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遭壓迫 「你的人權」≠「我的人權」?

2008/03/31

本報訊

 二○○七年十二月十日在台灣人權景美園區,一位白色恐怖冤獄受害者老伯伯,掌摑一位為樂生阿公、阿嬤請命的學生。這一巴掌打出「人權」的弔詭:同樣是受壓迫的雙方,「我的人權」與「你的人權」是否受到相同尊重?是什麼原因,讓同樣訴諸人權的「我們」,被區分成你、我?

 「是什麼樣的處境與迫害,使您要在其他的弱勢者為自己發聲時要他噤聲呢?摑掌伯伯,可以讓我們瞭解您嗎?」摑掌隔天,當天在場幫樂生請命的女學生張馨文寫下這段文字投書報紙。

 在作家林世煜的安排下,蔡焜霖、胡子丹等老政治犯,在陳文成基金會辦公室和一、二十位大學生展開跨世代對話,蔡焜霖當晚分享,年輕時因為愛讀書,對社會懷抱熱情,追求理想,沒想到,就這樣被抓到牢中,一關就是十年,「難道愛讀書的青年有錯嗎?」不少大學生當場聽了為之動容。

 林世煜說,這樣的對話經驗,對老政治犯很重要,「他們以為自己的故事沒有人要聽」。

 對話是理解的開始。支持樂生的台大學生廖家弘、林經堯親自走一趟台灣人權景美園區,在保留下來的政治犯審訊室、光線透不進去的牢房裡,以及寫滿冤獄者名單的牆壁上,他們讀到跟樂生阿公、阿嬤一樣的被壓迫史。

 「冤獄者留下的遺物讓我怵目驚心!」林經堯無法忘記在園區裡看到一張泛黃的手繪卡片,卡片中央畫著一隻被關在籠子裡的公雞,籠外是一隻母雞帶著一隻小雞。他說,「母雞跟小雞一直看著公雞,但牠們不能相聚,因為牢籠隔開了牠們。」

 「什麼樣的心情,才會畫這樣的卡片?我感受到畫者的無奈。」林經堯說,以前只覺得白色恐怖是很久以前發生的事,但透過這張卡片,他能體會戒嚴年代裡,天倫被拆散的悲哀。

 他說:「政治犯不能說話,一說話,就會被懷疑;他只能不停地、無聲地畫,藉由作畫抒發思念家人的心情。」

 樂生支持者在人權園區裡感受到老政治犯承受的苦難。林經堯說,「白色恐怖冤獄者與樂生院事件發生的年代差不多,他們都是多年被歧視的一群。」

 立志作人權工作者,廖家弘也提醒自己人權工作者應扮演的角色,他說,「一定要到現場,面對樂生阿公、阿嬤或被冤枉的老政治犯,要謙卑地與他們一起坐下來,聽他們生命的故事。」

 樂生青年開始了解白色恐怖受難者,老政治犯也開始了解樂生。蔡焜霖透過上網查資料,瞭解樂生支持者的訴求,甚至透過電子郵件,想要和年輕人持續互動。

 蔡焜霖說,景美園區的掌摑事件只因為世代彼此不了解,缺少對話機會,這些年輕人都和他們同樣關心台灣的發展,「樂生院民與白色恐怖冤獄者本來就不是對立」。

 十二月下旬,立院審議漢生病相關法案,林世煜特地邀請了十位政治犯到場聲援,老先生們都很開心,因為,老政治犯們發現,他們不再只是國家體制的受害者,他們也有能力幫助人。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