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樂生焦慮

2007/04/16

■ 李孟壕

最近周遭的朋友開始討論樂生、準備為弱勢發聲,但是聽不到朋友對樂生事件形成完整論述,我就開始害怕了!

我開始害怕這種自以為正義的擴張論述,其實是存在很多人的心中(包含我自己也常常如此)──弱勢就代表正義。核四、蘇花高都是所謂真理越辯越不明的鮮明例子,樂生也是。在這些事件裡,我無力從眾多論述去決定我的立場,我很鴕鳥的選擇冷眼旁觀而非社會實踐。而且我也認為要為某個立場辯護,你必須要明白對方的立場,所以我反省我決策的過程告訴你我為何無力。

我怎麼形成立場呢?第一,挑選參與決策的人是不是公平?第二,政策決策的程序是不是公平?第三,相較過去類似科技政策是不是公平?

首先,放回樂生事件。我如何明瞭政府挑選的專家學者,在接受政府資助委託研究時,能避免要兼顧政府的立場而非僅學術專業立場?而這些學術專業立場,大多事前能得知該委員的研究取向,我如何相信政府會透過公平挑選程序抉擇呢?另外,誰擁有參與決策的權力?誰可以主張擁有對樂生事件決策權力?政府單位、專家學者、樂生療養院、新莊市民、台北縣縣民、還是你與我都可以主張呢?

其次,決策過程是怎麼進行的呢?每次開會的委員都有全程出席嗎?所有主張擁有決策權力的人的意見都有辦法考量嗎?又或者如何選擇採納這些意見呢?相較於過去捷運拆遷事件,過去決策程序是公平的嗎?樂生的決策相較於過去決策也是公平的嗎?要回答這些問題,是要花費很大的時間跟精力才有辦法窺知一二,更何況是很多人原本就不是關注這個議題,因此如何對這個議題追尋蛛絲馬跡更顯得挑戰重重。所以有人會提出公民參與,讓公民來參與評估的過程,但這有效嗎?至少在我身上,並沒有出現。

對於樂生,我除了爬網路上的資料外(這就已經消耗我「很多很多」的時間跟精力),就是公視的「公民眾意院」。看完相關單位代表在有限的時間表述意見之後,我反而不知道怎麼去分別哪些專業論述是真的?我無法真誠的面對我所認為合理的決策,這就是我的焦慮。

意見傳播的過程通常有菁英主導,在這些菁英論述之下,我的常民知識顯然無法處理。事實上,當政策擬定的過程越來越複雜,牽涉到越來越多艱澀的專業知識,常民即可能失去對專業知識評斷的能力,所以我很悲觀,我想也許有一群人與我一樣,選擇走向對政治或社會冷漠的鴕鳥態度吧。

(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助理)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