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族群對立 傾聽另一種人生

2008/03/31

本報訊

 在二○○四年總統大選過後,社會對立衝突加深的時刻,時報基金會、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和公視曾合辦「面對族群與未來:來自民間的對話」族群工作坊,挑選不同政治背景和族群的民眾參與對話,這一場兩天一夜的生命奇航,讓他們從原先的成見,到最後接納彼此的差異與生命經驗。

 從陌生到熟悉,這些學員原本是準備要來辯論說服對方的,最後卻學習傾聽與尊重。當天晚上電影欣賞時,一部介紹外省人返鄉探親的鄉愁紀錄片《山有多高》,另一部則是介紹二二八事件,學員在漆黑環境中,心情隨著光影晃動,有時哭有時笑,都是滿心的感動。

 一位出生自湖南的外省老伯陳永麟當場更難過為二二八事件道歉,他十五歲就來到台灣,還娶了本省老婆,「我是最愛台灣的人。」

 陳永麟語氣激動地分享說,他們並非有特權的大陸人,其實不必為過去這個政府的作為道歉,但他看了電影很感動,「我既然是大陸人,今天這件事情是大陸人做的,不管它有任何理由,我覺得我要道歉。」

 一位閩南籍的學員劉小蘭也分享一個小故事,在政府開放大陸探親那時候,她曾在西門町遇過一個賣茶葉蛋的外省伯伯,省吃儉用辛苦賣茶葉蛋就是為了存錢返鄉,她看了不捨自掏腰包,甚至還號召同事幫老伯伯完成返鄉夢想,沒想到,後來老伯伯返鄉後竟又回來賣茶葉蛋,看到她就嚎啕大哭,一問之下才知道老伯伯跑回大陸卻受騙了。

 年輕學員殷壽銑則回憶陪爺爺第一次回到江蘇探親的情景,爺爺看到僅存的家人就相擁而泣,他當時年紀小,不知道為何要哭,但也跟著哭了,他希望以後重新回顧這些時代悲劇,就算會掉眼淚,但也可以帶著微笑。

 陳永麟也難過地說,他和母親相隔四十年未見,當初返鄉時還特地請假,很多的老兵把全身的積蓄一次在大陸用光,最後只剩下身上的衣服回台灣,因為感到對不起大陸家人,沒有奉養父母,跑到台灣來了,「可是這是我們的錯嗎?」

 學員相互分享敏感議題,包括國家認同、族群衝突等,有時候甚至爭得臉紅耳赤,僵持不下,歷經兩天對話衝突、激辯,最後學習傾聽包容,彼此更自許成為和平種子,消除族群的隔閡。

 活動總召集人簡錫堦說,這是仿效北愛和以巴和平團體的和解工作經驗,透過開放空間的自由討論,促進對立族群的理解與對話,這也是台灣首度嘗試的族群工作坊,希望未來可以推廣到各角落。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