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風A錢 又一則綠色黨營事業案例

2008/03/01

中時社論

 二月廿八日白天,民進黨舉辦了大規模的「逆風行腳」造勢活動。所謂「逆風」,當然是指該黨之逆境。在去年十二月立委選舉慘敗之後,民進黨氣氛低迷,許多人對於今年三月的總統大選不抱信心,亟需造勢活動來提升士氣。雖然行腳活動的聲勢與四年前的「牽手護台」活動完全無法相比,該活動所訴求的主題也還是有些許「悲情牌」的舊招式身影,但是若干民進黨人試圖振作的努力,外界即使不贊成其訴求,總還是給予肯定的。

 逆風行腳活動由白天延續到晚上,在台北市中山足球場收尾,參與人數不少,原本是個不錯的句點。無奈在最近民進黨辦活動的同時,卻不斷爆出該黨從政同志或當權派跳船、掏空、A錢、安排後路的負面新聞,也讓那一群辛苦行腳的綠營鬥士徒呼負負。看來,民進黨綠色執政之船確實有翻覆的危機;值此關鍵時刻,有人忙著奔走補洞、逆風護桅,卻也有人則忙著收拾行李、搶救生圈,甚至要在最後一刻狠撈一筆,企圖搶下一艘奢侈豪華的橡皮筏,希望在綠色主船萬一翻覆後,自己還能自由翱翔在藍天藍海之間。前一陣子的鐽震案、華揚史威靈航太案,以及剛引爆的圓山飯店股權移轉案,都是類似的案件。同樣是身處逆境,有人是努力救亡圖存、逆風行腳;而有人則是企圖狠撈最後一筆,簡直是在逆風A錢。所謂板蕩辨忠奸;我們在民進黨困頓之時,就看到了鐽震主事者之奸、華揚史威靈主事者之奸、圓山飯店主事者之奸。二二八逆風日新掀出來的A錢案,就是圓山飯店;我們就拿該案做分析的起點吧。

 圓山飯店當然是公營事業,交通部具有主導權。據報載,最近交通部將以財團法人台灣敦睦聯誼會之名義,投資九億元設立圓山飯店公司,並趕在五二○新政府上台之前完成設立手續。屆時,圓山飯店則由此財團法人所主控,不再受政府監督。就這樣,一家國營事業就落到私人手上。這種把台灣的國家資源與經營權拱手讓人的髒事,除了「賣台」二字,我們實在想不出別的形容詞。

 與鐽震案中的吳乃仁一樣,規畫中圓山飯店新公司的經營者宗才怡也是白手起家。吳乃仁與宗才怡二人一分錢都不必出,就能經營數十億或數百億的生意,所依靠的當然是他們的綠營人脈。於是,民進黨的皇親國戚或黨政要員,就這樣把國庫資本往自家輸送,不在乎這是看守內閣時期、不介意他們的同志正在逆風行腳、不理會外界可能的批評。這種行為除了「國庫通黨庫」、「國庫通私庫」,我們也實在想不到別的形容詞。以前,國民黨黨營事業遭到批評,該黨黨政要員多少還知道羞愧。現在,邱義仁一副事不關己的嘴臉,而宗才怡甚至還說:能不能做董事長要「看緣分」。講這麼不知羞恥的話,較之當年的國民黨黨營事業的遮遮掩掩,醜態更勝以往。

 看來,宗才怡這隻政壇小白兔也有其黑暗的一面;白兔只是對於政壇鬥爭、叢林肉搏的不適應,但是對於商場鑽營、掏空國庫等手法,卻是遊刃有餘。宗女士的先生陳建隆原本是第一金控董事長,媒體報導也是數年前在海外發行存託憑證發生香港關係人與國內作手套利之事,有內線交易聯想,才黯然下台。宗才怡與陳建隆的觀念並沒有錯:錢能不能賺到要「看緣分」;至於錢是不是來自國庫、外頭逆風或順風,就不那麼重要了。

 我們對於圓山飯店一案的態度與鐽震公司ㄧ樣:行政院絕不可在看守期間做這等「賣台」的勾當,而立法院、輿論與全民也要全力阻止,絕不能讓這一群逆風A錢的政壇垃圾得逞。不只如此,將來可能的執政者更要做好司法機關與監察機關的蒐證準備,絕對要對這一群A錢宵小調查、彈劾、起訴、究責,一個也不能放過。現在的當朝官員也要備妥保命的資料;五二○之後一切靠自己。你們不要以為只是奉命行事;將來的牢獄之災,看看還會有哪位政客替你們遮掩。

 最後,我們也不得不對政治人物的「逆風」作為,提出一些感慨。風浪中的船隻究竟會不會翻覆、能不能度過危機,就看有多少人在救難、有多少人在搶艇跳船。看看這一陣子民進黨逃生自保的醜態,也就不得不令人擔心該黨的危機了。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