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針萬線》香港成衣工人口述史

2008/02/26
苦勞網特約記者

書名:千針萬線︰香港成衣工人口述史 作者:蔡寶瓊教授,葉漢明教授,王曉鑫,梁漢柱教授,張麗霞(成衣工會主席),五位工友,一眾學生 出版單位:進一步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年1月 ISBN:9789628326983

2008年1月,從朋友手中接過一本剛出爐的新書,是香港成衣業、文職及零售業職工總會出版的《千針萬線》,這本厚達297頁的香港成衣工人口述史,看似沉甸甸,拿起來卻比想像中的輕盈,記載了12個章節、14位香港製衣工人數十年來的生命史。1970、1980年代,香港製衣業前程似錦,1984年,製衣工人約佔全港15.5%,到了1990年代,工廠紛紛「外移」至中國大陸,以及人工較為低廉的東南亞等國家,香港製衣工人的機會也日漸減少了。

「你若果同他有仇,就介紹他去做製衣」,翻閱第一章,看到擔任製衣工人三十多年的大哥張說的話,我笑了,苦苦的,想起孩提時代住在眷村旁一樓房舍外的走廊,趁天亮時,坐在媽媽身邊,與鄰房阿姨一起製作手工花、電子零件的年代,依稀記得,不過是兩、三年的光景,家庭代工便沒落了。

《千針萬線》是第一本從工人角度書寫的香港成衣史,由香港中文大學「直接資助」撥款助印,從訪談到出書,經歷了四年的時間,由王曉鑫、黃玉蓮、葉漢明、蔡寶瓊、潘毅採訪撰寫,其中不乏在學校擔任教職的學者,這樣的組合,令我驚喜,藉由訪談彼此了解而交錯的生命,呈現在讀者眼前,至於年代與數字等相關名詞,在此則不贅述。

書中記載的成衣工人們,大多有相似的成長背景,他們大多出生於手足眾多、食指浩繁的底層家庭,平均約在11、12歲的年齡就出門打工,無法繼續升學,女性除了忙於成衣工作之外,還要像個陀螺般,在家庭與子女之間打轉,到了九十年代,香港成衣工作機會大幅銳減衰退,女性大多罹患手部疼痛等勞損職業病,對於男性的健康情況描述則相對匱乏,但無論是男性或女性成衣工作者,都面臨了無業可做與轉業危機。

每篇文章中的主人翁,都是香港成衣製造歷史洪流中的一抹光熱,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第六章「過份的老闆與安份的女工:鐵人楊慈英」文中提及,「有次車衣針戳穿我的手指,他們教我用最原始的方法處理:用機油塗在傷口上止血……,那枝針斷了,留在我手指裡,差點插入指甲……血止了我又繼續工作,竟不覺得痛,可能那時還年輕,才三十多歲,很忍得痛。」(p.165),向來不與人爭,甚至還利用午休時間抽空擔任義工照顧失依老人,自認很「乖」的安份女工楊慈音,也遇上了「過分」老闆的無情剝削,在公司解散時只肯賠四千元(港幣),不依法發還約四、五萬元(港幣)的資遣費時,忍無可忍的她只好加入工會。

「我們找工會幫忙,其實不是貪心,只是要取回我們應得的東西……」(p.169)工作多年的成衣女工楊慈音如是說,對她而言,工作已不僅是生存,更帶來自尊、自信與快樂。她有鐵人的意志,也有追求公平與權益的勇氣。

書中記載的香港成衣工人們,在遭逢工廠老闆惡意倒閉或資遣時,大多有至勞工處詢問相關律法與自身權益,以及加入工會爭取集體協議力量與空間的經驗。

近一個月來,利用出門搭車的等待空檔翻閱,今晨終於看完了最後一章,趁著記憶仍鮮,寫下讀後感與書摘。

一位熟識的中國血友病翻譯者Mars曾說過,「歷史似乎不該全由偉人們所構成」, 大哥張、林女士、湯月娥、月玲、阿冼、藍彩虹、楊慈音、陳再活、阿玲、葉大姐、Sharon、張勤、Jenny、敏玲,這14位《千針萬線》書中的主人翁,或許曾為你我縫製過身上的衣物,他們也是全球成衣工人勤力工作、戮力謀生以求餬口的生活縮影,希望讓日後的人們記得,在經濟起飛、快速發展的背後,有一群默默埋首的普通人,不容遺忘。

參考網頁:http://www.hkreaders.com/?page_id=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