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大補助的轉型正義

2008/04/15

李文英

 自台北市文山社區大學於一九九八年成立以來,社區大學運動推展至今已屆十年。社區大學是四一○教改運動的訴求之一,主要是著眼知識解放與建構社區市民主義。然而十年之間,台灣政治經濟發展與社會力運作皆產生了極大的波動與轉變,就在媒體大舉開放讓民眾隨時Call-In暢所欲言,並且連政府都帶頭來鼓吹審議式民主的同時,當年我們期待以社大營造草根民主的進程與目標也值得進一步重新檢視。

 本諸於「為提供十八歲以上社區居民終身學習機會、提升其人文素養與生活知能、培育社會健全公民及促進社區發展」,台北市政府在一九九七年制定了「臺北巿社區大學設置及管理辦法」,每年補助所轄十二行政區社大兩百八十萬。然而,由於各社大成立背景經營方向各有不同,學校的財務狀況也呈現M型化。

 根據台北市教育局去年年底針對各社區大學所進行評鑑的報告,中正區社區大學一年結餘一千三百三十萬,拔得所有社大之頭籌(該校的一年結餘已經遠遠超過北縣教育局補助縣轄十所社大的總補助預算);然而,也有像萬華、文山社大慘澹經營,甚至南港社區大學的財務尚呈現負債。

 以中正社大為例,幾乎所有課程都是市場取向課程,學費收入頗豐;此外,由光寶電子基金會承攬經營的信義社大收入,也已佔該基金會一整年收入之一半。相反地,像南港社大結合地方特色,成立了很多基隆河的守護隊,培育社區民眾作為公民記者,可是最終卻負債;或是像文山社區大學創意性地請了楊儒門來講授台灣農村在資本化下的衰敗歷程,財務收支也勉強達成平衡。各社區大學運作林林總總情形各有不同,市府卻還是一律補助兩百八十萬,顯然已經遠離補助社大的初衷。

 政府出錢辦社大,當然就要強力介入公共性、公益性、弱勢關懷、基層民主等社區大學精神的維繫。舉例來說,台北市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曾經在去年開會建議透過社區大學開設「性別平等」、「同志教育」或「親職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但社區大學並沒有執行會議決議;在前幾年甚至有社大開設像「幸福家庭-帝王術」這樣離譜的課程。北市府以優厚的預算補助社大,卻無法掌握社大的課程與方向,那麼補助的意義又在哪裡?

 教育局應該就課程內容的評鑑來進行補助,要求社區大學必須開設一定比例的相關公共性課程。否則,對於其他民間的補教業者以及各大學附設的教育推廣中心顯得有失公平。社區大學當然需要補助,但不是齊頭式補助,教育局的補助方向左右了社大經營的方向,社大經營的方向決定了現代公民的素質。社大十年,該是為成人教育資源分配進行轉型正義的時候了。(作者為台北市議員)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