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合同法上路 民工問題棘手

2008/01/28

每年接近歲末年關,都是深圳「兩搶」(搶劫、搶奪)的高峰期,今年又有新勞動合同法剛上路,民工堆積多年的怨氣一時傾瀉而山,因而引發的討薪、過失殺人等社會案件更層出不窮。

從東北到深圳開了十幾年私家車的鄒師父說,「實在是外來人口太多了,警力不過是杯水車薪,」2000年左右,大陸公安部增派百萬名員警駐在深圳,每到年底路上的警察都會加班加點打擊犯罪,「現在特區大大小小街道裝了也有幾萬部電子警察(攝影機),不過到了年底,晚上還是早點回家得好。」

一位廣東省的地方官員說,深圳30年前規劃為特區時,原是依照60萬人口規模設計,後來付諸執行時是以600萬人口規模為目標,不過,現在整個深圳的流動人口高達1,300萬人,但真正擁有戶口的「深圳人」不到400萬人,與北京、上海相比,深圳民工管理的問題更棘手。

若換個角度,大陸媒體報導,最近12年來,珠江三角洲外來工月薪僅成長人民幣68元,在大陸各區域經濟中心殿後,若以每個月人民幣600元到800元的工資水準,每天只夠吃四碗炸醬麵,與改革開放20年積累的財富相比,勞動力價格幾乎未變,社會底層的農民工基本沒有分享到大陸改革開放的成果,這就不難想像為何去年底東莞一場勞資糾紛中,只是為了每天人民幣8毛錢的餐費補貼,就釀成3,000名民工的罷工圍廠抗議事件。

「回老家種田也不實際,雖然這幾年農產品價格漲了,但農民沒富起來,因為種籽、肥料更漲了好幾番,加上沒有什麼社會福利,農民的家人是不能生病的,而且說實在的,現在年輕人選擇多了,也不下田了。」老鄒嘆口氣說。

今年47歲的老鄒,六年前喜獲麟兒,為了幫兒子找出路,決定離開自給自足的東北老家,親戚、哥兒們大夥湊錢幫他貸款在深圳買車,他靠著在台商圈建立起的口碑,生活漸入佳境,四年前總算讓他實現願望,把妻小接到深圳團圓。

失業率高升、物價上漲,都伴隨經濟發展而來,如同卓別林電影「摩登時代」�,一天13個小時、每周六天在「血汗工廠」(sweatshop),像個機器人似地、在生產線上重複同樣的動作。

許多民工在深圳住了20年,不但拿不到戶口,眼巴巴看著這十年新移進的中產階級買預售屋,就在工廠宿舍對面一層層堆起,才驚覺到自己可能工作一輩子,都買不起一層像樣的房子;想結婚在城�又難找對象,這是深圳民工的生活寫照。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