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暗練「吸」金大法 破扁金權政治

2008/02/26

【中時電子報楊舒媚/專題報導】

為了打破扁家金權,馬英九一改過去不沾鍋的身段,開始與基層金脈交陪。只是,想要靠狼吃掉獅子、老虎的小白兔,是會再一次於政治叢林裡獲勝,亦或被反噬?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常常給人不沾鍋的印象,不過,二月十八日他參加了一場餐會,在那場餐會中,全台灣二十七家信合社高層經理人幾乎全數到齊,馬英九到場後,還樂得對這群人說:「任你擺佈」。

隔沒幾天,二月二十三日,馬蕭陣營在國民黨杭州南路的智庫地下室,同樣邀集了三百多位銀行家與高階幹部,那一天,如果不是因為要準備隔天的辯論,馬英九也打算親自出席(後由副總統候選人蕭萬長代表與會)。

在過往經驗中,基層信合社和金融銀行,要不長期有與地方派系、黑金糾葛的形象;要不和當今扁政權勾勾纏纏,從過去國民黨到現在的民進黨政府,二者都被視為貪腐製造的共犯。如今打著清廉招牌想要執政的馬英九,怎麼突然和他們熱絡起來?

開始學習沾鍋藝術

馬陣營的一位高層曾以,「人家都說馬英九是小白兔,但這隻小白兔早已在政治叢林裡愈長愈大,我看你們才是小白兔。」來解釋馬英九實際上並沒有外界想像得那麼「笨」,甚至可能比所有人聰明。另一位親近馬英九的人士則表示,馬英九確實「變了」,尤其是從特別費案和實際下鄉long-stay後。不論是在黨內對於權術領略的訓練,或是在經歷過各種政治危機衝擊後,所造成的質變,都顯示現今的馬英九其實沒有那麼死腦筋。

馬英九早已重新估算原先被他視為有害鞏固權力的負面力量,尤其是傳統被視為國民黨之罪的「黑金與派系」,一向不沾鍋的馬英九,也不得不開始「沾鍋」了起來。

只是,該怎麼沾鍋卻不被吞噬?據瞭解,馬英九曾經就教於「台灣地方派系之父」、台大社科院院長趙永茂,在一場會談中,趙永茂傳授了馬英九如何把國民黨之罪,轉換成正面助力的武功心法。

和而不同戰法反阻為攻

趙永茂提點馬英九,金權和派系政治要「和而不同」,須採「協合式」戰法。據瞭解,趙永茂對馬英九分析,過去國民黨在大陸便是因為沒辦法控制地方派系和黑金,來台後,於是想說開放民主選舉,藉此也瞭解為什麼丟掉大陸、順便「實驗」一下反攻大陸之後的統治方法,沒想到「誤打誤撞」,把政權在台灣地方化、本土化,並因此吸收了民選的菁英入黨,這樣打下的基礎,「至今民進黨破不了。」趙永茂對馬英九講,一九八七年至今,二十年,只有一個嘉義縣被破,「但那也是『國民黨』的林派倒過去。」

趙永茂進一步告訴馬英九,民進黨取得政權之後,為了建構新的侍從體系,對地方派系與金脈初期以毀滅取代招降納叛,後面雖想妥協,但「傷害已經造成」,加上「急功近利、吃相難看」且政績不彰,引起不少本省人的反彈。

「江湖一點訣」,趙永茂提醒馬英九,不必像以前的國民黨那樣與黑金妥協,中央政策絕對可以有不同的作法,不過一定要「親和」,學習和他們「和而不同」,且這些人大多都是講感情、重面子,抓清楚這一點,民進黨死定了,相對地,如果讓民進黨摸清了這招,國民黨不到四年就完了!

據指出,「和而不同」的「協合式」戰法,當場讓馬英九覺察和金權與派系互動可以有另一種視野。之後,馬英九的作為也的確有所演進。譬如,馬英九在百忙之中排出時間,專程去與信合社的領導人們吃飯,原本在安排的過程中,馬英九確曾「龜龜毛毛」,想說和這些地方金脈「吃吃喝喝」給人感覺不好,之後經調整到公務人員發展中心吃最便宜的餐飲後,馬英九才欣然赴會,甚至還帶頭一桌桌敬酒。在開啟了與金權和派系互動「和而不同」的概念後,馬英九的戰法也跟著有所調整了。

懂交陪、知原則之人打前鋒

在信合社領導人餐會上,馬英九跟一個人特別熱絡,致詞、照像,連最後接受記者聯訪時,都要主動找來台北市第九信用合作社、台北市合作社聯合社理事主席周瑞燦。

周瑞燦曾是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的財經組顧問,馬英九在人事精簡、財源開拓、以及一些市務處理上都會問過周瑞燦的意見。例如陳水扁擔任市長時代給馬英九留下一千六百多億的負債,市府財政困難,周瑞燦就曾教過馬英九,101大樓的租金一年五千九百萬、新光三越租金五千八百萬,東湊西湊一年大約兩億,以此學習銀行不動產債券化的作法,由市府來做金融債券市場化,藉此開源弄了三十億投入建設;又如萬華環南市場的改建,周瑞燦也曾協助召開公聽會三十多次。

周瑞燦與馬英九的交情到什麼程度?周瑞燦說:「每次馬英九跟我喝酒都乾杯!」馬營協助組織布建的人士指,在萬華,「要選舉怎能不問過周瑞燦。」他所領導的台北市合作社聯合社,於合作社聯合社系統中,既團結、財力也最雄厚,而周瑞燦當前可以讓馬英九放心的地方在於,他懂得人情交陪、又會用合法的模式協助馬英九。

像周瑞燦這樣,懂得不破壞馬「廉潔」形象、同時會以雄厚地方實力為馬周旋的,還有基隆第一信用合作社、中華民國第一信用合作社聯合社理事主席黃澤青。

與周瑞燦和馬在市府的「革命感情」不同,黃澤青是馬英九的長輩,現年七十二歲的黃曾任立委,和謝深山(現任花蓮縣長)、蔡友土分別代表漁、工、農團體,以前在立法院有「三劍客」之稱。

黃澤青過去在立法院屬於國民黨的「改革派」,他說以前像他這樣的立委,常常和一些跑立法院的年輕記者聯手,「我們丟東西他們來寫」,以此改變不少事,甚至還有人因此到蔣經國面前打他的小報告,不過蔣經國以「我看他不是這樣的人吧!」回應。

論起輩份,「王金平都算是後生小輩啦」,他說政壇和他同輩的,應該是像李登輝、連戰這一層級的,李登輝擔任政務委員、連戰任青輔會主委時,黃澤青是正夯的增額立委。

如今是信用合作社龍頭的黃澤青,說他以前常常和馬英九聊天、交換意見,清楚馬英九的個性,原本不願曝光,但在考量到信合社未來發展下,幫馬英九找齊其他信用合作社的領導人出面表態。

不論是周瑞燦還是黃澤青,特色都是懂得地方派系與金脈的運作,也都清楚馬英九的「龜毛」,在二者天秤中,算尚知如何拿捏、明白「和而不同」、「協合式」戰法怎麼實際操作的人。

迴避高層由基層入手

為了破解扁氏政權盤根錯節的金權關係,馬英九與金色人脈開始交往,不過,特色是這些都屬金融版圖的「基層人士」。

曾任金融高階主管、如今辭去工作實際幫馬操作金融組織的人士指出,一月十二日立委選舉國民黨大勝後,確實有不少金控高層透過關係來表示想與馬蕭接觸,但他們不斷抱怨,與馬蕭「碰都碰不到。」

為避免落人口實,馬蕭對金控高層採取刻意隔離的作法,由於「和馬蕭上面的人接觸不到」,這些極力想建立關係的生意人,於是轉而與基層選舉陣營接觸,想要透過「辦活動」的方式拉近關係。例如某金控就曾有此想法,但馬蕭陣營也清楚,「商人無國界」,今天如果答應跟某家金控辦活動,而該金控也有可能同時再去找長昌辦一場,這種壓寶式的作法對實際選票經營並無幫助。

另一方面,由於對手的作法是讓三商銀、台、土銀的董事長、總經理、副總等高層連署支持長昌;或者在北中南舉行融資座談會,直接給來參加的中小企業降息兩毛,人家直接抓高層龍飛鳳舞這樣玩,我們只好由下往上來翻盤。

協助馬蕭金融組織布建的人士表示,他們剷掉扁政府金權結構的方法是有邏輯的。首先,他們從信合社這樣的基層金融著手,由於地方金融幹部常是前議會議長、縣政府退休要角、地方大老、前立委等人,等於是「前哨」,當他們百分之九十都站出來了,你就知道(民進黨政權的危機)有多嚴重了!

八個月布建收割金融紅衫軍效應

光是基層金融,馬蕭就找來二十七家信合社的理事主席,這二十七家全國信合社至少掌控九十萬社員;第一線哨兵舉旗後,接著是滲透銀行界,民進黨從領導階層下手,馬蕭陣營就由工會接觸,靠這樣在二十四家銀行中,已經「碰到」二十一家,動員目標是全國三千三百八十八家分行、兩百一十萬關係票源;然後去找證券業,四萬三千的證券從業人員,算起來可以接觸九十萬廣大的投資人票源;接著去摸保險業者,保險機構有三十九家、分公司341家,計三十萬三千多從業人員可動員393萬九千多票源;再一層是打財政領域,這部分著眼的是深入縣市財政、稅務、主計體系,各鄉鎮市區公所的財政、主計單位,行政人員及親朋好友等;最後設定財稅議題,那牽涉到的就是「每一個人」了。

馬蕭的財經組織,八個月來這樣一層一層、一塊一塊翻轉,負責組織布建的人士說,剛開始提著一只皮箱到處求人家,「沒人鳥我們」,到了後來,出現金融界的「紅衫軍效應」,主要是金融基層的從業人員「再也受不了扁政府了」。負責組織布建的人士表示,套句部隊用語,民進黨找的是「司長級」以上的人,我們找的是「營長級」的人,營長再去找連長、連長去找班長、班長再去找班兵。該人士指出,金融領域的動員能量,至少是醫療體系的十倍,因為「人們沒事不會想要去看病,但會主動想理財啊!」

民進黨政府掌握大金控,馬蕭陣營就從基層金融打起,從信合社幹部開始,一階一層的往上收拾銀行、證券、保險、財政、租稅等區塊,「連(基層金融)小野狼我們都能贏了,當然贏得了獅子、老虎(金控高層)啊!」

由概念開始,進而到所用之人與組織布建,馬英九改變與他過去避之唯恐不及的金權相處方式,小白兔學會和小野狼「和而不同」,進而想要協力打敗與對手互相豢養的獅子、老虎。只是,狼畢竟是狼,馬英九想要在選戰中利用他們「和而不同」,但如何全身而退,既能夠不被反噬,還要能夠禁得起誘惑,同時也正考驗著馬英九。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