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下的人口販賣研究:大陸女子來台從事性產業之政經結構分析

作者簡介: 
盧逸璇
出版地: 
台中
出版時間: 
2003
學校科系: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
指導老師: 
朱言明
語言: 
繁體中文
論文類型: 
學位論文
主題: 
摘要: 
海峽兩岸從1970年代末期以來,在經濟與社會各方面交流日趨密切的趨勢下人員的流動也愈加頻繁,其中大陸人口非法入境台灣與非法居留的問題便由此而生,本文的焦點則在於這群非法移民中,由人蛇集團以偷渡方式運來台從事性產業的大陸女子;這包括了幕後載運大陸女子的偷渡集團、支撐整個偷渡路徑的偷渡網絡、以及經營色情事業僱用這些大陸女子的業者。   而作者主要所欲處理的主要問題為: (一),偷渡網絡的形成與運作方式為何? (二),此偷渡網絡之所以生存的國內制度性因素為何?亦卽在正式制度所不容許的狀況下,此網絡得以持續生存發展的空間是從何匯集而來?   本文採取質性研究方法,包括文獻分析法:針對政府出版品、統計資料,以及過去相關之研究文獻做近一步的分析探討。以及田野調查法:訪談相關業者(色情業者、人蛇業者)、政府部門(警察機關、海巡機關)以及大陸偷渡女子,基本上訪談對象以滾雪球的方式尋找,共計訪問六位大陸女子、二個色情業者和警察機關與海巡機關人員各十位。   研究發現則可分為兩部分。 一、偷渡網絡樣貌與運作模式的改變   基本上,兩岸間人口偷渡之運作的關鍵角色包括身為買家的色情業者、運送與販賣人口的人蛇業者、載運者(包括船老大、馬伕)、於大陸當地尋人的獵人、來台後之訓練老師….等等,網絡角色間的關係是鬆散而易變動的,然而彼此間由如一個鏈條或一個接一個的跳板,形成偷渡的運送平台,並且因此呈現出一個販賣與偷渡人口進入性產業的專屬網絡。   此外,這犯罪網絡並有由人蛇主導轉向賣淫集團主導的趨勢,主要是由於經營規模較大的色情業者通常握有雄厚的資金與地方勢力,只要能夠找到在對岸得以合作的人脈,經營偷渡絕非難事,而掌握上游市場的運作對色情業者而言又是降低成本的有效方法,因而產生中大型色情業者不斷爭取主導權並也逐漸達成垂直整合的趨勢。 二、制度與結構性因素分析   對於偷渡販賣人口網絡的存在和運作,本文歸納出三個主要的結構性因素:法律與政策制定的不周延、警察與賣淫業者的政商利益交換關係、以及警方與海巡機關的績效計算制度。   首先,本文經由對於台灣政府政策與執行面的檢視,探討偷渡與販賣人口進入性產業之網絡的生存空間,發現先天上政策法律丄缺乏對於偷渡與賣淫之非法栘民問題全盤、統整性的認識和規劃,因而各種規範的分散,出現了處理非法賣淫行為時法律不區分是否為台灣人民,處理偷渡問題時又不區分從事賣淫與否的法律結構性問題。並且也造成警察機關在執法上面臨難以拿捏業者的合法亦或非法、大陸女子為受害者亦或嫌疑犯等問題。   再者,於執行上績效的計算則分別對警察與海巡機關造成不同的影響。警察機關則因為組織特性上業務的繁重和績效的壓力,發展出與地方賣淫業者的利益交換結構,使得警察機關藉由與賣淫業者的合作,無論在色情取缔或是大陸偷渡客的查緝皆能達到一定業積上的要求,於是換言之,警察受限於賣淫集團的關係和其所提供的資訊,已喪失了有效查缉人蛇的能力。 至於海巡署為一新進的政府機關在偵察能力上實屬優異,然而卻未必帶來正面的效果,肇因於績效制度的設計理想與實際執行層面的差距。雖然各項任務皆有其相異的績效計分,但相對的在實務上也有難易的差別,而大陸人民相較於幕後人蛇份子是更明顯且容易掌握的目標,於是便造成查緝績效以大陸偷渡人口為重的結果,查緝人員雖然累積了極高的績效,可是並沒有改變網絡的權力關係或者真正打擊網絡運作的結構,而只是更加深在台大陸偷渡女子本身的弱勢。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