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甫找無工、查某找無尪」 范雲質疑謝有性別歧視

2008/03/10

「查甫找無工、查某找無尪」 范雲質疑謝有性別歧視 【中時電子報盧素梅/台北報導】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左二)10日出席第2場挑戰謝長廷座談會,針對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范雲等社運團體代表的問題,提出回應。(劉宗龍攝)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在批評國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馬英九、蕭萬長的「兩岸共同市場」時,引用「查甫找無工、查某找無尪」(男人找不到工作,女人找不到丈夫)的順口溜,今(十)日在「挑戰謝長廷」座談會上引發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范雲質疑有性別歧視問題。謝長廷回應時指出,「順口溜」有沒有歧視的問題?這要檢討。

范雲並且直指,民進黨宣稱要照顧弱勢,但是執政後卻有落差。在婦女政策方面,范雲也認為,馬英九要廢除外籍配偶來台幾年才有工作權的限制,謝長廷則未觸及工作權等實質問題。

對此,謝長廷表示,因為他在擔任行政院長時有調查顯示,有七成大陸新娘是假結婚來台,這會造成很大的社會問題,所以他反對一中市場,因為缺口一開,就會造成很大的問題,所以對於大陸新娘的工作權問題,他認為還是要加以限制。

謝長廷今天出席社運團體「挑戰謝長廷」座談會,接受包括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范雲、前台權會會長吳豪人、外省台灣人會總幹事黃洛斐、勞工運動者邱毓斌及原舞者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孫大川等親綠學者,分別提出包括性別平等、人權等問題的質問。

黃洛斐批評,國、民兩黨都粗暴對待歷史記憶,像是中正紀念堂、高砂義勇軍紀念碑及高雄市政府文化中心的蔣公銅像。謝長廷在回應時指出,轉型正義是要做的,只是應該要追究加害人的責任,不要殃及無辜。蔣家曾經是加害人,是否需要那麼大的紀念堂來膜拜?所以拆除「大中至正」牌匾,是應該做,只是需要對話、溝通,「是手段有關題,大方向沒有問題」。

黃洛斐追問時則表示,「我對你(謝長廷)的回答很失望」。她覺得政治人物都是在「算計」選票,原本民眾愛鄉土就是天經地義,但是不能要求民眾一定要表達,「國家領導人是否有權利要求民眾愛台灣?」

謝長廷在回應時則指出,如果選舉少一點,就可以減少省籍問題,因為平時沒有省籍問題,但是到了選舉就會激化,就因為選舉多,所以有很多問題會遭到扭曲。還有,他認為,政治性談話節目不要那麼多,讓社會有統一的價值問題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據聞,中時的報導還是過於簡略與誇大,對談與詰問所有文字稿應該今天深夜會上長昌競選官網,明天晚上全部影像應該就可以看到。

是啊,我也想看看總部的文字稿。

經過一年九個月驗證,謝長廷說對了「查甫找無工」的預言,馬英九確實是台灣勞工掃把星!

陳水扁王朝興亡錄
2008/11/12 中國時報 【施正鋒】

前總統陳水扁昨天五度到特偵組應訊,隨後遭到聲押。過去幾個月來,身陷國務機要費疑雲的陳前總統似乎是越戰越勇,全國走透透,比他擔任總統還要認真,彷彿還在參加黨內初選,甚至於讓人誤以為台灣的總統大選尚未結束。然而,扁王朝應是宣告終結了。
此次偵訊行前,阿扁特別召開記者會,預告自己將被收押,儼然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氣概。特別是在國民黨司法迫害的氛圍下,要求以自身交換嘉義縣長陳明文、以及雲林縣長蘇治芬,又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殉道精神。
由黨外運動到民主進步黨成立,美麗島事件是關鍵的分水嶺,而做為辯護律師的陳水扁,在那風起雲湧的時代,適時踏上民主化的浪潮,乘風破浪,一路由台北市議員、立法委員、到台北市長,終於能夠登上九五之尊,雖說是時勢造英雄,卻不能不說是苦兒奮鬥的圭臬。
對於不少討厭國民黨的人來說,不管阿扁是否貪腐,他最大的貢獻是把這個外來政權拉下來,至少讓大家有呼吸空氣的自由,不用擔心夜半急促的情治人員敲門聲音。再看近日警察人員的瘋狂作為,除了顯示黨國體制的陰魂未散,也開始令人懷念過去八年的解放。
如果說陳水扁是選舉的天才,那麼,也因為過度耽迷於勝選的快感,讓民進黨政府輕視無法立即看到選票回收的國家大政,也就是說,除了行禮如儀的預算執行,看不到具體的政策方向。當國家領導者把自己定位為行政首長,以院轄市長的格局來經營國家大政,就注定只能當個討好選民、不敢闊步邁進的政客。
對於一個窮人家的小孩來說,阿扁應該是中華民國教育的典範,只要肯十年寒窗苦讀,科舉般的考試是翻身的最佳保障。即使出了校門,選舉是唯一可以肯定自己成功的指標,當然要無役不與。即使黃袍加身,也要四處奔波為同志助選,唯獨就是對於履行政見承諾的興致不高,可見心靈上的孤寂與空虛。
對於在野出身的民進黨來說,選舉代表取之不盡、用之不絕的國家資源,選輸了就甚麼都不用說。因此,既然選勝至上,任何被懷疑有可能危害選戰的因素,都要盡可能避免、或是排除。尤其是在高舉「新中間路線」的大旗之下,為了要討好新交的朋友,死忠換帖的支持者可以踢到一邊。直到被百姓以腳唾棄以後,才又猛然想要回頭,可惜,已經回天乏術了。
既然總統無心實踐競選承諾,來來去去的行政院長不會自討沒趣、真的去叮嚀首長;既然五日京兆的閣揆不會耳提面命,只要高級文官指點迷津、交出金庫,政務官就不會費事,大家相安無事。難怪有人會大言不慚地說,有責任感的政黨應該要把國王的新衣掛起來,好像選舉時的甜言蜜語都是騙人的。
有人說的好,這是BOT式的政府,把國家大政交給事務官、把政策規畫丟給學者、把理念論述轉包媒體名嘴。一切為了連任,總統負責統籌競選機器的運轉,而部會張羅挹注縣太爺的活動經費,越聽話的,官做越大;反正,鼻子變長的,是那些翻臉不認人的政治人物,好官我自為之,永遠是不會輸的變色龍。
由黨外時代開始,本土候選人赤手空拳,憑藉的是小老百姓情義相挺,無私捐輸。然而,一旦政權到手,阿諛趨奉、奔走逢迎的綠朝新貴絡繹於途,假借經濟自由化來行財團化之實,上下交相賊、公私沆瀣一氣,心中只有一念,就是坐享革命成果罷了。一家烤肉三家香,既然認為是人民欠他們的,當然沒有人會感到歉疚。
只不過,既然執政時視台獨為做不到的夢,棄之如敝屣,下台後又自詡為建國志士,大言不慚海外台獨基金,既是勾踐、田單,忽而裝扮為台灣曼德拉、忽而變身地藏王菩薩,令人嘆為觀止。其實阿扁本質只有一個,就是律師性格,具體而言,就是選擇性辯護、以及論件計酬而已。
由歷史來看,阿扁宛如鴨母王朱一貴,穿戲服當皇帝,兒戲也罷,竟然把多少人的犧牲奉獻揮霍殆盡。十年一覺台獨夢,連民主都可能面臨立即崩解危機,不只是共犯結構者要汗顏,那些一再縱容的人也該深切反省。(作者為東華大學民族發展研究所教授兼原住民民族學院院長)

民進黨「真的」不是台灣勞工掃把星~~~才怪!

2002/11/10 苦勞報導
【2002秋鬥】活不起、反貧窮 把垃圾還給垃圾政府

由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發動,一年一度的秋鬥大遊行,今(11/10)日中午,在延平北路勞委會前展開;活動開始前,遊行總指揮何燕堂對於今天上午民進黨立委李明憲等三人召開記者會指稱工人秋鬥是由馬市府團隊策動、「國共合作」、「鬥臭台灣」等無知抹黑說法進行駁斥。他指出,秋鬥從1992年開始年年舉辦,國民黨當政時就在幹譙國民黨政府,今天民進黨政府無法解決工人失業活不起的問題,竟對工人秋鬥做這樣的抹黑,這款無能政府實在是無恥透頂。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工人的集體行動,遭到如此兒戲般的對待,實在令人痛心。
黑手那卡西在此次秋鬥發表了新歌「台灣牛」和「垃圾政府」,唱出「垃圾政府、工人幹譙」的工人心聲。歌詞曰「垃圾政府,幹!幹!幹!」「咱是ㄅㄧㄣˋㄅㄧㄤˋ叫的台灣牛……」,維持了黑手那卡西「聳擱有力」的傳統風格。
工委會演出短劇「陳菊幹個屁」,一位成員扮成陳菊的模樣,這位濃妝豔抹的「陳菊」不時喊出「台灣人民ㄍㄧㄚˇ起來囉!」,這時一旁的「小李子」提醒她,是「台灣工人」。於是「陳菊」又說「台灣工人ㄍㄧㄚˇ起來囉」,不過她後來還是忘記了。台灣工人已經活不下去了,陳菊不來聽工人的心聲,還有時間跑去主持選舉晚會。每當工人提出的訴求她沒辦法回答,就說這是「經濟部」的責任、這是「內政部」的責任,搞到後來大家都覺得很奇怪,那「勞委會」到底是做什麼的呢?原來是去做「外交」去了。而且主委還跑去主持選舉晚會去了。接著列舉了陳菊的「九大罪狀」,把「陳菊」給轟了下台。被轟下台的「陳菊」還不時口中唸唸有詞……陳菊下台之後,工作人員點燃了沖天炮「砲轟」勞委會。
長期為娼妓人權奮鬥的日日春協會請到了德國來的友人「阿華田」和美國的Victoria,她們裝扮得五顏六色,花枝招展。帶來了熱情有勁的歌舞表演。唱出娼妓合法、愛滋人權的心聲。「阿華田」是來台參加金馬獎的三位扮裝皇后之一,也是愛滋病帶原者;愛滋病帶原者在世界各地一向深受到社會歧視,此次阿華田等人到台灣參加金馬獎頒獎典禮,就受到了不平等待遇,連化妝師都不願意為她們化妝。面對這樣的歧視,她們展現了抗爭者的氣度,直言「越是受到這樣的待遇,才越顯現出愛滋帶原者受歧視的處境」。「阿華田」向台灣的工人朋友問好,她表示,在德國工人運動有很強的傳統,每當工人為了權益進行抗爭,他們甚至可以由工會來支付薪水。在德國她們也深深體會到所謂民主政治是怎樣來殘害工人。外國朋友以「國際連線˙弱勢相挺」來勉勵台灣工人和弱勢者團結勇敢進行抗爭。除此之外,包括來自各校的學生、外勞,以及日前發動1009夜宿行動的居住權聯盟也都加入了今年秋鬥的行列,經濟不景氣,原先身處於經濟地位最下層的人,最先受到傷害。今年秋鬥「六不起」的主題,已經涵括了所有人生活中最深刻的痛處。
而今日聲勢最浩大的遊行隊伍,無疑是身披灰綠背心的國產汽車產業工會。國產汽車遭老闆張朝翔、張朝喨掏空資產早已經是舊聞一椿,如今員工在公司,面對工作不保、未來茫然的處境,卻依然抖擻精神,聲明工人力量。此外,同樣遭老闆林學圃炒股、掏空資產的南港輪胎工會,也參與在遊行隊伍中。不論國產汽車或南港輪胎,雖是許許多多工人生生遭老闆出賣、遭資本剝削的例子之一,這些工會以集體行動證明工人持續團結、爭取工作權益的決心,值得喝采。下午四點鐘左右,遊行隊伍在慷慨高唱「台灣牛(垃圾政府)」之後,開始上演「倒垃圾」的重頭戲。首先是兩輛停靠在蛇籠前的巨大的大貨車倒車傾洩推積成一座小垃圾山,車廂隨即矗立著「垃圾政府」、「工人幹譙」兩大字樣,群眾情緒也升騰到高點。接著現場抬出多具斷手斷的殘缺模型人體,作勢出要往垃圾山丟,相當怵目驚心,這時指揮車一方面帶領隊伍怒喊「垃圾政府,幹!幹!幹!」,也語重心長地說明,遊行採取倒垃圾活動方式,除了控訴無能政府,更提醒大家,工人階級其實也像垃圾般被對待;尤其工作傷殘的工人,總是在為工作付出鮮血淋漓的代價後,就遭到像垃圾一樣被丟棄的命運。
在凱達格蘭大道壯觀的垃圾山前,今年的秋鬥劃上句點,台灣人民的寒冬卻正要來臨。而工人運動,也正在民進黨執政後的困局中前進,衝撞著「垃圾政府/垃圾人民」這一個悲劇的宿命……

---------------
秋鬥質變? 立委:馬團隊介入 國共鬥陣 唱衰台灣
2002/11/10 東森新聞報 記者張麗娜/台北報導
http://www.nownews.com/2002/11/10/301-1373927.htm

民進黨立委李明憲、李鎮楠10日上午召開記者會,質疑今年秋鬥有政治力介入。李明憲委員表示,由「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勞動人權協會」合辦的秋鬥遊行,表面上是打著失業勞工的名號進行,不過仔細了解之後,發現秋鬥背後竟然有馬英九市府團隊加上舊特務的軍情勢力,勾結統派的中共國慶貴賓,共同支持進行「國共合作、鬥臭台灣」行動。
李明憲指出,發起這項遊行的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簡稱工委會),其前任召集人就是現在的台北市勞工局長鄭村棋。而工委會現任的召集人王耀梓更是經常出入北市勞工局的「鄭局長好朋友」,王耀梓的妻子周雪慧亦擔任北市勞工局的約聘組員。原來,鼓動秋鬥遊行鬥臭新政府的,就是馬市府團隊的鄭村棋。
他說,鄭村棋的妻舅就是台大城鄉所教授夏鑄九,夏鑄九就是在1998年誣指陳水扁市政府拆除14、15號公園害死老人的抹黑者。而夏鑄九的父親夏曉華,就是過去軍情局的特務分子,在江南案中扮演逼迫海外異議人士的角色。原來,經常代表馬英九打擊新政府的鄭村棋、夏鑄九,背後就是軍情局的舊特務勢力。
李鎮楠委員進一步指出,秋鬥遊行發起的另一單位「勞動人權協會」(簡稱勞權會),更是長期與中共關係密切的組織。根據台商提供的資料顯示,勞權會執行長、全國總工會副秘書長王娟萍今年9月底受中共中央統戰部邀請,前往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活動,包括9月28日全國政協及中央統戰部於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的「統宴」及10月1日上午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升旗典禮。勞動人權協會每年均會受中共全國政協、中央統戰部邀訪大陸,與中共關係非常密切。
李鎮楠委員抨擊,表面上以勞工為口號的「秋鬥遊行」,竟是馬英九市府團隊結合舊特務的軍情勢力,加上中共同路人共同鼓動的「鬥臭台灣行動」,所謂的「勞工」只是國共合作、唱衰台灣的動員工具。李明憲委員更進一步呼籲馬英九公開說明,馬市府是否以行政資源介入這一場遊行?馬市府團隊為何與對岸中共唱和,一起唱衰台灣?

----------------------

秋鬥工人要求李明憲道歉 現場起衝突
2002/11/13 聯合晚報 記者顏振凱/台北報導
http://bbs.mgt.ncu.edu.tw/gmore?NCUQueer&F0000642&9

「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十餘名幹部上午赴立院,要求日前指控「秋鬥」遊行為國共合作的的民進黨立委李明憲、李鎮楠出面道歉。在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王拓斡旋下,李明憲、李鎮楠及台聯立委黃宗源雖出面並一度道歉,不過雙方旋即因爭奪麥克風發生肢體衝突,場面相當火爆。
日前民進黨立委李明憲、李鎮楠及台聯黃宗源舉行記者會,質疑秋鬥遊行是「國共合作」意圖鬥臭新政府,引發「秋鬥」主辦單位工委會的抗議。
李明憲、李鎮楠昨天雖舉行記者會說明,是針對今年曾赴北京參加中共國慶活動的勞動人權協會秘書長王娟萍。不過工委會以主辦單位是工委會,而非勞動人權協會及全國總工會,要求立委出面說明及道歉。
工委會上午發出新聞稿,反駁李明憲等昨天稱「全國總工會及勞動人權協會都是秋鬥發起團體,遊行當天也看到上述組織旗幟」,指王拓本今年也有捐款贊助「秋鬥」遊行,依李明憲推論,那王拓也應是中共同路人?而過去陳水扁總統、彭明敏等也都曾捐款贊助春、秋鬥,是否也應受「合理」懷疑?工委會召集人王耀梓並強調,工委會才是「秋鬥」主辦單位;至於勞動人權協會、全國總工會都是認同勞工立場的參與單位,且當天兩團體也僅動員約50人參加活動。而由於李明憲是民進黨新潮流成員,工委會人士並揚言要找新潮流系抗議。
在「有膽說錯」、「沒種認錯」抗議聲中,工委會一行上午先赴立院中興大樓要求到李明憲辦公室找李對質,不過遭立院駐衛警阻擋一度引發口角。後在王拓出面協調下,安排抗議人士至中興大樓貴賓室,並找來原只願私下會面的李明憲等人到場。不過首先發言的李明憲表示,當天有看到勞動人權協會旗幟在活動出現,他是擔心勞工遭利用,記者會時也沒有說勞工是中共同路人;假如他有說,他願向勞工道歉;但假如他真的沒有說,是否群眾也應要向他道歉?李明憲僅承諾「願為語焉不詳道歉」,並反指當天群眾在總統府前倒垃圾,結果引起工委會人士不滿「垃圾是我們自己清的」。在王耀梓欲搶下李明憲麥克風阻止其繼續發言情況下,雙方發生肢體衝突,三位立委旋即退出貴賓室外,兩造並互罵「無恥立委」、「你們不能代表勞工」。黃宗源雖一度返回會場發言,但雙方情緒已難平復。

----------------------

鄭村棋:民進黨不思解決勞工痛苦
2002/11/11 聯合報 記者許麗珍/台北報導

台北市勞工局長鄭村棋昨天表示,民進黨立委亂扣帽子的指控,他覺得很不屑。秋鬥遊行已鬥了十二年,根本與馬、扁無關,而是與勞工的處境、痛苦有關。民進黨不思解決之道,不看人民生存的困難,一心只為政權保衛戰拚命,工人當然會怒吼。
鄭村棋強調,秋鬥年年鬥,不管國民黨、民進黨或台北市政府,他鼓勵工人、工會團體以自主、自發的行動表示對執政的不滿。即使他是市府成員,也支持十一月十七日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的遊行,與什麼黨執政無關。而且如果以民進黨立委李明憲的邏輯推論,過去他對抗國民黨,難道也是中共在後面支持、還是台獨力量的介入?這些說法都忽略勞工自主意識,論點太荒謬。
他表示,秋鬥鬥了十二年,過去國民黨時代就鬥。現在民進黨執政,卻不敢面對工人的聲音、承認執政的無能,還在遊行當天打擊弱勢勞工,手法不足取。他認為,身為執政者,要有勇氣面對錯誤。
至於民進黨立委指控他是舊特務軍情勢力,還以其妻舅的關係扯出國共合作、對抗扁政府,鄭村棋說,要胡扯誰都會,如果以李明憲的邏輯推論,那李明憲與對岸的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應該關係匪淺,而且有多少民進黨內部的中、上層人士與中共做生意,這些人早就潛伏在民進黨裡頭。李明憲要清別人,應該先清自己人。

----------------------

工委會:政府打擊弱勢 如法西斯
2002/11/11 聯合報 記者徐國淦/台北報導

民進黨立委李明憲等人昨天公開批評,「秋鬥」是馬團隊結合統派團體的行為。「秋鬥」主辦單位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反擊說,民進黨政府不敢面對經濟不景氣、勞工嚴重失業的問題,卻以人身攻擊打擊弱勢勞工,這種箝制人民自主的行徑和極權專制的「法西斯」沒有兩樣。秋鬥遊行發言人黃小陵也說,民進黨執政,勞工處境每下愈況,勞工能不抗議?
工委會今天上午十點將到立法院,要求民進黨中央黨部與立院黨團,應對工委會表示道歉,並針對李明憲的抹黑行為進行調查。他們同時要求李明憲等「拿出證據」,否則應辭職下台。
昨天遊行,民進黨立委王拓、高雄市勞工局長方來進都出錢贊助。一些關心台灣勞工處境的學者,包括政大教授馮建三、黃德北、清大教授陳光興、世新教授陳信行、台大教授夏鑄九等人也都到場助陣,另外還有十一個學生鬥陣團體參加。
工委會認為,民進黨立委一句「中共同路人」的指控,顯示民進黨怕勞工有自主性;透過政府手段,箝制人民自主意識,這是法西斯政府才有的行徑。

民進黨「真的」不是台灣勞工掃把星~~~才怪!
-----------------------

2013/09/07 苦勞報導
民進黨回顧執政 工會場外抗議
外勞薪資脫鉤 盧天麟意外引戰

孫窮理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王顥中

民進黨從8月23日起,每週五舉行「八年執政研討會」,9月6日進行到「勞工」的議程,由前勞委會主委李應元報告。會前北市、桃縣產總及工運團體來到現場抗議,批判民進黨不思檢討,8年執政造成勞工權益向下沉淪,是「龜笑鱉無尾」。而走出會場回應的李應元話沒講幾句,就被工運團體要求不得再說話,直說「今天是來抗議、不是來溝通的」。李應元只得瞪了一眼勞工打算送給民進黨的「『勤』打勞工、『政』商勾結、『為』了財團、『民』不聊生」匾額,走回會場。
在會場內,李應元以「力挽狂瀾」為題,強調:民進黨執政時期遇到大量產業外移,制定《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失業保險法》等政策,而就各項與勞工相關的數據,如「受雇者薪資佔GDP比率」、「平均薪資與實質薪資年增率」、「所得差距」、「失業率」,顯示民進黨執政的8年期間,比起國民黨執政的5年,惡化的速度較緩慢;來說明在「私有化伴隨新自由主義」的席捲下,民進黨已盡了最大努力。
盧天麟則將話題帶到外勞身上,強調:民進黨的勞委會主委對於「外勞薪資與基本工資脫鉤」這件事情「沒有壓力」;反觀國民黨的主委王如玄,就沒有辦法抵得住壓力,最後因為基本工資議題而下台。另一與談人、在藍綠政府勞動政策的制定都扮演重要幕僚角色的台大國發所教授辛炳隆認為,民進黨與國民黨執政的差別,在於勞委會主委的力量,不管是在黨內的輩分、或者群眾的力量;不過他也認為,目前民進黨內也瀰漫「脫鉤」的呼聲,他認為脫鉤與否牽涉普世的「平權價值」,未來民進黨若再執政,他要看民進黨是否還挺得住。
不過,在談到「外勞數量」問題時,辛炳隆說,台灣未來人口下降的趨勢很難改變,要面對(50年後)台灣就是只有1千8百萬或1千5百萬人口這種趨勢,增加外勞的引進,恐怕是得思考的問題。對於盧天麟對「脫鉤」的說法,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素香發言質疑,對於家事外勞,民進黨早有兩次「脫鉤」的政策,第一次是2001年,經濟發展諮詢會議後,將外勞薪資扣除2千5百到4千的膳宿費;第二次則是2007年,用解釋的方式,以「家事勞工不適用《勞基法》」為由,使家事外勞不適用由15,840調整到17,280的基本工資,同時又將膳宿費可扣除的額度增加到5千元。而這第二次的「脫鉤」正是在盧天麟的手裡完成的,陳素香質疑民進黨充滿了欺騙性。
盧天麟回應「說欺騙太沈重」,家事服務勞工本來就不適用《勞基法》,並不是他解釋之後才不適用的,而當年雷倩曾開過一場公聽會,家事勞工的平均薪資達到2萬2千元,高於當時的基本工資,基本工資的調整對他們沒有影響。不過事實上,該場公聽會所公佈的家事外勞平均薪資是17,000元,而且是在此之前,他們以15,840的基本工資為基礎,曾能夠達到的(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8278)。而在就任時就承諾要讓「所有勞工適用《勞基法》」的盧天麟,反過來批評國民黨,在國會佔多數的情形下,依然沒有通過《家事服務法》,讓家事外勞可以適用基本工資。
事實上,家事外勞的薪資,應該有客觀可以檢證的標準,以盧天麟就任勞委會主委的2007年,當時勞委會最新的2006年《外籍勞工運用及管理調查》的資料顯示,家事外勞平均薪資為18,069元,其中平均「經常性薪資」為15,998元(絕非盧天麟說的2萬2千元),而到了勞委會最新的調查(2012年),家事外勞平均薪資是18,587元,平均「經常薪資」是16,245元,只需要跟製(營)造業的外勞一比,就很清楚,2006年的製造業外勞平均薪資是21,514,平均「經常薪資」是16,544元,到2012年,製造業外勞平均薪資已經增加為24,231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受到「基本工資」調整的影響,平均「經常薪資」提高為19,909元的原因。
而勞團所強烈批判的「彈性工時」、「勞退金縮水」、「舊制退休金『保留不保障』」…等,都是擔任勞委會主委時間最長、推動勞動體制改變最多、影響也最大的現任高雄市長陳菊的重要「成就」,不過陳菊並沒有出席這一場研討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