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之星 值得台灣借鏡 杜拜轉型傳奇 引領中東質變

2007/03/30

陳鳳英/杜拜專題報導

編者按:近期國際油價再創今年新高,擁油自重的中東產油國趁勢崛起,油元熱錢四處流竄,席捲全球。

身處全球油源最豐富的中東地區,作為阿聯七個酋長邦中的一員,杜拜石油蘊藏量遠不如鄰近各國,卻以自信開放之姿,擺脫阿拉伯國家以往只知依賴石油的發展之路,在保守的伊斯蘭陣營異軍突起,成為阿拉伯世界的觀光與金融中心。

杜拜經驗,令人驚豔。基本條件不輸杜拜的台灣,過去也曾暢言要成為「亞太營運中心」,如今卻是「情盡夢碎」,與「中心」越離越遠。

在當前國內各政黨爭相「拚選舉」的狂熱中,《中國時報》與《遠見》雜誌合作「杜拜專題」,希望讓民眾對遙遠世界中興起的沙漠之星有更深入的了解,同時,也期望能對台灣有所啟示。

香港,東方之珠;杜拜,沙漠之星。杜拜,以自信開放之姿,進軍觀光與金融領域,儼然已成中東門戶,鄰近產油國紛紛起而效尤,掀起海灣國家另一波投資狂潮。一連串的杜拜效應,催化中東質變。

進軍觀光金融 化解缺油危機

身處全球油源最豐富的中東地區,作為阿聯七個酋長邦中的一員,杜拜石油蘊藏量卻遠不如鄰近各國,甚至據說石油資源可能將在二○一○年耗竭。石油資源無以為繼的危機感,逼使杜拜不得不領頭走出中東以往全數依賴石油的發展之路,轉進觀光與金融領域。

雄心萬丈的杜拜,面積雖小志氣卻不小,締造多得數不清的「世界第一」。有名聞遐邇的七星帆船旅館;興建中的杜拜塔最快今年七月就可以超越台北一○一;被喻為「第八大奇蹟」的棕櫚島、世界島等全球最大人工群島,每年吸引逾六百萬觀光客。杜拜觀光局更估算,到二○一○年,觀光客到訪人次將增加到一千五百萬人。

杜拜崛起,無形中也加速阿拉伯世界對外開放的步伐。繼杜拜之後,包括同屬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阿布達比及卡達、巴林等海灣國家,甚至全球最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都競相加入這波「招商引資」的陣容,每個國家都拚命加碼,都想取代杜拜成為中東的新中心。

國際貨幣基金(IMF)初估,海灣六國到二○一○年的投資計畫金額超過七千億美元。

鄰國加碼開放 競相招商引資

鄰近杜拜的阿聯首都阿布達比,更是急起直追。在阿聯七邦中,阿布達比的土地與人口都最多,石油蘊藏量也最豐富,外界粗估還可以開採一百年。杜拜成功的經驗,激勵阿布達比加速拓展非石油產業。

不讓杜拜專美於前,阿布達比計劃將快樂島(Saadiyat),打造成波斯灣的金融文化中心,預計在島上建立四座博物館、豪華飯店和高爾夫球場,並不惜血本邀得法國羅浮宮與美國古根漢博物館同台助陣。

去年主辦亞運一戰成名的卡達,更自詡要成為區內的運動中心,有意加碼投資頂級休閒娛樂措施,還重金禮聘華裔名建築師貝聿銘設計伊斯蘭博物館。科威特也有計畫興建一千零一公尺超高層大樓及多項世界級指標性建築。

杜拜投石問路,迴響遠超過預期。石油蘊藏居全球首位的沙烏地阿拉伯,曾因油價暴起暴落飽嘗財政赤字之苦。為了減輕對石油的依賴,沙國今年宣布將砸下二六七億美元,打造以領導人阿布杜拉國王為名的經濟城,創下沙國至今單一計畫投資金額最大的先例。

面對鄰近各國「以杜拜為師」的招商熱潮,杜拜工商協會(Chamber of Commerce& Industry)商業貿易發展部經理洛達(Sultan M. Lootah)表示,他們的確已察覺到其他各國,逐漸走上與杜拜相近的發展模式,「我們不覺得有競爭,因為杜拜永遠放眼未來」。

經濟發展掛帥 化解文明衝突

對中東政情頗有了解的李長榮化工董事長李謀偉表示,杜拜政府歷經十多年的努力,把缺油的劣勢扭轉為發展優勢,「現在很多國家都想學杜拜,但知易行難」,光是回教教義的包袱,就足以讓很多保守的阿拉伯國家動彈不得。而油元資金熱潮發威,也讓美國與回教的「文明衝突」,在杜拜找到「和解共生」的出口。杜拜街頭隨處可見美式連鎖店,美國企業紛紛大舉進駐杜拜,以杜拜為搶佔中東市場的練兵場。曾在波灣與美伊戰爭中負責後勤支援的美國哈利波頓公司還在三月初宣布,打算將總部由德州遷至杜拜,引發美國政壇滿城風雨。

「杜拜效應」蔓延,橫掃中東地區,甚至越洋席捲美國。凌群電腦董事長劉瑞復樂觀表示,「阿拉伯國家看到杜拜成功以後,他們可能就會放棄過去一些做為,比如像是恐怖攻擊,讓阿拉伯國家的人忘記以色列,忘記以前的這些仇恨,大家都來學杜拜,我想整個地區可以發展起來,這個現象非常好,世界可以更和平」。

這番期望,也許,是過於樂觀了。但,杜拜的確在中東引領風騷,成為外界進入伊斯蘭世界的門戶,同時,影響著中東世界的改變。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