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人戰爭 家族勢力保衛戰

2008/01/11

【中時電子報毛嘉慶、黃筱筠、蘇龍麒/巡迴觀察】

「這場賽局,沒有第二名」,由於第七屆立委採小選區單一名額,一開始,就注定贏者全拿。非但如此,也因為立委任期由三年延長為四年,時間的累積將對勝選者帶來廣大的利基;相對的,四年也長到足夠讓選民對敗選者的印象,造成殘酷的淡忘效益。

部分人士認為,選制的變化,將把台灣的代議政治帶向日本的「派閥政治」,世襲現象可能更明顯。這樣的壓力,在「第一次」單一席次的挑戰下,對地方家族型政治人物而言,更是輸不起。

「維基百科」有這麼一段看法:「台灣地方派系是台灣主要是依靠地方上的家族、族群、地域或企業等血緣或利益的共同意識成為外人難以生存(當選)的政治勢力,一般與政黨競爭較無關係;即使在實施政黨政治的今天,也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上述的說法,在政黨重新「融合」派系的趨勢下,固然受到一定的挑戰,但家族型政治人物卯足全力一搏,在即將投票的立委選舉中,卻是為了維繫影響力、政治空間,最激烈的一個族群。

高雄縣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代表民進黨「余家班」出征的前縣長余政憲,對上高雄縣紅派大老、國民黨前省議員林仙保之子林益世,這正是一場余家與林家之爭。余政憲承襲「余家班」在高雄縣的政治光環及資源,再加上民進黨執政後,余政憲歷任內政部長、擁有最多國有資產的台糖董事長,在人脈、基層樁腳、選舉資源上,可說是「幾乎無敵」。

但偏偏,他的對手是國民黨新生代林益世,同樣背負延續家族勢力的沈重使命,兩個人都在打一場「只能贏」的硬仗。

相較於「余家班」的選舉資源,林益世自認相對貧乏,因此他更加勤跑基層。林益世的妻子彭愛佳是中視主播,早就請假輔選。兩夫妻每天一早就跑晨運、菜市場,彭愛佳說,他已經是高雄縣有名的「柴契爾(菜市場)夫人」。這樣的壓力,使余政憲非得跟著做不可。林、余兩大家族「少主」捉對廝殺,文宣、趕場、動員全部人盯人,半步都不輕忽,勝負非到開票結束,才有定論。

台南市的國民黨立委高思博也是扛著家族使命參選。高思博的父親高育仁,當過台南縣長、國民黨秘書處主任、省議長,是國民黨大老級人物,政商界頗負盛名及實力;他的姊夫就是桃園縣長朱立倫。高思博上屆立委選舉初試啼聲,就以四萬四千多票高票當選,雖然法學博士的高學歷,有助於高思博對年輕選民的吸引力,但無可諱言,高家在台南雄厚的實力,才是高思博最大的助力。

高思博的對手,是醫師出身,在台南市擁有良好形象的民進黨明星立委賴清德。雖然賴清德有執政黨挹注,又有台南市長許添財輔選,但高家的動員力、資源廣布,再加上立委林南生輔選,讓兩人的爭奪戰難分難解。

民進黨南市選舉操盤人士分析,高思博的主力選區在傳統文教區東區,但以賴清德在東區的長期經營,即使在東區小輸,來到安平區、海線等民進黨傳統票倉,就可以扳回頹勢,反輸為贏。不過高思博陣營認為,他在東區的領先越來越明顯,雙方差距有可能超過民進黨預期,而且他在濱海區域不見得一定會輸給賴清德。高陣營評估,他們在各里的後援會很紮實,雖然賴清德在南市有「師奶殺手」之稱,對方也不可能像以往一樣輕鬆應戰。

對於這些候選人而言,家族力量給了他們強大的後援,但這場戰役的成敗,也牽動著家族在地方勢力的存續。無論余政憲、林益世或高思博,都很難真正「只為自己而戰」。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