娼嫖求性福 饒了他們吧

2008/01/25

身為台中女生,豔幟高掛的金錢豹、富豪酒店是我父談生意的地方,外貌談吐不輸名模的夜之女,伴著大肚禿頭政商名流、黑道大哥,坐黑頭車、吃路邊攤、逛精品店。這些女郎與她們的恩客,從來不用擔心有不長眼的警察臨檢,壞了上億的訂單與樁腳興致;續攤房間內,肉套肉的交易,不會有檢警以《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一罰娼條款又抓又罰。

那些被警方將蒐證錄影帶洩露給媒體,被迫在電視上曝光的妓女、被假嫖客白嫖釣魚、被罰娼條款關三天、被罰走房租飯錢的女人,絕不是高級酒店內服務立委、台商的窈窕女,而是站在街頭瑟縮賣身的流鶯,照顧她們生意的是外勞、工人與身心障礙者。

去年底行政院人權小組會議決議,內政部將從朝「廢除罰娼條款」思考,改為「娼嫖皆罰」。一票提案廢除罰娼的民間人權委員們,還被內政部指為代表性不夠,廢罰娼沒有社會共識,被李逸洋吃了大豆腐。抗議後,內政部請一票主張娼嫖都要罰的婦女團體與學者跟日日春等團體開會,試圖安撫人權委員。這種作法說好聽是要「凝聚共識、匯集意見」,講難聽就是要立場相左的NGO互相叫陣各自表述,然後兩手一攤將不做為的責任推給「沒有共識」。

沒有共識還是要做

拆除中正廟、子女姓氏自由約定有社會共識嗎?肯定沒有,那又為什麼要做?因為那是社會民主、性別平等的進步價值,縱然有人希望繼續擁抱蔣公大腿、有人堅持子女跟老爸姓是天經地義,很抱歉,政府該做的就是要做。怎麼這一回,說到要廢除處罰最弱勢的性工作者,突然間需要人人點頭同意了?

日前出版的《性義工》一書探討日本身心障礙者的性與一群圍繞著他╱她們的性義工,書中多位主角在神女╱牛郎的協助之下,擁有生命中第一次性愛、第一次看見女人的身體、第一次被男人的臂膀擁抱。在性交易不合法的日本,有人成立專門服務身心障礙者的色情店,訓練小姐幫客人翻身、脫衣,甚至有家庭主婦捨身做性愛義工,幫助不能用手的肢障者打手槍,滿足「讓人感覺活著」的性愛。在台灣,前公娼阿姨也接過媽媽帶智障兒子光顧、撐拐杖、坐輪椅的客人省吃儉用來消費。

專款協助欲轉行者

若說罰娼條款只會處罰到最窮最慘的妓女,娼嫖皆罰亦然。金錢豹女郎與客人出了酒店後的私下交易,警察抓得到?被罰的還是那些沒力擺平黑白兩道的娼與嫖。至於反娼團體組成的「縮減性產業聯盟」所指,嫖客增加了「性病檢查費」「未成年少女性交易安置費」「查緝人口販賣的警力」等性交易社會成本,須用罰鍰來支付,其實可改用消費稅、營業稅來付。讓有錢有勢的嫖客將打點黑白兩道的錢繳交國庫,專款協助意欲轉行的性工作者,有重新選擇第二人生的機會;也讓坐輪椅跑不動的弱勢嫖客,有安全的地方滿足生之大慾。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為什麼生態是這個樣子的...

長大後,覺得...真是累...

想想身體和意志這兩樣東西...

感覺..很怪。

小時候感覺好奇,長大後感覺生命無奈

如果大家都能自给自足,那有多好

而不是在社會上打滾,你爭我奪,互相防範

好累...真的好累...你或我能擺脫嗎

世界大同是什麼樣子...想像不出來...

想永遠沉睡,在無止境的夢...在夢中...

沒有任何的慾念...

沒有任何感覺...沒有舒暢...也沒有無力...

夢沒有景象,可說是沒有夢...不分你我他...

永遠的沉睡...在不存在虛無裡...

人人都需要的性,除非不是人。建议大力发展性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