汲於中國的民主。

 受到文革蹉跎,和許多同時代人一樣,雖然出身高幹或知識分子家庭,但參與「西單民主牆」時,魏京生的頭銜只是「北京動物園電工」,徐文立也只是「北京鐵路分局電工」,當年的信念,他們一直堅持至今。

 在一九七八年「西單民主牆」之後,魏京生因為鋒頭太健被捕入獄,徐文立也並沒有自由太久,他一九八一年就因思想問題被捕,並在一九八二年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判刑十五年,一九九三年獲釋。

 和絕大多數大陸民運人士一樣,這次十二年的關押,共產黨並沒有成功改造徐文立,出獄之後的徐文立又開始活動了起來,被公安機關抓抓放放多次,直到一九九八年,徐文立實踐自己長期以來的職志,創建一個獨立於共產黨之外的政治力量「中國民主黨」,終於讓中共忍無可忍,於是再遭判刑,這次的刑期是十三年。

 但這次關押只有四年,徐文立在二○○二年底就被中共以保外就醫的名義直接送上飛赴美國的班機,開始他的流亡生涯。

 如今的徐文立,名片上的頭銜是美國布朗大學資深研究員,民運頭銜則是中國民主黨海外聯合黨部主席。在始終靜默陪伴著他一路走來的妻子賀信彤身旁,徐文立說,中國終會走向民主,成功不必在我,但總要有人付出代價。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