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緊貨幣政策下 溫州民間借貸利率逼近歷史高位

2008年01月11日09:48 [我來說兩句(4)] [字號:大 中 小] 來源:南方報業傳媒集團-21世紀經濟報道   本報記者 李伊琳 陳昆才

  在「從緊」的貨幣政策下,溫州民間借貸利率開始飆升,目前已經逼近歷史最高位。

  來自溫州人行的最新監測數據顯示,2007年12月份,溫州地區的民間借貸月利率達到了11.096‰,居歷史最高位僅一步之遙。

歷史最高位出現在2005年1月,曾高達12.112‰。

  而在實際操作中,11.096‰這個數字已經被超越。「與市場利率相比,官方統計數據有些保守。」1月10日,一家大行溫州分行人士告訴記者。

  此前,溫州市一直是國內各家商業銀行的信貸投放重地。但在貨幣政策進一步緊縮的態勢下,民間借貸的活躍引發的種種連鎖反應也開始顯現。

  浙江是敏感的區域。1月8日,浙江公安廳一官員抵達溫州,親自部署系列民間借貸案件的處理工作。

  「現在政府已經成立專門的機構來處理,目前剛剛開始偵查。」當地政法系統一名人士1月9日透露,僅僅是數月間,因民間借貸引發的案子接連不斷。

  以樂清這個縣級市為例,類似案件達到了20餘起,牽涉借貸金額10億元左右。

  案件背後是企業資金鏈斷裂的隱憂。

  民間利率沖高

  銀行收緊銀根之後,溫州地區的民間借貸利率開始突破歷史高位。

  「目前到民間基本上借不到錢,月利息普遍報價都達到了1分(也即年利率12%)以上。」浙江某投資咨詢公司的負責人黃先生透露。

  浙江是中國金融民間利率的監測區域,其中溫州是中國利率的「晴雨表」。相對於黃先生掌握的情況,當地人行的監測數據則顯得相對保守,但也衝上了歷史高位。

  來自人行溫州市中心支行(下稱溫州中支)對400多戶企業、個體工商戶和農戶等監測對象的監測表明,2007年12月份該地區民間借貸月利率達到了11.096‰。

  而據溫州中支的相關人士分析,上述數據已接近歷史高位。自實行民間借貸利率監測以來,歷史最高位出現在2005年1月,曾高達12.112‰。當前的民間利率距歷史高位僅一步之遙。

  「2007年4月份以來,我市民間借貸利率持續走高,今年的第一個月估計會進一步高揚。」1月8日,溫州中支一位人士分析,「隨著連續加息和銀根趨緊等國家宏觀調控措施的深入實施,2007年下半年以來,信貸資金漸趨緊張,民間融資難度加大,民間借貸利率持續升高。」

  這種情形在去年第三季度就開始顯現。

  當地人行的監測數據顯示,2007年9月份,溫州民間借貸平均月利率突破1分,達10.32‰,是2005年下半年以來的最高點。去年11月份,利率進一步上揚,溫州的民間借貸月利率達11.07‰。而在浙江,民間借貸活動相對活躍的樂清、瑞安、蒼南等地,民間借貸月利率已經高達18‰至20‰左右。

  不僅如此,當地農信社的貸款利率也衝上了歷史高位。

  「這種狀況主要是資金供需失衡。」溫州一基層農信社主任介紹,「節後這種狀態或許會得到緩減,利率估計也會穩定。」據其介紹,目前,該農信社放貸利率達到了9.99‰(月),這個數據是近七八年來的最高點。

  從緊推手

  對此狀況的出現,受訪的當地商業銀行人士眾口一詞??銀根緊縮乃是關鍵因素。

  「去年上半年比較寬鬆,但下半年大部分銀行都縮緊了,到了四季度就見到一些效果,所以市場上的資金特別緊,民間利率也就逐漸往上升。」1月10日,一家股份制銀行溫州分行的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以這位負責人所在銀行為例,去年下半年信貸緊縮表現為,第一是貸款少了,「主要是提高了貸款門檻」。在新增貸款不放的基礎上,去年第四季度主要是調整結構為主。

  「情況稍差的企業要收回一些貸款,如『兩高』企業;還有一些經營情況和盈利水平一般的企業,我們也會抽回一些貸款。」上述分行負責人稱,「當然不是全部抽走,否則企業要死掉;情況稍差的企業一般抽回10%至30%的貸款,把這部分資金再貸給一些好的企業,調控逼著我們進行存量裡面的結構調整」。

  第二個表現是信用擴張方式的收斂。「也就是承兌匯票開得少了。」上述股份制分行負責人表示。而小行不開銀票的原因乃是大行關上票據貼現的大門所致。「因為小行開出的銀票,要找大行做貼現,去年下半年的信貸緊縮,大行不再接受票據貼現,小行開的票也就沒有出路了,所以,我們的開票也控制了,銀行一旦少開票,企業之間的商票也就少開了。」上述分行負責人告訴記者。

  在銀行碰壁之後,企業來尋找擔保公司,但依然是碰壁。

  「在我們這裡要求短期墊資的企業排著隊,1月份比去年的企業家數增加了兩三倍,但我們目前尚未做成一例。」溫州人瑞擔保有限公司的總經理黃顯忠透露,「銀行資金非常緊缺。」

  資金鏈斷裂隱憂

  進入2008年,雖然銀行信貸將重開閘門,但在更為從緊的貨幣政策下,民間利率的走勢在短期內並不會掉頭向下,引發各方對企業資金鏈斷裂的擔憂。

  「根據按季控制的要求,今年一季度只能投放全年增量的35%,而放在往年至少在50%以上。」上述分行負責人如是說。

  而且這些新增的貸款並不能緩解企業的資金融通需求。上述股份制銀行人士指出,因為在去年下半年,特別是四季度銀行收緊信貸後,一些企業通過其他渠道彌補短期資金缺口。目前,這些企業面臨償債壓力,那麼,今年一季度銀行貸款的增量基本上還是填補去年的企業資金缺口。所以,「市場的資金還會比較緊,二季度可能要寬一些」。

  但是問題在於,企業脆弱的資金鏈能否順利度過這個枯水期呢?前述溫州中支人士認為,一方面,銀行供給資金依然趨緊,另一方面,資本市場的火爆佔用了企業融資資金。

  「我哪有閒置資金借給我哥哥呀?最近股市那麼紅火,我的30多萬元都挪到裡面去了。」顯然,溫州市民小徐的話代表了大部分「閒錢族」的心聲。小徐的哥哥從事化工行業,最近由於缺資金到處找親友借錢而未得。

  根據溫州銀監局以往的監測,參與民間借貸的資金總額不下400億元,小徐這樣的資金也就是其中之「小流」。而與企業融資的緊缺形成鮮明對應的是,股市資金卻相對寬鬆。

  以申銀萬國溫州營業部為例,到2007年底,開戶數量已從之前的1.2萬戶,激增到5.8萬戶。其在上交所的交易額排名,也由2006年的第318名,飆升至2007年的第37名,在申銀公司內部,更是摘到了第一的桂冠。

  目前,種種因素擠壓著企業的融資鏈條,在溫州當地,不良影響開始顯現。

  「我們在碼頭投資一個5億元人民幣的圍墾項目,目前投入沒一分錢是來自銀行的,45%來自外資,55%來自民間資金。」黃先生透露。

  而溫州當地的一位銀行人士透露,在樂清和溫州開發區,有4家企業倒閉,企業負責人已經「跑路」。據介紹,這些企業的借貸金額達到了4億元以上,企業融資攪進了民間高利貸,以致出現資金鏈斷裂,800名員工都沒拿到幾個月工資,造成了非常惡劣的社會影響。

  這種狀況已經引起了當地政府部門的關注。浙江發改委一名官員透露,針對當地企業而言,2008年春節前夕的融資是一道坎,能否跨越心中還沒底。

  由此,一位當地發改委的內部人士透露,有關部門已經召集銀行業進行協調溝通,希望採取積極有效的措施幫助企業渡過難關,杜絕出現個別銀行為自身利益,引起企業資金鏈斷裂而誘發的系統性風險。同時,有關部門提醒,有資金需求的企業也應該提前做好資金調配準備。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