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投藍綠兩大黨,希望在小黨』系列五
給改革一個機會,政黨票拒投兩大爛黨!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8/01/10

台灣最不能期待的兩個政黨,就是貪腐無能的民進黨,以及黑金依舊的國民黨。過去,我們看這兩大亂黨如何政治惡鬥、分化族群、操弄統獨;在可見的未來,這兩大爛黨同樣拒絕改革,台灣社會將毫無建樹,人民處境只會更加糟糕、社會將蔓延更多仇恨。不能期待藍綠兩大黨,台灣人民還能期待什麼?

藍綠兩大黨在統獨和族群議題上水火不容,人盡皆知,但只要稍加檢視兩大黨的不分區候選人名單,不是黑金涉弊立委上榜,就是世襲家族政治卡位,並無二致。他們甚至聯手警告民眾「票投小黨是浪費」。但獨立公民必須問,把政黨票拱讓給藍綠兩大黨,就是明智之舉嗎?

民進黨拒絕改革,把改革者打成11寇,背棄人民期待,我們呼喚淺綠公民,政黨票不再支持民進黨,如此才能逼使民進黨反省改革。黑金依舊的國民黨,在野八年監督不周,甚至杯葛有利社稷之進步法案,淺藍公民也務必痛定思痛,拒當國民黨的附庸,將政黨票投給非國民黨的五個進步政黨之一,才能促使國民黨真正改革。

如果繼續支持藍綠兩大黨,就是反對國會改革,就是放任政治老班底再綁架我們四年,因為:

一、若投民進黨,即贊同貼族群標籤掩蓋貪腐集團

陳水扁總統近日赴各地輔選一再強調「民進黨輸就是台灣輸,國民黨贏就是中國贏」,雖老調重彈,但一帖三用效果尤在,不僅鞏固深綠基本盤,又可對政敵大貼族群標籤、製造分化,最大效用還是在於成功移轉了「民進黨是貪腐集團」的質疑:大家就快淡忘陳總統的親信、家人、以及所提拔之政務官的各種貪腐事蹟,更不會注意到民進黨不分區名單中有三位候選人已因涉及弊案而遭起訴,包括薛凌、高志鵬以及陳瑩。尤其是薛凌,不但家裡開銀行(薛凌夫陳勝宏為陽信銀董座),更榮登第六屆立委超貸大戶,運用立委身份自肥及圖利財團。

二、若投民進黨,無法刺激反省,台灣民主持續倒退

民進黨的立委初選,口袋黨員成了利益交換的致勝武器、法寶,甚至祭出「排藍」的民調,讓部分標榜意識形態的極端主義政客出線,其過程足以腥風血雨來形容。標舉改革的林濁水、沈富雄、蕭美琴等被攻訐與抹紅成「11寇」,於是,當前代表民進黨的主流勢力,不是所謂的立院三寶,就是極端的王世堅之流。

三、若投民進黨,生活更艱苦,不僅排名亞洲四小龍之末,甚至落後泰國

民進黨執政八年,大搞富人減稅、淘空國庫、債留子孫;貧富差距不斷擴大,政局紊亂破壞投資環境,市場蕭條,生活艱困,導致貧窮人口與自殺率皆逐年攀升。台灣經濟成長率自2005年起就一直位居亞洲四小龍之末,今年恐將被泰國超越。

四、若投國民黨,就是支持它在國會繼續作亂

過去八年,國民黨作為國會優勢政黨,不改其威權時代保守反動的姿態,只營一黨之私,密室中和民進黨協商瓜分利益,或者杯葛、打壓進步法案,例如攸關台灣司法改革的法官法,和公民否決票立法等,皆斷送在國民黨手中。

五、若投國民黨,就是挺其世襲家族政治老班底

國民黨的精英掌權者如馬英九、郝龍斌、吳志揚、連勝文、林益世、周錫偉等人,全都有一位高知名度且身世顯赫的父親。而在不分區名單中,陳淑慧是立委林南生妻子、王廷升是前花蓮縣長王慶豐之子、廖婉汝的丈夫為屏東縣議員林孝先。

六、若投國民黨,就是放任國民黨黑金依舊

國民黨的黑金政治惡名昭彰,舉凡四汴頭弊案的伍澤元、台東縣議會議員集體貪污案的吳俊立、久俊開發弊案以及苗栗銅鑼灣科學園區土地徵收案的何智輝,還有基隆市公車處購地弊案的許財利….等等,充分暴露國民黨黑金腐敗政權的真面目。

獨立公民、首次擁有投票權的青年,以及淺藍、淺綠的朋友,請給改革一個機會!區域立委選賢與能,拒絕藍綠綁架! 促進國會改革請用政黨票支持改革力量的:④第三社會黨、⑥新黨、⑦綠黨、⑧台灣農民黨、⑪紅黨。

否則,一旦國會只有藍綠兩大惡勢力,台灣繼續內耗四年!

發稿單位:立委選舉推薦連線

新聞聯絡人:施逸翔 0920-719-347 電話:02-3393-3757 www.peace.org.tw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被背叛的民主,變酸的自由
2019-12-10 民報 陳銘堯

在戒嚴時代有兩本禁書,一本是喬治柯爾的《被出賣的台灣》,另一本是彭明敏的《自由的滋味》。那時受到的震撼和衝擊,至今內心仍然有淌血的感覺。2016年民進黨大勝,本以為台灣人從此可以步入坦途。但是想不到,全面執政的蔡英文和民進黨,不但背叛創黨理念和台灣人的期望,在總統初選時甚至連民主原則也加以破壞。面對這樣的背叛和乖離,我們感覺台灣仍然被出賣,而自由的滋味也已經變酸。顯然台灣的民主政治存在著很大的缺陷。這個缺陷,在這次國民黨和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的過程和結果,顯露無遺。本來只要黨內按照正常程序競選,推出最佳人選,然後讓全國人民投票決定哪個黨的候選人出線,就是民主制度設計的初衷。但是我們發現,兩個黨的初選機制和程序,都出現荒謬的過程和結果。他們黨機器和結構所產生的候選人,都不是最好的人選,甚至說是最壞的人選也不為過。以至於現在有很大比例的選民,既不滿意韓國瑜,也不滿意蔡英文。民主制度選賢與能的理想,被這兩個大黨背叛了。而對初享自由的台灣人來說,自由的滋味,不但變酸,甚至還變得苦澀不堪了。
為什麼自由選舉變得這麼痛苦,必須被迫含血含淚投票?從這樣的選舉中,到底誰得利了?在我看來,有很多國民黨選民和民進黨選民都陷入極端的焦慮中。但是好像中國反而樂在心裡,不管哪個人當選,都是他們贏,因為:就算口頭上反中的蔡英文,也對蔡習會覺得很誘惑呢。本來期待台灣可以走上正常的兩黨政治,互相監督制衡,輪流執政。看來似乎時機還不成熟。那麼多黨政治又如何呢?看到時代力量、社民黨、基進黨、綠黨,都被民進黨分裂的分裂、吸收的吸收。一邊一國和喜樂島又無法團結,看起來短期間似乎也無法對兩個大黨產生制衡作用。在這種情形下,期待兩個大黨對選舉制度做出合理的變革,似乎也不在這些只求私利的政客的考慮之中。那麼人民該怎麼辦呢?
既然代議政治出現問題,而且這個結構無法打破,人民只有行使直接民權一途。最激烈的直接民權,就是走上街頭。但是要凝聚這個民意,需要一個很強烈的動機,和動員能力。另外一個途徑是第四權的媒體。但是主要媒體幾乎全部變成金權結合控制下的幫兇,而不可信賴了。以前那麼多我們敬佩的媒體名嘴,對執政者好像都失去了批判力。堅持對執政者提出批判的媒體人,則被逐出民視,加以封嘴。現在電視上能看到的,是比國民黨專制時代更加被壟斷的畫面。如何改進台灣的民主政治,值得政治研究者和參與者深思。人民如何自救,也值得台灣人民深思。
有人主張在總統選舉投廢票,除了不讓他們領30元的補助費之外,也表達對該等候選人和所屬政黨的抗議。讓人民的憤怒可以表現出來。當廢票達到一個驚人的數量,這些人往後可能凝聚為走上街頭抗議或推動公民投票,爭取直接民權的改革力量。這是我能想到的積極正面的意義。讓那些把人民當芻狗的政客得到一點教訓吧,我們再也不讓他們用一個訛詐的芒果乾就輕易地綁架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