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紀念堂 也可一中各表

2008/03/31
中央大學哲研所教授

中正紀念堂恢復名稱的爭議並不是只有改名與不改兩種選擇,其實還可以維持現狀,擱置爭議,讓一個中正紀念堂各自表述(一中各表),讓不同名稱彼此和平共存。至於「大中至正」的匾牌,可以放在「自由廣場」背面,正好面對蔣公銅像。

誠如作家鄭鴻生所說,一個地方可以有多個名字,隨人叫,大家互相理解就好。例如他小時候台南老家附近的大綠地,有時叫神社,有時叫忠烈祠,又聽過更早的稱呼「檨仔林」,大家都知道是同一個地方。又例如,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可能因為名稱過長,至今還有很多人稱其舊名「新公園」,同志社群則稱其為「公司」。中正紀念堂過去也有個充滿反威權意味的民間戲稱「中正廟」,現仍可繼續沿用。其實連我們國家都是「中華民國」與「台灣」兩個名稱交互使用,一個紀念堂有幾個名稱又何妨?

就讓某些官方文件維持「台灣民主紀念館」名稱,但是立法院擱置不完成其改名案,公車捷運站牌則維持「中正紀念堂」,時間一久,民間自然會發展出一套稱法。

改名的爭議涉及了正名、去中國化的象徵統獨意義,因此往往勾動敏感的神經。不過如果大家能看穿下面這件事情,也許就不會為了正名而爭議不休:

正名固然可能是邁向台獨,但是正名也可能是為統一鋪路。

事實上,從中共的眼光來看,台灣只是地方政府,公營事業等機構冠上「中國」其實是兩個中國的餘緒,有朝一日統一後,大概都會被正名為「台灣」,現在主動改名倒替中共省了很多事。又例如,早年台灣幾乎所有正式團體組織的名稱都是「中華民國XX」,在與大陸互動時中共都將之改為「台灣」,現在台灣的團體組織紛紛正名為「台灣XX」,倒是替中共省了困擾麻煩。

說穿了,名稱不是最重要的,名稱背後的實力才是意義的最終決定者。台灣為了名稱而內鬥內訌,只會減損台灣的實力罷了。

如果說改名應該尊重民意、重視基層,那麼公營事業的改名或正名問題,我認為應該尊重基層員工的意見,而非由政客或上層主管來決定。這符合了民主精神,也符合了工人自治的理念。同樣的,日後隨著兩岸交流更加密切,民間招牌改名也會常見,有些會強調正港台灣或地方風味,以吸引想體會道地台灣的陸客;有些會用簡體字、大陸用語或中國名稱,來讓陸客覺得親切或標新立異。讓我們都將這些民間自發的改名平淡視之,順其自然,不要再用統獨立場來爭執了。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