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改革 第三勢力一片空白

2007/12/22
苦勞網特約記者

時近第七屆的立法委員選舉,號次也都已經出籠,所謂「第三勢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只是,不但國、民二黨對媒體現狀的改變,隻字未提,即使遍尋國、民之外政黨,也均未著墨任何與媒體改革有關的論述或政見。

對此疑問,第三社會黨楊偉中和綠黨潘翰聲異口同聲,選戰以及社會議題繁雜,確實無力顧及。

潘翰聲說,長期以來不論是綠黨或者反松菸巨蛋行動,不斷嘗試突破媒體封鎖,有時候也借力使力,要打國民黨就透過自由時報,要打民進黨就走聯合報管道,多多少少有些效果。楊偉中也說,不是沒有思考過批判媒體,例如三立大話新聞,但目前為止,確實未行動,而站在小黨的立場,也仍然希望透過媒體,宣傳訴求提高知名度。

楊偉中舉自身經驗說明,之前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可能入股三立電視,也有電視政論節目找他出席,但談論的層次都在蔡正元的作法是否合宜,未能觸及黨政軍退出媒體的論述或者是整體媒體結構的問題。他坦承這方面與潘翰聲一樣,目前為止無暇顧及。

本地媒體改革運動,從上一世代的三退論述開始,再到公共化的推展,取得一定程度成績,但也失去與整體社會共同前進結合的動力,如今進退維谷。值此公廣集團董座改選完成、NCC委員組織法回歸政院提名國會同意道路之際,可不可能,在探討所謂「第三勢力」時,也有些微空間,反思每個人視之為空氣的媒體,究竟應該長什麼樣子?現今向商業機制傾斜的廣電結構,以及除蘋果外各自選邊站的私營報紙,是否真的是我們同意的媒體地景?

建議標籤: 

回應

有時候也借力使力,要打國民黨就透過自由時報,
要打民進黨就走聯合報管道,多多少少有些效果
=======================================

ALLCOME:以上報社、媒體選邊站的後果就是,【中國時報】的員工被開除了或勞工權益被侵犯了,【中國時報】這些勞工爭議新聞,在其他大報【絕對上不了頭版頭條】,

ALLCOME:【聯合報】的員工被開除了或勞工權益被侵犯了,聯合報這些勞工爭議新聞,在其他大報也【絕對! 絕對! 上不了頭版頭條】,

ALLCOME:如果又有【自由時報】的員工被開除了或勞工權益被侵犯了,【自由時報】的這些勞工爭議新聞,在其他大報也一樣【絕對! 絕對! 一定 上不了頭版頭條】,

ALLCOME:佔盡便宜的遠永是資方、高層主管(四、五年級生),吃虧的永遠是、六、七、八年級生,羔羊們你們覺醒了嗎??

ALLCOME:所以下次又有媒體、記者工作人員被撞、被殺、被砍,網友們只要鼓掌叫好就可以了,不必去同情記者、媒體工作人員,他們本來就該死。

現在,我們還會叫國民黨和民進黨要改革嗎?
我們只會呼籲大家要唾棄他們。
「媒體改革」的議題就像呼籲國民黨和民進黨要改革一樣,
是根本沒有效的方法,
台灣的媒體早就已經是金權集團的一部份,
不屬於人民的第四權。
即便是公有化、沒有商業經營壓力的公共電視,黨政的黑手仍舊在背後操控,
最近公視、華視高層人士異動,以及華視工會的抗議就是很明白的例子。

核心問題還是在金權利益集團的共犯結構,很難單獨抽離來談媒體改革。
不談核心問題,而只在媒體改革局部倡議,會不會又長出NCC這種不知道是什麼的怪物,
那個新聞局長照樣聲音大的很、紅的很呢?

雖然這種發言可能很洩氣,但是這幾年很多經驗就是,原本立意很好的改革方案,
掌權的人就是有辦法硬ㄠ變成個四不像,還來沾沾自喜說嘴自己的政績與進步。
實在受夠了!

蘇小姐,有幾點感想如下。
一,你的說法好像是國民黨與民進黨一樣爛,所以改革都沒效。我的看法是,民進黨很爛,但國民黨就真的是爛到沒救。十年前,你和你的所屬團體就是這樣講,十年後也是這樣講,我不得不懷疑,這樣的說法很不公平,是一種既定的預設立場,故意說成兩者都很爛,但實際上是要強化別人對民進黨的爛印象。
二,你說"還"期待兩黨改革嗎?你們何時期待過民進黨改革過?但你們的確是曾經期待國民黨改革過吧,不然不會入主馬英九的內閣。希望你精準地使用傳達的語言。
三,金權是問題,但不是核心問題。台灣的政治發展過程威權獨裁也是造成現今媒體現象的一個問題,不要為了讓民進黨賺到而避免去批評國民黨。長期以來,你和你所屬的團體都是這樣的說法,我也受夠了。要公平一點!!
四,中國聯合的工作人員有強烈的意識形態,你不知道嗎?你敢批判嗎?或者你敢去正視嗎?你至少要出來批判造假新聞的現象啊。媒體勞動者的道德淪喪有比報老版慢嗎?
五,華視工會內部的情況你不知道嗎?幾乎是深藍,長期反民主的媒體工作者,你覺得他們現在的任何不爽會有社會同情嗎?
六,我知道你的無奈感,但我更害怕你不知道社會大眾會統媒工作者的厭惡感。
說實在的,一般跑線記者很屌,也不會去加入工會,但是社會大眾的印象都是一樣的,因為會認為至少是共犯結構。雖然無奈,但是是現實。
七,陽萎中那種廢話根本不用理,鄭常說的,無恥的小政客而已。

"華視工會內部的情況你不知道嗎?幾乎是深藍,長期反民主的媒體工作者,你覺得他們現在的任何不爽會有社會同情嗎?"

你是說公司還是工會阿
你怎麼知道的阿?
你華視的喔?
工會幹部是誰你叫得出名子來嗎?
來多久壓?
不知道華視早就被江霞整肅的差不多了嗎?

台灣社運團體得罪不起媒體啊,因為台灣社運團體搏媒體版面是一定要的,搞不出組織戰,就只好搞媒體戰啊。你要怎麼期待這些第三勢力去媒體改革?你看這些第三勢力不是標榜不拜票、不設競選總部嗎?有的連文宣都沒有咧,那要選什麼?當然就只好靠媒體啦?第三社會黨不就是典型的嗎!一路下來就是拼媒體嘛!你要怎麼期待他們去媒體改革?

ALLCOME:以下我舉些例子,讓各位六、七、(八)年級生,回復一下記憶,這些「四、五年級的當權狗雜種」是怎樣欺負勞工的。

=============================
=============================
ALLCOME:以上報社、媒體選邊站的後果就是,【中國時報】的員工被開除了或勞工權益被侵犯了,【中國時報】這些勞工爭議新聞,在其他大報【絕對上不了頭版頭條】,

【中國時報中南編自救會】
我,中國時報十三年的員工,九二一地震房屋半倒,今年六月一日被無預警裁員,報社立刻向我追討近百萬元的員工房貸,拿了全部五十幾萬元的資遣費還不夠還這筆債。 ...……(1) 誰在始亂終棄?(2) 一個失業母親的心聲

ALLCOME:【聯合報】的民生報員工被開除了或勞工權益被侵犯了,聯合報這些勞工爭議新聞,在其他大報也【絕對! 絕對! 上不了頭版頭條】,

工輿Worker's Voice:民生報閃電宣佈明停刊- yam天空部落
篤信勞資和諧的工會,根本是是資方的狗! Posted by 絕情谷主愛嬌姨at 2006-12-07 02:28:39. 還沒看過民生報停刊相關部落格的人請注意啦,之前我提供給各位的網站連結 ...

ALLCOME:如果又有【自由時報】的員工被開除了或勞工權益被侵犯了,【自由時報】的這些勞工爭議新聞,在其他大報也一樣【絕對! 絕對! 一定 上不了頭版頭條】,
《 自由時報 》遭檢舉 未依法給假 ---> 員工批:一年坑千萬薪 報社承諾改善

【王玉樹、陳嘉恩╱台北報導】勞工隔週休二日,每年依法應有十九天國定假日,但《自由時報》卻長期未給足一千六百名隔週休二日員工十九天國假,上月遭北市勞工局開罰。《自由》員工怒批公司一年至少坑掉勞工一千多萬元薪資,《自由》表示已改善此疏失,但避談是否補發薪資或補給假。勞團痛批,媒體身為社會公器應帶頭守法,不應剝削勞工。

TVBS新聞3個月沒薪水【台灣日報】財務出危機- 未定- udn部落格
繼自立晚報後,台灣日報也傳出撐不下去的財務危機!已經3個月沒有領到薪水的 ... 減,財務出現問題,積欠員工的薪水會先給半薪,但他們也承認,確實有資遣員工的規劃。

發稿人:目擊者第47期【台灣日報】「勞資調解過程勞方節節退守」 台日 ...
先是延發薪水,後是資遣費逐月發放民國九十年八月一日起,台灣日報為因應經濟 ... 卻不敢承諾;至於支票會不會跳票,他們也只強調台灣日報過去沒有跳過票,但未來呢? ...

ALLCOME:我要問一下,那些六、七、(八)年級,正在新聞、媒體工作的記者、勞工們,你們要一直被資方、主管高層次(四、五年級生)吃定你們,而且吃的死死的嗎?

ALLCOME:以下的中國時報的【印刷廠勞工】,好幾起罹患鼻咽癌的工傷,結果有些人等不到官司判決就死了,中國時報應該是當場省下好幾筆賠償金。而且這則新聞很難搜尋。

以下轉載:
http://taiwantp.net/cgi/roadbbs.pl?board_id=11&type=show_post&post=150
===============================

reader x  於 2003/04/20 14:12
中國時報職災勞工討公道 十二年漫長路

這則新聞只見公視報導
http://news.yam.com/pts/focus/news/200304/2201090020030409.html
職災勞工討公道 十二年漫長路----> 公共電視----2003-4-09 21:00
民國七十九年底,蔡進發在他四十歲那年,發現自己罹患了鼻咽癌。這是中時印刷廠在短短五年內,傳出的第五起鼻咽癌案例。

http://61.222.52.195/net/tctu/information/Inf-page.asp?ID=41218

2002/12/20 「聯合報世界日報,社方利用各種機會來騷擾及威脅我們」加州政府介入調查聯合報世界日報打壓工會案世界日報資方被指控違反聯邦勞工法令之薪資與工時規定 ……證實社方非法壓制、質問、威脅員工,以報復他們支持工會的活動。
===========================

ALLCOME:你們要一被子被這群「四、五年級的狗雜種」吃死你們嗎??

涵碧樓的新聞全不見!
http://tw.myblog.yahoo.com/panhan3/article?mid=2827
開記者會前的準備會議,某人說到,媒體可能不會報導,因為鄉林建設是很大的廣告主。於是,我們就說,記者會最後可以跟記者來一段預言「明天媒體不會刊,因為編輯部會把你們的稿子抽掉」。結果,或許是當場媒體的反應太踴躍了,綠黨記者會從來沒有這麼多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到場,而且還發問,所以,就忘了嗆那段「預言」。

果不其然,儘管記者努力寫稿、取角度拍照,隔天主流報紙沒有出現一個字。這就是我們的媒體生態,政治上雖然各擁其主,實際上還有一個更大的主人~廣告主。

媒體公共化,若只停留政黨退出媒體,對於社會運動來講,意義並不大。因為社運本身來就跟兩大政黨沒關係,也已經發展出一種如潘翰聲所說的應變機制,「批國民黨時找泛綠媒體,批民進黨時找泛藍媒體」,但是批資本家時,只剩「苦勞」。

所以,如果談「媒體公共化」只停留在「政黨退出媒體」的層次,別怪第三勢力無暇兼顧,因為根本沒興趣,原因在於那本來就是國、民兩黨惡鬥的戰場。除非媒體的經營模式,不再依靠廣告,而是消費者(台灣的公設基金已經不可信賴)。我們能期待那一天的到來嗎?

這個回答很奇怪,公共化本來就不是只停留在黨政軍退出三台的層次呀。而且,發文者質疑的是第三勢力為何什麼沒有媒體改革的政策,第三勢力的參選者是不是應該要積極回應呢?

媒體改革,愈來愈複雜,真的是想不清楚,先補充週五晚上的發言。
1.綠黨本身的狀況,對環境議題比較熟悉,其他的社會議題,常常是有某些比較關心的黨員或支持者時常對大家「耳提面命」,才會在內部有較多討論。一般而言對於大的方向(如「公共化」)不會有歧見,但是要有深入瞭解、並提出較完整的政策,基本上以現階段的人力資源不太可能做到。所以不只是沒有媒體改革政見,很多社會議題也都沒有。
2.媒體改革的主要對象?兩大黨的政治權力、大財團的商業利益,糾結成的金權政治怪獸,這是一個異常堅固的結構。有點像不合理的選舉制度,既要參與其中,又要找方法去改變他。體制外的社會運動-體制內的政治施壓,兩個領域交疊之處威力最大,以此類比,媒體改革的途徑,非主流媒體的火力,若能打到主流媒體的戰場上,可能也會很有威力。
3.媒體工作者與社會運動者之間,利益不一定總是一致的,對理想媒體環境的想像是不是會有不同?
4.兩極對立的政治局勢下,某些時候某些議題會有媒體空隙可以冒出頭,儘管也有反作用力的風險,但至少會有發聲機會。但商業利益的問題更為嚴重,因為那是全面消音,或許這逼得我們使用更勞力密集的方式貼近草根。松菸反巨蛋運動因為遇到各媒體最大廣告主遠雄集團,常常在遇到嚴重挫折的情況下,還要去鼓勵地方居民一起堅持下去,涵碧樓的鄉林建設賴正鎰,就是整天跟趙藤雄爭霸,所以新聞槓龜也很理所當然。樂觀一點想,房地產本波景氣就在這一兩年見頂,努力撐過地產推案廣告的高峰期,等著看陳由豪的翻版吧。

愈寫愈亂,我的意思是,「一片空白」的底下,是因為一團纏繞難解的線頭,而不是毫無認知,或像兩大黨刻意迴避。

其實要補充一下這篇報導 當天晚上座談我說的是 關於蔡正元的事情 我在電視上談的是提醒大家 為何現在只赤裸裸的談 哪黨哪人介入媒體的事實與內幕 同時已經預設了股權轉移將會帶來立場改變 對於媒體改革(公共化 金權結構的批判 編輯台的自主性 媒體工會的角色)等問題都拋諸腦後 跟苦勞報導有一些差距
我們固然往往仰賴媒體 不過不代表對媒體毫無反省批判 再大中至正爭議那幾天 我也在節目上說 媒體應該自律 不應過度渲染 跟進這樣的口水議題
樓上"媒體得罪不起"的發言 或許是過偏了些

【因為編輯部會把你們的稿子抽掉】

果不其然,儘管記者努力寫稿、取角度拍照,隔天主流報紙沒有出現一個字。
這就是我們的媒體生態,政治上雖然各擁其主,實際上還有一個更大的主人~
廣告主。

=======================================

ALLCOME:我以「別對我撒謊-二十四篇調查報導」為例子,其中第十七篇【作票總統小布雞,逍遙法外」,就是記者本身的調查報導完稿有一定成熟度後,當時雖然沒有主流媒體敢把他的稿子放上版面,

ALLCOME:在他的文章中曾提到(起碼他有努力下去),他有讓其它小媒體及英國BBC報導這件「2000年美國總統布希作票」的大事,還是有上了版面,雖然跑到國外的主流媒體BBC去了,

ALLCOME:主流媒體的編輯是四、五年級的爛貨、賤人、沒人格的廢物,自認有人格、有骨氣的小記者難不成就要從此屈服,把搞子跳過編輯部,尋找其它的小媒體、小出版社,或國外的媒體投稿(英文程度不好?),這點難道還要人家教??

ALLCOME:再不然還有部落格可以發表真相,還有公共電視Peple新聞平台可以投稿,身為記者,這點概念都沒有?? 我個人希望,主流媒體的記者不要為自已的孬種找理由。

ALLCOME:除非台灣的媒體記者們,【從一開始就業時】就有移民的打算,要不然,自已成為【壓垮台灣的「其中一根稻草」】時,最終報應還是會回到自已、家人的頭上,除非你想移民。

回應曾是媒體工作者

如果要談媒體結構與生態,那當然是個複雜的問題,謝謝你的期待。
但是,這篇文章本來的目的並沒有要在這層次上討論,這篇針對的是第三勢力立委候選人並沒有提出媒體改革的「政見」。我的立場是不會在這次選舉去談「媒改政見」,因為他是複雜的結構性問題,不是局部去談政見可以解決的。
我同意媒體改革是嚴肅而重要的,只是改革的對象及方法不可能寄望媒體自己改變,就像不可能寄望國民黨和民進黨自己改革一樣,只有從批判他、唾棄他中逼他改革,他不改就等著被歷史淘汰。
請不要這麼快就用「批綠就是藍」或「不批藍就是藍」的框框來匡定我的話或看待火盟,如果你認定火盟過去輕打藍、重打綠,是否也請你回到具體事件來談,否則我不知要在那個層次回應你而又怕引起更大的紛爭。
關於鄭村棋曾經進入馬市府當勞工局長這件事,因為也曾經有人在其他篇幅質疑過,我多花點篇幅說明。其實早在尤清當台北縣長時,鄭村棋就曾經在台北縣勞工局的勞教中心當過主任,所以在與馬合作之前,他早就已經和民進黨合作過了。
鄭村棋當時進市府是去和馬英九「合作」,而不是「投靠」,這點經得起檢驗。而他在去之前是和工委會系統的工運、工會團體幹部討論過的。他去勞工局是將工運理念帶入行政系統去執行,例如:揭露勞委會勞退金政治護盤的問題、勞健保費用的行政爭議及勞資爭議輔佐員制度的建立、勞動文史意識的開展;在弱勢勞工的部份也以工傷及身障勞工的就業保障建立民間審查制度。
在工會運動部份:他也沒忘記不斷向工會強調「勞工可以用勞工局但不要靠勞工局」,並花很多心力扭轉公務員的心態與認知,改變過往勞工局淪為弱勢局處及被勞工質疑偏向資方的作風,落實「依法行政」是可以相對保障勞工的。
我想看待社運的鄭村棋進入勞工局,要看的是他四年的政治作用及和群眾的關係,而不是只看到他「做官」這件事。

關於媒體工作者各擁政治立場的質疑,我想獨派報紙亦是如此,不獨是你口中統媒的問題。媒體工作者會有和報老闆類似的政治傾向,那得回到他們的政治歷史與僱傭關係的利益來看,有其複雜的成因。你一竿子就否定統媒的媒體工作者,是結盟不到朋友的。
第一線記者跑線要出賣靈魂、出賣倫理,那也是媒體商業化惡質生態的一環,我們長期在媒體工會,以由下而上的草根民主經營,也是一種媒體改革,這要靠集體的力量才實踐的出來。
期待大家的眼光不要只有泛藍泛綠的視野,還有很多視野來認識,為何不是窮人和富人的視野?為何不是有權和沒權的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