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衰敗三部曲

2008/03/27

中國時報 2008.03.27 

民進黨衰敗三部曲 李丁讚

  立委和總統兩次選舉,民進黨接連大敗,回到執政前的基本盤,所有的中間選民幾乎都棄民進黨而去。為什麼一個剛崛起的政黨,會這樣迅速衰敗呢?檢視過去八年的執政,執政者和在野黨當然都有責任,但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出在愛護民進黨的選民身上。支持者如何對待執政者,才是執政者表現的關鍵所在。八年來,民進黨的支持者經歷了三種不同的心境和表現──噤聲、掩飾、攻擊,而這也正是民進黨的衰敗三部曲。

首先,剛執政時,大家都心疼這個把威權體制打倒的政黨,又是脆弱執政,因此,連所謂的進步知識分子,也都噤聲。縱使犯錯,也不忍苛責。這時,國民黨也是第一次在野,竟然為了一個核四案處理不當的問題,就要提出罷免總統,使得綠色的支持者覺得國民黨輸不起,要奪回政權。於是開始「捍衛政權」。不管對錯,綠色選民一定都站在執政這一邊。社會也開始對立化。

當執政者獲得支持者的支持,知識分子也噤聲時,權力的運作開始不透明,貪腐與濫權的情形逐漸發生。這時,媒體開始對立化。所謂的「統派」媒體開始批評執政黨,而綠色媒體則開始替執政黨掩飾、化妝。社會對立逐漸惡化,反對黨和統派媒體的監督與批評開始失效,更何況國民黨很多作為的確離譜。於是,綠色的選民越加努力捍衛民進黨。任何錯誤都可以解釋、化妝。價值系統開始混亂。錯誤也越來越離譜。

最後,價值混亂到一定程度之後,淺綠菁英,以及知識分子開始發聲,譴責執政黨。這種「窩裡反」的情形,是可忍,孰不可忍?深綠大為惱怒。於是從過去的化妝掩飾,開始把炮口對內,轉換成各種暴力攻擊。十一寇與中國琴是明顯的例子,所有雜音都逐一被清除。這時,執政官員、綠色選民、綠色媒體開始變成一個共同體,一個封閉的系統逐漸形成。

這時,綠色媒體都是辦給自家人看的。報紙上的輿論版,只要與執政黨的聲音不一樣的,就不會被刊登。地下電台更是直接用「我們」「他們」來稱呼,直接預設所有的聽眾都是自己的人。電視的談話節目,則是清一色深綠,不是在掩飾自己,就是攻擊別人。完全沒有對話和討論。所有的中間選民逐漸離開這個系統。這些綠色媒體人花了很多心思,其實都在跟牧師傳教──沒有改變任何「外人」。我一直還不理解,縱使不談理想,為什麼會有人採取這麼退縮的策略。

一個封閉的系統,與外界是隔離的。任何外部的聲音,都被認為是「他們」的陰謀,都不能發揮監督的效用。但是內部卻相互加強圓飾。結果,只剩圍牆,沒有視野。錯的,也會變成對的。黑的,也會變成白的。很多執政官員的怪異言論,其實都是因為受到支持民眾的熱情擁抱,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為之。一個封閉的系統,是無法看清楚外在環境的,但系統內部的人往往不自知。會慘輸,還以為會贏,甚至做出對自己不好的決策。這是封閉系統最可怕的地方。

系統是人為的產物。它可以被關起來,也可以被打開。如果民進黨及支持者能記取前車之鑑,快快揚棄基本教義的束縛,再走回中道多元的價值,系統就會逐漸開放,中間選民就會回流。記住,在這種二選一的選戰裡,只有贏得中間選民才能贏得勝選。而只有透過對話、論辯、證據才能說服中間選民。煽情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想要用基本教義來執政是不可能的。

最後,藍色選民也要記取綠色教訓,不要犯同樣錯誤。尤其在一黨獨大下,藍色執政更需要監督制衡。因此,藍色選民雖可以熱情投票,教訓執政黨,這樣它才能夠學習。但是在投票後,就馬上要收拾熱情的心,用理性的態度來監督妳們喜歡的政黨與人選。絕對不能替他們掩飾化妝,否則權力一定會慢慢腐化。媒體更要廣開言論,確實負起監督的責任,所有的批評,對執政黨,對國家都是有利的。

只有當民眾與媒體都站在執政黨的相對面時,民主政治才能有效開展。民進黨的殷鑑,豈能忘哉?

 (作者為清華大學社會所教授)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