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農民發起第2次土改

2008/01/16

朱建陵/綜合報導

 ▲黑龍江富錦市的農民正發起「第二次土地革命」,向中共的土地財產制度挑戰,而圖中河南南街村的農民,在「班長」王宏斌的領導下,則正努力使一切向「集體」回歸。(朱建陵攝)

 去年十二月十九日早上八點,黑龍江富錦市長春嶺村約一千名農民聚集在一起,宣示將收回他們對農地的所有權。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說,對中共的土地所有權制度來說,黑龍江農民的這項宣示,幾乎就是一場「革命」。

 卅年前,在還是「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的年代,因為收成太差、實在活不下去了,安徽鳳陽小崗村十八戶農民在一張契約上蓋下血手印,私自「包產到戶」(以戶為任務單位,完成公糧任務之外可種私糧),他們向東方的「朝廷」所在下跪磕頭,約定將來一旦有人因此被殺頭,其他人要把該人的小孩養活到十八歲。

 血手印契約翻版 收回土地權

 這十八戶農民如今還健在,他們開啟了大陸浩浩蕩蕩的改革開放進程,而他們當年立下的血手印契約,如今已經成為大陸重要的歷史文物。但他們的工作並沒有做完,大陸農業問題專家黨國英說,這只是「半截子」改革,因為它沒能解決農民的土地財產權問題。

 中共當年之所以打敗國民黨,「打土豪、分田地」號召是一項重要因素,但中共建政後不到一年,一九五○年起,中共就陸續收回農民的土地,進行「社會主義集體所有制改造」,實際上就是土地國有化,把分到農民手上的土地又都收歸國有。如今,大陸農民雖然擁有最長卅年(可續約)的農地使用權,但土地所有權仍屬集體所有。

 這樣的土地財產制度,近年形成諸多問題。為開發(或假借開發之名)需要,大陸農業用地在轉為非農業用地時,農民幾乎沒有議價的能力,只有土地開發商和貪腐官員受益。據統計,大陸農村因徵地引起的群體性事件,已經高佔農村群體性事件的六五%以上。

 就在大陸即將在今年底慶祝改革開放卅周年的前夕,號稱繼小崗村之後的「第二次土地革命」,上月卻在東北的黑土地上爆發。

 在長春嶺村之前,上月二日,黑龍江富錦市東南崗村,兩個名叫于長武、王桂林的農民草擬了一份宣言,聲稱要代表富錦市七十二個村、四萬失地農民,討回並重新分配被非法占用的土地。

 隨後,當地農民真的就開始丈量土地,平均分配給農戶,隨後當地各個村屯也自發開始了丈量與分配土地的工作。

 據《南都周刊》報導,那份宣言長達一千字,多數村民看到沒看,就在一張分地的紙上按下了鮮紅的指印,因為對他們來說,「分地」這兩個字,就已經足夠。

 多省農村響應 于長武宣傳被逮

 根據網上張貼的該份宣言,黑龍江農民要求落實土地歸農民所有的主張,並稱「我們農民受夠了被掠奪、被欺壓,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命運」,「現在我們認為農民只有自己實踐權利,農民才能擁有權利,農民的人權才會提高」。

 《華盛頓郵報》指出,黑龍江富錦市登高一呼,消息立即傳開,幾周內,江蘇、陜西、成都、天津的農村都有響應者,共同對改革開放卅年,卻仍自稱信仰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中共政府提出意識形態挑戰。

 在富錦市東南崗村點起一片火之後,退伍軍人于長武上月十九日又到長春嶺村去點火,但八點開始的集會,不到半個小時,現場就衝進數十名警察,于長武遭到拘捕。對此,長春嶺村一名農民說:「我們是冒著殺頭的危險來分田的,未來不論發生什麼事、不論要付出什麼代價,我們必須把田要回來。」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